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回 育化城府
2021-03-08 17:21:4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离开富国城,岳小飞问道:“由这里到育化城还有多远?”
  大公主道:“以现在的走法,大约要半个时辰左右。”
  岳小飞忽然心中一动道:“天谷中这么多秘密,难道就不怕外泄吗?”
  大公主道:“用不着担心,天谷中的秘密,根本不可能外泄。”
  “属下不信,就以通运大寨来说吧,每天有不少人出去,远的甚至到长安,万一其中有跑掉不回来的怎么办?”
  “他们谁都不敢跑掉?”
  “为什么?”
  “他们在出发之前都必须先服下一种药物,时间一到,非回来不可,否则没有解药,就非死不可。”
  “可是他们在外面,总会把这里的秘密透露给别人的。”
  “他们出去,都有一定的编组,每组都有城主的心腹人负责监视,而这监视人也是武功最高的,何况,凡是能在通运大寨工作的,都是经过严格考核挑选出来的,他们本身就个个忠于教主。”
  这时前进的方向,正对着一处高可插天的山壁,几乎连阳光也难以照射下来。
  不消说,育化城原名地狱城,必在暗无天日的地方。
  果然,很快便在山壁下出现了座城门,城门上方写着“育化城”三个大黑字。
  把守城门的两名大汉,也是全身黑衣。
  进入城门,虽然刚过中午不久,却是一片幽暗,就像已经到了黄昏,简直和传说的邺都城有些相似,令人不期然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大公主照例先到育化城拜见城主。
  城主是位红衣老者,大公主仍称他师伯。
  此人看来很冷酷,脸上不带半点表情,在听过大公主要求参观后,也命人取求三面黑玉制成的通告令牌。
  大公主刚要告辞,却听育化城主道;“慢着,这位小兄弟叫什么名字?”
  大公主道:“他叫岳小飞。”
  育化城主两跟精芒暴射,直望着岳小飞全身打量。
  在这刹那,岳小飞只感对方的眼神,有如利刃般,似乎直能刺透自己的心底,情不自禁暗暗打了个寒噤。
  多时,育化城主才移开目光道:“这孩子有多大年纪了?”
  大公主道:“他还不满十四岁。”
  育化城主哦了声道:“这样小小的年纪,为什么带他到这里来参观?”
  大公主道:“这是教主持准的,昨晚教主曾召见过他。”
  “教主为什么要召见这么一个孩子?又特准他参观育化城?”
  “严师伯有所不知,他虽然年纪小,但文才武功,却出类拔萃,这些年来,能凭真本领通过五关的,只不过三、四个人,而他便是其中之一,若再假以时日,前途实在不可限量。”
  “哦,这倒是十分难得,待会儿就在这里吃晚饭,老夫要好好招待招待他。”
  大公主回过身来道:“岳使者,还不快快谢过城主!”
  岳小飞连忙躬身一礼道:“多谢城主恩典!”
  育化城主终于现出笑容,挥挥手道:“你们去吧,本城没什么好看的,要早点儿回来!”
  离开育化城府,大公主道:“岳使者,你今天可称得到了殊荣!”
  岳小飞大为不解道:“属下那有什么殊荣可言?”
  大公主道;“育化城主一向待人冷漠,连我以前来,也绝少得到他招待吃饭的,你不过一个外人,又只是个孩子,第一次他就要招待,不是殊荣是什么,看来今天我和桃花,反而是沾了你的光了。”
  “那是属下沾了大公主的光,也许今天城主有什么特别高兴的事吧!”
  “还有,他居然对你笑了一笑,要知道连我也没见他笑过几次。”
  “这正是属下刚才所说,他今天特别高兴的缘故。”
  大公主道:“别说了,反正他今天的表现,似乎显得颇不平凡。
  岳使者,休要先看什么地方?”
  岳小飞道:“既然来了,属下当然想到处都看看。”
  大公主道:“其实这里实在也没什么好看的,进入这里的人,多半在受苦受难,看了以后,心里反而越发不舒服。”
  大公主那里知道,她这几句话,句句都像针一般在穿刺着岳小飞的心,因为岳小飞明知母亲是在这里受苦受难。
  想起母亲,岳小飞真是忍着,但却又不能不看,不看又如何能救得出母亲?
  只听大公主继续说道:“我看倒不如去参观参观灵堂,你是小孩子,一定喜欢看那些恐怖的景象。”
  岳小飞心头一震道:“什么灵堂?是谁的灵堂?”
  大公主道:“不是一个人的灵堂,是很多人的灵堂。”
  岳小飞越发吃惊道:“都是哪些人?”
  大公主道:“如果问都是哪些人,不但你不清楚,连我也不知道。”
  “他们都是怎么死的?”
  “有的是病死的,有的是受刑而死的,也有的是自杀的,不过其中有一部分是例外。”
  “有什么例外?”
  “有些人并没死,只是装在棺材里罢了。”
  “这又是怎么回事?”
  “这些人目前活着无用,死了又可惜,便给他们服下一种药物装进棺材里,等用着他们的时候,再让他们活过来。”
  岳小飞只听得打心底直冒冷气,默了一默,才问道:“世界上那有这种药物?”
  大公主道:“别处没有,天谷里都有,这些人在棺材里,说死不死,说活不活,而且也不饮不食。”
  “那是还有一口气呼吸了?他们在棺材里,是否有一定的期限呢?”
  “只要不超过三年都可以救活。”
  “救活了以后,精神体力是否能和以前—样?武功是否已经消失?”
  “和从前完全一样,武功也不会消失,”
  这实在太玄了,也实在不可思议。
  大公主接着再道;“当然,凡是棺材里的这种人,都是有头有脸将来又有利用价值的人物,因为这种药物炼制不易,普通人是不够资格用的。”
  岳小飞迫不及待的道;“那就请大公主快带属下去看看!”
  大公主不再说话,带着岳小飞往一处山壁方向走去。
  这时桃花也是在又怔又愣,她跟随大公主不久,不用说也是第一次到这种地方来。只是因为自觉身份卑微,不敢向大公主询问罢了。
  来到山壁下,山壁上开着一个洞门,有个黑衣人守在洞门外。
  黑衣人见大公主等三人都佩有城主发下的标识,并未查问。
  刚进去之后,当真是黑洞洞的,几乎伸手不见五指。
  走了四五丈后,洞顶上方已悬有竹笼。
  又转了儿弯,面前豁然开朗,竟是一个足有数十丈方圆的巨大空洞。
  触目之下,岳小飞真有些毛骨悚然之感。
  只见巨大的洞室内,摆放了足有上百口的红漆棺木。
  那些棺木,排放得整整齐齐,纵看成行,横看成列。每口棺材的一端,都放着一张小圆凳,小圆凳上点着一盏绿光闪闪的油灯,照得那些棺木也红中泛绿,越发增加了阴森恐怖感。
  在洞壁的四周,各站着一名穿黑衣的守护人员,其中男女各两名。
  这四名男女,可能是长时间不见阳光之故,一个个也瘦骨嶙峋,面色惨白,在绿色灯光的闪闪映照下,就像死了三天没埋的僵尸一般,仅是看到这两男两女,就令人有些汗毛直竖。
  大公主指着那些棺木道:“岳使者应当看得出,后面靠右的二十几口里面装的都是活人。”
  岳小飞怔怔的道:“大公主怎么看得出来?”
  大公主道:“那二十几口棺木,棺盖都没全盖,而且棺木两侧也凿有洞孔,是供人呼吸用的。”
  岳小飞道;“可不可以近前往里面看看?”
  大公主摇头道:“那怎么可以,除了城主和守护灵堂的头目,谁都不能打开棺盖察看的,就以我来说,也只能在一旁看看。”
  岳小飞道:“这四位守护灵堂的人,为什么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
  大公主道:“他们都是罚在这里守护的,谁都不能出去,不见日光,脸上又那里来的血色。”
  “难道他们也不换班?”
  “据说他们一共十二人,每天分三班轮换。”
  “他们住那里呢?”
  “这灵堂后面的洞壁上,另有两间石室,他们就住在那里,男的住一间,女的住一间。”
  就在这时,换班的时间已到,果然由对面走出两男两女。
  在这刹那,岳小飞几乎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又好似身在梦境。
  因为他发现在那两名黑衣女子中,其中一名,赭然是他的母亲。
  虽然那女子是在对面,离他很远,不易辩识,但她的身材、面部轮廓以及走路姿态,对他来说,却是再也熟悉没有了。
  此刻,岳小飞的一颗心,激动得几乎要跳出胸腔,真恨不得立刻跃身过去和母亲相识。
  但是,他不能,他必须强自抑制着内心的激动,因为大公主就在身边,尤其四周都有守护,戒备森严,一旦闹出事来,岂不后悔莫及。
  他呆呆的远望着母亲,母亲的脸色也是憔悴无比,若非她刚才是走着出来的,而是老早站在那里,只怕他已无法认出那就是母亲。
  至于他的母亲,却是低着头靠在对面的墙角里,根本没对岳小飞注视,事实上她纵然看到了岳小飞,也决不可能想到岳小飞会来到天谷,更想不到他会来参观灵堂,何况,灯光暗淡,相隔又远,根本也没法看得清楚。
  只听大公主道:“咱们现在该出去了!”
  岳小飞又望了望母亲几眼,才随大公主出了灵堂。
  大公主道:“岳使者,还想到什么地方看?”
  若未遇到母亲,岳小飞当然想到处看看,如今,他那里还有心情再看别的,长长吁一口气,道:“不知怎的,届下感到很累,什么也不想再看了!”
  大公主带些吃惊的神色道:“连桃花都没说累,你的武功这样好,怎么就累了呢?”
  岳小飞道:“累不累似乎与武功无关,属下昨晚可能受了点风寒。”
  他这句话不打紧,桃花竟有些着慌了,忙道:“公子,可是婢子没服侍好?”
  桃花的话出口后,才觉出这活有毛病,不觉粉脸一阵热辣辣的感觉。
  岳小飞道:“怎么能怪姑娘,你房里昨晚也没你,只能怪自己没照顾好自己。”
  大公主道:“既然身上不舒服,那就回育化城府休息吧,人家城主还要招待你吃饭呢。”
  岳小飞趋机问道:“大公主,这位城主姓什么?叫什么?”
  大公主道:“他叫严寒,是教主的大师兄,也是我的大师伯。”
  回到育化城府,先缴回黑玉令牌,因为晚餐时间不到,只有在大厅喝茶休息。
  不大一会儿,育化城主严寒出来了。
  在大公主眼中,严寒今天的确与往日不同,显得满面春风,不再扳起他的脸孔。
  他一出来,大公主连忙带着岳小飞上前见礼。
  严寒坐下后,先喝了口茶,才慢条斯理的道:“金凤,你刚才说这孩子不到十四岁就有这么好的文才和武功,你可亲眼见过?”
  大公主道:“弟子虽没亲眼见过,但五关报到总坛的成绩却决不会假。”
  严寒呵呵笑了几声道:“既然如此,老夫倒想亲眼看看!”
  大公主眨了眨星眸道:“这里没有五关,大师伯怎能看得到呢?”
  严寒拂了拂颔下的须髯道:“难道老夫就不可以试试他?”
  大公主吃惊道:“以大师伯的身份地位,怎可和他动手过招,而且他又怎敢和大师伯较量呢?”
  严寒呵呵笑道:“你这丫头想到那里去了呢?难道我不可以找人和他比划比划?”
  大公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点点头道:“这倒使得。”
  严寒道:“不过老夫必须先规定好,双方都是点到为止,绝对不可伤人!”
  大公主忽然皱起翠眉道:“禀师伯,岳公子刚才说身上有些不舒服。”
  严寒道:“你可是担心他吃亏?”
  大公主道:“身上不舒服,总是对身手有些影响的。”
  严寒笑道:“老夫方才已经说过,只是点到为止,谁也不可伤谁,所谓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凭老夫的眼力,只要他一出手,便不难掂出他有多大分量。”
  他说完话,回头叫道:“到前面来!”
  立刻,一名黑衣人由屏风后,肩不晃动,腿不屈膝的飘了出来,奇怪的是这名黑衣人居然面罩黑纱,根本看不出他的面貌和年纪。
  这且不说,黑衣人连双手也带着手套,全身上下,除了露出眼睛,连皮肤也不让人看出半点。
  大公主茫然问道:“大师伯,这人是谁?”
  严寒不动声色道:“用不着问他足准,只是看他们比试就成了。”
  “这人为什么不露出真面目来?”
  “他长得很难看,自己不想让外人看到,老夫也不便勉强。”
  “他目前可是府上的人?”
  “很难说,老夫听说他的武功不错,有意把他留在身边担任侍卫,至于他能否胜任,等他试过身手之后,马上便知分晓。”
  此刻,岳小飞两眼一直在黑衣人身上打转。
  他只觉此人举止之间,身上似是十分轻盈灵活,身材虽然并不高大,但站在那里,却别有一种吸引人的力量。
  只听严寒又道:“既然你们二人都不曾携带兵刃,那就徒手对搏好了!”
  岳小飞望黑衣人双手一抱拳道:“兄台请先赐招!”
  黑衣人也拱了拱手,却并未开口说话。
  严寒道:“用不着多说话,小兄弟就先进招!”
  岳小飞又一拱手道:“请恕在下无礼了!”
  他说完话,一个箭步,纵上前去,抡拳直向黑衣人肩部捣去。
  谁都可以看得出,他这一招只是试探性质。
  果然,黑衣人并不在意,直到拳势即将袭及,才微微一侧身,然后欺身疾进,左掌叉开五指,闪电般抓向岳小飞前胸大穴。
  他的动作十分轻巧,但却迅如闪电惊雷,岳小飞一时大意,险些被对方击中。
  岳小飞觉出对方身手果然不弱,便决定放手枪攻。
  当然,他并不想让对方受伤,因为严寒已有意收此人为近身侍卫,总该成人之美,自己只要略胜一筹,也就够了。
  岂知黑衣人却是得理不让人,招势落空之后,揉身再进,左掌右拳,同时对住岳小飞上下两击。
  岳小飞被一连退后两步,蓦地一记分水跺子脚,旋身倒踢出去。
  黑衣人急急收势,接着一缕指风,直向岳小飞后背肩井穴时来。
  岳小飞像背后生着眼睛,滑步一个急旋,不但让开了指风,而且右脚又蹬向黑衣人侧腰。
  黑衣人就地施出一记铁板桥,然后—个倒纵,竟轻轻飘飘地落到了梁柱上。
  两人交手几合,很难令人分出谁胜谁负。
  岳小飞稳站原地不动,若论轻功,他根本不会把对方放在心上。
  突然,黑衣人由粱上—跃而下,直向岳小飞头顶扑去。
  岂知岳小飞这时也腾身而起,两人刚好在空中相遇。
  就在这一瞬间的工夫,只听得一阵快得不能再快的轻响,两人已在空中交接了五六招。
  这五六招全是起身相触的短招,除了当事人心里有数外,在场的严寒和大公主,谁也没看清他们是怎样出手的。
  但严寒和大公主刚定下神来,岳小飞和黑衣人已早飘身落地。
  这次严寒和大公主总算看清楚了,岳小飞停身之处,仍在原地,而黑衣人却已在丈余之外。
  再看岳小飞,面不改色,气不出声。
  黑衣人则胸腹之间,不住起伏,那蒙面黑纱的额角部位,也一滴一滴的滴下汗珠。
  显然,两人之间已经分出了胜负。
  但黑衣人却似不甘就此认输,略一喘气,便又扑身攻了上来。
  这次岳小飞不再避让,交手三招,那黑衣人竟又仰摔出去。
  不过黑衣人似是并未受伤,摔出之后,仍能拿椿站稳,只是已微微可闻喘息之声。
  严寒立即朗声叫道:“好了好了,双方已然分出高下,不必再打了!”
  接着转头望向黑衣人道:“还不快退下!”
  黑衣人依言退回屏风之后。
  严寒回过头来道:“岳小兄弟果然是位武林少见的奇才,连老夫也不得不刮目相看!”
  岳小飞抱拳拱手道;“城主过奖,晚辈愧不敢当,其实方才这位兄台的身手,晚辈照样也是佩服得很!”
  严寒道:“他固然算得是名高手,但和小兄弟比起来,正应了强中更有强中手的一句话!”
  说罢,立即吩咐摆酒上菜。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十九回 暗择佳婿
上一篇:
第十七回 富国城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