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回 大闹总馆
2021-03-08 17:12:03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时的火关,因无人受测,也只是一条普通隧道而已。
  隧道两头,各有一名红衣女郎在负责把守,只要有腰牌,便可通行无阻。
  岳小飞知道火关统领在谷道入口那一端,因之,对近处负责把守的红衣女郎连问都没问,直接快步奔到那一头。
  另外一端的女郎认出岳小飞是不久前才闯过关的,主动迎上来问道:“岳公子到哪里去,你这么快就分派了工作?”
  岳小飞道:“我有急事见贵关萧统领,烦劳姑娘快快通报!”
  他因为弄不清火关统领萧瑶住在哪里,不得不要人通报,否则,他早就自行闯进去了。
  红衣少女愣了愣道:“公子有什么急事要见我们统领?”
  岳小飞道:“要紧的事,姑娘不必多问。”
  红衣少女立即往隧道一处壁洞而去,不大一会,便奔了出来道:“岳公子,我们统领在里面正有急事待办,请公子在外面等一会儿!”
  岳小飞已顾不得再保持礼貌,喝道:“她什么急事还有比现在的事更要紧的?再不出来我就直接闯进去了!”
  红衣少女猛吃了一惊,立刻又奔了回去。
  公孙玉怕把局面闹僵,近前几步道:“咱们既然来了,她当然要出来相见,岳公子必须保持冷静,待会儿由我出面和她交涉。”
  岳小飞也明白公孙玉是奉大公主之命而来,的确该由他出面,自己只是随行而来,不该喧宾夺主,只好强忍着火气道:“晚辈遵命!”
  好一阵工夫过去,火关统领萧瑶才由壁洞中缓缓走了出来。公孙玉随即迎上前去,拱手一揖道:“在下公孙玉,特来拜见萧统领!”
  公孙玉是招贤馆的军师,萧瑶当然早就认识,也还了一礼,笑道:“是什么风把公孙先生吹到这里的?请到里面坐!”
  进入壁洞,里面布置得颇为富丽堂皇,坐下后,公孙玉唯恐岳小飞着急,便开门见山的道:“听说贵属有位桃花姑娘,因为犯了错被萧统领囚禁起来,可有这回事吗?”
  萧瑶脸色一变道:“这事公孙先生怎么知道的?”
  公孙玉歉然一笑道:“这种事难免有人传出去,兄弟也不过是耳闻而已。”
  萧瑶似是面罩寒霜,冷笑道:“这是敝关的家务事,想不到竟劳烦公孙先生关怀,公孙先生忽然问起这事。一定有什么原因吧?”
  公孙玉陪笑道:“实不相瞒,在下是奉大公主之命而来。”
  萧瑶脸色又是变道:“这就奇怪了,难道大公主也知道这件事了”
  公孙玉道:“在下正是由大公主那里知道这件事的。”
  “真是令人思解不透,敝关的这么一点小事,居然被大公主知道了,大公主可是要公孙先生来调查此事的?”
  “不敢!在下只是传达大公主的令谕,请萧统领把那位桃花姑娘释放出来。”
  “真是不巧得很,公孙先生来迟了一步!”
  “什么?萧统领这话怎讲?”
  “桃花已经死了!”
  公孙玉顿时怔在当场,多时才透过一口气来问道:“她是怎么死的?”
  萧瑶不动声色道:“畏罪自尽的!”
  岳小飞这时再也按捺不住,霍地站身而起,双目射光,大声道:“萧统领,桃花姑娘犯了什么罪?”
  萧瑶不屑的瞥过一眼道:“你可是前些大才过关的岳公子?”
  岳小飞挺了胸道:“你既然认识,何必多问!”
  萧瑶不觉杏眸凝威,秀眉带煞,冷冷笑了几声道:“好一个不知死活的东西,你来到天谷才几天,居然敢对本统领这样说话!”
  岳小飞怒火攻心,那顾一切,“唰”的一声,长剑已经出鞘,
  大喝道:“萧瑶,如果桃花姑娘真的死了,你也别想活命!”
  在这刹那,站在萧瑶身后的几名红衣少女,全都变了颜色。
  萧瑶猛的一拍茶几道:“你们还不给我把这小子拿下!”
  那几名红衣少女早知道岳小飞身手厉害,但统领的命令不敢不遵,只好各自亮出刀剑,一阵衣袂飘风,把岳小飞团团围住。
  岳小飞霍地一个大转身,朗声道:“众位姑娘,没有你们的事,在下不想伤害无辜,若你们不顾死活,那也就别怪在下手下无情了!”
  众红衣少女果然谁都不敢轻举妄动。
  这时公孙玉也离了座位,慌忙叫道:“岳公子,千万使不得!”
  只听萧瑶冷叱道:“你们还不动手等什么?”
  众红衣少女立时刀剑并举,齐齐围攻上来。
  她们一个个俱都身手不弱,刀光剑影,捷如闪电,只可惜她们的对手,遇上了岳小飞。
  岳小飞决定不伤她们,长剑绕着一转,只听一阵金铁交击之声过后,那袭来的刀剑,全被荡了开去,
  当他第二招剑势旋开时,众红衣少女的兵刃,竟全脱手飞去。
  众少女失去兵刃,一个个花容失色之下,只好全退到壁角去。
  岳小飞剑一指萧瑶道:“萧女贼,现在该轮到你了!”
  萧瑶虽明知不是岳小飞的对手,但身为火关统领,却又不能示弱,突见她右碗在胸前—旋,手中已多了一条金蛇软鞭。接着“嗖”的一声。金蛇软鞭闪电般直向岳小飞面门斜掠而下。
  岳小飞右腕一翻,剑锋照准鞭势上迎去。
  立刻,鞭梢缠住了剑身。
  萧瑶一咬牙,将金蛇软鞭猛向怀里带去。
  岳小飞脚下一滑,竟被带动得直向前踉跄踏出两三步。
  这一来,激得岳小飞火性大发,运气稳住身子之后,也猛力向后带剑。
  萧瑶照样站脚不住,也被迫迎着岳小飞撞来。
  岳小飞待对方身子临近,飞起一脚直踢小腹。萧瑶芳心大震,她必须避开这一脚,否则势必当场出丑,因之,迫得她不得不松手向一侧疾跃。
  岳小飞一甩剑,那条金蛇软鞭直被抛出洞外。
  交手仅仅两招,萧瑶和她的属下一样,也落得兵刃脱手。
  好在这时公孙玉已横拦岳小飞身前,示意见好就收。
  其实岳小飞也不敢把事情继续闹大,若他杀了萧瑶,只怕大公主也护不了他。
  公孙玉叫道:“岳公子,事情到此为止,都是自己人,若过于伤了和气,区区不才实在难以向大公主交代!”
  岳小飞依然手持长剑道:“公孙先生,什么叫事情到此为止?晚辈也不想难为她,只要她答应一件事!”
  公孙玉道:“岳公子要萧统领答应什么事?”
  岳小飞道:“桃花姑娘死在哪里,晚辈必须亲自看看!”
  公孙玉道:“这很简单,萧统领当然不会不答应。”
  说着转过头去道:“萧统领,就请你带岳公子去看看桃花姑娘的尸体!”
  萧瑶脸色憋得青中带紫,哼了一声道:“已经埋了!”
  岳小飞朗声道:“埋了也要掘出来看!”
  “人死入土为安,埋了怎能再行掘出?”
  “桃花这种死法,入什么也不能安,你若真敢不带在下去,在下干脆也就让你入土为安!”
  岳小飞边说边抢剑向萧瑶走去。
  公孙玉…见不妙,急急又抢前一步拦住道:“岳公子不可莽撞?一切有我,若她真不带你看,那时再由你处置。”
  公孙玉说完话再望向萧瑶道:“萧统领,岳公子说得出做得出,
  为了息事宁人,希望你别再坚持,否则后果由你自负。”
  萧瑶终于不得不软下来,咬了咬牙道;“跟我来!”
  那几名红衣少女正要跟着走,却被萧瑶叱退。
  就在这时,其中有一名红衣少女竟向岳小飞暗使眼色。
  岳小飞心中一动,似乎有些明白,立即紧跟在萧瑶身侧。
  萧瑶侧脸冷声道:“你为什么跟得这样紧?”
  岳小飞道:“你是否又怕了?放心,在下还不想把你怎么样。”
  出了这处壁洞,又来到另外一处壁洞门外。
  这洞门居然是锁着的。
  萧瑶打开洞门。只见洞内燃着油灯,在洞内靠左壁处竖着一根木桩,一名披头散发的女子,正吊在木桩上。
  萧瑶突然加快脚步,探手疾向那女子的前胸拍去。
  岂知她刚刚出手,突觉见一股奇大无比的暗劲将右臂击偏,接着自己的侧腰竟先中了一掌。
  这一掌,击得萧瑶直摔回洞门口。
  岳小飞回身大喝道:“臭婆娘,我岳小飞岂能让你得手,就在那远远站着,若敢再进一步,这里就是你的死地!”
  原来方才那红衣少女使来眼色,岳小飞就会意桃花可能还活着,因之,她才紧跟着萧瑶,以免她猝然出手将桃花置于死地。
  果然,萧瑶进入洞内之后,竟真的要将桃花处于死地。
  岳小飞早已有备,当然不能让她得手。
  公孙玉何等机智,到这时也知道了是怎么回事。
  他随即也横拦萧瑶身前道:“萧统领,你这样做,未免就大大不该了,连区区不才也看不过去!”
  岳小飞匆匆把桃花解下木桩,接着再拨开她覆在面前的乱发。
  只见桃花脸色惨白如纸,连眼眶都陷了下去。
  她紧闭双眸,口鼻间只有微弱的气息。
  岳小飞只感觉一颗心像锥扎刀戳般的刺痛,情不自禁摇动着她的手臂大叫道:“桃花姑娘,我来了!你若听见,快快睁开眼来!”
  桃花果然缓缓张开眼皮。当她发现面前扶持着她的是岳小飞,
  眸子里立即出现奇异的光采,接着嘴唇蠕动,似是泛出一丝笑容,但却没说出话来。
  岳小飞明白,她已两三天粒米滴水未进,若这时能给她灌杯热茶,必定能大大提振精神。
  但他却不能命令萧瑶送杯茶来?因为若萧瑶在茶中下了毒,岂不弄巧成拙。
  他暂时把桃花放坐在地上,一面问公孙玉道:“公孙先生,你看该怎么办?”
  公孙玉却转头道:“萧统领,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
  萧瑶不动声色道:“既然她还没死,不正随了你们的心意?”
  公孙玉冷着声音道:“在下是问你打算怎么办?”
  萧瑶道:“她没死就是命大,既然命大,那就不会再死,现在你们该放心了!”
  公孙玉道:“在下不是要萧统领说这些话,是问问你有什么打算?”
  萧瑶道:“桃花是我火关上的人,你们已经见着她了,而且也看到她还活着,那就该走了!”
  “可是我们走了以后,谁知你又把她怎么样?”
  “本统领自己的属下人,当然要好好照顾,何劳公孙先生担心!”
  公孙玉只好再转头道:“岳公子,你还有什么高见?”
  岳小飞哼了一声道;“公孙先生刚才和她还有什么好讲的?若把桃花姑娘仍留在火关,你想她还打活命吗?”
  公孙玉道:“我当然也想到这一层,但桃花终究是火关的人,又怎能不留在火关上?”
  “公孙先生是否想到我们必须把她带走?”
  “岳公子准备把她带到哪里?”
  “若我们不带她走,她是必死无疑,至于带到那里,那就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
  忽听萧瑶冷笑道;“桃花是我的人,是教主拨给我的,你们谁敢把她带走?”
  岳小飞也冷笑道:“我就敢把她带走,你若不怕死,只管出手拦阻试试!”
  他边说边左手托起桃花,右手横剑直向洞外走去。
  萧瑶已领教过岳小飞的历害,还真不敢出手拦阻,只是面孔憋得血红,似乎有生以来从没吃过这样的瘪。
  倒是公孙玉有些过意不去,拱了拱手道:“萧统领,多有得罪,岳公子这是迫不得已,只要你以后对待下属仁慈一点,这种事决不可能再发生。”
  萧瑶只气得全身发抖,哪里还能说出话来。
  岳小飞一口气出了隧道,才放缓脚步。
  当隧道口那名守护的红衣少女见岳小飞托着桃花经过,也知道岳小飞是救桃花的,她高兴还来不及,当然并不过问。
  其实她过问又有何用?连她们的统领都拦阻不了,她岂不等于聋子的耳朵,只是摆在那里好看而已。
  这时公孙玉已跟了上来道:“你到底准备把她带到哪里?”
  岳小飞道:“到了宵关就有饭馆,让她喝点水吃点东西,只要她的精神体力能稍稍恢复就好办了。”
  公孙玉道:“不必走那么多,水关统领我认识,到了水关,先讨杯茶给她喝。”
  岳小飞喜道:“那就更好不过了。”
  到了水关,公孙玉果然讨了杯水给桃花喝下。
  桃花两三天粒米滴水未进?喝下一杯茶后,果然顿见起色,而且已渐渐能开口说话。
  她真感激得不知说什么好,有气无力的道:“公子,您的大恩大德,婢子真不知该怎样报答,若您今天再不来,婢子必定已经没有命了!”
  岳小飞叹口气道:“你体力尚未完全恢复,不必多说话,说起来该是我连累了你,我无论如何也要把你救出来!”
  桃花被岳小飞托着有些不好意思,娇羞的低声道:“公子还是把我放下,扶着我走就行了。”
  “你是否走得动?”
  “走不动可以走慢些。”
  岳小飞依言把她放下,一边扶持着。
  桃花又低声道;“那位是谁?”
  岳小飞道:“那位是公孙先生,若没有他在大公主那里领来通行腰牌,我又怎能来到火关救你。”
  桃花啊了一声道:“原来大公主也知道这事了?”
  岳小飞道:“若没有大公主做主,我们照样也没法到火关来救你。”
  桃花原先难免为岳小飞这次行动担心,此刻听说有大公主做主,内心越发充满感动,同时也不再为后果担心。
  其实岳小飞只是为了安慰桃花,至于干下这件事的后果,连他自己也不敢多想。
  到了宵关,很快便在街上找到了一家饭馆。
  吃过饭后,桃花的精神体力又恢复了很多。
  公孙玉见桃花的衣服几天已经弄得很脏,而且曾被拷打过,染了不少血渍,便又到街上为她买了一套新衣服。
  桃花真是感激莫名,连连向公孙玉道谢。
  离开宵关,公孙玉和岳小飞才想起下一步的难题。
  公孙玉道:“现在该决定究竟要把桃花姑娘安置在哪里的事了!”
  岳小飞道:“唯一的办法,只有劳驾公孙先生把她送到总坛再请大公主安置。”
  公孙玉蹙起双眉道:“的确这是唯一的办法,但我却必须先禀报过大公主再把她带去,若直接把人带去总是不妥。”
  岳小飞苦思了半晌道:“那就请公孙先生暂时把桃花姑娘安置在总馆。”
  公孙玉摇头道:“这如何使得,我若把桃花姑娘带到总馆,萧馆主必定马上知道,不但犯了规戒,而且桃花姑娘是他胞妹关上的人,岂不又要出事。”
  “可是我们总不能把桃花姑娘丢在野外过夜?”
  “现在已是万不得已,只有让她在你那分馆里住一夜了。”
  “那不照样违犯规定?”
  “咱们不妨在宵关多待一会儿,等天晚了再回去,这样就不大可能被人发现,只要分馆的馆僮不向外泄漏,不会有人知道的。”
  岳小飞沉思了半晌,这的确是唯一的办法了。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十四回 五关总镇
上一篇:
第十二回 义救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