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回 烟消云散
2021-03-14 00:09:4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翌日一早,天龙谷派出的巡山人员便匆匆回来通报,说有大队人马,正向天龙谷方向浩浩荡荡而来。
  大先生立即召集所有的人紧急备战。
  他要他的二,三十名手下,暂时都埋伏起来。
  负责正式出面迎敌的,仍是蒲公明、袁多才、鲍光超师徒以及包尚英、西门玉霜、黑凤凰等人。
  大约半个时辰后。
  天狗门的人,果然大队人马,迤逦进入天龙谷。
  这次天狗门的声势,比上次更盛更大,远远望去,宛如一条长龙,不下百人之多。
  最引起天龙谷方面注意的,是天狗门人马当中,簇拥着一顶黄色锦缎小轿。
  天龙谷方面,以大先生为首,一字排开。
  天狗门的人马渐行渐近。
  在相距大先生等人三丈外不再前进,迅快的摆开阵式,前后共摆了三层,正好阻住了天龙谷的出路。
  为首的仍然是田北斗,黑道魔头占了二、三十人,其余的,无疑也全是一流高手。
  那顶黄色锦轿在放下之后,轿帘并未打开,也不见有人出来。
  但大先生等人心里都有数,毫无疑问,里面是天狗门门主盖世雄。
  其实,天龙谷方面倒很希望轿中人即刻现身,否则,反而因心存谜团而加重负担。
  田北斗两眼先精芒闪射的扫视了大先生这边的人一眼,才嘿嘿笑道:“尊驾大概就是大先生诸葛龙了?”
  大先生不动声色道:“不错,田副门主率领大队人马前来天龙谷,不知有何见教?”
  田北斗傲然一笑:“上次本门有好几名弟子,包含本门盟友谷超人、王志平师徒在内,都在天龙谷丧命,有这回事吧?”
  大先生颔首道:“不错!”
  田北斗两眼精芒连闪了几闪道:“你们为什么杀了他们?”
  大先生道:“那是因为他们私闯天龙谷,强迫老夫交出三山令,而且是他们先动的手。”
  田北斗再度嘿嘿笑道:“既然如此,这件事本座也就不再追究,那是他们技不如人,死不足惜,只是本座现在要提出两个条件,只要尊驾答应了这两个条件,本座就立即将人马撤出天龙谷,否则,你这天龙谷,就必定玉石俱焚,鸡犬不留。”
  “哪两个条件?”
  “第一,交出三山令。”
  “还有呢?”
  “第二,交出丐帮蒲公明和姓包的小子。”
  大先生摇头道:“抱歉的很,田副门主提出的两个条件,老夫一个都无法答应。”
  田北斗沉声道:“好不识抬举,莫非你真想逼本座血洗天龙谷?”
  “老夫一生,从不接受任何威胁屈辱,田副门主提出这两个条件,总要有个理由吧?”
  “当然有,第一,本座只是想暂借你的三山令一用。第二,蒲公明是丐帮叛徒,本座是他的长辈,有权将他治罪。第三,姓包的小子,身怀紫玉佩,如果不交人,要他把紫玉佩交出来也是一样。”
  突见包尚英越众而出,手指田北斗高声道:“不错,紫玉佩正在在下身上,你们谁有本事,只管来拿。”
  他公然承认紫玉佩在自己身上,不外是为龙虎堡洗清嫌疑,不再受到牵连。
  田北斗回身喝道:“有谁出去把这小子拿下?”
  立即有两人应声而出。
  这二人一个是大红堂堂主柳世俊,一个是天狗门总坛护法常乃伦。
  以这两人在天狗门的身分地位,其武功造诣,可想而知。
  不过他们也早闻包尚英身手,所以才不顾身分,准备联手合搏。
  包尚英为了先杀一杀对方锐气,右手持剑,左手紧握一枚如意金轮,缓缓再向前走出几步,不动声色道:“你们可是准备两人联手?”
  大红堂堂主柳世俊冷笑道:“如果你胆怯,由本堂主一人出马也可。”
  包尚英淡淡一笑道:“最好你们两个一起上,免得多浪费时间。”
  柳世俊和常乃伦岂能忍得下这口气,两人互望了一眼,立即各抡兵刃,纵身跃扑过来。
  以目前的情势而论,包尚英不由顿起杀机,左手一抡,如意金轮遥空砸向了常乃伦,右手长剑,则用的是“灵飞三式”中的一式“万丈惊虹”,一动之下,双招齐出。
  只听常乃伦一声惨呼,在距包尚英五尺开外处,便被如意金轮砸上了前胸。
  砸得他仰面喷出一口鲜血,向后踉跄倒退几步,“噗咚”一声,便仰翻在地,动弹不得。
  柳世俊的钢鞭,正好和包尚英的长剑硬碰硬迎上,一声金铁大震,也被震得虎口发麻,倒退数步。
  包尚英哪里肯舍,刚要抡剑追杀。
  突见黄缎锦轿中一条金色人影,闪电般疾射而出,人在空中袍袖一拂,直把包尚英扫退了八尺有余。
  那金色人影落地后,天龙谷方面所有的人,才看清是一个赤发金面的黄袍老者。
  包尚英几曾遭遇过如此强敌,被震退八尺之后,仍然喘息不已,连脸色也一片苍白。
  他极力运用内功抑住腹内的气血翻涌,大声道:“你就是天狗门门主盖世雄?”
  金面黄袍老者冷笑了几声道:“老夫的名讳,也是你这后生晚辈叫得的?”
  包尚英猛吸一口真气,将左手如意金轮又砸了出去。
  金面黄袍老者袍袖又是一拂,竟然将如意金轮倒撞回来。
  事到如今,包尚英明知双方功力相差悬殊,也不得不舍命一拼。
  于是,纵身跃起,轮剑直向对方咽喉刺去。
  金面黄袍老者稳站原地,身形半点不曾移动,双袖一翻,又把包尚英倒撞回来。
  一旁观战的西门玉霜和黑凤凰,这时也不顾一切,配合着包尚英,联袂向金面黄袍老者攻去。
  金面黄袍老者依然稳站原地,双袖不住挥动,兼以掌势劈出,竟然逼得包尚英、西门玉霜、黑凤凰三名绝顶高手东摇西闪,谁都无法近身。
  两旁观战的人,个个都看得目瞪口呆。
  就在这时。
  一条黑影,划空而至,一下子落在打斗现场。
  不知是来人来势太快,还是所有观战的人都无暇分神,竟然没有一个人看清来人是由何处而来。
  直到来人落地后,所有的人才看清是一名面目姣好的黑衣中年女子。
  黑衣女子一落地就高声喝道:“住手!”
  这声音虽然不大,却似乎有着震慑人心的力量,使得金面黄袍老者和包尚英等三人全都不由自主的停下手来。
  黑衣女子望了金面黄袍老者一眼道:“盖琳,你还认识我吗?”
  金面黄袍老者呆了一呆,很快就神色大变,慌忙拜伏在地道:“弟子参见师父,原来你老人家仍还活在世上!”
  顿时,所有的人几乎全透不过气来,刹那间也全呆在当场。
  原来这黑衣女子竟是传闻中的多情仙子。
  她不但还活在人间,而且年在百龄以上,居然仍面目姣好,看起来有如中年,当真太不可思议了。
  同时,众人也得知了这位天狗门门主名叫盖琳,难怪谁都没听说过武林中有盖世雄这个名字。
  只听多情仙子道:“盖琳,五十年前为师临走时,曾郑重嘱咐你不可远离昆仑天霞洞府,想不到你却违背师言,私心作祟,居然来到中原,创立什么天狗门,证不随我回昆仑天霞洞府领责。”
  金面黄袍老者跪在地上,连头都不敢抬,连声道:“弟子知罪了,情愿随你老人家回昆仑天霞洞府受责!”
  多情仙子有如神电般的目光,缓缓扫过天龙谷方面众人,问道:“那块紫玉佩在谁身上?”
  包尚英向前走出两步,躬身一礼道:“在晚辈身上,晚辈情愿物归原主。”
  说着,从身上掏出紫玉佩,双手奉上。
  多情仙子伸手接过,淡淡瞥了一眼道:“想不到一枚小小玉佩,在中原武林,竟引起这么大的风波,小兄弟,这东西既然为你所得,老身就决定赠给你吧!”
  包尚英退后一步道:“东西既然是老前辈的,晚辈不敢领受。”
  多情仙子淡然一笑道:“那就实对你们说吧,这东西只是单纯一枚玉佩,至于传闻中里面藏有老身武技秘珍,那都是假的。”
  她说完话,右手一扬,将紫玉佩抛向了包尚英。
  包尚英只好又双手接过。
  多情仙子再望向金面黄袍老者道,“起来吧,随我走!”
  金面黄袍老者依言爬起身来,随在多情仙子身后,霎时走得无影无踪。
  田北斗见门主已走,紫玉佩又是假的,只好也率领手下百余人,离开了天龙谷。
  一场惊天动地的风波,就这样出人意外的云消雾散。

×      ×      ×

  一连三日过去,天龙谷一直平安无事。
  大先生随即下令他的手下人各自回家。
  蒲公明、西门玉霜、袁多才、包尚英、黑凤凰以及鲍光超师徒,也准备向大先生告辞。
  谁知就在这时,传来一项消息:田北斗已率众占掳了龙虎堡,而且唐仙子也被囚禁在龙虎堡内。
  于是,蒲公明、袁多才、包尚英、西门玉霜、黑凤凰以及鲍光超师徒,立即赶往龙虎堡。
  在相距半里之外,便听到龙虎堡前广场上杀声震天。
  原来龙虎堡五位堡主被赶走之后,很快便联合了桃林山庄庄主贾铁山父子以及中州一带武林好友数十人之众,和以田北斗为首的天狗门展开了一场大战。
  蒲公明等人急急赶到,立即也加入了战阵。
  就在激战正酣之时,远处有一老一少,电射般来到。
  这一老一少,正是包尚英等人在附近古庙里所见的灰袍老人和青儿。
  田北斗一见那灰袍老人,便神色大变,仓皇而逃。
  天狗门众徒发觉副门主田北斗情形不对,也都四下逃窜。
  灰袍老人身法如电,早已跃身落在田北斗身前,挡住他的去路。
  田北斗骇然叫道:“师……兄……是你?……”
  灰袍老人冷笑道:“田北斗,二十年前,老身念在同门之情,饶你不死,你当时也发下重誓,要从此改过向善,不再做对不住丐帮之事,想不到你不但恶性不改,反而变本加厉,如今还有什么活说?”
  田北斗哪里还答得出话。
  突见他猛起一掌,直向灰袍老人前胸劈去。
  灰袍老人冷哼一声,左手一翻,抵住了来掌,右掌同时也劈了出去。
  这一掌,不但快似电光石火,力道也有如雷霆万钧,田北斗哪里躲得过,—声闷哼,便脑浆迸裂,卧在血泊之中。
  只见蒲公明快步奔卜前去,跪倒在灰袍老人身前道:“弟子拜见师父!”
  灰袍老人长长叹一口气道:“快快起来,先帮龙虎堡把事情处理完毕,再到那座古庙见我。”
  说完话,便带着青儿扬长而去。
  这时,广场上除留下不少尸体外,天狗门的人马已经散尽。
  龙虎堡五位堡主派出一部份的堡丁清理现场,再把前来相助的群豪们请进大厅接待。
  黑凤凰迫不及待的先救出姑姑唐仙子,再回到大厅。
  当日,龙虎堡备下了盛筵,款待群豪。
  席间,包尚英取出紫玉佩,还给了齐大堡主。
  蒲公明匆匆用过酒饭,便提前离席,赶往那座古庙与师父相会。
  袁多才、包尚英、西门玉霜随后也赶往古庙,他们和蒲公明原是一路的,也要一路重回洛阳,为蒲公明的夫妻父子团聚,再尽一份心力。

  (全书完,YAAYOO扫校)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三十一回 虎口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