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回 奸人告密
2021-03-08 17:29:4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严寒手里还拿着一根皮鞭。
  周海山担心刚才的话被城主听到,也吓得有些不知所措。
  马昭雄因为身子被子吊着,脸朝上,根本看不到来人是谁,急得人叫道:“千万不能走后门,那要倒霉一辈子的!”
  周海山情不自禁大喝道:“王八蛋,你胡说什么!”
  刚才周海山的那几句话,严寒当然已经听到,以他的身份地位,只能装着不知道的模样。
  他把皮鞭交给周海山道:“给我抽,抽到他断了气再说。”
  马昭雄这才听出来人是城主严寒,吓得没魂似的嘶喊道:“城主开恩!城主饶命!”
  他的话尚未喊完,那皮鞭早已“刷”的抽到屁股上。
  周海山每一鞭都用上了力道:“马昭雄则是每挨一下,便是一次的痛彻心肺,杀猪般的哇哇大叫。
  三五鞭下去,便已抽得马昭雄皮开肉绽,鲜血—滴滴的直滴到地上。
  渐渐,马昭雄已痛昏过去,惨叫声也越来越弱。
  周海山这才停下手来。
  严寒冷冷一笑道:“没有老夫的命令,不准解下来,也不准送饭来,先饿他三天再说!”
  说完话,冷笑连声而去。
  凤嫣红本来想次日一早就赶往总坛向教主密告严寒,偏偏当晚接到副总镇要来视察的通报。
  顶头上司要来视察,她当然不能离开,而且她也不想失去这次机会。
  原来她早就对花玉麟心生爱慕,恨不得找机会投怀送抱。
  花玉麟翩翩潇洒,仪表出众,她第一次见到时就难免心猿意马。
  可惜当时花玉麟正担任招贤馆副馆主,根本找不到理由接近。
  这次花玉麟调任五关副总镇,最感兴奋的就是她。
  偏偏花玉麟一直不曾到宵关视察。
  她在无奈之下,曾有两三次亲至总镇府,明为拜谒,暗是借机接近,遗憾的是每次去都扑了空。
  次日,她在四更天就起了床,刻意的化妆、修饰、打扮了一番。
  其实凤嫣红本来已经够美了,即使不打扮,照样对男人有莫大的吸引力。
  当她提前用过早餐和副统领张凤鸣会面后,连年过花甲的张凤鸣都被她的娇艳弄得心神不定。
  张凤鸣干咳了两声道:“统领今天怎么起来得这么早?”
  凤嫣红道:“副总镇要来观察,咱们当然要提前准备准备,你也该换件新衣服才对。”
  张凤鸣呵呵笑道:“卑职年纪大了,干的又是副差事,马马虎虎就应付过去了,副总镇要来看的对象,主要是统领您,他看到统领您这番打扮,准会给咱们宵关打上一百分。”
  这几句含揶榆的话,凤嫣红不但不恼,反而听得打心底受用,同时也暗感得意。
  她怯生生的笑道:“副统领,你猜副总镇是一个人来?还是会带不少人来?”
  张凤鸣捂着山羊胡子沉吟了一阵道:“很难讲,也许他会带几位巡关使者或副使者来。”
  凤嫣红搭讪着道:“听说你跟那些使者、副使者都很熟,他们都有哪几位?”
  张凤鸣道:“其实卑职和他们,只能算认识而已,据我知道的,有两位使者,一位姓岳,一位姓袁。”
  “他们都怎么样?”
  “那位岳使者年纪最轻,只有十三四岁,但却武功最高,学问最好,是位难得一见的少年奇才,至于那们袁使者,武功文才也是一流的,难得的是人很老实,也算不可多得的人才。”
  “副使者里你有认识的?”
  “有,一位姓丁,一位姓甘,他们江湖阅历虽很丰富,但却是一对粗人,不过为人也蛮好。”
  在凤嫣红的想法,当然是希望花玉麟独自而来,这样她就可以把他请到自己的小客厅,使出媚功,献献殷勤,让他来个英雄难过美人关,说不定当场就可成就好事。
  想到这里,似乎梦已成真,索性也对张风呜表示一下亲切,拉拉他的袖子道:“张老,咱们一起到大门口等着迎接吧!”
  张凤鸣简直受宠若惊,好在他年纪大了,还能把持得住。
  来到大门口,张凤鸣故意没话找话道:“今天是副总镇第一次到咱们宵关来,如果要表示隆重些,最好能摆上个仪队。”
  凤嫣红哦了声道:“是啊,我怎么没想到这一层呢?那就劳驾马上通知一声,要弟兄们都来集合。”
  谁知张凤鸣却摇头道:“卑职的意思,最好是摆出个女兵仪队,这样不但显得新鲜,也有吸引力。”
  张凤鸣这老家伙所以要出歪点子,不过是想博取凤嫣红欢心,同时也出出她的洋相。
  凤嫣红果然认为这主意更好,至少富有噱头。
  她为了集合得快,亲自跑到后面招呼。
  不大一会工夫,便集合了二十四名少女。
  这些少女们个个身材苗条,脸蛋俏丽,穿着青一色紫衣紫裙,排列在大门外,果然是一支引人注目的美丽队伍。
  凤嫣红为了让她们有好的表现,临时还亲自教导了她们一些应有的礼节和动作,例如如何敬礼,如何摆头,如何注目等,都规定得详详细细,交代得清清楚楚,而且她自己又当阅兵官,反复演练了好多次。
  刚刚操练得差不多,花玉麟便已到达了。
  花玉麟器宇轩昂的走在前面,身后紧紧跟着三名随员,正是袁小鹤、丁涛和甘霖。
  丁涛和甘霖因为今天是陪侍副总镇,两人挺胸凹肚,也显得格外神气。
  不过他们老远就感到惊奇,因为他们早就望见了大门外排列了一队千娇百媚的脂粉队伍,就像要竞选什么小姐似的。
  连花玉麟也感到十分惊奇。
  凤嫣红立刻率领张凤鸣快步迎了上来,两人各自向花玉麟致敬。
  花玉麟停下脚步道:“大门外这队女兵是做什么的?”
  凤嫣红发出她那燕语莺呓般的声音道:“是卑职让她们来欢迎副总镇的。”
  花玉麟一皱眉宇道:“这是何苦,迎接我何必摆这么大场面?”
  凤嫣红道:“副总镇是第一次到这里来,非比寻常,这是应该的。”
  张凤鸣也紧跟着道:“我们统领为迎接副总镇驾临,算得上是花了一番心思,做下属的对上级,就该这样子,副总镇快请到里边去。”
  花玉麟不再客气,举步继续前进。
  当行近美丽队伍前方约六七步时,排头一声娇喊,发出了敬礼口令。
  接着,她们整齐划一的向花玉麟摆头行注目礼,而且还目迎目送。
  这些女兵们一见副总镇竟是如此英姿焕发,而且威仪出众,都看得双眸发直,一个个芳心也跳个不停,即使这时规定她们不准看,她们也非看不可了。
  接着她们望见了跟在后面的袁小鹤、丁涛和甘霖。
  这一来不少女兵都忍不住要开门了,只听其中有人低声道:“这小白脸是跑步骗人通过的!”
  另一个喳喳的道:“这瘦大个子是装着被杀了一刀,流出肠子来的!”
  又一个低叫了一声道:“大家看,这黑大汉就是要大刀要过去的那个!”
  这时袁小鹤、丁涛和甘霖也觉得女兵队伍中,有不少人似曾相识。
  他们很快想起,这些似曾相识的,正是当初在宵关受测时“窑姐拉客”那一站的窑姐儿。
  原来上次“窑姐拉客”那一站的妓女,正是这些女兵们改扮的,她们当然对袁小鹤等记忆犹新。
  至于“慈母望儿”那一站的四位老太太以及“寡妇盼夫”那一站的四位寡妇,则是事先特约的,事后再给她们一点酬劳,否则,怎会那么巧四家门门站着四位望儿的老太大、四家站前站着四位盼夫的寡妇呢。
  当然,那四位老太太和四位寡妇,也都是事先经过排练的。
  另外“白吃包子”那一站,却确实是真正的饭馆,但事先也是约好的,如果真白吃了包子,宵关必定照价赔偿。
  经过这么一趟女兵仪队,丁涛和甘霖表面虽装模作样,心里却连呼过瘾。
  凤嫣红紧随在花玉麟身后,望着他的背影,她真恨不得扑上前去拥抱一下。
  有句话说:“人比人,气死人。”以往凤嫣红和马昭雄在—起,只觉马昭雄各方面也很够可爱的,但如今见了花玉麟,马昭雄就实在不能比了,此刻跟在花玉麟身旁,教她如何能不心荡神驰,花玉麟为了拖延时间,故意走得极慢。
  他们先在大厅喝过茶,然后便是到各处巡视。
  凤嫣红见找不到单独和花玉麟相处的机会,芳心一急,计上心来,立刻交代张凤鸣道:“我看分头看比较好,副统领就请陪他们三位到各处走走,我来陪副总镇。”
  张凤鸣当然不会有异议,袁小鹤等三人也不能不同意,随即分成了两组。
  花玉麟也不表示意见,他已知凤嫣红淫荡成性,而且更和马昭雄乱伦私奔,也正想试试这女人到底淫荡到什么程度,因为凤嫣红的丑闻,他都是听袁小鹤和岳小飞说的,是否当真如此,还有待查证。
  凤嫣红只陪着花玉麟各处大略走了一趟,便把花玉麟带到自己住处。
  进入客厅,她不但不用侍婢,反而把侍婢赶了出去。自己亲自殷勤沏茶,当端茶到面前时,故意往花玉麟身上轻轻碰了一下,然后再在对面落了座。
  花玉麟喝了口茶道:“你不愧是位能干的统领,把宵关治理得有条不紊。”
  凤嫣红含羞带笑的向花玉麟瞟了一眼道:“副总镇过奖了,如果您能常常来视察指导,宵关一定比现在更好。”
  花玉麟淡然一笑道:“花某初来乍到,那里谈得上指导,如果说是来学习,那还差不多。”
  “副总镇这样客气,卑职哪里敢当,对啦,五关总镇府成立已经快一个月了,您怎么到现在才第一次来?”
  “这机关刚刚成立,一切尚未走上轨道,难免忙些,以后花某就可常常来了。”
  “卑职也曾好几次到总镇府去拜见您,可惜每次都没遇上。”
  “花某也听说过,劳你空跑好几趟,非常抱歉。”
  凤嫣红见花玉麟非常亲切随和,料想必定可以上钩,芳心暗喜之下,胆子也渐渐大了,不觉媚媚一笑道:“副总镇说那里话,只要能见到您,卑职就是跑上十趟八趟,也是值得的。”
  花玉麟摇摇头道:“我看不值得,宵关事情很多,如果只为和我见次面耽误了公务,那不是我所愿见的。”
  凤嫣红脸上一热,接着又怯生生笑道:“那是副总镇多虑了,卑职在宵关好几年,什么事都已驾轻就热,何况更有一位能干的副统领,有他在,什么事都处理得好好的。”
  她顿了顿,又道:“其实卑职去见副总镇,也并非白见,只要您肯多指教,卑职必定获益良多,闻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正是卑职所希望的。”
  花玉麟不动声色道:“凤统领未免把花某抬得太高了!”
  凤嫣红抛过一个媚眼道:“副总镇怎么又客气起来了?卑职早就听说您是位文武全才的大英雄,对啦,副总镇平时都做些什么消遣?”
  花玉麟道:“花某为教主效力,只求把事情做好,那里还谈到什么消遣。”
  “人生在世,总该及时行乐,卑职觉得天谷什么都好,就是有一样不好。”
  “凤统领指的是那一样?”
  “卑职说的,就是夫妻不能同来,就以副总镇来说,必定早已成亲,偏偏尊夫人不能来,难道您就不感到寂寞?”
  “这是皇元教的规定,寂寞也没办法。”
  “副总镇没有办法,自己就该想办法。”
  花玉麟见凤嫣红说话越来越露骨,却故意不动声色,长长吁了口气:“花某实在没有办法可想!”
  凤嫣红粉颊泛红低下头去道:“卑职也许有办法。”
  花玉麟索性不再言语。
  凤嫣红望了望花玉麟脸色,声音柔柔的道:“卑职这里的侍婢很多,不乏姿色不错的,只要副总镇看得上,不论送到总镇府,或者您到关上来,都方便得很。”
  花玉麟冷冷笑了几声道:“就是这样的办法吗?”
  凤嫣红斜飘着媚眼笑道:“如果副总镇嫌她们不好,卑职还有好的。”
  “这样未免太麻烦你了?”
  “做部下的替上面分忧解愁,应该是份内事,那里敢怕麻烦。”
  花玉麟忽然站起身来道:“我还忘了有件事要交代他们。”
  在这种节骨眼上,花玉麟忽然要走,凤嫣红难免大感意外,急急也站起来道:“副总镇什么事这样要紧?”
  花玉麟道:“自然是公事,公事总该放在私事前面。”
  “您不妨告诉卑职,卑职派人代您传达也就是了。”
  “不成,我必须亲自交代,凤统领不必再陪,我走了。”
  花玉麟离开凤嫣红的客厅,很快便和袁小鹤等三人会合。
  这时他不但完全相信了袁小鹤和岳小飞的话,而且比他预料中的还要更甚几分。
  不久之后,凤嫣红又跟了过来,坚留他们在宵关午餐。
  依花玉麟的意思,本该一刻不留的赶回去,他为了使凤嫣红延误面见教主的时间,只好接受宵关的午宴款待。
  席上因为人多,凤嫣红除了对花玉麟稍献殷勤,并不敢表现得太过火。
  倒是袁小鹤最不自在,想起上次夜间的事,如今面对凤嫣红,简直使他连头也不敢抬。
  但丁涛和甘霖却是兴致勃勃,他们边吃边偷瞧凤嫣红的撩人姿色,不喝酒也够醉得差不多了。
  酒筵过后,花玉麟即率袁小鹤等人离开了宵关。
  送走花玉麟,凤嫣红脑子里依然还萦绕着花玉麟的影子。
  她并未感到失望,只是稍有些惆怅而已,她相信只要给她时间,一定可以得偿心愿。
  现在没别的,最重要的一件事,便星到总坛面见教主了。她稍做休息,便开始动身。
  刚刚走到招贤馆附近的小路上,迎面来了一人,赫然是岳小飞。
  她本来奇怪花玉麟上午到宵关为什么没带岳小飞,现在才明白原来他是派到外面公干去了。
  岳小飞本想躲过凤嫣红,但眼前就这么一条路,只有硬着头皮和她见面了。
  他抱拳一礼道:“凤统领可是要到总坛去?”
  岳小飞只以为城主严寒早在上午便先见过了城主,根本不清楚严寒不但没去总坛,反而把马昭雄吊起来毒打一顿。
  因之,他对此刻凤嫣红要到总坛密告严寒,已不放在心上。
  凤嫣红并未回答,却又反问道:“你是到什么地方去啦?”
  岳小飞当然不能告诉对方到育化城之事,顺口道:“晚辈奉命到总坛办件事。”
  “你奉谁之命?”
  “晚辈人在五关总镇府,自然是奉副总镇之命。”
  “到总坛去做什么?可见过教主?”
  “一点小事,以晚辈这种身价,那里有资格见教主。”
  凤嫣红对岳小飞,照样也存有非分之想,只可惜他年纪太小,还不便动以男女之情,在她心目中,若再过几年,简直会是第二个花玉麟,比马昭雄真不知要胜过多少。
  她双眸紧盯着岳小飞道:“我也正是要到总坛的,你可否陪我一趟?”
  岳小飞略一沉吟道:“凤统领自己去不是很好吗,为什么要人陪?”
  凤嫣红道:“一个人走路很寂寞,有你陪着,咱们—路上可以说说话儿。”
  岳小飞为了能侦察她的行动,又可做个顺水人情,故意犹豫了一下,再道:“如果今晚赶不回来,晚辈到了总坛,食宿都不方便。”
  凤嫣红笑道:“跟着我走那让你没饭吃,只要我有地方住,你就有地方住。”
  岳小飞道:“既然如此,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凤嫣红内心暗喜。
  她边走边搭讪着道:“今天上午花副总镇到宵关视察,你知不知道?”
  岳小飞道:“晚辈昨晚就听到有人说过,如果不是今天有事,也许会随副总镇到贵关去。”
  “可不是吗,小鹤和两位副使者都去了,我还特别派了个女兵仪队迎接他们。”
  “什么女兵仪队?”
  “宵关因为任务特殊,所以女兵很多,她们一个个都很漂亮,小飞,你想不想交女朋友?”
  “晚辈只想效忠教主,年纪小,交什么女朋友呢。”
  “效忠教主和交女朋友根本是两回事,你虽然年纪轻,对女人必定也会想,若想交女朋友,就该常到我那里去,我一定会找个令你最满意的给你。”
  顿了一顿,又道:“还有小鹤和两位副使者,也可转告他们常到我那里去,只要他们去找我,只有好处,决不会吃亏的。”
  岳小飞暗自骂道:“贱女人,竟连丁涛和甘霖那种粗人都不想放过!”
  他实在不愿再听对方的无聊话,索性不主动开口。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二十四回 权宜之计
上一篇:
第二十二回 痛惩淫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