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智过火关
2021-03-08 16:16:5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立刻,由隧道前谷壁上的洞门内,袅袅娜娜走出一名中年女子。
  这女子看来年在三十以上,也是红衣红裙,虽然年纪比那四名少女大得多,但面貌姣好,气质高雅,风韵楚楚,比起那四名少女,更为动人。
  她姗姗来到近前,凝凤目,启朱唇,发出燕语莺呖般的声音道:“本统领已经得到武关统领的通知,知道你们四人当中,那两人武功十分出色,另两人只能算是混出武关的,对么?”
  袁小鹤道:“统领言差了,其实我们四人的武功都差不多,武关上那位驼背统领执法严得很,不可能对任何人放水。”
  袁小鹤这样说活,除了为丁、甘两人留面子,另外的用意,不外是希望四人仍能一起过关。
  中年女子转头望向那四名少女道:“人不可貌相,水不可斗量,你们猜猜看,他们四人当中?哪两个武功高强?哪两个武功平常?”
  一名眼睛大大的红衣少女道:“当然是那两个年纪大、人也长得高头大马的武功高!”
  中年女子道:“别看你眼睛大.眼光却不—定准。”
  接着又问那为首的红衣少女道:“你说!”
  为首的红衣少女道:“武关统领必定已经告诉了你老人家,你老人家何不直接说出来!”
  中年女子笑道:“还是你这丫头机伶,用不着猜啦,待会儿你们就看到了。”
  袁小鹤抱了抱拳道:“请问统领,这里到底是什么关?”
  中年女子道:“这里是‘火关’。”
  “火关?”袁小鹤心尖一震:“火关要怎样过法?”
  “火关不须动手过招.主要是凭仗轻功,只要轻功高绝,便可以过得去。”
  岳小飞只听得暗喜,因为他的武功已高过袁小鹤,若论轻功,越发是他最拿手的绝活。
  这时丁涛终于忍不住问道:“如果轻功差些,过不去怎么办?”
  中年女子道:“这就是过火关比过武关更难的原因,武关过不去还可以回去,火关过不去就很少有回去的可能。”
  “为什么?”
  “因为过不去火关,十有八九会被烧死,既然被烧死,还怎能再回去?”
  “这样说轻功不济的,那就非死不可了?”
  “也不一定,若自己觉得没把握,尽可以不过,本统领决不逼你们非过不可。”
  “火关的火在那里,你该让我们先看看,再决定过不过。”
  “当然要让你们看,否则若逼你们非过不可,只怕我这火关成立,至少要烧死几百人了。”
  中年女子边说边吩咐为首那少女道:“打开火关让他们瞧瞧!”
  那为首少女立刻进入谷壁上的洞口,不大一会,便又走了出来,躬身:“禀统领,已经发动了!”
  这时岳小飞、袁小鹤、丁涛、甘霖都两眼眨也不眨的望向隧道口。
  果然,顿时由隧道内传来了一阵隆隆震耳之声,接着,隧道两侧的底部忽然裂了开来,裂开一条足在三尺高的缝隙。
  至于这两条缝隙有多长,虽然看不真切,但据估计少说也有五六丈高。
  蓦地,一声雷震般的巨响之后,那隧道两边的缝隙竟然冒出火来。
  火苗起初并不大,渐渐火焰越来越旺,到后来竟然形成一片火海,而且两边的火交会一起。同时又风声呼呼,风助火势,火
  显风威,连岳小飞等站在隧道口的数丈之外,都感到炙热难当。
  中年女子随即挥了挥手道:“熄火!”
  那为首的少女应声又进入洞内。
  火势也随之熄去。
  中年女子笑道:“这就是火关,火发之后,你们只要谁能通过,那就大功告成。”
  此时丁涛和甘霖早已呆在当场。
  许久,丁涛才咂着嘴道:“我不相信有人过得了火关,只怕冲进去不到两步,不被烧成焦炭才怪!”
  中年女子笑道:“你自知过不去,当然可以不过,本统领决不勉强。”
  丁涛干咳了两声道:“你刚才说对了,我们四人中,那位岳公子和袁少侠才是真正的英雄人物,我虽然过不去,但却希望他们过去。”
  中年女子望向袁小鹤和岳小飞道:“你们两人自信能过得了火关?”
  袁小鹤和岳小飞眼看方才的火势.当然也知道无法过去,不过他们却在怀疑,以往通过火关的那些人,他们又是怎样通过的呢?因为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袁小鹤搭讪着问道:“统领为什么把火熄了?”
  中年女子道:“你可知道这火关一开动,要用去多少的硝磷油脂,若开动久了,这些东西供应不及,火关的任务,岂不就陷入停顿?”
  她见袁小鹤和岳小飞默不吭声,便催促着道:“你们两人究竟要不要过.必须马上表示意见?”
  岳小飞突然灵机一动.问道:“请问统领,以往有没有过得去的?”
  中年女子道:“当然有?而且为数不少,不然天谷还招收的什么人马?”
  岳小飞摇头一笑道:“我不信!”
  “怎样你才能相信呢?”
  “很简单,只要让我亲眼看到有人过去.那就不相信也得相信。”
  “你相信了以后呢?”
  “只要别人过得去,我就一定过得去。”
  “你的口气不小?”
  “不敢。”
  “小兄弟,说话可要算数?”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中年女子立即吩咐为首的那少女道:“桃花,你就过一趟火关让他们看看!”
  再吩咐另一名少女道:“你到里面负责发动机关!”
  不大一会,隧道内的烈火又已熊熊大作。
  那叫桃花的红衣少女,腾空而起,有如彩凤归巢般直向火穴内纵身而入,霎时消失不见。
  在这刹那,岳小飞等四人都不禁目瞪口呆,简直像陷入梦境一般。莫非那叫桃花的少女竟能像齐天大圣般在太上老君的炼丹八卦炉锻炼了七七四九日以至成了水火不侵之体?直待火势熄灭后,四人才由梦中醒了过来。
  只听丁涛叹了口气道:“统领,你的手段未免太狠毒了吧!”
  中年女子脸色一变,叱道:“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丁涛道:“你为了让我们相信,不惜送掉一位姑娘的命,那位姑娘也是父母养的,模样又那么美,就这样让她白白死了.多可惜!”
  中年女子转颜笑道:“原来是这样,你怎能料定她一定死了?”
  丁涛道:“可是你又怎能证明她没死?”
  中年女子立即大声叫道:“桃花回来!”
  话声刚毕,桃花果然由隧道深处现了身。
  待她来到眼前,除了裙角被烧去少许,其他竟然毫发未伤。
  如果这不是奇迹.真不知天下还有什么才算奇迹。
  中年女子目注岳小飞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话刚才可是你说的?”
  岳小飞毫不畏怯,挺了挺胸道:“话既然出口,当然不能不承认。”
  “那么你现在该怎么做?”
  “统领只管把火关开动起来,我马上闯关!”
  岳小飞说着便作势待扑。
  袁小鹤急急一把拉住,浯气激动的道:“小飞,你想找死?”
  岳小飞似乎毫不在意道:“袁大哥别拉,小弟什么时候在人前说话不算话过?”
  袁小鹤两眼发赤,大声道:“可是你不能明知死路一条,却偏要去死不可!”
  岳小飞正色道:“为了不被人讥笑言而无信,死也死的值得!”
  这时丁涛和甘霖也大为紧张,他们不能眼看岳小飞就这样白白牺牲,也随即围过来把岳小飞堵住。
  只听中年女子道;“火关已经开动了,如果当真怕死,我也并不勉强。”
  袁小鹤也紧跟着道;“小飞,听到没有,人家统领已经不追究你说的那句话了。”
  他的话刚刚说完,突觉拉住岳小飞那只手五指一松,岳小飞竟已脱身而出,只两个起落,便已到在隧道口,然后纵身一跃,人影立即在烈焰浓烟中消失。
  岳小飞冲至火关彼端,虽然衣服下摆也破烧掉一截,全身炙热如焚,但不久之后,便已一切如常。
  原来他已看出由隧道两侧喷出来的烈焰,离地只有三四尺高,而这隧道由底至顶却高有两丈,只要贴着洞顶飞行,也许能一口气掠过火关。
  不过他难以预料的,是火关究有多远距离.只要在五六丈之内,他相信可一口气掠过?若过远而不能一口气掠过,那就必死无疑了。
  好在这火关的距离只有四五丈远,再加上他在生死一发间而激发出的神力,即便再加长两三丈也照样可以一口气掠过。
  此刻,他最担心的是袁小鹤和丁涛、甘霖三人。袁小鹤也许可以勉强通过,但却很难不被灼成重伤。
  至于丁涛和甘霖,那是绝对无法通过的。
  此刻他们三人,最好是知难而退。
  但那样一来,他岂不失去伙伴而只剩下自己一人了!
  向对面望去,火焰已经熄灭但却看不到袁小鹤等三人是否仍在原处,因为这条隧道并非直线,故而无法从这头看到那头。
  就在这时,只听一阵急促而又杂乱的脚步声由隧道的另一端传来,很快的便出现三名奔速如飞的人影。
  这三人正是袁小鹤、丁涛和甘霖。
  当他们来到跟前,袁小鹤急急拉住岳小飞的手,惊喜而又激动的叫道:“小飞,原来你还活着!”
  丁涛和甘霖奔出隧道口后.全都扑倒地上,然后坐起来双手抱脚,咬牙咧嘴的惨呼不已。
  袁小鹤顾不得问岳小飞因何幸生的原因,望着丁涛和甘霖叫道,“两位当家的,咱们好不容易趁火关熄灭时偷渡过来,还不快跑,不然被她们追上怎么办?”
  原来刚才火关虽已熄火,但地上却已烧得焦红,温度并未稍退,丁涛和甘霖因轻功不济,必须双脚点地奔跑,竟把双脚烫坏,根本无法再走路了。
  丁涛惨叫着把一只脚吃力的伸出来道:“袁小侠,你看看!”
  袁小鹤和岳小飞同时看去。
  只见丁涛连鞋底都烤透了,伤热之重,可想而知。
  袁小鹤大为着急道:“这怎么办?她们必定马上追过来,那咱们不就白投机、白冒险了么?”
  岳小飞道:“袁大哥,咱们一人背着一个跑怎么样?”
  丁涛叫道:“不成,我们这脚,若不马上疗治,只怕半月二十天也好不了,怎么能让岳公子和袁小侠一直背着?再说便过了这一关,下一关又怎么过呢?”
  这倒真让岳小飞如袁小鹤大大为难了。
  正在慌急而又无计可施时.那中年女子已带四名红衣少女跟了过来。
  中年女子冷冷笑道:“你们三人这算什么过火关?”
  她嘴里说话,两眼却早望向岳小飞,脸上满是惊异之色。
  那四名红衣少女也都眼睁睁全把视线集中在岳小飞脸上,一个个也都惊愕莫名。
  丁涛这时已什么都不在乎,咧着满口黄牙道:“统领,不算过关也没关系,我们决定回去,只希望你能把我们护送到谷口就成了!”
  中年女子笑道:“你已经过了关,为什么又要回去?前功尽弃,那多可惜?”
  丁涛又勉强抬了抬脚道:“你也许见过烤猪蹄烤熊蹄这道菜,可见过烤人脚的?”
  中年女子“扑哧”笑道:“原来是把脚烤坏了,这叫偷鸡不着蚀把米,算是给了你一次教训!”
  丁涛哼了声道:“你这次教训不打紧,竟把我们的脚教训没有了!”
  中年女子脸色一沉,叱道:“你们自己投机取巧,如今吃了亏,反来怨我?”
  丁涛道:“不怨你怨谁,你当时为什么不拦着?”
  只听桃花道:“我们统领就是要给你们一点教训,所以才不拦你们,你想世上哪有那么侥幸成功的事,人家那位公子,才是真正的英雄!”
  丁涛似乎耍上了赖,咬着牙道:“你们说什么都好,我不管啦?即便现在杀了我,也比这样活受罪好!”
  袁小鹤道:“丁当家的,忍着点,由在下来和她们讲几句话。”
  中年女子道,“你还有什么好讲的?”
  “我想先请问统领,我们三个算不算过了火关?”
  “你自己说呢?”
  “你的意思那是不算了,既然不算,我们决定回去,你该没话讲了吧?”
  “你们要回去,当然可以,可是现在他们两人已经不能行动了,你们又怎样回去?”
  “在下可以负责背他们。”
  “你只能背一个,另一个呢?”
  只听岳小飞朗声道:“另一个我背!”
  中年女子一愣道:“你已经过了关,只能前进,不能后退!”
  岳小飞道:“我情愿放弃既得的权利,不再前进了,陪着他们一起回去!”
  中年女子有些吃惊,显然她是不能失去这样难得一见的人才,
  急急叫道:“不可以?你不能回去!”
  岳小飞冷然道:“为什么不可以?我现在还是自由之身,并不受任何人的控制,你若非拦阻不可,我就决定和你拚一死战,统领,咱们现在就可以试试!”
  中年女子不觉脸色大变,她万没料到这少年竟是如此刚烈。她已听武关统领驼背老人派人说过岳小飞的武功,方才又亲眼看到他通过火关,自忖连自己也未必是他的对手,但身为火关统领,却又不能栽在一个小孩子手里。
  另外,她也绝对不能让岳小飞回去,因为奉命把守火关,其任务就是为上级吸收人才的,如今遇见这样难得一见的少年奇才,
  若让他来而复去,岂不有负上级托付?若一旦被上级查知,这项放走人才的大罪,她就承受不起。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八回 如此水关
上一篇:
第六回 过关斗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