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教主召见
2021-03-08 17:17:1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丁涛插嘴道:“师父,上次弟子们住的那地方,就叫龙凤阁?”
  杨凤堂道:“不错,老朽在关好几年,那处龙凤阁总共也没开放过几次,可见三公主……”,正说到这里,一名大汉进来道:“禀杨老先生,统领请三位使者,副使者过去!”
  杨凤堂道:“知道了,老朽就带他们三位过去。”
  离开这间石室,岳小飞道:“老先生,上次晚辈多有得罪,您老人家千万别介意。”
  杨凤堂捻着山羊胡子笑道:“那里话,研究学问,免不了要抬杠,真理愈辩愈明,而且上次是错在老朽。”
  “你老先生有什么错呢?”
  “所渭冠者五六人,童干六七人,加起来本来就是十二三个人,老朽不过是故意唬你们罢了,还有,这句话也并非孔老夫子讲的。”
  岳小飞对杨凤堂居然肯自己认错,自然颇为敬佩,忽然心中一动道:“刘统领要我们过去,莫非三公主走了?”
  杨凤堂摇头道:“据老朽判断,一定还没走。”
  “老先生是怎样判断的?”
  “如果三公主走了,刘统领就该亲自来看各位,他从来不摆架子,用不着把各位请到那边去。”
  “莫非三公主要召见晚辈们?”
  “有这种可能。”
  听说三公主要召见,丁涛和甘霖顿时有些紧张,他们赶忙边走边整理衣服。
  丁涛咧嘴问道:“师父,弟子见过大公主,年纪很轻,这位三公主,一定年纪更轻了?”
  杨凤堂道:“废话,难道妹妹还能比姐姐年纪大?”
  接着又道:“不过待会儿见了三公主,你们三位可要千万小心应对,三公主年纪虽小,却颖悟过人,连老朽和她讲话,也要在肚子里先行打好草稿,否则,准会吃不了兜着走。”
  丁涛伸了一下舌头道:“这么历害,怪不得人家能当公主,和凡人就是不同。”
  这时已来到一处洞门,杨凤堂道:“就在这里了,你们随我进去!”
  刚进入通道,文关统领刘继德便迎了出来,笑呵呵的拱着手道:“者朽刚才有事,不能亲自接待各位,千万多包涵,快请到里面坐!”
  岳小飞等三人这几步路,都走得很谨慎,因为他们知道三公主必在里面。
  岂知进入里面石室后,却不见半个人影。
  刘继德先为三人沏茶,和杨凤堂坐在一边相陪。
  岳小飞搭讪着问道:“听说三公主在这里,是否已经走了?”
  刘继德道:“三公主要召见三位,怎会马上走?”
  岳小飞道:“三公主在哪里?晚辈这就去拜见。”
  刘继德道:“三位先喝完茶再说,免得见了三公主心神慌张。”
  岳小飞把茶一饮而尽,他对刘继德最后一句话,内心颇感不是滋味,三公主身份地位再高,也是人不是神,见了她有什么好慌张的,连大公主都见过,她总不能比大公主还大。
  但丁涛和甘霖却故意喝得慢些。
  刘继德直等三人全把茶喝完,才道:“各位这就进去见三公主吧!”
  谁知他嘴里这样说,却不起身带路。
  岳小飞轻咳了声道:“没人带路,晚辈们怎知三公主在哪里?”
  刘继德仍未起身,只是抬手一指道:“三公主就在里面,她要三位自行进去,请恕老朽和杨先生无法作陪。”
  岳小飞这才发觉原来石壁上另有一门,不消说里面另有石室,他站起身招呼道:“丁、甘两位副使者?请随在下进去!”
  进去后通道很长,直走了七、八丈,才在左边出现了间颇为宽敞的石室。
  石室上方点着两盏垂苏宫灯,照见石室内布置得高雅而又华丽,奇怪的是里面竟然无人。
  这里分明已到了尽头,那么三公主竟在哪里呢?
  丁涛低声道:“这是怎么回事,莫非刘统领开起咱们玩笑来了?”
  三人正要回去,忽然耳际传来脆生生的声音道:“你们往哪里走?三公主就在这里。”
  三人悼然回身,却看不到发话之人。
  这石室虽然不小,却决不可能藏着人而看不到,因为石室内只摆了几张桌椅,在宫灯照射下,可说一览无遗,即便一只老鼠也藏不住,何况是人。
  岳小飞定了定神道:“请问三公主在哪里,为什么不现身相见?”
  那股脆生生的声音又传来道:“现在是三公主召见你们,不是你们召见三公主,只要三公主看到你们就成了,何必你们看到三公主!”
  岳小飞心里有了数,这间石室内必定有特殊的机关设置。
  想到这里,随即拱手一礼道:“巡关使者岳小飞拜见三公主!”
  丁涛和甘霖见岳小飞这样做,也随即跟着学样,只听一个有如出谷黄莺般的声音道:“不必多礼,你们都请坐下!”
  毫无疑问,这次说话的是三公主了。
  岳小飞等三人并不客气,依言在木椅上坐下。
  他们都是正襟危坐。坐姿比有人在面前更要端正。
  石室里静默很久,才传来声音道:“那个大个子姓什么叫什么?”
  丁涛一咧嘴,用手肘顶一下甘霖,低声道:“问你啦!”
  甘霖愣下愣道:“不是我,是你。”
  “难道你不是大个子?”
  “我虽然个子也很高,但却没你胖,一定是你!”
  两人正在互相推诿,又响起三公主的声音道:“就是那个肥胖的大个子”。
  这次丁涛总算知道问的是自己,挺了挺胸道:“卑职姓丁,两划的丁,单字叫涛,十七划的涛。”
  他不解释还好,两划的丁,只要识字的,都知道是那个字,但十七划可就令人难以想到是什么字了。
  不过在丁涛来说,却认为自己很有学问。
  好在三公主并未责怪,再问道:“上次在文关受测的时候,可是你自己凭学问通过的?”
  丁涛道:“这方面卑职并不含糊,完全凭的真本事。”
  “你可懂四书五经,诗词歌赋?”
  “卑职是凭吊坎儿过来的。”
  “好,现在就以我三公主为坎儿,你吊一吊看!”
  丁涛万想不到三公主会出这种题目来考自己,顿了一顿道:“卑职就吊一吊看,大公主和二公主的妹妹,坎儿就是三公主了!”
  三公主响起银铃般的笑声道:“不对。”
  丁涛怔了怔道:“卑职实在不知道错在哪里?”
  三公主道:“如果还有四公主呢,她是不是大公主和二公主的妹妹?怎能说一定是三公主?”
  丁涛被驳得哑口无言,当然,这是因为面对着的是三公主,如果换了别人,他仍有一番歪理。
  三公主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道:“另一个大个子姓什么叫什么?”
  甘霖连忙由座位上站起来,躬身笑道:“属下姓甘,名霖,甘是甘的甘,霖是霖的霖。”
  只听三公主吃吃笑道:“什么叫甘的甘,什么叫霖的霖?”
  甘霖红着脸道:“就好像很久没下雨,树也枯了,地也裂了,玉米和麦子都干死了,忽然下了一场雨,就叫甘霖。”
  三公主道:“既然树枯了,玉米和麦子都干死了,甘霖又有什么用呢?”
  甘霖咽下一口唾沫道:“枯木逢春又发芽,总是有用的。”
  三公主道:“算你能狡辩,上次你在文关是怎样通过的?”
  甘霖道:“属下全仗台湾帮忙。”
  三公主语气变得一愣道:“你们四个闯关的,没听说有叫台湾的?”
  甘霖苦笑道:“台湾是处地名,不是人名。”
  三公主不愿多问不知道的事,默了一默道:“你坐下!”
  接着问岳小飞道:“岳公子,府卜都有些什么人?”
  岳小飞不觉暗生讶异,三公主问他的话,显然和问丁涛、甘霖不同,而且不称岳使者却称岳公子,也与常理不合。
  他并未起身,气定神闲的答道:“卑职家有父母,此外并无他人。”
  三公主道:“你小小年纪就离家来到天谷,令尊和令堂可放心吗?”
  岳小飞道:“男儿志在四方,卑职正是奉家父母之命,到外面增长一些见闻阅历。”
  “听说你连闯五关,成绩都是最优的,实在令人佩服!”
  “三公主过奖,卑职只是尽力而为,”
  “像你这样的文武全才,在整个天谷里也找不出几个,但任巡关使者,似乎太委屈你了,我有意禀报教主,把你调到总坛去,你意下如何?”
  岳小飞终于起身道:“多谢三公主美意,卑职年轻识浅,必须多磨磨练练,能担任巡关使者,已经心满意足了!”
  三公主道:“你这话是否言不由衷?”
  “卑职完全出肺腑之言。”
  三公主不再言语。多时才又传过声音来道:“也好,你就暂时留在五关总镇府,不过教主一向不埋没人才,过些时候我一定设法把你调到总坛去。”
  “卑职不想离开五关总镇,还望三公主成全。”
  “可是好人必须出头,你愿意永远只做一名巡关使者吗?”
  “卑职愿意。”
  三公主发出一阵娇笑道:“好啦好啦,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像你这样不求发迹的人,你们回到前面去吧,我已交代过刘统领,要他中午再好好款待你们一次。”
  岳小飞道:“上次承三公主宠遇,这次又承赐宴,卑职们实在不敢当!”
  三公主道:“凡是投效天谷的,就是自己人,自己人何用客气,只是我无法奉陪,别介意,你们回到前而去吧!”
  岳小飞等三人随即回到前面石室,只见筵席早已摆好,刘继德和杨凤堂正等候在那里。
  这一餐酒筵,只吃得宾主尽欢,散席后,丁涛禁不住问道:“三公主为什么到现在还没出来呢?”
  刘继德道:“三公主早已走了。”
  丁涛吃了一惊:“三公主走了?为什么没见地经过这里?”
  刘继德笑道:“里面另有通道,何必经过这里。”
  丁涛咂了咂舌头道:“原来是这样,您这里的机关设施可真了不得,刚才在里面,和三公主讲了半天话,却连她的影子都没看到。”
  刘继德道:“三公主和大公主不一样,她很少让人看到庐山真面目。”
  丁涛两眼一眨道:“是不是她长得不好看?”
  刘继德失声笑道:“丁老弟怎会这样想,若论三公主的容貌,连大公主都比她不上,只怕普天之下,也找不到几个。”
  杨凤堂摇头晃脑的道:“称得上是闭月羞花之容,沉鱼落雁之貌,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岳小飞起身道,“多谢两位前辈盛情款待,晚辈们该告辞了!”
  刘继德道:“岳使者五关可都巡查过了?”
  岳小飞道:“只剩宵关没去。”
  忽听丁涛问道:“请问刘前辈,我们可不可以到观光隧道看看?”
  刘继德道:“观光隧道虽然不是五关中的任何一关,照理说也该受五关总镇管辖,你们当然可以去看看。”
  丁涛一手拉住岳小飞,一手拉住甘霖道:“岳公子,老甘,咱们到观光隧道去!”
  杨凤堂两眼眨了几眼道:“丁徒儿,你长了几对眼睛?”
  丁涛不知杨凤堂此话用意,愣了愣道:“师父,弟子当然只有一对眼睛。”
  杨凤堂道:“既然只有一对眼睛,还是别去的好。”
  “为什么?”
  “小心你那一对眼睛瞎掉!”
  丁涛连忙双膝跪倒道:“师父开恩,就让弟子去这一次,弟子的眼睛保证不会瞎。如果你老人家不信,弟子回来以后您可以验!”
  杨凤堂哼了一声道:“验什么验,老朽也不是眼科大夫!”
  刘继德已知杨凤堂收了丁涛为徒,连忙劝解道:“凤堂兄就准他去这—次吧,逢场作戏,算不了什么,那地方连老朽也去过,你还不是照样也去参观过。”
  杨凤堂扳起面孔道:“谁说老朽去过,老朽读圣贤之书,难道不懂得非礼勿视?”
  刘继德道:“你若没看过,怎知道看过后会瞎眼睛?”
  杨凤堂顿时胀了红脸,哼了一声道:“好吧,随他们的便!”
  刘继德道:“你们三位去吧,不过好戏不能多看,看多了晚上睡觉会头痛。”
  很快便接近观光隧道。
  岳小飞老远就止住脚道:“我在这里等着,你们二位去吧!”
  丁诗又—把拉住岳小飞道:“公子上次没看,这次一定要看,这样好的东西不看,你会终生遗憾。”
  岳小飞甩开手道:“别拉着,那是限年纪的,我的年龄还不到。”
  甘霜拍了一下丁涛肩膀道:“公子不去就别强拉了,咱们看咱们的。”
  丁涛只好咧嘴笑下笑道:“那么公子就在这里休息吧,我们很快回来。”
  来到隧道边,一名红衣少女守在那里。
  丁涛和甘霜都认得出,这红衣少女正是和上次那位被称做老掌柜的黑衣老人一起出现过的,也正是观光隧道的女管事。
  丁涛上前几步,拱了拱手道:“姑娘。还记得我们两个吗?”
  红衣少女掩住樱口一笑道:“才不过隔了半个多月,当然认识你们。”
  丁涛道:“认识我们就好办。”
  红衣少女反问道:“好办什么?你们既然已经闯过五关,为什么又回到这里?难道不知道天谷只能进不能出吗?”
  丁涛道:“我们不是想出去,只希望再观光一次。”
  红衣少女笑道:“对不起,每个人只能观光一次。”
  丁涛道:“我们每个人再出五两银子,难道就不能再看看?为什么外人能看,自己人反而不能看?”
  “给外人看,目的是把他引进来。引进来以后,就没有必要再看了。”
  “这叫推完磨杀驴。”
  “不管杀驴不杀驴,反正不能再看就是不能再看!”
  “真不让看?”
  “谁跟你开玩笑!”
  丁涛指着身上的巡关腰牌道:“你看这是什么?”
  红衣少女不屑的瞥下一眼道:“巡关是巡关,观光是观光,如果你们想假公济私,只要我们掌柜的向上面倒告一状,连你们副总镇也要吃不了兜着走!”
  这几句话果然说得丁涛有些胆怯起来,若因而连累了花副总镇,自己的罪过就大了。
  但他却并不死心,嘻嘻笑了几声道:“姑娘,从认识到现在,还没请问你上姓芳名?”
  红衣少女道:“我叫丁秀君,怎么样?”
  丁涛两眼一眯道:“真巧得很,咱们是一家子呢!”
  “什么?你也姓丁?”
  “可不是,在下叫丁涛。姑娘,咱们认个干兄妹怎么样?”
  丁秀君果然对丁涛变得亲切起来,浅笑盈盈的道:“丁大叔,你若真想再观光一次,最好找掌柜的商量,只要他答应就成了!”
  丁涛道:“你们掌柜的姓什么叫什么?”
  “我们掌柜的叫王梦来。”
  “麻烦你把他请出来怎么样?”
  “你们随我来!”
  原来王梦来住在由外而入口的那一端。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十七回 富国城府
上一篇:
第十五回 初巡五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