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回 明帮暗助
2021-03-08 17:33:06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大汉方才和众人站在一起,并未引起岳小飞的注意,但此刻站出来,却壮得简直像座铁塔。
  尤其论身量,足足比岳小飞高了一个头以上。
  这大汉的两柄锤,各重四五十斤,就像是棒锤上挑着两个大黑皮西瓜,看上去就够吓人的,足证明他力大无穷。
  原来这人是皇元教的护坛使者,姓古名亮。
  护坛使者的地位虽在护法之下,但古亮的一身武功,却在八大护法任何一人之上。
  这是因为他只是一个浑人,除武功之外,并无多大头脑,所以无法升任到护法或其他职位上去。
  当下,古亮把双锤在手里翻转一掂,双锤居然在这一掂之间,至少打了五六转,像玩魔术一般,仅凭他这佯轻轻露山一手,就足以使人看得眼花缭乱。
  接着,咧嘴一声冷笑道:“小子,听说总坛两位护法都栽在你手里,咱还只道你生来三头六臂,现在一看,却真让人笑掉大牙!”
  岳小飞手横长剑,站在原地,纹风不动,淡然一笑道:“少说废话,在下让你先攻。”
  古亮龇着两颗黄牙道:“小心咱这一锤下去,就让你变成肉酱!”
  岳小飞不愿和他斗嘴,索性不再言语。
  这时,双方所有的人的目光,早已集中在岳小飞和古亮两人身上,其中除亲眼见过岳小飞武功的人外,谁都认为他绝难接过三招。
  古亮见对方居然不理不睬,不觉火大了,一个虎跃,双锤直如泰山压顶般,向岳小飞头上砸去。
  岳小飞当然不想和他硬拚,古亮的双锤夹着劲风落下后,早已飘身向一侧移开数尺。
  古亮双锤落空,几乎闪了个大筋斗。
  他身材虽然高大,手脚却灵活无比,就地向侧方一个滑步,竟又追上了岳小飞,双锤也在同时疾抡而下。
  岳小飞就势又是一个倒纵,再度翻了开去。
  古亮两击不成,火气更大,干脆迫着岳小飞双锤交错下手。
  他这一手用得十分有效,使得岳小飞防不胜防,偶而长剑触上对方的锤,几乎将手腕震得发麻。
  岳小飞决定改守为攻,双脚一点,立即腾空而起,然后空中一个倒转,变成头下脚上,银芒一闪,剑锋直指古亮“天灵”大穴。
  古亮田轻功不济,不习惯这种打法,慌忙仰身双锤向上架格。
  剑尖和锤一接,岳小飞竟又腾起七八尺高,接着再度振剑冲下。
  就这样双力兵刃一连交接了五六次,岳小飞也一连在空中弹升了五六次,一直保持着凌空不坠。
  仅凭岳小飞这一身惊世骇俗的轻功,就使得两旁观战的人,都不禁瞠目结舌。
  古亮也越战越惊,就这么短的时间,便已汗流浃背,湿透衣衫,令人分不清他这身汗是累出来的还是吓出来的。
  就在他微一失神之下,空中竟已不见了岳小飞的人影。
  古亮骇然无措中正欲转身察看,后背早中了岳小飞一记凌空飞踢。
  这一脚由于速度太快,力道也就奇重,踢得古亮一声闷哼,站脚不住,直向前奔摔而去。
  哪知他只奔出几步,岳小飞的第二脚又已踢上后背。
  这次岳小飞是凌空仰身双足齐出,蹬得他当场扑摔在地,演出一式标准的“狗吃屎”,连两柄锤也脱腕飞出,那种狼狈情形,不亲眼看到的绝难想象。
  其实岳小飞方才要想取古亮性命,易如反掌,只是他想到不到最后关头,还是暂时避免出现溅血横尸场面较好。
  古亮好不容易才爬了起来,不过他这一爬起来,岳小飞真忍不住想笑。
  只见古亮嘴巴已歪,连鼻子也偏在一边,他一手托住下腭,那龇牙咧牙的模样又像在笑,而且还勾着腰有如一只大狗熊,看得严寒这边的人都忍俊不禁。
  但白荻的脸色却是难看得如罩寒霜。
  随来的四名护法,包括赵明月和高庄在内,以及另外几名高手,似乎都不愿自行出战。
  还好,大公土白金凤望着白荻裣衽一礼道:“禀教主,让女儿出去接他几招试试!”
  白荻凝着脸色道:“要多加小心!”
  白金凤用的是一条亮银软鞭,用手握软鞭,袅袅娜娜的走下场来。
  此刻的岳小飞,实在大感为难,在皇元教总坛中,他最感激的便是白金凤。
  回想初到招贤分馆时,白金凤曾仗义为他解除了不少危难,连父亲也得过她不少帮助,如今不但不能报答她,反而要当面厮杀,内心怎能过意得去。
  因之,瞬息间他已决定出手时尽量不使对方难堪,只求自保,绝不求胜,尽量给对方留点面子。
  他随即抱剑一礼道:“芳驾可是大公主么?”
  白金凤凤目凝威,冷冷一笑道:“不错,你到底是谁?”
  岳小飞道:“在下关大鹏。”
  “你目前是什么职位?”
  “城主身边一名小小护卫。”
  “我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大公主身在高位,怎可能认识像在下这种无名小卒。”
  “我看你很像一个人。”
  “大公主真会说笑话,在下本来就是人。”
  “我是说你的模样虽不像,但身材却很像。”
  岳小飞不觉心头一震,莫非已被瞧出破绽?”
  他淡然一笑道:“大公主不必多说,就请赐招!”
  白金凤右腕一抖,那五六尺长的亮银软鞭,寒芒闪烁,有如一条银蛇般,夹着锐风,闪电般直向岳小飞拦腰扫来。
  岳小飞一面跃身疾退,一面挥剑反削上去。
  只听“唰”的一声,鞭梢正好缠住了剑身。
  白金凤立即奋力将鞭往怀里带去。
  她因鞭长,这猛力一带,劲道奇大,岳小飞一个站脚不住,竟真的被带动得向前奔出好几步。
  白金凤果然身手不凡,趋势扬起左腕,一掌向岳小飞前胸拍去。
  岳小飞急急将身子一旋,借这一旋之力,不但将剑身脱离了鞭梢,人也向一侧移开了数尺,正好避来了白金凤击来的一掌。
  双方交手两招,显然是白金凤占了上风,至少她是一直采取攻势的。
  而岳小飞却似平陷入被动。
  在这刹那,皇元教总坛方面的高手,莫不为白金凤暗暗喝彩。
  白金凤似乎不容对方有喘息机会,“呼”的一鞭,如影随形,贴地扫了过去。
  亮银鞭过处,地面沙石横飞,尘土冒起,这一鞭如果扫中小腿,势必将双腿削成两截。
  岂知她鞭刚出手,岳小飞已然人在半空,凝剑不动,一缕指风,射向白金凤双肩。
  白金凤不失眼明手快,招势不敢递满,便急急侧身闪避。
  只见岳小飞横剑站在丈余外不动声色道:“大公主,我看咱们用不着再打了。”
  白金凤愣了愣道:“为什么不打了?”
  岳小飞道:“因为在下今天要战的对象不是你。”
  白金凤叱道:“胡说,动手拚搏,哪里还容得你自选对象!”
  岳小飞道:“当然其中有原因。”
  “什么原因?”
  “在下觉得若和大公主打,只怕打一天一夜也分不出胜负,既然如此,又何必浪费时间?”
  “你怎么知道分不出胜负?”
  “我可以担保。”
  “我偏要试试!”
  “大公主若执意不信,在下也只有奉陪!”
  白金凤不再答话,像只大蝴蝶般,凌空飞扑而下,挥鞭展开猛攻。
  岳小飞也不再闪让,抡剑也展开生平所学。
  这次两人的出招接招,都快得不能再快,简直令人目不暇接。
  到后来,鞭如千百条银蛇漫空飞舞,剑似无数道寒光当头闪射,但闻唰唰唰嘲唰唰唰唰唰之声不绝于耳,丈余方圆之内,有如被一片光影笼罩,根本看不出岳小飞和白金凤人在哪里。
  足足一盏热茶的工夫过去,谁也没数清两人到底对拆了多少招,但却显而易见,白金凤的鞭势已渐渐缓慢下来。
  奇怪的是岳小飞虽剑招仍气势如虹,却并不向前进*,毫无进攻模样。
  白金凤终于被迫向后跃出两丈之外。
  当她稳住娇躯,众人才看清她脸色一片惨白,娇喘吁吁,香汗淋漓,后身和胸前的衣服,几乎全已被汗水渗透。
  但岳小飞却依然气定神闲,就像方才根本没经过激烈拚搏一样。
  他横剑淡淡一笑道:“大公主,在下说的不假吧,双方整整对拆了百招,谁也没沾到谁的便宜。”
  白金凤脸色终于在惨白中泛出一抹绛霞。
  她还能说什么,明明自己已无力再战,而对方却气不出声,面不改色。
  她败得一点也没有怨恨,而且芳心中对敌方有说不出的感激,因为人家分明处处为自己留下了余地。
  当她刚退回阵中,秦槐已厉声喝道:“多上去几个把他拿下!”
  四名护法,果然一齐出阵。其中两人,仍是昨日败在岳小飞手下的高庄和赵明月。
  其实这四人心里都有数,若单打独斗,根本支持不了几招,现在仗着人多,当然已无所畏惧。
  岳小飞冷笑道:“你们可是要联手合攻对付在下?”
  赵明月干咳了一声道:“赵某自知一人不是你的对手,不得不采取联手合攻的打法,你若怕了,我们也并不勉强。”
  岳小飞朗朗笑了几声道:“在下长了这么大,从来不晓得什么叫怕,用不着客气,上吧!”
  这次岳小飞虽不想伤人,但却决定来个速战速决,至少应该把真本领拿出来让对方见识见识。
  但见赵明月等四名护法在一声暗号之下,身法移动间,很快使各取方位,把岳小飞围在中间。
  接着又是一声暗号,四人一齐闪电般发动,四样兵刃,前、后、左、右向岳小飞攻击过来。
  这四人似是早有默契,配合得恰到好处,威力之大,攻势之猛,有如狂风骤雨般,火力集中一点,似乎想一出手就把岳小飞置于死地。
  岳小飞料定四面迎敌,必感吃力,不等四面兵刃袭到,一式“一鹤冲天”,人已直上直下的凌空而起,然后飘落一侧。
  这一来,反而使得四名护法的兵刃,几乎纠缠在一起。
  当他们撒开兵刃正欲寻找目标时,只听一声惨呼,赵明月首先被一指点中后背,仰身倒了下去。
  这时岳小飞用不着四面迎敌,对方三人,哪个靠自己最近,哪个就要先吃亏。
  果然“当”的一声震响,高庄的兵刃首先被击飞,岳小飞第接着飞起一脚,直把高庄踢出两三丈外。
  另两名护法一见大骇,只有也向后急退。
  岳小飞也并不追袭,横剑稳站原地,看看还有何人来攻。
  仅仅片刻工夫,便已把四名护法打得狼狈不堪,果然是名副其实的速战速决。
  在岳小飞预料,下面必定是皇元教主白荻或总护法秦槐亲自出马了。
  岂知皇元教主白荻却不动声色的转身道:“回总坛去!”
  说着,在秦槐、白金凤以及另两名高手的簇拥下,进入一顶黄色小轿,起轿之后,缓缓而去。
  岳小飞回身道:“禀城主,为什么不把皇元教主和秦槐拿下?”
  严寒吁了口气道:“要拿下他们两人谈何容易,这两人的武学造诣,已达登峰造极之境,方才只是自顾身份,不愿出手而已。”
  于是,严寒率领岳小飞、严如冰、周海山等人,仍退回城中。
  这一次会战,双方算是牛刀小试,在皇元教主白获来说,只是试探性质而已。
  回到大厅,严寒只把岳小飞一人留下。
  岳小飞忖度情势,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说:“以晚辈预料,就在最近几天,皇元教主必定调集大军和天谷内精锐,再度前来,那时就绝不您今天这样容易对付,城主必须尽早宣示迎敌对策,晚辈等人也可早做准备。”
  严寒叹口气道:“本城目前可用之将,以你和令堂武功最高,至于老夫,非必要时,不宜亲自出阵。”
  以严寒的想法,不外是能再拖延几天,双方再展开决定性的一战。
  原因是他在那晚花玉麟走后,已把在灵堂中服药入棺的方天铎救醒,另外,也放出了禁锢在秘洞里十余年的关琳,目前都已被请到内府一处跨院里静养。
  方天铎和关琳,虽然武功已登峰造极,但因一个服药入棺三年多,精神体力短时内都无法恢复,一个禁锢在山洞秘室十几年,自然也无法立即上阵。
  在这种情形下,严寒当然希望能多拖延一些时日,等关琳和方天铎武功恢复后双方再决一死战,到那时便有足够的实力和皇元教对抗。
  岳小飞见严寒说过话后,久久缄默不语,再道:“晚辈是否该回到五关请家父即刻率众前来助阵?”
  严寒又沉吟了许久才道:“暂时不必来,不过老夫却希望你今晚回五关一趟,把这边的情形告诉令尊,要他也先有心理准备。”
  “城主为什么不要家父即刻赶来相助?”
  “理由很简单,令尊暂在五关不动,老夫至少可以从他那里得到皇元教总坛的消息,若令尊一来,身份暴露,除了死守育化城,对于外面的消息,岂不等于完全封锁。”
  “城主顾虑得是,晚辈今晚就回五关向家父禀报。”
  “告诉令尊,关琳和方天铎两位大侠都已放出,目前正在休养,要他放心。”
  岳小飞哦了声道:“这两位大侠都是什么人,为什么耍把他们的消息告诉家父?”
  严寒道:“你只要告诉令尊令尊必会对你说出他们的身份来历。”
  为了尽速赶回五关,岳小飞在当日下午便动身上路。
  现在他已知道育化城通往五关,有三条路可行,他当然是找离总坛远些的路走。
  晚饭刚过不久,他已回到五关。
  用过餐后,即刻去见父亲花玉麟。
  当花玉麟听见岳小飞的报告后,也料定皇元教主必定在最近几天率大军进攻育化城,而育化城目前的力量也的确难以相抗。
  忽然,花玉麟灵机一动,似乎有了主意:“既然严城主希望能拖延一些时日再和皇元教决战,为父倒想出一个办法。”
  岳小飞迫不及待的问道:“为父有什么良策,孩儿愿意马上采取行动。”
  花玉麟道:“不妨在皇元教内部制造内乱,皇元教主为了整顿内部,近期内必定顾不得再向育化城进军。”
  岳小飞道:“父亲的意思,是否想先在五关制造变乱?譬如把水关破坏?或者暗杀火关统领萧瑶?……”
  花玉麟摇头道:“五关是为父所辖下的地面,如果五关发生变乱,第一个失职的便是为父,怎可自己找自己的麻烦。”
  岳小飞想了想道:“是否可以把目标放在招贤馆?”
  花玉麟点头道:“我正是这意思。”
  岳小飞道:“事不宜迟,最好今晚就采取行动。”
  花玉麟望了望天色道:“现在行动还嫌早些,等天色全暗之后再行动不迟。”
  岳小飞趁这时问道:“严城主所说的关琳、方天铎两位大侠,他们究竟是什么人?”
  花玉麟霎时浯气带些激动,道:“他们是为父结拜的两位义兄,关琳最长,为父是结拜中的老三,这两人的武功,都已登峰造极,严城主所以要拖延一些时日再和皇元教主决战,据我预料,不外是在等待他们二人恢复功力。”
  有了这两位高人相助,岳小飞顿感兴奋不已,顿了一顿道:“这两位伯父为什么也会被囚禁在育化城?”
  花玉麟复又叹息一声道:“你关伯父在十二年前,便被皇元教主囚禁在天谷,其中原因,为父到现在还弄不清楚,至于你方伯父,正是三年前和我约好要到独秀峰接你的那人。”
  岳小飞情不自禁啊了声道:“他为什么也到了天谷呢?”
  花玉麟道:“他和为父一样,竟然也是为了救出你关伯父,却因和我事先不曾联系好,他竟先通过五关进入天谷,他是在三年前通过五关成绩最优的人,以后才是我和你母亲以及你,目前这四人都是育化城的力量,只要能拖延一些时日让你方伯父和关伯父的武功恢复,我们就有足够的力量和皇元教主对抗,纵然不能胜过她,至少也差不到那里去。”
  父子又谈了一阵,花玉麟道:“现在时间差不多,我们可以行动了。”
  “父亲准备带那些人去?”
  “干这种事情,人越少越好,你我父子两人足够了。”
  “关上的事,要不要交代袁大哥一声?”
  “不必,如果进行得快,不到三更就可以赶回来,你那人皮面具,可带在身边?”
  “孩儿一直随身携带的。”
  “那就马上随父走。”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二十七回 一度春风
上一篇:
第二十五回 剑拔弩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