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回 烟消云散
2021-03-14 00:09:4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片刻之后。
  五堡主丁布衣便进入客厅。
  丁布衣一脸凄容,进门之后,勉强一笑道:“想不到是三位光临,真是难得。”
  四人分宾主坐下。
  丁布衣叹道:“堡里发牛惨事,领头者竟是已经死去二十几年的丐帮田北斗……”
  包尚英道:“这没有什么奇怪的,田北斗门前已做了天狗门的副门主,晚辈和她们两位姑娘都和田北斗有过接触。”
  他随即把最近与天狗门的接触经过以及大先生诸葛龙的处境大略叙述了一遍。
  丁布衣深深叹一口气道:“龙虎堡的处境,比大先生更惨,田北斗率领几十名黑道魔头,前来搜查紫玉佩,因搜查不着,一时之间,便刀兵相向,好在他们还算手下留情,堡上弟兄,仅有四、五名战死,但其余的却大半负了伤。”
  包尚英无比关切的道:“四位堡主呢?”
  丁布衣道:“他们全都负了伤,只有我一人还算幸运,躲过了一劫。”
  包尚英从怀中掏出紫玉佩道:“说起来这该是晚辈一人之过,紫玉佩至今尚未原壁归还,现在就请丁前辈收下。”
  谁知丁布衣却连连摇手道:“千万不可,还是留在包少侠身上的好。”
  包尚英愣了愣道:“这是什么缘故?”
  丁布衣道:“田北斗临走时说过,若日后在这里搜出紫玉佩,他就要血洗龙虎堡。”
  “一块小小的紫玉佩,只要在隐秘之处藏好,天狗门怎可能搜得出呢?”
  “包少侠有所不知,本堡弟兄中很可能已有天狗门的人潜伏其中,不得不防。再说紫玉佩目前已成了黑白两道中的众矢之的,一旦落入天狗门手中,只怕武林中就永远无宁日了。”
  这时西门玉霜也在旁道:“既然如此,包少伙还是代保管—阵子吧!”
  包尚英只好把紫玉佩重新收起,默了一默道:“四位堡主处,晚辈们应该去探望问候一下。”
  丁布衣道:“不比了,他们正在养伤,最好别去打扰,由我转达一声就可。”
  “天狗门是否还会再来找碴?”
  “很难说。”
  “难道贵堡就没有御敌之策?”
  “田北斗手下带着几十名黑道魔头,龙虎堡如何抵挡得住!为今之计,也只有熬一天算一天了。”
  大厅里沉寂了半晌。
  黑凤凰问道:“丁前辈是否有我姑姑的消息?”
  丁布衣摇头道:“没有,令姑母被掳之事,照包少侠刚才的说法,是在田北斗骚扰本堡之前,由此可见,田北斗率领着他的一批手下,曾在这一带停留甚久。”
  一向刚强成性的黑凤凰,见打听不到姑姑的下落,也没了主意,只好望向包尚英和西门玉霜。
  包尚英轻咳了一声道:“我们不妨再问到出事地点看看。”
  黑凤凰道:“先前不是已经去过了吗?既然毫无所获,再去又有何用。”
  包尚英道:“现在当然不会留下什么痕迹,我想那附近可能有人家,当时曾经过一番打斗,如果附近有人家,说不定就行人看到。”
  黑凤凰见说得有理,点点头道:“那么我们就走吧!”
  丁布衣坚留三人用过午饭再走。
  三人本不欲打扰龙虎堡,但因午时已到,又想到附近并无镇甸,找不到饭馆可以用餐,只好就在龙虎堡用了午餐。
  餐后,他们向丁布衣告别,互道珍重。
  回到唐仙子的出事地点,附近并无无山居人家,但却发现一里外的山坡上,有一座古刹。
  包尚英指着古刹道:“我们到那座古庙去问问如何?”
  西门玉霜和黑凤凰都表示同意。
  里许路程,转瞬即到。
  这座古庙,既小且旧,而且通往古庙的道路,又崎岖难行,由此看来,必已久无香火,甚至庙内是否有僧人住持,也不无疑问。
  岂知刚到庙前,便见一名十五、六岁的小沙弥,由庙内奔了出来。
  那小沙弥长得十分清秀,由他奔跑的模样看来,似乎已具有深厚的武功根基。
  小沙弥显然并未注意包尚英等三人,出来之后,又向—次侧奔去。
  包尚英急急上前几步,高声叫道:“小师父慢走!”
  小沙弥停步回身,望了三人一眼道:“原来是三位施主,你们怎么到这里来了!”
  包尚英道:“我们是朝山拜庙来的。”
  小沙弥有些吃惊,但瞬即笑道:“你们走错地方了。”
  包尚英哦了声道:“这里明明是一座古庙,我们哪里走错地方?莫非附近还有别的庙宇?”
  小沙弥道:“这里从没人前来烧香拜庙。”
  “为什么?”
  “因为庙里并没供奉神明。”
  “既然是庙宇,为什么不供奉神明?”
  “我师祖来这里时,庙里的神明,早已不见了。”
  “令师祖总是出家人吧?”
  “不是!”
  “这就怪了,令师祖既然不是出家人,为什么住在庙里?小师父为什么却又穿着出家人衣服?”
  “就因为住庙,所以师祖才要我出家人打扮,这样做外人就不会生疑。”
  “那么令师祖是做什么的?”
  “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老人家武功很高。”
  “令师祖为什么要住在这里?”
  “他老人家在这里闭关,要很多天才出来一次。”
  “闭关?”
  “不错,凡是学过武功的人,应该都知道什么叫闭关吧?”
  “我们是否可以进去拜见拜见他老人家?”
  小沙弥脑袋摇得像货郎鼓道:“不可,不可,师祖来到这里好几年了,从我记事起,从未见到他接见任何外人。”
  这时西门玉霜道:“我们赶了大半天的路,口喝得很,进去喝杯茶总可以吧?”
  西门玉霜说这几句话,目的不外是想藉机进去看看。
  小沙弥先是显出为难模样,但很快就点了点头道:“好吧,反正师祖看不见,你们就进来吧!”
  说完话,随即在前带路。

×      ×      ×

  进入庙门,是个小天井,打扫得一尘不染,还摆了几盆花草。
  包尚英三人谁都不便出声,并极力放轻脚步,因为小沙弥说他师祖看不见,不消说是个瞎子。
  左庑是一间禅房,小沙弥把三人引进禅房,很快便沏了三杯茶奉上。
  包尚英三人喝着茶,依然谁都没开口。
  小沙弥一怔道:“你们为什么都不说话?”
  包尚英道:“小师父不是说令师祖看不见吗?我们一说话,必定被他听到,那时小师父岂不要受责?’’小沙弥笑道:“你们误会了,我师祖正在闭关,闭关的地点在庙后山腹里,当然不会看到你们三位。”
  包尚英愣了一愣道:“令师祖在山腹里闭关?是怎么进去的?”
  小沙弥道:“庙后面有一个山洞,有十几丈探,师祖就在那山洞里面。”
  “原来如此,山洞是谁开的?”
  “可能原来就有。”
  “令师祖什么时候出关?”
  “快了,今天若不出来,明天一定出来。”
  就在这时。
  忽听一声重重的咳嗽声,发自正殿,接着传来一个沉浑有力的声音道:“青儿,你和什么人在说话?”
  小沙弥顿时大惊失色,失声道:“不好了,师祖已经出关了,怎么办?”
  包尚英道:“小师父只管据实回答,有事时我们愿意出面向令师祖说清楚。”
  小沙弥立即向正殿奔去。
  包尚英等三人担心小沙弥受责,又欲一窥这位闭关老人的庐山真面目,不由全都起身向窗外张望。
  由于闭关老人和小沙弥青儿都在正殿里,只能听到说话的声音,却看不到人影。
  偏偏说话的声音太低,连半句也听不清楚。
  很久很久,只见小沙弥青儿由正殴跑了出来,又进入西庑禅房。
  包尚英迫不及待的问道:“小师父,令师祖好像并没责怪你?”
  青儿笑容可掬的道:“待会儿见我师祖时,别叫我小师父,因为我本来不是出家人,只不过剃光头,穿了这么一件衣服而已。”
  包尚英惊再的道:“莫非令师祖要接见我们?”
  青儿点点头道:“真是想不到的事,当我禀明师祖来了—男两女三位年轻客人后,师祖不但没责怪我,反而说要见见你们,你们就随我来吧!”
  包尚英等三人真是喜出望外,随着青儿出了西庑禅房,进入大殿。
  只见一名面目清癯,鬓发如银的灰袍老人,正盘膝坐在地上,有如木雕泥塑的一般。
  所谓正殿,只是这座古庙原来的建筑型式而已,当年自然供奉过神像,但现在里面却一无所有,连桌椅都不见半张,难怪灰袍老人要坐在地上。
  灰袍老人只是位老人而已,实在看不出他有多大年纪。
  青儿快步走到灰袍老人身后,躬身肃立,并未开口说话。
  包尚英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道:“晚辈包尚英,参见老前辈。”
  灰袍老人本是闭目而坐,这时突然睁开眼来,射出两道慑人的神光。
  在这刹那,包尚英、西门玉霜、黑凤凰都不禁心头一震。
  只听灰袍老人问道:“那两位姑娘是谁?”
  包尚英手指两人道:“一位是西门玉霜姑娘,一位是黑凤凰姑娘。”
  灰袍老人微微颔首道:“听说你们都是由天龙谷来的,对吗?”
  包尚英三人全不禁愕然一惊,灰袍老人既是闭关刚出来,这里又无外人来往,他怎会对包尚英等三人的状况了解得如此清楚?
  包尚英极力保持着镇定道:“晚辈们的确是从天龙谷来的,但却并非天龙谷的人!”
  灰袍老人颔首道:“老夫知道,天龙谷那边目前还安全吗?”
  包尚英越发吃惊,看来这位隐世老人,连天龙谷与天狗门双方结怨之事也一清二楚。他不方便多问,立即答道:“天龙谷方面目前仍安然无事。”
  灰袍老人再问道:“你们和丐帮帮主蒲公明必定也有来往了?”
  包尚英点头道:“晚辈们这些天来,经常和蒲帮主在一起。”
  “听说你们一直在为他帮忙?”
  “谈不到帮忙,蒲帮主是晚辈们所崇敬的人,有时为他稍尽绵薄,也算不了什么。”
  “他目前也在天龙谷?”
  “不错!”
  灰袍老人闭上眼去,缄默了甚久,再问道:“有个叫田北斗的人,你们一定知道吧?”
  包尚英心头又是微微一震,道:“晚辈知道。”
  “你知道什么?”
  “这人虽然是丐帮的前辈人物,但目前却居心叵测,做了丐帮的罪人,这些天来,丐帮以及天龙谷与外人的纷争,正是这人所引起的。”
  灰袍老人双颊一连抽搐了几下,然后长长喟叹一声道:“小兄弟能不能替老夫做一件事?”
  包尚英忙道;“老前辈的吩咐,敢不遵命,只要晚辈力能所及的,无不遵命。”
  灰袍老人道:“只是一件小事,希望你能告知蒲帮主,要他到这里来一趟。”
  “晚辈回到天龙谷,立刻就转知蒲帮主,只是还请老前辈赐告高姓大名。”
  “不必了,你只要通知他来就成,不过……”
  “不过什么?”
  “如果他无法分身,晚来些时也没关系,总之,应该以丐帮的事为重。”
  “老前辈还有什么吩咐没有?”
  “就这一件事,你们快快回去吧!免得天龙谷那边出了事救应不及。”
  包尚英、西门玉霜以及黑凤凰三人再度向灰袍老人施了一礼。然后转身出了殿门。
  只听灰袍老人道:青儿代我送送他们。”
  青儿急步而出。
  出了寺门,包尚英决定趁机问个明白。
  他把青儿拉到一边问道:“小兄弟,令师闭关刚出来,而且这里又无外客造访,他老人家怎会连最近外面发生的事也全知道?”
  青儿顿了顿道:“那就实话对你们说吧,这里除了师祖和我外,还有一位师叔……”
  “他在哪里?”
  “师叔终日在外奔走,师祖所知道的事,全是师叔禀报的,他昨天晚上还回来过,所以师祖对外面的事,也知道很多。”
  “令师祖究竟是哪一位高人,小兄弟可否见告?”
  “不成,师祖有严格规定,决不能把他的身份向任何外人泄露。”
  “那么小兄弟就请回去吧!”
  青儿走后,包尚英问黑凤凰道:“姑娘认为我们还该到哪里去呢?”
  包尚英和西门玉霜的这次出来,不外是协肋黑凤凰查访唐仙子的下落,进而营救唐仙子脱险,因之,黑凤凰一直对两人心存感激。
  如今,连田北斗和他的手下人都无法得知下落,又如何获取唐仙子的消息?
  她只好反问二人道:“包少侠和西门姐姐的意思呢?”
  包尚英略一沉吟道:“既然打听不到消息,在外面耽误久了反而误事,不如暂回天龙谷,说不定那边已经有了消息。”
  西门玉霜也道:“包少侠说得对,我们就先回去再说吧!”
  黑凤凰叹口气道:“好,我们走!”
  回到天龙谷,只见大先生诸葛龙正在和蒲公明、袁多才、鲍光超等人商议事情。
  众人见三人回来,都喜之不胜。
  蒲公明道:“三位回来得正好,据大先生派出的人回报,天狗门很可能就在明天大举进犯。”
  包尚英哦了声道:“这里可有什么准备?”
  蒲公明道:“这里还是原班人马,好在三位已经回来,不然他们来时就难看了,现在最大的希望,是青阳道长能及时赶来,如果唐仙子也能脱险归来,那就更好了,你们三位这一天多,在外面的情形怎么样?”
  包尚英把经过说了一广遍。
  但他并未提及灰袍老人,因为事涉机密,他必须找机会单独和蒲公明讲。
  散议后,他才拉着蒲公明到一丛花树下道:“蒲前辈,有件关于你的事,现在该告诉你了。”
  蒲公明讶然问道:“关于老夫的事,是什么事,莫非包少侠在路上遇见了焦自安?”
  包尚英随即把在龙虎堡附近山上得遇古刹中灰袍老人的事说了一遍。
  蒲公明紧蹙双眉道:“老夫实在想不起这位老人是谁?”
  “蒲前辈不妨仔细想想。”
  蒲公明沉忖了许久才道:“老夫认识的前辈人物不算少,但却没听说有隐居在龙虎堡一带的前辈人物。”
  包尚英道:“既然想不起是谁,蒲前辈最好能亲自到那古庙一趟。”
  “可是目前天龙谷情况紧急,老夫实在无法离开。”
  “那位老前辈说过,蒲前辈只要去就好,并不在乎时间早 晚。”
  岂知蒲公明却又起了顾虑,神色一变道:“老夫担心这是对方一个圈套!”
  包尚英愕然道:“蒲前辈怎么忽然有这种想法?”
  蒲公明道:“老夫怀疑古庙中那位老前辈是敝师叔的手下人扮成的,目前天狗门的高手中,几乎全是昔日横行江湖的老魔头,随便找出一个,就可扮成那位古庙老人,老夫一去,岂不有去无还。”
  包尚英不觉心头暗凛,蒲公明的这种猜想,似乎也大有可能,因之,他也就不便再多说什么。
  蒲公明又沉思了半晌道:“这事就等这边的事解决了以后再说吧,现在先应付目前的事要紧。”。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三十一回 虎口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