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回 一度春风
2021-03-08 17:33:5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丁涛在秦槐视察虽然没告倒岳小飞,内心总算稍稍出了一口气。
  他想到当初岳小飞进入天谷时,是自己帮忙带路,又因而使他们父子相会,岳小飞不但不感激,反而怒掴自己的耳光,想打又打不过人家,这口闷气,教他如何忍得下。
  但他却把花玉麟当年曾救过他一命以及五义测试时岳小飞对他的诸多协助,完全抛诸脑后。
  当然,这也并不完全是他的错,岳小飞甩他那一记耳光,也的确有些过分。
  在当日晚间一更左右,他见副总镇花玉麟已由外面回来进房安歇,岳小飞似乎又不在关上,便连甘霖也没告诉,一个人就悄悄溜向宵关。
  他自被岳小飞甩过耳光后,已有好几天不曾外出。
  不到别处去无所渭,不到宵关实在难禁心猿意马,因为他已和红杏打得火热,被红杏迷昏了头。
  由五关总镇所在地到宵关,近在咫尺,他来到宵关门外约百余步处,最初还躲在暗处犹豫,久久不敢进去。
  因为他担心岳小飞也在里面,若撞了上了只怕又要吃亏。
  原来他竟疑心岳小飞也常到宵关和女兵们厮混,为防他和甘霖发觉,所以才禁止他和甘霖再到宵关去。
  他本来那天被打后要向花玉麟告状,又想到人家是父子关系,疏不间亲,告状很可能反而引起花玉麟的不悦,所以才趁今天总护法秦槐来时奏上一本。
  其实这时正是岳小飞陪同公孙玉偷偷去了育化城,所以才不在关上。
  丁涛在外面等了一会,看不出什么动静,实在忍不住,终于猛着胆子进了宵关大门。
  守门人早知他是五关副使者,而且又常常来往过,当然也并不盘查。
  丁涛进去后,首先遇上了碧桃。
  碧桃虽是甘霖的相好,和丁涛也熟悉得很,一见面就问道:“什么风把丁副使者吹了来,老甘呢?为什么好几天不见你们的鬼影子?”
  丁涛噘嘴一笑,故意骗她道:“老甘那小子病了,而且病得还不轻”
  碧桃吃了一惊道:“真的?”
  丁涛道:“谁骗你就是狗熊。”
  碧桃抿了抿嘴道:“你为什么不病?”
  丁涛笑道:“他病他的,我为什么也要病?”
  “你们不是同穿一条裤子么?”
  “跟他穿一条裤子的是你,跟我穿一条裤子的是红杏,对啦,红杏呢?快把她找来!”
  “红杏病了!”
  丁涛愣了愣道:“你骗人。”
  碧桃道:“我只骗狗熊,不骗人。”
  这时已是一更后,除了大门口有个守门的,四下根本没有其他的人,而且两人又正在假山旁,丁涛探手抓住碧桃香肩,笑哧哧的道:“小婊子,你敢骂咱是狗熊,如果不把红杏找来,老子就要你代替。”
  碧桃扭动着身子拨开丁涛的手道:“去你的,小心让老甘知道了饶不了你,你可知道朋友妻不可欺?”
  丁涛嘿嘿笑道:“原来你那脸皮比咱更厚,在一块痛快过几次便承认是他的老婆,你既然能做他的老婆,为什么不能做我的老婆?”
  “也不撤泡狗尿照照,就凭你那德性,除了红杏喜欢,只怕猪八戒的妹妹也看不上眼!”
  “那你就该帮我去叫红杏。”
  “我不是说过红杏病了么?”
  “我不信!”
  “信不信由你,我走啦!”
  碧桃刚走出去两步,忽听假山后传来一个娇滴滴而又颇有威仪的声音道:“碧桃,你在跟谁说话?”
  碧桃顿时打了个冷颤,谨声应道:“禀统领,是五关上的丁副使者!”
  原来问话的赫然是宵关统领凤嫣红。
  只听凤嫣红再问道:“可是那个叫丁涛的?”
  碧桃道:“就是他。”
  凤嫣红语气冰冷的道:“他这时候来做什么?”
  碧桃顿了顿道:“他说是来找红杏的。”
  “找红杏做什么?”
  “婢子不清楚,还没问他,他也没讲。”
  “叫他到我这里来,我要好好问问他!”
  碧桃低声道:“姓丁的,统领的话你都听见了,过去找她倒霉吧,我走啦!”
  丁涛虽是个浑人,此刻却实在着了慌,他早知道凤嫣红不是好惹的,而且自己又行径不正,哪能不作贼心虚,若对方在副总镇花玉麟面前告他一状,他就非倒大霉不可。
  此刻他想逃也逃不掉,只有战战兢兢的绕过假山,来到凤嫣红面前。
  凤嫣红纹风不动的站在那里,只有微风吹起她的裙角飘动,虽然相隔七八尺远,却已闻到那息息香风。
  丁涛早就垂涎凤嫣红的美色,大有“朝到手,夕死可矣”之概,但此刻他却不敢稍存厚分之想,只希望对方能高抬贵手,放自己一马,则于愿已足。
  他来到跟前,站住脚,抱拳深深一礼道:“丁涛拜见凤统领!”
  凤嫣红依然身子没动一动,哼了一声道:“丁涛,这么晚你跑到宵关来做什么2”
  丁涛垂手躬身道:“来……来巡关。”
  凤嫣红叱道:“胡说,三更半夜来巡关,难道我宵关出了事故不成?”
  丁涛被问得答不上话。
  “凤嫣红冷笑了几声,接道:“刚才你跟碧桃说的那些话,我全听到了,根本没有一句人话,你身为五关副使者,却来到宵关胡搞,居然和我手下的女兵通奸,这要让总坛知道,你还想活命么?”
  丁涛脑门像被敲了一棒,情不自禁,“扑通”一声,跪下下去,磕着响头道:“统领高抬贵手,饶命,若当初您不让红杏姑娘陪我,我……也不可能做出那种事情来。”
  凤嫣红厉声道,“住嘴,我要红杏陪你,是陪你巡关,可曾要你和她做出那种事来。”
  丁涛叩首如捣蒜道:“属下罪该万死,万死,万万死!”
  他并非凤嫣红手下,却改口称属下,不外是让凤嫣红听着舒服,以便发发慈悲,从轻发落。
  凤嫣红道:“你犯下天谷大戒,的确罪该万死,你想怎样死法,自己光说说看,也许我会依你,”
  丁涛全身冒着冷气道:“如果非死不可,反正不能活,怎样死法还有什么分别?”
  凤嫣红道:“分别可大了,我可以把你吊死、绞死、砍头、大卸八块、凌迟处死、震断心脉而死、或者烧死、淹死、丢进油锅炸死、乱箭穿心而死、五马分尸而死、或者把你毒死,这些死法,味道各有不同,你选择哪一样?”
  丁涛跪在地上,听凤嫣红每说一样,便像死过一次,听到最后,简直已魂飞魄散,嗫嚅着道:“属下……属下……只求不死!”
  凤嫣红道:“像你这种禽兽不如的人,活在世上,只能坏事,不能做事,死了实在比活着好些,至少可以省下一些粮食喂狗。”
  丁涛打着哆嗦道:“属下不是没有用,属下在没进天谷前,和甘霖在太白山,曾是有名的太白双雄,谁人不知,那个不晓,来到天谷,因为这里人才太多,所以就显不出来,不过,若统领饶属下不死,属下给您做牛做马,做什么都可以。”
  凤嫣红道:“什么太白双雄?最多只能算太白山上两只狗熊,你说能给我做什么?”
  丁涛道:“你老人家要属下做什么,属下就做什么。”
  “红杏是否说过,要你把五关那边的消息告诉她?”
  “说过,属下已经告诉了她不少。”
  “那些消息都无关重要,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属下现在就有一件重要的事告诉你老人家!”
  “你说!”
  “花副总镇和岳使者是父子关系!”
  凤嫣红啊了一声道:“真的?”
  丁涛道:“属下怎敢骗您。”
  凤嫣红立刻缓下语气道:“起来,跟我到里面去!”
  说着,转身在前带路。
  丁涛爬起身来,像只狗熊般跟在后面。
  进入内院客厅,里面早亮着灯,因已时至二更,侍婢们都已回房安息,客厅里并无第三人在。
  这客厅丁涛已来过一次。
  不过上次他和甘霖被招待在这里,心情是受宠若惊,这次却是待罪羔羊,像囚犯进入刑场,连头都不敢抬,根本无心浏览客厅内的旖旎风光。
  他站在那里,垂首躬身,就像学生被老师罚立正一般。
  凤嫣红倒了杯茶,喝了一口,自行落了座,问道:“你刚才这话有什么根据?”
  丁涛道:“岳使者这次进入天谷,目的就是找他的父母,现在他们明是长官部属,实是父子,只是他们不准属下和甘霖告诉别人而已。”
  接着又把三年前他和甘霖如何被花玉麟夫妇救过一命以及如何陪岳小飞、袁小鹤进入天谷的事从头说了一遍。
  凤嫣红听得十分仔细,最后却又蹙起柳眉道:“可是为什么他们父子不同姓?”
  丁涛道:“据属下所知,当初岳使者根本弄不清他父母的姓名,他姓岳是别人替他取的岳,至于他们父子在天谷相见后岳使者没改姓,那是为了保密,让别人不知道他们是父子。”
  凤嫣红眨动着眸子,缄默了半响道:“那么岳使者的母亲又是谁?”
  丁涛道:“好像姓何,叫什么,奇怪的是属下来到天谷后,只见过花副总镇,却从没见过他的夫人,”
  凤嫣红到这时才知道原来花玉麟和何慧仙竟是夫妇,不觉暗道:花玉麟,我凤嫣红终于抓到你的把柄了,有了这把柄,不怕你不就范!”
  此刻,她的语气变得十分亲切,纤手轻扬,招呼着道:“丁副使者,你坐下!”
  丁涛终于心里像落下一块石头,轻松了不少,小心翼翼的落了座。
  出乎他意料的,凤嫣红竟又倒了一杯茶,亲自送了过去。
  丁涛惊得又站起来,双手直推道:“使不得!使不得,属下快要死的人了,怎敢要你老人家倒茶!”
  凤嫣红抿嘴一笑道:“别紧张,我已决定饶你不死了,先喝杯茶压压惊。”
  丁涛真恨不得再跪下去叩头谢恩,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凤嫣红又坐下去,但这次却坐得和丁涛非常靠近,眼波流盼的道:“你还想不想红杏?”
  丁涛怔了怔道:“属下那里还敢再想,犯了规戒,那是要杀头的。”
  凤嫣红低声道:“如果我不杀你呢?”
  丁涛不觉胆气渐渐壮了,咧嘴道:“如果你老人家不杀头,属下当然还是想她。”
  凤嫣红道:“那么我现在就去把她找来好么?”
  丁涛简直以为耳朵出了毛病,两眼一直道:“你老人家不是开玩笑吧?”
  凤嫣红咯咯笑道:“我跟你开的什么玩笑。”
  丁诗咽下一口口水道:“现在去找她方便么?”
  凤嫣红道:“怎么不方便,我可以把房间让给你们。”
  丁涛不觉两眼发直,道:“真的?”
  凤嫣红媚眼一抛,笑道:“实对你说,她现在就在我房间里。”
  丁涛弄不清凤嫣红这话是何用意,竟然呆在当场。
  凤嫣红起了座,扭动着像蛇一般的柳腰,向屏风后面走去,再回眸一笑,向后招招手道:“来!随我来!”
  丁涛霎时神魂飘荡,心旌摇曳,急急起身跟去。
  屏风后便是一道侧门,穿过侧门,就进入了凤嫣红的卧室。
  卧室里点着灯。
  只看了这间卧房的布置,丁涛便已按捺不住心里那股说不出的怪火,即使事情过后马上杀头,他也毫不在乎了。
  丁涛两眼火红。呼吸急速的道:“怎么不见红杏?”
  凤嫣红扭动着娇躯,软绵绵的坐上床沿,哧哧笑道:“虽然不见红杏,却有一个比红杏更好的,难道你还没看见!”
  丁涛先是目瞪口呆,接着使像饿虎扑羊般,扑到凤嫣红身上去。
  凤嫣红被扑得“噢”的一声娇呼,随即仰身倒了下去。
  原来凤嫣红自从上次和马昭雄幽会过后,一直春心荡漾,不能自己。
  在她来说,这是很自然的事,在没和马昭雄幽会前,独守空帏日子久了,慢慢也能压下那种念头,但一旦开了戒,却再也熬不过去。
  她上次百般诱劝花玉麟不成,今天下午花玉麟又来过,本想再度施出浑身解数以偿心愿,偏偏花玉麟连坐都没坐,交代了几句话便走,使得她简直快要欲火焚身。
  此刻,又有男人前来,她当然不会放过。
  虽然丁涛的长相,她看不中意,但总是个男人,何况他的长相虽不怎么样,身材却高大结实,吹熄了灯,那里还管他别的,有总比没有好,也许这就叫饥不择食吧。
  此刻的丁涛,就像发了疯一般,把凤嫣红压在身下,连气也喘不过来。
  凤嫣红推着丁涛道:“死狗,就这样怎么行?”
  丁涛这才翻身下来,死命的拉扯凤嫣红的下衣。
  不大一会工夫,凤嫣红已被剥了个精光。
  刚要再扑上去,凤嫣红又推了一把道:“还有你自己。”
  丁涛匆匆再解自己的衣服,这可能是他有生以来卸装卸得最快的一次,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竟有这样动作迅速的本领。
  谁知当他第三度扑上去,竟又被凤嫣红推开。
  他气喘如牛的道:“你老人家这是要做什么?莫非您这里还有什么另外的规矩?”
  凤嫣红嘻嘻笑道:“你这做部下的就这样对待上级么?”
  丁涛立刻双膝跪在床上,直着嗓门叫道:“统领开恩!属下实在对不起了!”
  凤嫣红轻轻一掌打在丁涛脸上道:“还不快快熄灯!”
  口口
  
   口口
  宵关门外的路上,晃动着一个高大的人影。
  这人正是丁涛。
  此刻的丁涛,在他自己的感觉上,简直像神仙一般。
  像他这种身份地位的人,居然能一亲宵关统领芳泽,若非祖上烧过高香,就是有神灵保佑。
  总之,他现在几乎已经忘记自己姓什么叫什么了。
  想起方才在凤嫣红卧房中的那一幕,就像做了一次神仙。
  真的,直到现在他还欲仙欲醉,飘飘然有如在漫游太空。
  不过,也有一件事使他不大甘心,那就是凤嫣红告诫他今晚的事,千万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否则下次见了还是要杀头。他想,至少他该在甘霖面前炫耀一番,他相信甘霖连祖宗八代都不可能这样风光过。
  正走之间,另一条岔路上,蓦地出现了一个人影。
  他起先尚不以为意,但很快就心神猛然震动起来,因为他已看清这人是岳小飞。
  岳小飞正是由育化城返回,偏偏就遇上了丁涛。
  岳小飞视力异于常人,他见丁涛这般时候由宵关出来,怎能不恼。
  再想起丁涛居然向秦槐告状,更是气往上冲。
  虽然,父亲曾要他找机会和丁涛化解化解,此时他也顾不得了。
  他快走几步,拦在丁涛前面,回身道:“丁当家的,你到哪里去来?”
  丁涛早已吓呆,干咳了两声道:“我……随便出来走走。”
  “你分明是从宵关出来!”
  “我……确实是随便出来走走。”
  “现在已是下半夜,可有不睡觉还出来走走的?”
  “你为什么也在外面?”
  “在下是奉副总镇之命,出来办事的,你是奉谁之命?”
  丁涛终于答不上话,他怎敢在花玉麟面前对质。
  岳小飞突地扬手一掌,猛向丁涛面颊掴去。
  丁涛那里躲得过,两眼一阵发黑,直向路旁摔去。
  这时他的感觉,与方才在凤嫣红卧房中相比,实在令他连想都不敢想。
  岳小飞喝道:“姓丁的,你经常到宵关鬼混,已经是大大不该了,如今竟然变本加厉,连半夜也往宵关跑,这还不算,更在总护法面前告我的状,你究竟算个什么东西!”
  丁涛捂着面颊,咬牙咧嘴道:“岳使者,我就是做错了事,你也不该这样不讲情面!”
  “你若讲情面,就不该在总护法面前靠我的状!”
  “那不是告状。”
  “不是告状是什么?”
  “总护法问话,我不得不答。”
  “总护法可曾单独向你问话?”
  “当时四人站在那里,我个子最高,总护法问话,别人不答,我不能不答。”
  “觉着倒不错,你虽然高,却没放在总护法眼里,五关的旗杆比你高,它为什么不答话?”
  丁涛干咳着道:“岳使者,你怎么这样说话?”
  岳小飞道:“没有你说的话,回去后在下即刻禀报副总镇,先把你关起来再说。”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二十八回 危急时刻
上一篇:
第二十六回 明帮暗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