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各显其长
2021-03-08 15:04:4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间石室颇大,布置得也很雅致,四面壁间都挂着名人字画,很有些书香气息。
  靠里边放着一张桌子,桌上放置文房四宝,另有几本书和一叠卷宗。
  主考官就坐在桌子后面。
  主考官也是个老头儿,戴着红顶瓜皮小帽,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鼻头红红的特别大,颔下也是留着一撮山羊胡子,身穿蓝色长袍,外罩黑缎马褂,脚下是粉底灰帮呢鞋。
  这种打捞,很像戏剧中“春香闹学”里的那位老学究塾师,只是他手里还拿着一根长杆旱烟袋。
  四人进来站定后,白衣老者道:“杨兄,他们四位是来应试过关的,你就出题吧!”
  不等主考官杨老头开口,丁涛便抢着不住向白衣老者使眼色。
  白衣老者会意,连忙再道:“杨兄,他们两位年纪大些的可能没读过什么书,最好出题简单些,别为难他们。”
  杨老头儿轻揉着烟袋锅里的烟丝,点上火,吸了一口,吐出烟雾,才慢条斯理的说:“当然可以,老朽不逼他们做文章,出几个字让他们对对就成。”
  丁涛为了先过关,抢前一步道:“那就让我先来吧!”
  杨老头儿透过镜片瞥了丁涛一眼道:“你会对对么?”
  丁涛道:“你先教一教我,我一学就会。”
  杨老头儿道;“可以,天对地,雨就风,大陆对长空,懂不懂?”
  丁涛转翻着眼珠道:“请再打个比方!”
  杨老头儿似是颇有耐性,缓缓说道:“譬如我说左,你就对右;我说东,你就对西;我说上,你就对下;我说狗,你就对猫;我说乌鸦,你就对麻雀;我说龙,你就对凤;我说吃饭,你就对喝水;我说黑,你就时白;我说捉鸟,你就对捕鱼;我说车,你就对船,我说很大,你就对极小;我说快,你就对慢;我说吸烟,你就对喝酒;我说高兴,你就对苦恼;我说浇水,你就对点火。老朽比方的够多了,听明白没有?”
  丁涛噘嘴笑道:“我还只道对对子很难,原来这么简单容易,老先生,现在就开始,你请出题!”
  杨老头儿想了想道:“我出个口字,你对!”
  丁涛咧了咧嘴道:“口是什么意思?”
  杨老头儿也两眼直眨的道:“你连这么简单的一个字都不懂是什么意思,那还对的什么对,口就是嘴!”
  丁涛道:“那你就该直接了当的说嘴,不该说口。”
  杨老头儿道:“口和嘴本来就是一个意思,只怪你没有读过书,竟连口的意思都不懂!”
  丁涛大不同意的道:“你的话我不服气,我说口和嘴意思完全不一样。”
  杨老头儿耐着性子道:“你说出道理老朽听听!”
  丁涛道:“咱们中国有很多地名都带个口字,这些地方我也到过,像张家口、古北口、喜峰口、大沽口。如果把这些地方说成张家嘴、古北嘴、喜峰嘴、大沽嘴、请问可以不可以?”
  杨老头儿万没料到他竟有这么一番歪理,但歪理也是理,想把他驳倒,还真不容易,只好干咳了两声道:“好吧,那么老朽就把口改成嘴,你对。”
  丁涛不假思索道:“屁股!”
  杨老头大感一愣,哼了声道:“胡说,嘴怎么能对上屁股?何况我出的题是一个字,你对的却是两个字!”
  丁涛道:“老先生别发睥气,你刚才打比方时就说过上就该对下,嘴在上,屁股在下面,我是完全跟你学的,怎么又不对了?”
  杨老头差点没被一口烟呛住,摆着手道:“算了算了,简直是朽木个可雕也!粪上之墙不可污也!”
  丁涛虽听不懂杨老头儿说些什么,但却觉得出必定不是好话,
  忙道:“老先生,你若不同意。就由我出个题请你对怎样?”
  杨老头儿脸色一整道:“老朽是主考官,你是学生,哪有学生出题考老师的了”
  丁涛道:“这样看来.你的学问必定也不怎么样,要不然还怕什么?”
  杨老头儿果真被丁涛激出了真火,堂堂主考官,满腹经伦,岂能在学生面前出丑,不由一拍桌子道:“好,老朽就由你出题!”
  丁涛想都没想,道:“肚脐眼!老先生请对!”
  杨老头儿眉头一皱,暗自骂道:“这小子真没出息,竟然出这种题目,可谓混帐透顶!”
  他虽在暗骂,一时之间,还真想不出该用那三个字来对,没奈何,只好以猛吸旱烟来换取思考时间。
  足足半盏热茶工夫过去,当真把杨老头儿难倒了。
  丁涛早看出杨老头儿十分尴尬,不觉嘿嘿笑道:“老先生,怎么样?你的学问虽然大,照样也有吃瘪的时候,如果真对不上,不如由我来对吧!”
  杨老头儿正是求之不得,喷了一口烟雾道:“你对!老朽不信你能对上!”
  丁涛笑道:“也是肚脐眼。”
  杨老头儿吼叫道:“越发胡说,肚脐眼怎么能对肚脐眼?岂有此理!”
  丁涛不慌不忙道:“老先生请消消气,我既然能对上,当然有理由。”
  “什么理由?你讲!”
  “好比一男一女上了床,不是肚脐眼对肚脐眼是什么?我这样对,不但对得好,而且还准得很呢!”
  杨老头儿差点又被一口烟呛死,大声道:“你给我滚开,老朽不想再考你了!”
  这时,不但甘霖等人都差点笑出声来,连白衣老者也忍俊不禁。
  丁涛还真听话,噘嘴笑着退回一旁。
  杨老头儿直吸了一袋烟,把气消得差不多了,才向甘霖招招手道:“现在该考你了,站过来!”
  甘霖依言向前走了几步,躬身施了一礼道:“大主考这次要出什么类题目?”
  他虽然多年来和丁涛朝夕不离,但性情并不相同,同时他也念过几年书,头脑比较冷静,待人方面,礼貌也比丁涛周到些。
  杨老头儿见甘霖举止和言谈都中规中矩,尤其把自己称呼大主考,更是高兴,不觉摸着山羊胡子呵呵笑道:“你也不必做文章,对几个对子就可以过关。”
  甘霖躬身又是一礼道:“学生书读的不多,大主考可否指定一个范围,给学生一点方便。”
  杨老头儿因为心里高兴,越发不想为难甘霖,点点头道:“你的要求我答应,就由你限定范围好了。”
  甘霖道:“学生书读的虽然不多?但路却走得不少,大主考最好出地名给学生对。”
  杨老头儿道:“可以,行万里路胜读万卷书,看起来你的学问已经不小了。”
  甘霖道:“学生还有一个要求!”
  杨老头儿道:“还要求什么?”
  甘霖道:“咱们中国的地方太大了,地名千千万万,学生不知道的一定还很多,是否可以把范围再缩小一些?”
  杨老头儿顺水推舟道:“也可以,还是由你自己指定好了。”
  甘霖道:“学生小时候在台湾住过,对那里的地名比较熟悉,就以台湾的地名为范围怎样?”
  只见杨老头儿两眼直眨的惊喜道:“什么,你也住过台湾?那太好了,正好老朽也在台湾住过几年。”
  甘霖不觉喜出望外,他原先只道说了也是白说,因为对方若不知道台湾地名,又怎能以台湾地名出题呢?
  他这一高兴,连死鱼眼也像活了起来:“大主考就请出题好了!”
  杨老头儿巴唧巴唧的吸了几口烟道:“老朽在台湾,那是几十年以前的事了,对那里的地名,必须现在好好想一想。”
  不过他很快就想起来了:“听着,老朽现在就出题了!”
  甘霖垂手躬身道:“大主考请讲!”
  杨老头道:“新庄,对!”
  甘霖想都没想:“旧馆。”
  杨老头道:“板桥?”
  甘霖道:“木栅。”
  杨老头道:“鹭鸟潭?”
  甘霖道:“蝙蝠洞。”
  杨老头道:“龙潭?”
  甘霖道:“凤山。”.
  杨老头道:“水里?”
  甘霖道:“土城。”
  杨老头本来打算问个三、两题就算了,因见甘霖不但对答如流,而且地名和地名对得非常工整贴切,心里一高兴,题目就越出越多。
  另外,回忆起当年在台湾的那段经过,如今以地名对,也颇有旧地重游之感,尤其面对也到过台湾的甘霖,简直像他乡遇故知一般。
  却因他离开台湾太久,一时之间想不起来太多地名,只好暂时打住。
  甘霖也颇得意,搭讪着问道:“大主考是不是已经考好了?”
  杨老头慢吞吞的道:“等老朽想想再考你几题。”
  没隔多久,他就又开始出题:“花坛,对!”
  甘霖道:“草屯。”
  杨老头道:“观音?”
  甘霖道:“弥陀。”
  杨老头道:“铜锣?”
  甘霖道:“钻石。”
  杨老头道:“三义?”
  甘霖道:“八德。”
  杨老头道:“梅山?”
  甘霖道:“竹崎。”
  杨老头道:“三重?”
  甘霖道:“五结。”
  杨老头道:“五股?”
  甘霖道:“八堵。”
  杨老头道:“雾峰?”
  甘霖道:“澳底。”
  杨老头道:“大溪?”
  甘霖道:“小港。”
  杨老头道:“香山?”
  甘霖道:“浊水。”
  杨老又道:“尖石?”
  甘霖道:“圆山。”
  杨老头道:“新屋?”
  甘霖道:“旧社。”
  杨老头道:“后里?”
  甘霖道:“前镇。”
  杨老头道:“鹿谷?”
  甘霖道:“龟山。”
  杨老头道:“龙井?”
  甘霖道:“鱼池。”
  杨老头道:“社头?”
  甘霖道:“田尾。”
  杨老头道:“二水?”
  甘霖道:“三湾。”
  杨老头道:“竹山?”
  甘霖道:“梅林。”
  杨老头道:“水上?”
  甘霖道:“田中。”
  杨老头道:“麻园?”
  甘霖道:“菜寮。”
  杨老头道:“桃园?”
  甘霖道:“柳营。”
  杨老丈道:“南州?”
  甘霖道:“北港。”
  杨老头道:“西湖?”
  甘霖道:“东河。”
  杨老头道:“玉里?”
  甘霖道:“石门。”
  杨老头道:“黄泥塘?”
  甘霖道:“红叶村。”
  杨老头道:“成功?”
  甘霖道:“归仁。”
  杨老头不再接下去问,却皱眉摇了摇头道:“前面对得都不错,这一题有问题。”
  甘霖似乎不大服气,翻着死鱼眼道:“成功当然最好对失败,可是台湾没这地名,学生就只有对归仁了。”
  杨老头不动声色道:“你说说有什么理由?”
  甘霖道:“记不得是谁说过一句不成功便成仁的话,归仁当然就是成仁,这样看来,归仁对成功不能说不对。”
  杨老头沉吟了一阵道:“虽是强词夺理,也算说得过去,老朽再问你最后一题,大甲,对!”
  甘霖道:“龟山。”
  杨老头两眼一直道:“越发不像话,龟山怎能耐上大甲,简直驴唇不对马嘴!”
  甘霖陪笑着道:“学生没解释,你老人家当然不明白其中道理。”
  杨老头哼了声道:“再解释也没用,根本风马牛不相及!”
  “你老人家还没听学生解释,怎知没对得好?”
  “好,你就解释解释!”
  谁知甘霖却不答反问道:“请问大主考,龟身上有甲没有?”
  杨老头道:“当然有。”
  “在哪里?”
  “龟盖就是甲,从前的甲骨文就是用龟甲和兽骨刻成的。”
  “这就对了,那乌龟像山一样大,它的甲怎能不大?龟山不是大甲是什么?”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五回 特殊优待
上一篇:
第三回 观光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