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回 逆徒淫妇
2021-03-08 14:58:2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石室内又静谧了很久,洞仙才开口道;“刚才的景象,你们可都看清楚了?”
  庐云躬身答道:“晚辈看清楚了。”
  “你可认识是谁?”
  庐云心知洞仙耗去了不少真元,不觉大感歉意道:“看他们两人,年纪都很轻,不过三十左右,晚辈近十年来甚少在外走动,果然并不认识。”
  洞仙长长吁一口气道:“不妨事,也许就在最近一两天,有位常在武林中走动的朋友要来看我,他对目前武林人物,没有不知道的,就等他来再说,庐老弟长途跋涉不便,不妨就留在老朽洞府住上一两天。”
  庐云对洞仙的一番心意,自是万分感激,连忙躬身道谢。
  洞仙再道:“你们长途跋涉,一定还没用晚餐,青儿,招待客人吃饭去,恕我不陪了。”
  他说完话,迳自回洞而去。
  青儿忙道:“庐大侠和两位小哥哥请稍待,饭好了我马上来招呼三位。”
  他说着也由石壁的另一扇门进入洞中,想必那是厨房。
  为了不惊扰洞仙,庐云和袁小鹤岳小飞都不便讲话,全都在默默枯等。
  事实上他们此刻仍在为刚才那一幕而迷惑,谁也顾不得讲什么。
  枯等的时间在感觉中特别长,就像现在流行的为某位人物默祷三分钟一样,一分钟就够受的。
  好不容易,青衣童子终于出来招呼。
  庐云知道这里的规矩,随即起身跟着青衣童子进入洞内。
  岳小飞和袁小鹤当然也要跟着走。
  招待客人吃饭不在客厅而在厨房,尤其主人连陪都不陪,这是少有的事,但因主人是洞仙,谁也不敢抱怨。
  厨房的石洞很深,并在洞壁上开了一个小洞,烟可以冒到外面去。
  袁小鹤好奇的问:“小青老弟,这烟冒到外面,不是就被外人看到了么?听说绝少有人知道老仙翁住在这里的。”
  青衣童子笑道:“这个洞正在谷壁上,离谷底足有十几丈高,就是有人发现,也无法上来察看,何况我做饭都在晚上,又怎会有人看到冒烟。”
  袁小鹤咽下一口唾液,再问:“为什么不拿到大石室那边吃?”
  他因见这里虽离大石室甚远,说话不可能被洞仙听到,所以才敢这样发问。
  青衣童子道:“老爷子不近荤腥,今晚我给各位煎了一盘鱼,若在大石室吃,必定会被老爷子闻到,那怎么得了。”
  “老仙翁平常都吃什么?”
  “当然是越清淡越好,有时他老人家能五六天粒米不进,精神还是好的很。”
  “那真的是神仙了!”
  “所以他老人家不来陪各位,各位也千万别见怪。”
  “人怎敢见神仙的怪!”
  青衣童子不再言语,迅快把饭菜摆在一处石板上,果然除了一盘鱼,其余的菜都是清淡的。
  青衣童子接着又拿出一罐酒来。
  众人早巳饿得发慌,虽然菜色很淡,但却都吃得津津有味。
  只是那罐酒喝得很少,试想萝卜青菜,如何能引起酒兴。
  饭后,青衣童子把三人引进另一间石室。
  这石室正好有三张石板床,也有被褥。
  青衣童子交代过后,迳自离去。
  匆匆一夜过去,次日起床后,庐云道:“有我一人留在这里就够了。你们两人回去吧!”
  袁小鹤因住着不习惯,正好不愿意在这里久留,听了当然高兴。
  庐云再对岳小飞道:“你只管放心,老仙翁的法力你是见过了,只要那位常在武林走动的朋友到来,一定可以认出令尊令堂是谁,你随小鹤回去等我的好消息吧!”
  袁小鹤道:“师父准备什么时候回去?”
  庐云道:“事情办完了,我就马上回去。”
  这时青衣童子已经进来探望,随即由他把袁小鹤和岳小飞带出洞去。因为只有他才知道开启洞门的机关。
  出得洞来,才知道天还未亮,才不过刚交五鼓。
  这也难怪。住在洞中,在那个尚无计时器可用的时代,又听不到更鼓,不出洞外,根本很难分昼夜。
  他们倒也忘记尚未早餐,只顾急急赶路。
  由于庐云不在身边.两个年轻人当然要趁机施展轻功。
  又加急着赶回去吃饭.两人一路不曾稍停。
  若论轻功,袁小鹤固然不错,但岳小飞却更胜一筹,只是他不论轻功武功,从不在袁小鹤面前炫露,因之,袁小鹤也一直摸不清他的底细,只认为他这段路勉强可以跟上自己而已。
  看看午时方过,尚未到未时,便已远远望见独秀峰,也望见了峰腰的茅屋。
  就在距离茅屋只有十几丈远时,突见竹篱外闪出一条人影。
  那人影穿一身紫色劲装,看起来是个壮年人物.身法甚是快捷轻灵,一望便知具有上乘轻功。
  “袁大哥,咱们快过去看看!”
  岳小飞的话刚说完,正要纵身冲出,却被袁小鹤迅快的探手拉住,接着低声喝道:“禁声,快在暗处藏起来!”
  袁小鹤话未说完,便强拉着岳小飞躲到一棵大树的后面土坡下。
  岳小飞并不清怎么问事,愕然问道:“这人好像要到茅屋里面去,也许是庐伯伯的熟人,袁大哥应该过去招呼一下才对,为什么反要躲起来?”
  袁小鹤依然声音极低:“你不明白,这人我认识。”
  “既然认识,就更该过去。”
  “暂时别讲话,看看他究竟要做什么。”
  果然,这时那紫衣人已进入竹篱,在竹篱内略一停顿,便又直奔正屋。
  袁小鹤这才想起临走时各房门不曾加锁。
  岳小飞忍不住道:“这人实在唐突,屋里没人,竟敢自行进去,袁大哥为何还不快进去看看?”
  袁小鹤道:“看看他什么时候出来,出来时再和他照面也不迟。”
  岳小飞心知有异,便不再加入意见。
  足足顿饭工夫过去。那紫衣人才匆匆走了出来。
  当他走出篱门外,却又游目四顾,像在希望发现什么。
  突见袁小鹤跃过土坡.直向那紫衣人走去。
  岳小飞也随即在后跟了过去。
  距离渐渐走近,岳小飞已看清紫衣人只有二十七八岁年纪,身材高大魁梧,皮肤白皙、面貌颇为俊美,只是眉宇间却隐泛着一股难言的阴险,淫邪之气。
  当他发现袁小鹤和岳小飞山上坡后现身而出,并未开口说话,只是把视线紧盯在两人身上。
  袁小鹤走前几步,抱拳一礼道:“原来是大师兄,小弟难得在这里看到你,有事么?”
  紫衣人不答反问:“老头子哪里去了?”
  “师父外出访友去了。”
  袁小鹤说完话才觉出不对,紧接着又道:“大师兄,你把师父称为老头子,未免有些过份了吧!”
  谁知紫衣人却哼了一声道:“这样称呼,已经算客气了,我是被他逐出门墙的,和他早就毫无瓜葛,莫不成让我叫他一声老混蛋。”
  袁小鹤不觉气往上冲,双眉扬了一扬,但瞬间却又忍了下道:“大师兄,请恕小弟斗胆说句话,如果你肯遵守师门规诫,怎会被师父逐出门墙,实在是你的所作所为,也太不应该了!”
  紫衣人顿时两太阳穴青筋暴起,眉宇间泛现杀机,暴声喝道:“你敢教训我?”
  袁小鹤带着惶恐.低下声音道:“小弟怎敢冒犯,只求大师兄离开师……”
  他说到这里,回头望了岳小飞一眼,似乎不愿再接下去,顿了一顿道:“若大师兄不肯听小弟的劝告,只怕便无法在武林中立足,师父他老人家也将永远无颜面对武林故旧,你不难想到师父他老人家这十几年来在内心受到多大的伤害,还望大师兄三思!”
  “住嘴!”紫衣人大喝:“我马昭雄若不看在曾和你有过同门之谊,现在就要你死在我的面前!”
  袁小鹤带着哀肯的神色,道:“大师兄息怒,小弟完全是说心里的话,总希望大师兄能听得进去!”
  忽见马昭雄杀机一敛,笑嘻嘻的直向袁小鹤走了过来。
  袁小鹤心头一震,不知他要做什么,急急向后连退几步。
  马昭雄的一只手却轻轻搭上了袁小鹤的肩膀,霎时声音变得十分柔和:“小鹤,大师兄对你有个要求,不知你肯不肯答应?”
  袁小鹤两眼发直,情不自禁又退后—步:“大师兄有话请讲,只要小弟做得到的……”
  马昭雄不动声色道:“你自然做得到,如果做不到,我也不会要求你了。”
  “可是大师兄还没讲明白?”
  “很简单,离开老头子,跟我走,我决不会亏待你。”
  袁小鹤摇了摇头,正色道:“大师兄要求小弟什么事都可以,要我这样做,办不到!”
  “那么我要你杀了老头子,办不办得到?”
  袁小鹤脸色一变,大声道:“你怎能说出这样的话!你已经欺师灭祖了,但小弟却决不做师门叛贼!”
  这几句话,说得够重了,袁小鹤在说过之后,便暗中全神戒备,以防对方突施杀手。
  谁知马昭雄竟并不在意,拍了拍袁小鹤肩头道:“小鹤,老头子能调教出你这样一个徒弟,他也该心满意足了,不过我总希望你好好考虑考虑,下次我再来带你走。”
  “这是不可能的事,大师兄最好断了这种念头!”
  马昭雄忽然视线又转向岳小飞:“这孩子是什么人?”
  袁小鹤顺口道:“是师父亲新近收下的弟子。”
  马昭雄嘿嘿笑道:“老头子野心还真不小,竟然又收了弟子!”
  袁小鹤:“大师兄错了,师父收弟子只是为武林正义的下一代,怎会扯到野心上去?”
  “他来这里多久了?”
  “不久,只有几个月。”
  “如果有一天我把老头子宰了,只怕他就学不成武艺了。”
  袁小鹤虽内心怒火狂炽,但却不敢和对打硬碰硬,索性转过脸去,不再开口。
  忽听马昭雄皮笑肉不笑的道:“小鹤,这些年你跟着老头子习艺,武功一定大有进境,说不定超过了我马昭雄,可不可以露几手给我瞧瞧?”
  袁小鹤语调冰冷的道:“小弟天资愚鲁,年纪又轻,怎敢和大师兄相提并论!”
  “用不着客气.露几招让我看看,如果需要找个对手,大师兄是现成的。”
  袁小鹤再退后一步,大声道:“大师兄用不着这样,小弟不敢献丑。”
  但见马昭雄右手一扬,闪电般向袁小鹤扑出一掌。
  袁小鹤没料到对方会转变得如此之快,根本来不及闪躲,一声脆响之后,左颊顿时浮了五条指痕,同时人也踉跄向后摔出了好几步。
  马昭雄冷森森笑道:“别给脸不要脸,你若敢不听我的吩咐,就别怪我手下无情了!”
  袁小鹤被激起真火,捂着面颊高声道:“大师兄,你若再苦苦相逼,只怕小弟就无法再忍了!”
  马昭雄耸眉笑道:“你本来就用不着忍。”
  他边说边解下腰间的长剑,抛在地上,接道:“不过你放心,你既然未带兵尺,我也决定不用剑?同时,你纵然败了,我也决不取你性命,这样你总该满意了吧?”
  袁小鹤早知自己的武功,无法与对方相比,所以先前他不得不一忍再忍,此刻见已无法躲过,也只有硬起头皮一拚了。
  当下,他暗暗运起功力,抱了抱拳道:“既然如此,大师兄就请赐招!”
  马昭雄冷笑道:“我若先出手,那就以大压小了。”
  袁小鹤道:“若小弟先出手,那就以小犯上了,小弟担不起这个罪名!”
  “哪里学来这般罗嗦,看来我是不得不先出手。”
  马昭雄话声未毕,腿不屈膝,肩不晃动,人已欺至袁小鹤身前,只见他左臂一圈,掌扬起后突然幻化出十几个掌影,闪电般向袁小鹤又顶罩去。
  袁小鹤心头一凛,只感眼花缭乱不敢硬接,惶骇中立即向后闪退。
  岂知马昭雄的掌势,如影随形,袁小鹤刚退出两步,左肩头便被掌势击中。
  好在这一掌份量不重,显然是马昭雄故意留了几分情。
  袁小鹤在又羞又恼之下,已顾不得一切,一咬牙,也双掌齐出。
  他随庐云习艺十年,若论造诣,已称得上是一等一的高手,在拚命施展之下,攻势顿时锐不可挡,大有雷霆万钧之概。
  若对方是一般高手,必定难以招架,但马昭雄日前的武功造诣,已是出神入化,他在微微一愕之后,很快又把袁小鹤逼得不得不向后退。
  袁小鹤只感自己的每一出手,都在对方的控制之中,就像对方已预知他如何出式如何出招一般。
  实际上,袁小鹤的出手招式?正是被马昭雄逼出来的,逼得他非这样出手不可,所以袁小鹤在感觉上以为已被对方预知一般。
  武家过招,贵在抢占先机,马昭雄尽得先机,袁小鹤岂有不败之理。
  果然,就在七八招过后,马昭雄在飞起一脚之后,袁小鹤直被踢飞一丈多高,然后摔了个倒栽葱,直打了三个滚翻,才站起身来。
  马昭雄气不出声,面不改色,搓了搓两手,冷笑道:“不错你的确没被老头子白教,居然在我手下走过七八招!”
  他的口气,是多么自大,多么狂傲。
  袁小鹤红着脸道:“大师兄高明,小弟这点微末之技,如何比得。”
  马昭雄嘿嘿笑道:“用不着客气,看你方才的身子,已经很难得了,不过你该心里有数,我已对你大大手下留情。”
  袁小鹤鼻孔里哼了一声道:“多谢大师兄还念着同门之谊!”
  “既知同门?你为什么不跟着我走?”
  “大师兄又为什么不回头向善,重返师门?”
  “大胆,你可是要找死?”
  “如果大师兄实在容不下小弟,尽可把小弟杀死在你面前。”
  “好硬的嘴,那是现在还没到时候,必要时我也许老的小的一起成全。”
  接着又指了指岳小飞道:“连这个小子也别想留下活口!”
  他说完话,刚要俯身取起放在地上的长剑,忽听—个朗朗的声音道:“姓马的,你不妨现在就来试试!”
  马昭雄愣了一愣,再望向岳小飞道:“你刚才说什么?”
  岳小飞稳站当地,双手握拳道:“你的耳朵应该不聋,莫非塞进驴毛去了?”
  而对一个年仅十岁的孩子,马昭雄的确愣多于惊:“你这小子好像是买碱鱼放生——不知死活!”
  岳小飞昂然道:“不知死活应该是你这叛师灭祖的武林败类!”
  此时袁小鹤却是大感惊骇,他万没料到岳小飞竟会自找麻烦捅马蜂窝。
  原来他和岳小飞相处三月打余,却并不清楚岳小飞不论在武功相轻功方面,都已达上乘火候,如今见他闯下祸,怎能不感惊骇,一旦马昭雄对岳小飞下了毒手,他如何向师父交待?自己又如何心安?,情急之下,立刻转头喝道:“小飞,你真的想找死么?”
  边说边又挡在两人中间,望着马昭雄拱手一礼道:“大师兄,您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他是个小孩子,不懂礼貌,冒犯了大师兄,小弟情愿替他赔罪!”
  只听岳小飞道:“袁大哥,你不必管,好汉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可以受他的气,小弟却实在看不过去!”
  经袁小鹤说了好话赔罪,马昭雄本已不想再计较,但岳小飞却又火上加油,教他哪里忍得下这口气,当下,一把拨开袁小鹤,
  直向岳小飞走去道:“好小子,年纪轻轻就发了疯,老子现在就干脆把你送上西天!”
  在他的想法,别说岳小飞习艺了三五个月,即便他一出娘胎就开始练功,一掌也足以把他拍成肉酱。
  岂知他刚走出两三步,对方便已失去所在,接着一道黑影,从半空里直向头顶扑水,人未到两道锐利的掌风,便直袭脑门。
  马昭雄当真被弄得大吃一惊,情急之间双掌齐出,猛向空中迎去。
  双方拳掌一接,“扑”的一声沉响,那黑影立即又反弹上去。
  显然,岳小飞的内力无法与马昭雄相比。
  但他身子虽被震起,在空中却依然能控制自如。
  只见他在半空打了个回旋,竟又俯冲向下,正好又扑向马昭雄头顶,方位拿捏得分毫不差。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三回 观光隧道
上一篇:
第一回 高人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