第三十回 血溅山庄
2021-03-14 00:07:2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原来方才包尚英左手趁机发出如意金轮。
  当时童子基连对方的剑招都招架不住,如意金轮快似闪电,连看都无法看清,更遑论及时闪避了。
  天狗门方面的十余名杀手,本来想一拥而上,但在这种情形下,为顾及童子基的生命安全,被迫得只有呆在当场,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偏偏就在此刻,隐藏在树荫后的袁多才、鲍光超以及他的两名弟子方炳和邱煌也全闪身而出,齐齐来到大先生身前。
  这一来,不但天狗门方面的十余名杀手大吃一惊,连谷超人也变了脸色。
  他们这般人虽然多数不认识袁多才。
  赤焰掌鲍光超却难免令他们一见丧胆,这位亦正亦邪的武林煞星,在江湖上谁见了也要退避三舍。
  不过他们也感到不解,像鲍光超这种人,为什么也会前来相助诸葛龙,简直有点不可思议。
  包尚英淡然一笑道:“姓童的,现在还有什么话讲?”
  童子基果真已无话讲,除了全身发抖,两眼发直,根本无法吭声。
  鲍光超大声道:“包少侠,还和他罗嗦的什么,这种人早就该向阎老五报到了!”
  忽听谷超人叫道:“诸葛兄……”
  大先生道:“怎么,谷兄又有话讲吗?”
  谷超人道:“谷某向诸葛兄求情,请这位包少侠手下留情!”
  大先生不动声色道:“难道这种狗仗人势的为恶之徒不应该杀吗?”
  谷超人陪笑道:“诸葛兄,你可能已有有先入为主的想法,以为天狗门并非正大门派,那你就错了。”
  “老夫错在哪里?”
  “天狗门虽然是武林中的新兴帮派,但所作所为,却无处不在维护武林正义,你可知道这位童老弟的出身来历?”
  “老夫怎会知道!”
  “既然如此,谷某就告诉诸葛兄吧!这位童老弟,正是天狗门门主最亲信的嫡传弟子。”
  “他是天狗门门主的嫡传弟子又怎样?”
  “万一他的性命不保,诸葛兄这天龙谷必将变为一片焦土,诸葛兄和你的手下人,只怕也不会有一人能保住身家性命。”
  大先生耸眉一笑道:“老夫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谷兄用不着替老夫担忧。”
  谷超人干咳了两声道:“看在你我相交数十年的份上,谷某完全是一片忠言。”
  忽听袁多才高声道:“谷大侠,你最好先说出天狗门门主是谁?”
  谷超人瞥了袁多才一眼道:“这位敢是大名鼎鼎的天魔手袁兄?”
  袁多才颔首道:“不敢,老偷儿正是袁多才。”
  “袁兄为什么要问天狗门门主是谁?”
  “天狗门声势显赫,天狗门门主姓甚名谁,当然要让人家知道,如果他真是一位了不起的前辈人物,看在他的份上,我老偷儿尽可劝包少侠手下留情。”
  “包少侠肯听袁兄的吗?”
  “老偷儿和他是忘年之文,彼此以兄弟相称,凭着这份交情,他岂有不听之理。”
  “好,那么谷某就告诉袁兄,当年武林中有位多情仙子,袁兄必定听说过吧?”
  袁多才不觉心头一震。
  们很快便又呵叫笑道:“谷大侠这话说得未免太离谱了吧?”
  谷超人两眼眨了几眨道:“谷某说的有什么不对?”
  袁多才道:“多情仙子是百年前的人物了,早已不在人间,谷大侠把她说成是天狗门门主,岂非在睁眼讲假话?”
  谷超人整了整脸色道:“谷某的话还没讲完。”
  袁多才道:“那就请继续说下去。”
  “袁兄可知道多情仙子一生收过几位弟子?”
  “我老偷儿孤陋寡闻,对这些前尘往事,实在弄不清楚。”
  “那就由谷某告诉你,多情仙子一生只收过一名弟子,天狗门门主正是多情仙子这位弟子。”
  袁多才脸色一变,哦了声道:“谷大侠不是在开玩笑吧?”
  谷超人神色一正道:“这等大事,谷某怎可信口雌黄。”
  “这位不世出的武林人物姓盖,原名叫什么,已甚少人知道,只因他武功盖世,普天之下,无人可及,就索性自称盖世雄,虽然这名字有失谦虚之道,但却名副其实。”
  “既然盖世雄武功天下第一,为什么武林中人,绝少有人听到他的大名?”
  “那是因为他在此以前,从未进入中原,也从未和中原武林人物有过任何来往,当然不可能有人听说过他。”
  “他一向人在哪里?”
  “多情仙子的晚年,是在天山或昆仑山一带度过,盖门主正是在那地方被多情仙子收录门墙,所以,盖门主在进入中原之前,也一直隐居在天山和昆仑山一带。”
  袁多才不再多问。
  谷超人又补充道:“天狗门盖门主在未进中原前,便已被尊为刀王之王,这位童老弟是他唯一的弟子,如今他的性命操在包少侠之手,袁兄必须劝包少侠三思。”
  袁多才并未被谷超人的话吓倒,轻笑了一声道:“这种事情,我老偷儿不便置喙,还是由我那包老弟自行决定吧!”
  只听鲍光超吼道:“包少侠,别听姓谷的那一套,既然天狗门不给大先生好日子过,你还客气什么,杀一个少一个,如果你不动手,就由鲍某赏他一赤焰掌也是一样。”
  他说着,真的走近童子基身旁,缓缓举起右掌。
  谷超人心头大急叫道:“鲍大侠使不得!”
  包尚英望了望大先生,他不能不征求一下大先生的意见。
  大先生面无表情,一副不置可否模样。
  突见包尚英长剑向前一送,剑身穿过童子基胸膛,剑尖至少露出后背三寸。
  包尚英收剑。
  随着一股血箭涌出,童子基直挺挺的仰摔地下,动也不动。
  在这刹那,不但随同童子基前来的十余名杀于全都胆裂魂飞,连谷超人和他弟子王志平也都神色大变。
  那些杀手因已失去为首之人,本想四散逃窜,又担心如此一来,更易引起对方追杀。
  好在他们尚有谷超人在,他们早知谷超人是诸葛龙的多年故友,也许还可因这种关系保住一命。
  因之,他们只好股摇胆栗的呆站当地,齐齐把视线投向谷超人。
  谷超人叹息了一声道:“诸葛兄,这一来天狗门门主和你之间的恩怨,只怕是无法善了啦!”
  大先生神色一片肃然道:“老夫等着他来!”
  谷超人拱拱手道:“那么,谷某就带着他们走了!”
  立刻就有两名杀手来到童子基身前,准备搬尸。
  只见鲍光超双目圆睁大喝道:“你们这些王八蛋,谁让你们走的?”
  那两名准备搬尸的杀手,只得战战兢兢的退了回去。
  谷超人一抱拳道:“鲍大侠还有什么话讲?”
  鲍光超沉声道:“老子不想多讲,只想把你们一个个全数宰光!”
  “鲍大侠这种做法,未免太过分了吧?”
  鲍光超望向大先生道:“大先生,不管你同不同意,鲍某非动手不可,还是那句老话,杀一个少一个,这种机会,岂可失去。”
  他话未说完,便纵身向众杀手群中扑去,双掌齐出,只听惨呼之声连连,很快便有两三个丧命在赤焰掌下。
  方炳和邱煌一见师父动上了手,当然不能袖手旁观,随后也追杀过去。
  剩下的包尚英、袁多才、黑凤凰也立即扑进场中追杀。
  那些大先生的二、三十名手下,此刻也全现身而出。
  十余名杀手,虽然个个身手不弱。
  但如何能抵得庄鲍光超、包尚英、袁多才、黑凤凰以及方炳、邱煌这等高手联袂围剿,他们只是死的有先后,逃走的距离有远近而已。
  不到半盏茶工夫,便全已倒卧在血泊之中。
  此刻,和童子基一起前来的,只剩谷超人和王志平师徒二人了。
  他们并未乘乱逃走,也没有动手,因为谷超人自恃和大先生有交情,相信必可逃过一劫。
  包尚英等五人很快便又回到大先生身边。
  鲍光超大声道:“大先生,这一师一徒,也不能留下,斩草除根,不能让他们有活的回去!”
  大先生一向为人宽厚,从不嗜杀,不觉犹豫起来。
  半晌之后,才顿了顿道:“鲍兄,他们师徒罪不至死,还是放他们一条生路吧!”
  鲍光超沉声道:“这姓谷的甘心为天狗门帮凶,出卖多年老友,大先生还跟他念的什么情份!再说若放他们两个回去,就等于纵容他们向天狗门门主报信,岂不等于害了你自己?”
  他这最后一句话,终于产生了力量,大先生长长叹一口气道:“那就由各位自行处置吧!”
  鲍光超一听大先生松了口,立即挥动双掌,向谷超人攻去。
  谷超人万没料到后果竟是如此严重,被迫之下,只好出手应战。
  这两人全是当今武林的顶尖高手,一个是功力炉火纯青,一个是赤焰掌凶狠无比,两人一照面,便各显奇功,杀得惊心动魄。
  很快便二十几招过去,依然是个不胜不败之局。
  鲍光超一向性情暴躁,又求功心切,见久战不下,掌势愈来愈猛。
  谷超人则老奸巨猾,故意保留一些内力,看似渐渐落入下风,实际则在伺隙而动,准备一举而将对方置于死地。
  王志平一见师父似乎即将落败,哪顾一切,大叫一声,也加入了战圈。
  岂知如此一来,反而使得谷超人计谋落空。
  因为鲍光超的两名弟子方炳和邱煌,也几乎在同一时间,一个截住了王志平,一个为师父鲍光超助上了阵。
  此刻的场中情势,方炳和王志平战成了平尹,鲍光超有了邱煌助阵,已把谷超人逼得手忙脚乱。
  纵然谷超人老奸巨猾,也无计可施了,因为他必须全神全力应战,就是看出对方破绽,也来不及乘隙蹈虚了。
  黑凤凰见双方久战不决,也立即上场助上了阵。
  现在,已形成鲍光超师徒和黑凤凰三人联手对付谷超人一人的局面。
  另一组则仍是邱煌对王志平。
  谷超人如何能抵得住鲍光超等三人联手,一个应变不及,便被鲍光超一掌劈上前胸。
  这一掌力道奇重,足可开碑裂石,打得谷超人一个踉跄,仰面摔去,张门便喷出一股血箭。
  鲍光超哪里肯舍,跟上去又是重重一掌。
  这一掌击中了谷超人面门。
  王志平一见师父丧命,心惊胆颤之下,也被邱煌一掌击中。
  邱煌和他师父同样凶狠,也跟过去补上一掌,结束了王志平的性命。
  鲍光超擦了擦手掌,回身道:“大先生,我们已帮你把天狗门的来人全部收拾光了,并无一个漏网之鱼,你可以安心睡大觉了。”
  不等大先生吩咐,他的二、三十名手下,便自动拥上来搬运尸体掩埋。
  天龙谷到处都是坑洞,埋人最方便不过,不足半个时辰,便把现场清理完毕,不留半点痕迹。
  大先生这批昔日手下,因有包尚英和鲍光超这批人助阵,莫不喜气洋洋,士气大振。中午自动加菜庆祝,并准备了一桌最上等的酒席,招待嘉宾。
  但他们哪里知道,大先生的忧虑却越发加重。
  席间,袁多才道:“你老兄用不着担忧,天龙谷至少在三五天内,还可保无事,船到桥头自然直,我老偷儿相信你一定撑得过去。”
  大先生长长叹息一声道:“天狗门拥有—帮之众,高于如云,若天狗门门主亲自率众大举进犯,老夫这天龙谷又如何求得自保?”
  袁多才道:“你不妨凭天险固守,那谷口处,称得上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入,你尽可把防守重点布置在谷口处,天狗门的力量纵然高出天龙谷十倍,也别想能闯得进来。”
  大先生苦笑道:“袁兄别高估了老夫手下这些人,若论武功,他们均非一流,而且老夫也不愿见他们为老夫而付出这样大的代价。”
  鲍光超抢着道:“大先生放心,鲍某情愿带着两个徒儿,留在天龙谷效命。”
  大先生大为感动的道:“鲍大侠必定有些私事待办,老夫岂能耽误了你的大事。”
  鲍光超拍了拍胸脯道:“大先生,你的事也就是我的光超的事,还分的什么彼此,实不相瞒,鲍某这次来洛阳,原是为的那块紫玉佩现在紫玉佩听说在包少伙手上,鲍某当然不能和他争。
  因之,现在已是无所事事,能藉这机会帮帮你的忙,交上你这位武林中人人敬仰的朋友,高兴还来不及。”
  “在场各位说说看,我鲍光超这种人能和大先生做朋友,若在从前,真是作梦也想不到的事,我岂能失去这机会。”
  他说着。转头吩咐两名弟子道:“来,咱们师徒三人一齐向大先生敬酒!”
  大先生不觉感动得热泪盈眶,连忙也举杯回敬。
  袁多才忙道:“我老偷儿和包老弟以及黑凤凰姑娘,必须暂回独乐宫一趟,然后再赶回来助阵,说不定还会有另外的高手和我们一起前来。”
  大先生愈发感动的道:“那太好了,但愿各位早去早回。”
  袁多才道:“我们一定会及早赶回来,但却不能不回独乐宫。”
  “各位在独乐宫是否另有要事?”
  “那边的情况照样也很紧急,水灵、弓满以及丐帮几名叛徒被杀之后,天狗门副门主田北斗岂肯干休。”
  “听说包少侠已做了独乐宫的总护法?”
  “不错,这也是他必须赶回去的原因,至于黑凤凰姑娘,也必须赶回去向她的姑姑唐仙子复命。”
  “既然如此,诸位散席就动身吧!早去早回。”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三十一回 虎口脱险
上一篇:
第二十九回 刀剑相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