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观光隧道
2021-03-08 15:03:44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次日一早,庐云便把袁小鹤和小飞叫到房间里去。
  袁小鹤心里有数,事情一定不妙。
  因为他昨晚并未把凤嫣红和马昭雄来过的事向师父禀报。
  这倒并非他有意隐匿不报,而是他不愿再引起师父的伤心。
  果然,当两人进入正屋后,庐云的神色现出从未有过的凝重。
  袁小鹤一颗心立刻像十五只吊桶在打水——七上八下,他战战兢兢来到庐云面前道:“师父有事么?”
  庐云声音冰冷的道:“有件事为什么昨晚不向我禀报?”
  袁小鹤硬着头皮道:“师父说的什么事?”
  庐云喝道:“怎么?还想不说实话,你们回来后,有什么人来过?”
  袁小鹤心头一震,低下头道:“莫非师父已经看出什么地方不对?”
  “我当然看出不对,快说,有什么人来过?”
  袁小鹤只得把风嫣红和马昭雄前来的经过,详细禀告一遍。
  庐云脸色发青,哼了一声道:“你可知道他们是做什么的?”
  袁小鹤内心一阵忐忑,摇头道:“弟子不知。”
  庐云冷笑道:“现在我可以告诉你,他们是来盗取为师的一样东西!”
  袁小鹤慌忙跪倒在地道:“弟子该死,师父不在家,弟子竟然疏于职守。”
  庐云叹口气,语调却渐趋缓和:“起来,其实这不是你的错,你的武功比他们相差很多,根本无法阻止他们的行动,你能保全性命.已经是很难得了。”
  袁小鹤依言站了起来道:“师父究竟丢了什么东西?”
  “炼心大法秘笈。”
  袁小鹤如闻晴大霹雳,他虽未见过“炼心大法秘笈”,却知道这是武功中最高境界的奇书,同时也终于明白了昨晚风嫣红和马昭雄在房中呆了那么久的原因。
  只听庐云缓缓说道:“‘炼心大法秘笈’是十几年前洞仙赠给为师的,我至今尚未完全练成,想不到却被这一对无耻男女盗走了,这教我将来如何向洞仙老前辈交代?”
  他长叹一声,继续说道:“其实秘笈中的文字和图解我全已记在心中,即便把它毁掉也算不得什么损失,但如今落在这对无耻男女手中,却实在是我的天大罪过,同为他们—旦把炼心大法习成,武林中就难免要兴起一场腥风血雨的浩劫了!”
  袁小鹤顿了顿道:“师父,就让弟子设法再把那册秘笈夺回如何?”
  庐云惨然一笑道:“就凭你现在的武功,如何能跟他们相抗,那岂不等于飞蛾扑火,自寻死路!”
  岳小飞挺了挺胸道:“晚辈可以相助袁大哥一臂之力!”
  庐云摇摇头道:“你的身手,虽然不在小鹤之下,总是年纪太小,想跟他们对抗,谈何容易。”
  袁小鹤嗫嚅着道:“可是我们总不该明知那秘笈已被他们盗去而不去采取行动!”
  庐云沉忖半响道:“从现在起,你们都必须心无旁务,专心一志习练武功,三年以后,我就决定让你们下山,设法从那对无耻男女手中把秘笈夺回。”
  袁小鹤茫然道:“如果再等三年,他们岂不早已把炼心大法习成?”
  庐云道:“不可能,要想习成炼心大法,即便武功已达登峰造极的人物.至少也须三年时间,即以为师来说,本可在三四年内,
  把炼心大法习成,但因近十年来一直心绪零乱,所以到现在仍未到大成阶段。”
  “师父不是说过他们两人的武功已经接近登峰造极了么?”
  “不错,可是他们两人都心术不正,而且心有旁务,三年内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成就,说不定会因而走火入魔,他们虽然得到那册秘笈,反而是身受其害了。”
  袁小鹤这才稍稍放下心来。
  庐云又道:“没事了,你们回去吧,从今天起,为师决定打起精神来把生平所学,完全传给你们。”
  转瞬三年过去。
  在这三年里,岳小飞和袁小鹤,在庐云的悉心教导下,果然专心致志,夜以继日,勤习武功。
  岳小飞对于和父母联络,仍存着一线希望,他曾多次偷偷到过独秀峰那棵虬松下,希望能奇迹般的得到讯息,可惜每次总是失望而归。
  —天傍晚,庐云又把袁小鹤和岳小飞叫到房中。
  原来他已决定明天就要袁小鹤和岳小飞下山,以便向风嫣红和马昭雄讨回“炼心大法秘笈”。(OCR:别人三年内都记熟了,讨回不如杀了。)
  另外,岳小飞也可趁下山在外行走之便,查寻父母的下落。
  这在岳小飞当然是喜出望外。
  但袁小鹤反而觉得一时之间漫无头绪,茫茫天涯,到哪里去找凤嫣红和马昭雄呢?因为在这三年里,这对无耻男女,并未再过来。
  因之,袁小鹤不得不有所请示:“师父,弟子该到什么地方才能找到他们?”
  庐云似已胸有成竹.缓缓说道:“这对无耻男女的行径.早已被武林同道所不齿,所以他们可能不方便在中原活动,也许到秦岭终南一带可以找到他们。”
  袁小鹤道;“师父可是已经得到他们的消息?”
  庐云道:“我虽然没得到他们的消息,但却听说近年来在秦岭终南一带,有一个新兴的庞大组织,不少武林高手,都望风相投,因为这一庞大组织的所作所为,不但奇特,而且也不光明正大,如果我所料不差,这对无耻男女,很可能已加入了这一组织。”
  袁小鹤默了一默,再问:“师父既然命令弟子下山,必定认为弟子现在的武功已足可与他们抗衡,莫非弟子的身手已真可赶上他们?”
  庐云摇头道:“若论武功,你恐怕永远无法与马昭雄相比。”
  袁小鹤哦了声道:“那么弟子又怎能讨回那册秘笈呢?”
  庐云道:“因为你已习得了剑法上的‘风雷三式’和拳掌中的‘搏龙三拿’,这两种武功,当初我并未传给马昭雄,你若战他不过,必须立刻施出‘风雷三式’和‘搏龙三拿’,也许能把他制住。”
  袁小鹤茫然再问:“弟子在师父门下习艺,论时间已经超过马昭雄?为什么武功仍然赶不上他?”
  “因为你的天赋资质无法和他相比,而且这些年来,他一定也更有进境。”
  庐云叹口气.接着又道:“若马昭雄能不失正道,凭他的天赋资质,将来一定必有大成,可惜他却自己毁灭了大好前途,说起来实在是件令人扼腕的事!”
  袁小鹤搭讪着道:“那么小飞的天赋资质,应该可以比得上他了?”
  庐云颔首道:“不错,在后起一辈中,也只有小飞可以与他相比,甚至犹有过之,但小飞总是年纪太轻,功力无法赶上他的深厚,虽然如此,目前的小飞,也足可与他一拚。”
  “弟子和小飞下山以后,师父还守在这里么?”
  “为师当然还要守在这里。”
  “师父为什么不亲自带弟子和小飞一同下山?”
  庐云黯然一叹道:“自己的妻子和弟子做出这样无耻乱伦的事,我还有何面目面对昔日武林道上的故人,而且……”
  袁小鹤也不敢多问。
  庐云交代完毕,道:“现在该到厨房做饭了,也算为师替你们两人饯行。”
  袁小鹤相岳小飞来到厨房,只见厨房里摆了不少鸡鸭鱼肉,另行一罐酒。
  晚餐,虽然只有三个人,却摆了满满的一桌菜,的确事盛得很。
  果然都吃得酒醉饭饱,随即各自回房安寝。
  这一夜,袁小鹤和岳小飞都不曾睡好,辗转反侧,难以成眠。
  袁小鹤想起即将和恩师别离,不知何年何月,才得重聚。尤其他和岳小飞走了以后.茅屋里只剩下师父一人,那是何等的寂
  寞.而且师父今后连饭都要自己做,又是何等的辛苦。
  至于岳小飞,对庐云照样也有着依依难舍的感情,这三年多若不是他老人家收留,说不定自己已沦为一名无家可归的乞儿。
  次日一早,两人便辞别了庐云下山。
  庐云并未相送,只是各赠了袁小鹤和岳小飞一柄长剑,也给了他们一些盘缠。
  原来这座独秀峰是在五台山。
  由五台山到秦岭终南山,是往西南而行。
  大约半月后,两人已到达陕西华阴。
  华阴之南.便是华山。
  两人决定由华阴经华县、渭南,临潼至长安,再由长安进入终南山。
  这样走法,虽然路程远一点,但因靠近黄河和渭水沿岸,地势平坦,比走山路要方便很多。
  到达华阴时天色已晚,他们便在城郊找了一处客栈住下。
  半个多月以来,他们一路奔波,虽然也曾留意打听,还是半点凤嫣红和马昭雄的消息也没有。
  至于岳小飞的父母,因为无名无姓,那就更不容易打听了。
  两人顾不得在街上游逛,在客栈用过晚餐,便准备进入上房休息。
  就在岳小飞餐后准备回房休息时,突然从另一个上房走出一个人来。
  这人高头大马,满面虬须,腰悬一口厚背鬼头刀,神态颇为粗狂而又雄猛。
  岳小飞虽不认识此人,但在这刹那,却立即眼睛为之一亮。
  原因是这人胸前拄了一块玉佩,而使岳小飞为之留意的,也正是这块玉佩。
  一个粗壮男子胸前挂着玉佩,本来就不大相称,何况这玉佩正是岳小飞所最熟悉的东西。
  原来三年前当岳小飞正在独秀峰那棵虬松下和父母分手时,他的父亲曾交给他一个小黄绢包裹,告诉他里面有将来彼此联络的暗记和信物。
  岳小飞后来经过察看,包裹内只不过是一块玉佩,而那玉佩和现在虬须大汉胸前所佩的,不论大小形状,竟是完全一样,又
  怎能不使他大大留意。
  他顾不得是否冒昧,立刻趋前抱拳一礼道:“兄台,请恕小弟无礼,可不可以借一步说话?”
  虬须大汉见对方只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先是—愣,但接着又点了点头道:“小兄弟可是有什么事?”
  岳小飞道:“小弟想请兄台到小弟房中坐坐!”
  虬须大汉随即随岳小飞来到房中。
  岳小飞亲切的招待他坐下,又为他倒了一杯茶奉上。
  虬须人流两眼直眨的道:“在下和小兄弟好象并不认识?”
  岳小飞却望向虬须大汉胸前那块玉佩道:“小弟的确和兄台素不相识,只是想问问兄台这块玉佩?……”
  虬须大汉聚现惊喜之色,啊了一声道;“莫非小兄弟是?……”
  岳小飞道:“小弟也有同样的一块玉佩,因为太巧合了,所以才要请问兄台……”
  虬须大汉像铜铃般的两眼,越发眨动得历害:“我想问问,小兄弟今年多大年纪了?”
  “小弟今年十三岁。”
  虬须大汉猛地由座位站了起来,探臂拉住岳小飞道:“公子,我丁涛到处找了一年多,终于找到你了!”
  岳小飞迫不及待的急急问道:“丁大哥,到底是怎么回事,请快告诉小弟!”
  他虽然这样问,其实心里已明白,这位叫丁涛的大汉,必是和自己联络的人。
  丁涛紧紧握着岳小飞的手道:“有一男一女两位大侠,吩咐我寻访公子,我寻访了年多,总算皇天不负苦心人.今天遇上了公子,没辜负两位大侠的交代。”
  “丁大哥可知道那两位大侠姓什么?叫什么?”
  丁涛摇摇头,苦笑道:“在下当时当然问过,可是他们却不肯透露,只交给在下一块玉佩,要在下寻访他们的公子,既然公子也有一块同样的玉佩,那就不会错了。”
  他说到这里,才又觉出不对,顿了顿道:“既然见到了公子,
  公子又何必问令尊令堂姓什么叫什么?对了,那两位大侠不肯说出姓名,公子总该告诉我你的尊姓大名吧?”
  岳小飞道:“小弟岳小飞。”
  虬须大汉道:“那就对了,令尊就是岳大侠!”
  岳小飞虽明知父亲并不可能姓岳,却又不便解释,以免又闹出笑话。
  他接着问道:“丁大哥既然连家父姓什么叫什么都不知道,又怎会对家父和小弟这样帮忙?”
  丁涛正起神色道:“不是在下帮岳大侠的忙,而是岳大侠帮了在下一次大忙。”
  “这话怎讲?”
  “他救了在下一命,如果没有他,在下哪能活到现在,所以在下就是一辈子不做别的,也要完成他的一番附托。”
  “家父和家母都对丁大哥说过什么?”
  “岳大侠交给在下这块玉佩,要在下设法和公子联络。”
  “家父可交代过丁大哥到五台山独秀峰去找小弟?”
  “一点不错,岳大侠是这样交代过。”
  “丁大哥到过那地方没有?”
  “当然到过,那峰顶有一棵大松树,我在松树下直坐了一天,连个人影都没看到,只好连夜下山,后来觉得天下像公子这般年纪的人太多,总不能见到一个问一个,所以干脆就把玉佩挂在胸前,若公子见了,一定会主动找我,果然这办法很好,要不然,真不知哪一天才能找到公子。”
  “丁大哥当年是在什么地方看到家父家母的?”
  “就在华山和终南山之间的蓝关。”
  岳小飞很快便想起韩愈的一首七言律诗:“一封朝奏九重天,夕贬潮州路八千。欲为圣朝除弊政,肯将衰朽惜残年。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知汝远来应有意,好收吾骨埋江边。”
  接着,他似乎也有种不祥的预感袭上心头。
  在从前,他在感觉上,似乎觉得蓝关远在天边,实际上现在来到华阴,已距蓝关不远了。
  他关切而又激动的问道:“家父和家母可曾交代丁大哥带给小弟什么言语?”
  丁涛道:“他们只交代在下告诉公子,他们很好,请公子不必挂心。”
  岳小飞不禁又是一阵怅然,父母托人寻找自己,所带来的竟是这么短短的一句话。
  “那么丁大哥可知道家父母去了什么地方?”
  “在下当时也曾问过,可是岳大侠不肯透露,看他的神色,好像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苦衷。”
  丁涛说到这里.忽然站起身来道:“公子请别离开,待我再去叫一个人来!”
  岳小飞茫然道:“丁大哥要去叫谁?”
  丁涛道:“一个叫甘霖的,我和他不论走到哪里,都在一起,岳大侠救过我的命,照样也救了他的一命,这三年来,他和我都是在到处寻访公子的,现在既然找到了,当然要告诉他,也让他高兴一下!”
  原来丁涛和甘霖也是住在这家客栈的。
  丁涛走后不久,便带着另外一个大汉走了进来。
  不消说。另外这大汉便是甘霖了。
  甘霖又是另一种长相,一张削瘦的马脸,身材细高,皮肤白得像漂过,有如肺痨病鬼一般,再怎么看也不像他的名字,和丁涛走在一起,恰成强烈的对比。
  甘霖一进门就抱拳叫道:“岳公子你好,总算找到你了!”
  岳小飞请二人重新入座,并另为甘霖倒了一杯茶。
  只见丁涛望着甘霖道:“老甘,原来岳公子还不清楚岳大侠夫妇在哪里,这教他们全家怎么团聚?”
  甘霖翻着一对死鱼眼道:“依我看岳大侠夫妇定是进了鬼门关!”
  岳小飞只听得大吃一惊道:“什么?莫非家父家母已经遭遇了什么人的毒手暗害?”
  甘霖尴尬一笑道:“原来岳公子不晓得什么叫鬼门关。”
  岳小飞变着脸色道:“小弟怎么没听说过什么叫鬼门关,活人又怎会进了鬼门关?”
  甘霖又是尴尬一笑道:“咱说的鬼门关,只是一个地名,据说在最近几年,不少武林绝顶高手,都想进鬼门关,连中原一带的武林人物,也都慕名而来。”
  岳小飞虽略略放下心,却还是透着不解:“这又是为什么呢?莫非鬼门关还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
  甘霖似乎来了兴趣,说得口沫横飞道:“那就不用说了,就以咱和老丁来说吧,照样也心里痒痒的,希望能去一趟。”
  岳小飞道:“甘大侠还没说出那究竟有什么地方吸引人?”
  甘霖砸嘴道:“据说里面什么奇奇怪怪的景物都有,称得上是千年难得一见,而且如果运气好,还可以做神仙。”
  “甘大侠是听谁说的?”
  “连千百里外的人都知道,咱们又怎能不知道呢,我和老丁就在太白山,离终南山不过两三百里路。”
  “鬼门关在哪里呢?”
  “就在终南山。”
  “甘大侠能不能找到?”
  “当然可以找到,如果公子想去,我和老丁一定奉陪,令尊岳大侠曾救过我们两人一命,我们正该帮忙公子做点事情。”
  岳小飞暗道:“怪不得庐伯伯要袁大哥和我到秦岭终南山一带来找风嫣红和马昭雄,说不定他已听说过鬼门关的事吧。”
  就在这时,袁小鹤由外面走了进来。
  袁小鹤和岳小飞住在一客房,他因刚才到外面办了点事,所以回来较晚。
  岳小飞连忙为双方介绍。
  当丁涛和甘霖得知袁小鹤是圣手庐云的高足,都不免礼敬有加。
  袁小鹤自然大为得意:“原来两位也认识家师?”
  丁涛搔搔脑袋道:“哪里.我们怎够资格相庐大侠交情,他老人家当年在武林中鼎鼎大名,像雷震耳朵,谁人不知,哪个不晓!”
  甘霖紧接着道:“对啦。最近这十年,庐大侠已很少在外露面,若不是今天碰到袁小侠,我们还直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呢?”
  由丁、甘两人这几句话,可知他们并不清楚凤嫣红和马昭雄的一段丑事,袁小鹤当然也不便提起。不过,他已明白师父庐云当年的确是位了不起的人物。
  当他再听到有关鬼门关的事时,更是喜小自胜,忙道:“就请两位当家的替在下和岳公子带路,以便见识见识鬼门关究竟有什么稀奇。”
  次日一早,四人便起程结伴赶路。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四回 各显其长
上一篇:
第二回 逆徒淫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