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回 虎口脱险
2021-03-14 00:08:3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包含一心只为夺取紫玉佩,曾在龙虎堡做过客的金钩李振东、草上飞孟大海、华山游客邹八方,以及在洛阳一处破庙里出现过的七步追魂田子仲、冷面判官仇若水、无毛狮子皮东亮和傅丁奎、韩有方、马昭雄、欧阳天、朱一飞八人。
  这些人可说没有一个不是黑道上的一流高手,全都心狠手辣,毫无疑问,他们也都投入了天狗门。
  天狗门能网络这么多的黑道高手,其实力之强,不难想见,又怎能不令蒲公明等人心惊。
  显然,田北斗早已料定蒲公明身边必有高手保护,若仅蒲公明一人前来,何需摆下这么大的阵仗。
  这时,田北斗和焦自安也由堂屋正门走出,蒲公明等人等于前后受敌。
  只听七步追魂田子仲道:“副门主,准备怎样处置他们,就赶快下令吧!”
  田北斗道:“别忙,反正他们已经跑不掉了,待老夫夫问他们几句话再说。”
  他说着怒目瞪视着蒲公明道:“说实话,老夫那弓满、水灵两位老友,是否已被你秘密害死?”
  蒲公明冷然道:“本帮主已对你说得很明白,何必再问。”
  田北斗喝道:“大胆叛逆,身为晚辈,竟敢在老夫面前自称本帮主,简直无法无天了!”
  蒲公明昂然高声道:“你已投入天狗门,自毁本帮声誉,自身尚且不正,又有何面目说这种话?”
  田北斗只气得全身发抖,须发怒张。
  半晌之后,才暴吼道:“既然被你得知老夫已做了天狗门副门主,老夫就实对你说,天狗门很快就要吞并天下武林,登上武林霸主之位,顺者昌,逆者亡,你若肯率领丐帮投归天狗门下,老夫不但饶你不死,且可封你作为天狗门麾下的一坛之主,蒲公明,你要三思!”
  蒲公明自知已到生死关头,反而无所畏惧,冷然一笑道:“田副门主,你休得妄想,本帮主承历代本帮掌门重托,岂能不顾廉耻,贪生怕死将丐帮毁于一旦,有本事你们只管使吧!”
  田北斗强忍着愤怒,内心却在暗暗盘算。
  以他目前手下有如此众多绝顶高手在场,想把蒲公明置于死地,可说不费吹灰之力。
  但他却不想这样做。
  他一向老谋深算,深知蒲公明在丐帮深得人心,若将他处死,必定会引起丐帮的公愤和同仇敌忾之心,如此一来,反而是弄巧成拙了。
  因此,他必须忍辱负重,为天狗门的大局着想。
  他此刻只有暂时转移话题,目向包尚英和黑风心问道:“这两个年轻人究竟是谁?”
  包尚英双目射光,高声道:“田北斗,你可能老糊涂了,先前已经问过了,为什么还要问?”
  忽听人丛中一个熟悉的声音叫道:“禀副门主,属下已经认出他们是谁。”
  包尚英留意向人群中望去,说话的赫然是天狗门不归谷分坛的护法师爷黄毛秀才周文彬。
  难怪上次他和黑凤凰杀了不归谷的坛主钟子奇副坛主马明堂又烧了大木屋后,独独不见黄毛秀才周文彬的踪影,原来这老小子果然已死里逃生。
  田北斗转过头道:“周文彬,你认出他们是什么人?”
  周文彬道:“他们都易了容,刚才说话的,就是时时和咱们作对的那个包尚英,另一个女扮男装,是在中州一带大名鼎鼎的黑凤凰。”
  田北斗不觉啊了一声。
  先前他见包尚英一掌击退焦自安,早就起了疑心,料定丐帮不可能培植出这样一名身手高不可测的年轻弟子,经周文彬这么一说,他当然完全相信。
  周文彬再抢着道:“禀副门主,上次不归谷被毁,钟坛主和马副坛主惨死剑下以及大木屋惨遭火焚,正是他们两人干的。”
  田北斗不觉两眼凶焰暴闪,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周文彬道:“当时正是他们两个混进不归谷去的,黑凤凰也是女扮男装,而那次的不幸事件,就是当晚发生的。”
  包尚英淡淡一笑,接道:“周师爷不必再说了,大丈夫敢做敢当,那次的事,的确是在下和黑凤凰姑娘干的,只可惜美中不足……”
  周文彬两只鼠眼瞪得有如爆开的绿豆,吼道:“你们烧死本门那么多人,又杀了钟坛主和马副坛主,还有什么美中不足的?”
  包尚英不动声色道:“那就是让你做了漏网之鱼。”
  周文彬气得一口痰直在喉头打转,连咳了两声道:“好小子,可惜你说这话已经迟了,今天已是你的死期到了!”
  “那要看你们有没有本事把在下拿下”
  “马上就将你碎尸万段!”
  此刻,天狗门自田北斗以下的众魔头,无不把包尚英恨得咬牙切齿。
  因为不归谷的被毁,对天狗门来说,损失实在太大了,死一两个人无所谓,但把一分坛几乎全毁,这种损失,短时间内实在难以弥补,等于动摇了天狗门的老本。
  这时七步迫魂田子仲道:“上次老人想取得紫玉佩,也是上了这小子的当,说不定那紫玉佩目前正在这小子身上,咱们不必多说,先宰了这小子要紧。”
  却听田北斗道:“你们各位注意,必须拿活的,三个全要活的,待会儿本座还要亲门审问他们。”
  七步追魂田子仲道:“副座放心,咱们在场的人,都是独当一面一等一的高手,对付他们三个,不论要死的或者要活的,全都不费吹灰之力,你要拿活的,我们就替你拿活的。”
  岂知田北斗这一吩咐,反而等于帮了包尚英三人的大忙。
  在包尚英来说,他有绝对的自信,不难脱围而出,担心的则是黑凤凰和蒲公明。
  黑凤凰也许可以自保,但蒲公明虽为丐帮一帮之主,在武功造诣方面,成就却不算太高,如今对方要活的,岂不正中下怀。
  只见田北斗挥了挥手道:“一齐上,越快拿下越好。”
  顿时,众魔头各亮兵刃,以包围之势从四面八方拥了过来。
  包尚英、黑凤凰、蒲公明匆忙应战。
  三人背靠背,形成犄角之势,各自应战一方。
  天狗门方面,虽然人数众多,声势浩大。
  但因场地狭小,表面上是一齐发动。
  实际上能与包尚英等三人直接交手的,也只是四、五人而已,其余的则全被挤在外面插不下手。
  这种打法,无形中减轻了包尚英等三人的压力和负担。
  但对包尚英不利的,则是由于接敌太近,反而无法施展如意金轮,只能以一柄长剑迎战群敌。
  足足半盏茶的时间过去。
  兵刃交击之声,此起彼落,不绝于耳,包尚英虽能愈战愈勇,但蒲公明和黑凤凰却已渐感不支,只能咬牙苦撑。
  田北斗则在战圈外作壁上观,他相信包尚英等三人之被生擒活捉,只是迟早间的事,因之,反而显得颇为悠闲。
  若以包尚英的身手而论,此时此地想纵身脱困,绝非难事。
  但他却必须顾及蒲公明和黑凤凰二人,否则,如果自己一走,蒲公明和黑凤凰必定难逃被生擒活捉的命运。
  好在对方众魔头也有顾虑,正因为他们不敢伤了包尚英等三人,所以包尚英等三人才能继续苦撑下去。
  此刻包尚英等三人一心只盼望袁多才和西门玉霜及时前来增援。
  果然,就在蒲公明和黑凤凰即将无力招架之际,斜刺里有三条人影杀了进来。
  三名来人当真勇猛绝伦,一冲进来便有两个魔头在措手不及之下被砍倒在地。
  只听天魔手袁多才大叫道:“蒲老哥、包老弟、凤姑娘,快快冲杀,武当的青阳道长也来助阵了!”
  众魔头本来没看清三名来人是谁,此刻一听居然有武当的青阳道长在内,又见己方已经两人丧命,难免越发吃惊。
  就在众魔头攻势一松之下,包尚英、蒲公明、黑凤凰全已突围而出。
  袁多才知道蒲公明和黑凤凰全累得无力再战,再度大叫道:“蒲老哥和风姑娘快快先走,由我们四人断后。”
  说话间蒲公明一方的人马已退到篱笆之外。
  由于场地已大见宽敞,包尚英、西门玉霜、袁多才、青阳道长已可全力施为,反而是众魔头被逼得无法前进。
  包尚英趁机使出了飞轮绝技,众魔头在猝不及防之下,立刻有两人被飞轮击倒在地。
  另一方面,青阳道长的一口长剑,尽展灵飞三式,独战三名魔头,使得三名魔头都无法近身。
  袁多才和西门玉霜也全力应敌。
  又混战了半晌。
  包尚英等人且战且退,很快就脱出战圈。
  田北斗见已无法达到目的,且天狗门又有伤亡,只好一下令停止追击。

×      ×      ×

  包尚英、青阳道长、袁多才、西门玉霜很快便追到了蒲公明和黑凤凰。
  他们两人全坐在一棵树下休息。
  两人全受了伤,好在伤势不重。
  包尚英的全身衣服,也被刀剑划破了好几处,有的地方且伤及皮肉。
  四人也全在大树下坐下,暂做休息。
  蒲公明首先向众人道谢,为了他和丐帮,有这么多人舍命相护,他实在感激莫名。
  经过一阵谈话后,才知青阳道长是路过,被袁多才和西门玉霜看到,因而才参加了这次行动,事情就有这么凑巧的。
  只休息了不一会儿,袁多才便起身道:“别再停留了,快快回到独乐宫要紧,中午已过,大家还都饿着肚子呢!”
  于是,众人匆匆踏回归程。
  青阳道长因还有事待办,就在现地和众人告别。
  他已知目前住在独乐宫的人,即将转往天龙谷,临别前答应,如能抽得出时间,必将赶往天龙谷助阵。

×      ×      ×

  当晚,西门玉霜、蒲公明、袁多才、包尚英、黑凤凰一行五人,回到了独乐宫。
  虽然历经一天的长途奔波和激烈拼搏,他们回来后,用过晚餐,还是立即在大厅举行会议,并把唐仙子也请来提供高见。
  西门玉霜首先以主人身分道:“经过这次事件,天狗门方面虽然损失不轻,但他们兵多将广,必定会很快前来报复,不知各位前辈有何对策?”
  蒲公明深深吁了一口气道:“既然咱们早就决定要迁往天龙谷和大先生的人马会合,那就不如快些行动吧!”
  袁多才干咳了两声道:“我老偷儿有一事不解,不知大家有何高见?”
  蒲公明道:“你根本没把话说明白,却要征求大家的意见,至少你该把那不解之事说出来让大家听听!”
  袁多才带点尴尬的皱了皱眉道:“我说的是那位天狗门门主盖世雄,这老魔头为什么到现在还不出现?”
  蒲公明道:“他手下有那么多人,何必自己现身?”
  袁多才摇头道:“我老偷儿有两种假设,不知你蒲老哥是否同意?”
  “哪两种假设?”
  “第一种假设,是盖世雄还未到中原;第二种假设,是根本没有盖世雄这个人。”
  “如果没有盖世雄这个人,那么天狗门门主又是谁呢?”
  “说不定就是令师叔田北斗。”
  “你老偷儿为何有这种想法?”
  “因为令师叔已二十年未在江湖出现,在这二十年中,谁也不知他做了些什么事,天狗门很可能就是由他在这种情形下创立起来的,而且他这组织以天狗门为名,正与丐帮有关”
  “天狗怎会与丐帮有关?”
  “要饭的离不开狗,一种狗是咬要饭的,一种狗是跟随要饭的,把狗取名天狗,当然是种了不起的狗,连要饭的都要崇敬他,据说有的要饭的,还把狗尊为神明呢!”
  西门玉霜道:“现在谈正事要紧,连人的事还没商议好,干嘛去讨论狗?”
  袁多才干咳了一声道:“那就决定搬家吧!就由老偷儿负责带路。”
  “老哥哥认为什么时候走较好?”
  “要行动最好在夜间,如此才可保持机密,所以,咱们大家不妨上半夜休息,下半夜行动。”
  这时唐仙子道:“老身还有些私事待办,暂时就不随大家到天龙谷了。”
  此语一出,在场众人都有些失望,因为唐仙子一走,黑凤凰必定也会随行,对他们来说,无疑是减了一股主要力量,也等于失去了一股精神力量。
  尤其感到失望的,莫过于黑凤凰,因为如此一来,她就不能与包尚英朝夕相处了。
  她情不自禁问道:“姑姑,你老人家办完事后,是否仍要到天龙谷去?”
  唐仙子道:“你先随我行动,办完事后,即使我不到天龙谷去,也必然派你前去。”
  黑凤凰这才转忧为喜,安下心来。
  唐仙子再道:“你们大家下半夜只管走,这里我还会继续照顾一阵子。”
  于是,众人各自回住处休息。
  由于这几人辛苦了一整天,一躺下去便酣然入睡。好在蒲公明已交代过周三立,要他三更一过,便唤醒所有的人,只有唐仙子那边的人除外。
  众人醒来后,很快便准备妥当。
  这是因为他们所有的人早就有准备,用不着临时张罗。
  出发时,黑凤凰自动起床送行。
  这多天的相聚,独乐宫的人以及蒲公明、袁多才都和黑凤凰建立了很好的感情,尤其西门玉霜,此刻不但不再把黑凤凰视为情敌,反而亲若姐妹一般。
  虽然独乐宫和丐帮的人马,加起来有好几十人,但行动却极为秘密,他们预计在天亮前便可达天龙谷。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三十二回 烟消云散
上一篇:
第三十回 血溅山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