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回 富国城府
2021-03-08 17:19:5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桃花连忙沏上茶。
  桃花能有今天,可说完全得力于岳小飞的仗义相助。她是一个不忘大恩的人,此刻能和岳小飞单独相处。当然要尽量表现得殷勤些。
  这时已近中午,很快便摆上酒食来,其中的一盘,正是他捉的那条大鱼。
  当大公主再来时,已换了一身衣服,但却还是白色的,岳小飞不难得知大公主最喜白色,因为连他所在的柳林院,也都是白色的。
  她笑靨生春的道:“桃花也留在这里一起吃吧!”
  岳小飞能由大公主相陪,称得上是种宠遇,而桃花能和大公主共桌吃饭,就更是受宠若惊了。
  饭后。大公主道:“下午就由桃花陪岳使者各处走走,但千万不可擅出大门。”
  岳小飞一愣道:“属下不是要去见教主吗?”
  大公主道:“刚才有报传来,教主白天有事,必须到入夜之后才能召见你。”
  大公主走后,桃花随即带着岳小飞在围墙内各处走了一走。
  柳林院虽然范围很大,但各处走马观花的逛了一遍,却没花费多大时间。
  晚餐仍由大公主亲自来陪。
  大约一更左右,大公主道:“现在可以动身到总坛了!”
  其实,柳林院已算是在总坛范围之内,大公主所说的总坛,不过指的教主所住之处而已。
  出了柳林院,天色暗得有如泼了墨,这是因为乌云密布,星月无光的缘故。
  所幸在前带路的大公主穿着一身白衣白裙,否则以岳小飞的目力也难以择路。
  桃花则走在最后。
  又过了一座小木桥,便出了柳林。
  再走约半里左右,两旁现出一排排巨大的暗影。
  岳小飞猜得出,那是一排排整齐而宏伟的房舍。
  再前进了数十丈,面前竟是一处隧道,进入之后,似乎在里面不住兜圈子,有如传说中的八卦阵,转得人几乎有些头晕眼花。
  好不容易转出了隧道,只听大公主道:“到啦!”
  岳小飞眨了眨眼,只见前面忽见亮起了灯火,不远处出现了一座金碧辉煌、巍峨豪华的宫殿,和想像中皇城内的金銮宝殿,似乎没什么两样。
  所不同的,丹墀下,并无文武百官,仅是高高在上的宝座前侧两旁,右首站着四名手捧金盏的黄衣童子,左首站着四名手捧玉壶的绿衣少女。
  宫殿上方,从阶下到最高处的宝座,高悬着两排巨大的垂苏宫灯,整整齐齐,足有二、三十盏之多,照耀得大殿内如同白昼。
  大公主低声交代桃花道:“随我来!”
  此刻,大公主的神色,显得十分端庄肃穆。
  岳小飞也在刹那间心理上有种异样感觉,真的就像臣子要朝见皇帝一般,虽然大殿上并无手执干戈的武士,却隐隐透着一股莫可言状的肃杀之气。
  来到宝座下约方丈余处,大公主停下脚步,又低声道:“就在此处恭候。”
  岳小飞偷偷的向上望去,宝座上竟是空着,显然教主还不曾驾到。
  再向宝座两旁四名黄衣童子和四名绿衣少女偷偷看去,立刻使他的眼睛为之一亮,因为此处离得甚近,他已看清这四男四女。
  男的个个眉清目秀,美如冠玉,女的更是人人明眸皓齿,仙姿玉质,简直就像想象中的金童玉女一般。
  真不知皇元教主从那里挑选来的这等俊男美女。
  就在这时,大殿后方传出一缕脆而亮的声音道:“教主驾道!”
  岳小飞刚要向大殿后望去,蓦地,那数十盏巨大的垂苏宫灯,竟然同时无风自熄,使整个大殿,刹时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突然间的变化,使得初进天谷总坛的岳小飞怎不骇异莫名。
  尤其,那数十盏巨大垂苏宫灯,如何能在无人无风之下同时熄灭,实在是件匪夷所思的事。
  此刻,大殿内鸦雀无声,几乎连根绣花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到,静得简直有点可怕。
  偏偏站在一旁的大公主,也不言不动。
  忽然,大殿上方所有宫灯,竟又同时亮了起来。
  无人点燃而灯光齐明,越发令人觉得不可思议。
  岳小飞急急向上望去,不觉又是一惊,不知什么时候,在宝座前已垂下一道闪闪发亮的金色帷幔,刚好把宝座以及左右各四名黄衣童子和绿衣少女隔在帷幔之后。又因那金色帷幔本身就闪闪发光,使人根本无法透视到里面去。
  只见大公主恭恭敬敬的向上深施一礼,谨声说道;“女儿白金凤参见教主!”
  帷幔之后随即发出一缕娇滴滴银钤般的声音道:“教主降谕,大公主免礼,岳使者带到没有?”
  教主说话,居然由人代传,连皇帝也似乎没有摆过这种派头的。
  大公主肃容禀道:“女儿身旁这位年轻人,就是岳使者。”
  帷幔后那娇滴滴的声音又道:“教主降谕,岳使者抬起头来!”
  岳小飞只好抬头往上仰视,可惜除了闪闪发光的金色帷幔,其他什么都看不到。
  但他心里有数,对方由帷幔之内看他,却必定能看得一清二楚。
  许久,才又响起那娇滴滴的声音道:“教主问岳使者,订过亲没有?”
  岳小飞肃容答道;“属下年纪尚轻,并未订过亲事。”
  帷幔后那娇滴滴的声音再道:“教主问岳使者多大年纪?”
  岳小飞道:“属下还没满十四岁。”
  大殿上静谧了很久,又响起那娇滴滴的声音道;“好啦,教主没事啦,大公主请带岳使者回去吧!”
  大公主恭恭敬敬向上施了一礼,应了一声“是”。
  当岳小飞随着大公主走到阶下,再回头时,不但那巨大的金色帷幔已经不见,连宝座上以及两旁的八名俊男美女也都失去踪影。
  岳小飞先前只道教主召见,必定要问很多话,万没想到三言两语便告结束。
  尤其,他不但没看到教主什么模样,连教主是男是女,也半点底细没摸出来。
  这时桃花已由阶下迎了上来。
  桃花也茫然问道:“怎么这样快就召见完了?”
  大公主道;“不必问,马上回去!”
  谁知刚走出几步,一名绿衣少女由仪门奔了出来道:“教主有谕,请大公主到内宫相见!”
  大公主只好盼咐道:“桃花,就由你把岳使者带回去,不必等我。”
  桃花道:“禀大公主,把岳使者带到哪里去?”
  大公主道:“今晚就把岳使者安置在柳林院过夜,这么晚了,当然不能再要他回五关总镇府去。”
  说完话,便和那绿衣少女进入了仪门。
  桃花拉了拉岳小飞道:“公子,咱们走吧!”
  她在无人处仍称岳小飞公子,不外是觉得这样较为亲切。
  岳小飞道;“你认得路吗?”
  桃花道:“婢子认得路,夜晚之间,必须小心默认,公子也请留意些。”
  岳小飞道:“天色这样暗,简直令人没法留意。”
  当走得离开大殿较远后,桃花搭讪着问道:“公子,方才教主都问过您什么话?好像没讲几句吧?”
  岳小飞道:“的确没讲几句,只问我多大年纪,又问订过亲没有,就这么简单。”
  桃花笑道:“婢子要恭喜公子,教主可能要为公主选女婿了!”
  岳小飞一皱眉头道:“岂有此理,我这种年纪,怎么能配公主?”
  桃花道:“婢子说的当然不是大公主,也不是二公主,是三公主。”
  岳小飞哦了声道;“你见过三公主?她有多大年纪?”
  桃花道;“婢子没见过,不过却听说三公主今年只有十四岁。”
  岳小飞不觉心头一震,他认为桃花的话并非没有道理,否则教主何必要问自己多大年纪和订过亲没有。
  他真后悔,当时为什么不谎报订过亲了。
  他并非认为教主选婿是件坏事,而是想到大公主已对父亲花玉麟有意,若自己真被教主选上,岂不形成了乱伦?
  想到这里,他真的不敢再往下想了。
  只听桃花道:“如果公子能被教主选上,算得上是件天大喜事,从今以后又何愁不能步步高升。”
  岳小飞道:“我们不谈这些好吗,桃花姑娘,我想问你,教主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桃花讶然道:“您刚才不是和教主说过活吗?”
  “教主的话,是由人代传的。”
  “原来是这样,请原谅,婢子也不知道教主是男的还是女的。”
  “这样说来,教主未免太神秘了!”
  “天谷本来是处神秘地方,即便住在天谷附近的人,也很少有人知道天谷在那里,甚至连天谷这两个字都没听说过。”
  到达柳林院,已是二更过后,桃花索性就把自己的卧室让给岳小飞,她自己则睡到另外一名侍婢的房间去。
  岳小飞对桃花如此相待,自然也十分感激。
  次日醒来,早餐时桃花道:“公子请稍待会儿,大公主还要亲自来陪你。”
  “大公主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晚二更就回来了,那时公子已经睡着,大公主没让婢子再打扰你。”
  不大一会儿,大公主果然来了。
  用过早餐后,岳小飞正要告辞返回五关总镇,大公主却道:“岳使者,恭喜你,教主昨晚召见我,当场表示对你十分中意。”
  岳小飞有如当头被击下一棒,呆了呆道:“教主已经委派属下为巡关使者,还有什么中意不中意呢?”
  大公主“嗤”的一声笑道:“岳使者,你终究是个孩子,难道只当一名巡关使者就知足了吗?”
  “那么教主想要属下做什么?”
  “暂时不告诉你,不过必须让你马上知道的,是你暂时不必回五关总镇了。”
  “难道要属下留在大公主这里?”
  “那倒不是,教主特准你游览‘富国城’,一般人在天谷多年,连‘富国城’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而你却能蒙恩游览,称得上是天大的殊荣。”
  “富国城在哪里,里面有什么好看的?”
  “不必问,去到就明白了。”
  “是谁带属下去?”
  “当然是我。”
  “属下知道大公主事情很忙,怎敢再劳动你老人家。”
  “在你所认识的人中,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能带你到富国城去的。”
  “可有什么原因?”
  “因为只有我才可以自由进出富国城,其他的人,即便萧馆主和花副总镇,若请不到教主亲自颁发的通告令牌,也是无法进出富国城的。”
  大公主说着,起身吩咐道;“你在这里稍待—会儿,我换过衣服,马上就带你出发。”
  当大公主再进入客厅时,虽然仍是白衣白裙,但上衣的周边以及领口上,却都镶着墨绿发光的锦边,胸前也绣着兰花图案,于纯洁高惟之中,又多了一份幽致盎然的神韵。
  桃花带着企盼的话气问道:“大公主,婢子是否可以随侍同去?”
  大公主道:“你当然要跟着去,一路之上,除了照顾我,也要照顾岳使者。”
  桃花真是喜出望外。
  出了柳林,并不向总坛方向行进,却由另外一条路,进入一条谷道。
  这谷道两旁的崖壁都不高,最高处也不过三、五丈而已。
  若不是有大公主和桃花在旁,岳小飞真想跃上崖顶,看看前面是什么景象。
  岂知两边崖壁虽然不高,但谷道却很长,而且很像是由人工开凿出来的。
  岳小飞自信这想法不会错,因为在两边崖壁之外,并非高山,很可能有不少机密设施,不便被人窥破,而行走在谷道以内的人,又谁都不便跃上崖顶。
  人约足足走了三、四里路,一直没走出谷道。
  岳小飞忍不住问道:“这谷道究竟有多长?”
  大公主道:“快到头了,出谷口不远,前面便是富国城。”
  岳小飞道:“在谷道走了这么久,怎么连一个往来的人都看不到?”
  大公主道:“这谷道不是一般人可以进出的,当然不容易看到有人来往。”
  “可是入口处以及一路之上,并没遇到岗哨盘查?”
  “实对你说,这条谷道内一共有十二处岗哨负责监视,只是你无法看到罢了。”
  岳小飞不觉暗自震惊,搭讪着问道:“为什么他们不盘查我们?”
  大公主笑道:“有我带路,他们还有什么好盘查的?如果你单独闯进来试试看,即便你武功再高,也闯不过去。”
  出了谷口,两旁却又是夹道密林。
  密林范围甚广,道路似乎在密林当中,因之,根本看不透林外是什么最象。
  不但如此,连上空也被树阴遮住,若是盛夏季节,走在这里,必定爽快无比。
  岳小飞搭讪着道:“大公主,这条路真算得上是天下奇景,夏天到这里来纳凉的人一定很多。”
  大公主笑道:“够资格走在这条路上的人实在不多。”
  岳小飞道:“莫非附近仍有禁制?”
  大公主点点头道:“不错,这两旁林内到处都是禁制,有的是机关布设,有的是暗椿埋伏,只是外人无法看出而已。”
  出了密林,岳小飞不由心头一震,但见而前竟是一道数十丈高而且笔直如削的绝壁,绝壁下出现了一座城门。
  那城门就是开在绝壁底部,而绝壁也正好做了天然城墙。如此的城墙,真可称得上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入。
  来到离城门不远处,便望见城门上方写着三个巨大的金字——富国城。
  城门下雄纠纠气昂昂的站着四名执刀佩剑的守卫。
  他们见了大公主,齐齐躬身施礼。
  大公主一一答礼,带着岳小飞和桃花穿过城门。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十八回 育化城府
上一篇:
第十六回 教主召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