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义救桃花
2021-03-08 17:08:5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又过了一晚。
  此刻岳小飞最盼望的,便是那位公孙先生能快些来,至少,他希望能知道父亲这一天来的近况。
  偏偏直到天将傍晚,依然不见公孙先生到来。
  在林金宝到总馆拿饭时,他一个人又来到分馆门外。
  现在,他已不在乎不得超出分馆三十步的规定,信步直向门前小路上走去。
  突然,又是一名红衣少女远远迎面而来,触目之下,只觉也有点似曾相识,
  那红衣少女很快便到跟前?
  当地发现岳小飞,不觉“咦”了一声道:“这不是岳公子吗?”
  岳小飞也“哦”了声道:“姑娘可是火关上的?”
  红衣少女点点头道:“不错。婢子叫玫瑰,真巧,我本来就想找公子,不想一来就碰上了!”
  岳小飞茫然道:“玫瑰姑娘找我有事?”
  玫瑰道:“婢子是奉命到总坛呈送文件的,受桃花姐姐所托,替她带个信儿给公子!”
  岳小飞心头一震道:“莫非她出了事?”
  玫瑰道:“原来公子也想到她会出事,她真的出事了!”
  岳小飞不由大为关切,急急问道:“她出了什么事,快告诉我?”
  玫瑰神色凄然,叹了口气道:“她两天前是不是到分馆来和公子见过面?”
  “不错。”
  “她是否告诉过公子她不愿留在火关,请公子帮忙把她调到这边来?”
  “她确曾这样说过。”
  “这就对了,这事居然被统领知道,统领一怒之下,当场把她打个半死,然后关在一间石室里,每餐只准她吃—罐盐水饭。”
  岳小飞只听得一阵心痛,急急再问道:“这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玫瑰道:“就在昨天下午。”
  岳小飞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毫无疑问,这消息是由招贤馆到火关去的,但招贤馆为什么要把这事传到火关,却实在令人不
  解?
  他默然许久,吁口气道:“她是委托姑娘向我带信的?”
  玫瑰道:“桃花姐姐一向待我很好,我今天一早偷偷去探望她,她托我如果有机会出来,一定要帮她忙把这事通知公子,正好我今天中午奉命到总坛呈送文件,又这么巧就遇见了公子。”
  岳小飞此刻内心的焦虑可想而知,他想到桃花竟然把自己看成了无所不能的救星,难免有些啼笑皆非。
  忽然,他想起大公主曾说过,有什么困难,尽可以托公孙先生转达,她一定会设法解决,这不正是自己的希望和凭藉。
  “就请姑娘转告桃花姑娘,要她暂且忍一时之苦,耐心等着,我一定会设法为她帮忙。”
  玫瑰频了频黛眉道:“公子必须很快些办,桃花姐姐目前受的那种罪,实在够可怜的,她真的是度日如年,除了公子,没有第二个人能救得了她!”
  岳小飞苦笑道:“可是姑娘应当明白,我现在只是招贤馆的一名宾客,什么职位都没分派,总不能让我单刀匹马杀了你们的统领教出她来吧!”
  玫瑰道:“婢子明白,但桃花姐姐却不这么想,她认定你必会受到教主的重用,所以才把一切的希望寄托在您身上。”
  岳小飞道:“可是我现在尚未受到重用,总之,我拜托姑娘千万多安慰她,不管如何,我一定会尽力的。”
  玫瑰点点头道:“既然桃花姐姐相信公子,婢子当然也相信公子。”
  岳小飞望望天色道:“本来我该留你到里面坐坐,喝杯茶休息休息,但这里有规定,女人不能进去,桃花姑娘出了事情,正是和上次曾到里面去过有关。”
  玫瑰道:“婢子知道,我现在就回去了,但愿公子别负了桃花姐姐对您的一片心!”
  望着玫瑰走远的背影,岳小飞不觉隐入一片怔惘当中。玫瑰最后的那句话,究竟代表的是什么?
  难道桃花竟是对自己动了男女之情?
  这是不可能的,自己只是十三岁的孩子,桃花至少也该是位十七八岁的大姑娘,以彼此的年龄而论,怎会发生这样的事?
  但,他确已感觉出桃花对自己的感情原不寻常,再加上玫瑰临走时的那几句话,又确实透着不可思议。
  问到客厅不久,林金宝便巳拿饭回来。
  晚餐的菜色依然比以前好得多,连林金宝也说从前没有过。
  岳小飞真希望住在各分馆的人都能如此,若总馆只是对他个人另眼相看,又有何意义。
  此刻,他越发希望公孙先生能早些来访,以便搭救桃花,晚餐时少不得询问林金宝是否见过公孙先生,林金宝的回答是摇摇
  头。
  晚上,岳小飞几乎彻底未眠。
  次日天亮,他真恨不得直接闯进总坛去见公孙先生,但最后还是觉得那样做太唐突,也太莽撞。
  看看又到了下午,他真喜出望外,公孙先生真的来了。
  这时他已从林金宝那里打听出公孙先生叫公孙玉。
  岳小飞把公孙玉请至客厅坐下,亲自沏上茶。
  公孙玉喝了口茶道;“我是奉大公主之命来看望岳公子的。”
  岳小飞对公孙玉执礼甚恭,躬身道;“晚辈承大公主垂青,实在不敢当,而且进入天谷寸功未立就蒙大公主奖赏,内心更是过意不去。”
  公孙玉淡淡一笑道:“岳公子是位难得的少年奇才,大公主最是爱才,对你另眼相看,是理所当然的。”
  岳小飞不便立刻提起桃花之事,皱了皱眉道:“为了晚辈,使得花副馆主和萧馆主竟然反目相向,内心一直不安,晚辈很为花副馆主担心!”
  公孙玉笑道;“岳公子聪明绝顶,应该可以看得出,花副馆主若非有所凭恃,他又怎敢和萧馆主冲突。”
  岳小飞内心一动,忙道:“花副馆主有什么凭恃?”
  公孙玉似是不愿直说,顿了一顿道:“因为他在总坛有后台靠山。”
  岳小飞越发心动:“莫非花副馆主是教主的心腹人?”
  公孙玉默了半晌,终于放缓了语气道:“其实这事让岳公子知道也无妨,花副馆主凭恃的就是大公主!”
  岳小飞哦了声道:“这又是怎么回事?”
  公孙玉道:“大公主虽然已经年过票梅,但却依然云英未嫁,待字闺中,而花副馆主则是一位文武兼资才识过人的英雄人物,尤其他丰姿俊朗,仪表出众,因之,大公主早就对他一见钟情。”
  岳小飞顿时心头如受电击,他想到父亲有大公主做后台靠山,固然是件好事,但母亲又将怎么办呢?……
  好在他尚能极力保持镇定,不使对方看出。
  只听公孙玉又道:“这就是前天花副馆主敢和萧馆主几乎兵戌相见的原因,而萧馆主也不得不忍下这口气。”
  “那么花副馆主和大公主是否已经……”
  “目前还没有,据我所知,大公主早已把心意禀报了教主,教主一向做事谨慎,暂时还不会答应,也许还在对花副馆主考核之中,大公主经常到招贤馆来,不外是借机和花副馆主接近。”
  “公孙先生认为花副馆主和大公主的事情可以成功吗?”
  “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十有八九是不会有问题的,只是时间早晚而已,大公主所以到现在还待字闺中,不外是眼光太高,对象难求,在天谷来说,她又哪里能找到像花副馆主这样的第二个人?”
  岳小飞越发心如锤击,顿了一顿道:“公孙先生可清楚花副馆主的为人?”
  公孙玉道:“我对花副馆主,一直存着感恩未报之心,又岂止清楚他的为人。”
  “莫非公孙先生早就认识花副馆主?”
  “也不过三年多,当时我们同闯五关,除了文关和宵关我能轻易通过外,其余还得力于花副馆主的协助,如果没有他,我又怎能到天谷来?又怎能在招贤馆任职军师?”
  岳小飞暗道:“既然他当年和父亲一起进入天谷,必定也见到母亲,他既然知道父亲已有妻室,又和父亲相交莫逆,为什么听他方才的语气,似乎又乐见父亲和大公主的婚事得遂呢?”
  然而他又不敢提起这事,因为这样一来,势必引起公孙玉对自己身份的怀疑。他不能不严守父亲的郑重交代:决不能让任何
  人知道他们是父子关系。
  公孙玉见岳小飞沉吟不语,似乎不欲多作停留,站起身道:“岳公子如果没有别的事,我该走了。如果有事,也用不着客气?
  只管直讲,我能帮忙的必定当场答复,无法解决的,我会向大公主转达。”
  岳小飞岂能失去机会,忙道:“公孙先生讲坐,晚辈正有一事奉告!”
  公孙玉复又坐了下来,两道目光,深注在岳小飞脸上道:“什么事?只管讲!”
  岳小飞道:“上次晚辈误犯规律把女人引进分馆,那女的是谁,公孙先生一定知道了?”
  公孙玉道:“是火关上一名叫桃花的姑娘,对吗?事情已经过去了,岳公子为什么还要再提?”
  “并非晚辈有意再提,而是又出了事!”
  公孙玉吃了一惊道:“什么,又出了什么事?”
  岳小飞随即把桃花惨遭惩罚的经过说了一遍。
  公孙玉听后冷冷—笑道:“不难想见,这是萧馆主通知火关的,萧馆主这样做,岂不是无事找事,又是何苦!”
  接着又道:“如果那位姑娘不是火关的人,那就没事了!”
  岳小飞不觉一愣道:“这又是什么原因?”
  “因为火关统领,正是萧馆主的胞妹。”
  “原来如此,那位火关统领叫什么名字?”
  “她叫萧瑶。”
  “这样说来,萧馆主在皇元教里,势力还真不小!”
  “萧馆主和他的胞妹多年追随教主,称得上是本教的元老功臣,一般人怎能和他相比,要不然他哪一点能比得花副馆主?”
  “不管如何,桃花姑娘的事,还要请公孙先生设法帮忙!”
  公孙玉似是面有难色,紧皱双眉道:“这件事还实在不好处理,除非这人出面,但我却又不方便求他。”
  岳小飞迫不及待问道:“公孙先生所说的这人是谁?”
  公孙玉道:“当然是萧馆主,火关与招贤馆互不隶属,只有萧馆主才有这种私人关系。”
  岳小飞正色道:“事情是他通知火关的,当然不能再求他。”
  公孙玉苦笑道:“岳公子准备求谁?”
  岳小飞道:“公孙先生是奉大公主之命而来,就该想到应该求大公主解决。”
  他的几句话,显然已对公孙玉表示不满。
  其实公孙玉并非没想到大公主,而是在他心目中,并不认为这是一件重要大事,他哪里知道,这事在岳小飞心目中,却是最
  急切不过的。
  公孙玉也只好点头道:“也好,我决定向大公主转报。”
  岳小飞道:“晚辈恳求公孙先生能马上转报,必须尽早把桃花姑娘解救出来,晚辈虽然不是桃花姑娘,但却可以想见她此刻所受的痛苦。”
  送走公孙玉,对于搭救桃花的事,岳小飞内心轻松了不少。但另一方面,他却又为父亲和大公主的事,心头如坠重铅。
  谁知匆匆两天过去,公孙玉竟然不曾再来。
  此刻,他真是五内如焚,同时也对公孙玉大感不满。
  直到第三天中午,他实在无法再忍,只好下定决心,亲自到总馆一趟。
  他觉得除此之外,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好走了。
  这时正好林金宝要到总馆拿饭,他喊来林金宝道:“走,我和你一起到总馆去!”
  林金宝大感一愣道:“公子什么事要到总馆去?”
  岳小飞道:“我准备到总馆见公孙先生!”
  林金宝顿现惊慌之色道:“可是公子现在还不能自由行动?”
  岳小飞冷笑道:“我并非没到过总馆,上次可以去,现在为什么不可去?”
  “上次公子是被韩总管带去的,现在并不曾有人来带。”
  “现在就由你带,不是一样吗?”
  “小的……小的怎够资格带?”
  “韩总管是招贤馆的人,你也是招贤馆的人,为什么没有资格带?”
  “可是论身份地位,小的怎能和韩总管比?而且上次韩总管奉的是馆主之命……”
  “没什么说的,你不带我可以自己去!”
  林金宝见岳小飞已劝了怒,又想起岳小正上次由总馆无事归来,也就不敢再坚持,咧嘴苦笑了声道:“那么公子就请和小的一起走吧!”
  到了总馆大门外,林金宝站住脚道:“小的拿饭,都是走后门直接到厨房去的,公子是不是也要走后门?”
  岳小飞忍不住要笑,挥了挥手道:“你自己去吧,我是从来不走后门的。”
  他说着迈步向大门走去。
  大门外有两名守护,都是佩刀带剑的彪形黑衣大汉。
  不等他走近,一名大汉已出声喝道:“什么人?拿通行腰牌出来查验!”
  岳小飞不想再闹事,自动停下脚步道:“在下是住在三十六号分馆的,有事求吧公孙先生!”
  那大汉望着另一名大汉道:“这么小就能闯过五关进入分馆,恐怕不对吧?”
  另一大汉道;“不管对不对,先查验了通行腰牌再说!”
  岳小飞道:“用不着查,在下没有通行腰牌。”
  原先那大汉顿时两眼一瞪,喝道:“既然没有通行腰牌,胆敢往招贤馆大门里闯,你想找死!”
  另一大汉忙道:“老方,先别这么凶,前些大咱们总管已经交代过,有生人进来,要尽量客气点。”
  原先那大汉总算收起扑克面孔,哼了一声道:“老子不想追究你?既然没有通行腰牌,那就回去吧!”
  岳小飞虽然不想闹事,但见他口称老子,却再也按捺不住,不觉双眉直耸,喝道:“对在下说话,你敢嘴里不干不净?”
  那大汉顿时一愣,他本来准备放人,不想这小孩子却倒找麻烦,立即按上了刀鞘,两只牛蛋跟圆睁道:“咦?这小子是猪八戒
  下山,还想倒打老子一钯,简直是买碱鱼放牛——不知死活!”
  岂知他的话刚刚出口,突觉耳根有如雷震,接着两眼一黑,身子已腾空而起,直飞出两三丈,才摔落在门旁的一棵大树下,然后翻了两翻,昏蹶过去。
  另一大汉见岳小飞轻描淡写的一出手就有如此惊人威力,只吓得也几乎昏了过去。
  岳小飞朗声道:“用不着怕,到里面找你们总管或副总管出来就没你的事了!”
  另一大汉这才像清醒过来,一声不响的快步往大门内奔去。
  不大一会儿,便有一人奔了出来。
  岳小飞认了半晌,才看出星总管韩德起。
  这是因为他脸伤未愈,半边脸用纱布包着,自然不易辨认。
  韩德起立即拱拱手道:“原来是岳公子,有事吗?”
  岳小飞道:“如果没有事,在下何必到这里来?”
  韩德起没说什么,却转头向大树下望去。
  不消说,他是要看看那位守门弟兄被打成什么样子。
  岳小飞不动声色道:“不必看,大概还死不了!”
  韩德起一边太阳穴的青筋冒了几冒道:“岳公子为什么把他打成那种样子?”
  岳小飞冷笑道:“上次吴副总管为什么被在下打成那样子,这次的情形也差不多!”
  韩德起心里有数,此刻总馆内能制服岳小飞的,只有花玉麟一人,但花玉麟偏偏又护着这小子,看来还是不能动硬的。
  他只好又拱了拱手道:“岳公子究竟有什么事?不妨告诉韩某!”
  岳小飞道:“我想见见公孙先生!”
  韩德起两眼一霎道:“岳公子来得不巧,公孙先生一早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他到哪里去了?你总该知道了”
  “韩某不清楚,公孙先生外出公干,不需向韩某交代。”
  “你这话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韩某怎有必要骗岳公子。”
  “那么总馆里还有谁在?”
  “花副馆主也出去了,只有馆主在。”
  “也好,在下就见见萧馆主!”
  说实在的,岳小飞本不欲见萧湘,但此刻公孙玉不在,他在急于求得解决问题之下,也只有见上萧湘一见了。
  韩德起面有难色,但话已出口,却又不能再说馆主不在。
  无奈何,只得闪过一旁道:“岳公子请进!”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十三回 大闹总馆
上一篇:
第十一回 怒犯戒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