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回 怒犯戒律
2021-03-08 17:06:1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林金宝那里答得上话,脸色由青变绿,情不自禁转头望向岳小飞。
  刀疤脸阴笑了几声道:“你往哪里看,谁也救不了你!”
  他话刚说完,伸手便向林金宝抓去。
  岳小飞一把将林金宝拨到后面,喝道:“什么东西!居然在我面前放肆,你不过招贤馆一名狗腿子,太无法无天了!”
  刀疤脸伸手再向岳小飞抓来,一面沉声道:“你敢怎样?”
  他的最后一字尚未出声,紧接着一声惨叫,直飞起一丈多高,然后像天外飞石般向后摔去。
  还好,若不是吴有权及时跃身接住,刀疤脸不死也必重伤。
  不过,他们所有的人,包括林金宝在内,却谁都没看清岳小飞是怎样出手的。
  吴有权等人虽然知道凡是能闯过五关来到招贤馆的人必定身手不凡,但却没料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孩童,竟有如此惊世骇俗的武功。
  其实岳小飞连手都没动,只是轻轻飞腿蹬出一脚。
  他知道,若蹬得过重,刀疤脸势必当场肚破肠流,他为了不把事情闹大,才决定暂留刀疤脸一条狗命。
  吴有权放下刀疤脸,大步直冲过来。
  他如何忍得下这口气,三角眼凶光暴闪,斜瞄了几瞄道:“好小子,这是什么地方,容得你撒野?”
  岳小飞极力隐忍着,不动声色道:“林金宝犯了什么罪过,你们要这样对付他?”
  “分馆里进来女人,难道不是他的罪过?”
  “那是在下放进来的,与他无干,你们就该直接找我!”
  “你为什么把女人放进来?”
  “女人也是人,我为什么不能让她进来?”
  “你应当听林金宝告诉过这里的规定?”
  “不错,他是对在下讲过,但这种不合理的规定,在下却没有必要遵守。”
  吴有权两太阳穴急剧抽动了几下,大喝道:“好小子,年纪不大,却已秃子打伞——无法无天,我看你是瞎子闻臭——想找死(屎)!”
  岳小飞冷冷一笑道:“尊驾准备怎么样?”
  吴有权闪电般直向岳小飞左手腕脉抓来,一边喝道;“先随本副总管到总馆去,再治你的罪!”
  岳小飞岂能容他抓住,左手一翻,反向对方腕脉上扣住。吴有权没料到对方动作如此之快,虽未被扣住,但却被岳小飞的手指触及。
  他只感对方的指尖,竟有如五把钢锥,虽然轻轻一触,却已痛彻心肺。
  岳小飞冷冷笑道;“姓吴的,你若知趣,就趁早滚回去,否则别怪我岳小飞对你不起!”
  吴有权在众目睽睽之下,岂能示弱,哼了一声道;“老子今天若连你都制服不了,就把吴字让你倒写!”
  岳小飞耸了耸眉道;“在下早就听说你这狗腿子不是东西,如果非要找倒霉不可,那我也正好可以趁这机会教训教训你,你只管过来试试!”
  吴有权陡地一个虎跳,双拳齐出,直向岳小飞面门捣来,下面同时又踢出一脚。
  岳小飞一侧身,让过来势,右掌疾向吴有权后背拍去。
  只听吴有权一声闷哼,凌空直向前栽去,正好俯摔在客厅门槛上。
  那门槛离地足有半尺高,横顶在吴有权小腹上,其结果不问可知。
  吴有权勉强爬了起来,双手捧着小腹,只顾咬牙咧嘴。
  岳小飞余怒未息,跟着左右开弓,劈出两掌。
  顿时,吴有权双颊已皮开肉绽,连嘴巴和鼻子都几乎打歪。
  岳小飞再抓住吴有权衣领,五指一旋,把人旋了个倒转一圈,然后飞起一脚,再蹋上对方前胸。
  吴有权“噢”的一声,随即向大门方向倒出去。
  那几名黑衣大汉齐齐跃身准备把吴有权接住,岂知吴有权向后倒撞的冲力太大,那几个黑衣大汉虽然把人接住,却都全被撞倒。
  岳小飞轻轻松松的出手几招,竟把吴有权打得半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怎不令在场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
  几名黑衣大汉爬起身来,再把吴有权扶起,却都只能僵在那里。
  岳小飞冷笑道:“姓吴的,你不是要把在下拿到总馆治罪吗,我看你怎样拿法!”
  吴有权狂喘如牛,呲牙咧嘴道:“好,你有种就别跑,吴某拿不住你,总还有人拿得住你!”
  岳小飞淡然笑道;“我等着,看你们哪个敢来拿!”
  其中一名黑衣大汉道:“副总管,你别说了,先回去要紧!”
  事到如今,吴有权除了回去,根本没有第二条路好走。
  谁知他刚歪歪斜斜的走出四五步,便已身不由己的倒了下去。
  那几名大汉,只好抬头的抬头,抬脚的抬脚,挤成一堆,好不容易才把吴有权抬出大门,然后再抬着往总馆方向而去。
  岳小飞回过身来,只见林金宝仍目瞪口呆的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林金宝,他们已经走了,还怕的什么?”
  林金宝这才打了哆嗦,如梦方醒。
  岳小飞打了吴副总管,在他来说,当然是大快人心,但他却不能不想到继之而来的将是什么后果。
  蓦地,他翻身跪倒在地道:“公子,这祸事闯得大了,现在您唯有快快逃走,才是唯一的办法!”
  岳小飞拉起林金宝道:“好汉做事好汉当,我若怕,就用不着打姓吴的了,何况我现在身在天谷,又能逃到哪里去,而且我逃走,你又怎么力,?”
  “公子现在已是自身难保,根本已不可能顾得了小的。”
  “你放心,只要有我在,谁也别想动你一根汗毛。”
  “公子,还是听小的话,逃走要紧,天谷这样大,也许仍有藏身之地。”
  岳小飞不再理会林金宝,索性回到客厅,自己倒了杯茶,坐上椅子,慢慢喝了起来,那神情看来还十分潇洒。
  林金宝跟了过来道:“公子,您总要有个打算?”
  岳小飞道:“我的打算就是等着看看第二批又有什么人来,若馆主亲自来了,正好可以提前见他。”
  林金宝道:“以馆主的身份地位,不太可能亲自来,也许是总管来。”
  “总管姓什么?叫什么?”
  “总管姓韩,叫韩德起。”
  岳小飞不觉心头一凉,他本来以为父亲必是总管,如今听说总管另有其人,那么父亲在招贤馆的职位,显然是微不足道了,怎不令他为之黯然。
  “这位韩总管的为人如何?”
  “韩总管比吴副总管好得多了,但公子闯下这么大的祸事,只怕他再好也好不起来。”
  “我并不想求他,他如果也像吴有权一样来狠的,我照样也不会对他客气,事情既然闹出来了,那就干脆一不作二不休闹得再大一点,反正后果都是一样。”
  这几句话,只听得林金宝又开始目瞪口呆。
  岳小飞淡然一笑道:“不必怕,唯有我把事情闹大,你反而可保无事。”
  林金宝缓过一口气来道:“公子这话小的听不懂?”
  岳小飞道:“那时你就尽可把一切责任推得干净,连总管到副总管都奈何我不了,我把女人领到里面来,你又怎能禁止得了呢?”
  这话确是言之有理,但林金宝却决不希望岳小飞再和韩总管闹起来,他呆了半晌才道:“若总管没人来,那当然最好,只是小
  的抱歉,今天中午公子只怕就没饭吃了!”
  “你是说他们要断我的粮?”
  “不,是小的不敢再到总馆拿饭。”
  林金宝说的不错,吴有权的怨气正无处发泄,若被他遇上,说不定林金宝就没了命,岳小飞不能不为林金宝着想:“一顿饭不吃无所谓,若下午仍没有动静,你不妨带路由我去拿。”
  大约半个时辰过后,当真总管韩德起来了。
  这人年在四旬上下,身材十分魁梧,浓眉大眼,满脸虬须,神态颇为威猛。
  他只带着两名随从,进门之后,便望着岳小飞拱了拱手道:“这位敢是岳公子?”
  岳小飞见对方以礼相待,随即也站起身来道:“不敢,正是在下。”
  韩德起似笑非笑道:“方才吴副总管多有冒犯,公子出手教训了他,那是他咎由白取,韩某特地前来向公子赔罪!”
  岳小飞微微一笑道:“不敢当,方才是在下失礼,韩总管请坐!”
  韩德起又一拱手道:“韩某除了向公子赔罪,另外还奉命请公子到总馆有趟!”
  岳小飞面不改色,又笑笑道;“不知是什么人召见在下?”
  韩德起道:“公子太客气,您是贵客,韩某是奉馆主之命相请,怎可说成召见?”
  岳小飞道:“那最好不过,在下也正想找机会拜见拜见馆主。”
  韩德起道;“就请公子这就移驾吧!”
  岳小飞刚走出几步,忽听林金宝叫道:“公子,你还回不回来?”
  这一声叫喊,听得岳小飞有些啼笑皆非,不过他明白,这是林金宝情急间脱口而出,用意是对自己的安危表示关切。
  韩德起回头骂道:“你这小子嚷什么,岳公子是贵客,当然要回来,如果不回来,那就是另有高就了。”
  韩德起的确很够礼貌,一出门便让岳小飞走在前面。
  这七十二分馆,星罗棋布在一片丘陵地上,岳小飞边走边留意四下动静,只见各分馆门外,看不到半个人影,他是多么想能
  遇到袁小鹤以及丁涛、甘霖等人,可惜换来的只是失望。他有一搭没一搭的问道:“韩总管,这七十二分馆,为什么一个人都看不到?”
  韩德起道:“每分馆不过住了两人,有半数分馆根本没有贵客在内,再加上不得远离三十步的限制,当然公子不容易看到人。”
  岳小飞再道:“和在下同来的一共四人,另外三人住在哪几号分馆,韩总管—定知道了?”
  韩德起歉然笑道;“这么多分馆,韩某实在记不清楚,必须回去查查名册才成,不过公子和他们三位日前都受到行动上的限制,
  即使知道对方住在哪里也不可能联络。”
  “这样说彼此就永远不能见面了?”
  “等到各人分配职务以后,当然就有机会见面、不过分配职务有早晚,不曾分配到职务的,行动还是要受到限制。”
  “贵馆的这种规定,在下总觉得并非待客之道,而且也不太合理。”
  “韩某和公子的看法一样,可惜这是教主的规定,招贤馆不得不遵照执行。”
  转过一道矮坡,眼前景象一新,一幢占地数亩的巍峨建筑,在林木掩映中隐约可见。
  韩德起向前一指道:“那就是总馆了!”
  岳小飞道;“还没请问贵馆馆主的尊姓大名?”
  韩德起道:“敝馆主姓萧,单名一个湘字。”
  岳小飞哦了声道:“这名字听起来很顺,只是不容易分出是男是女?”
  韩德起笑道:“招贤馆不准有女人进入,馆主当然不可能是女的。”
  岳小飞心中一动,想起父亲和母亲当初进入天谷时,必定也是连闯五关,那么母亲不住招贤馆又住哪里呢?
  想到这里,随口问道:“难道这些年来,就没有一位女的连闯五关进入天谷?”
  “当然有。”
  “她们又住在哪里呢?”
  “女的不必住进招贤馆,教主另有安排”
  很快便进入招贤馆大门。
  大门内隔着一道亭台水榭便是大厅。
  韩德起把岳小飞引进大厅,早有人献上茶来。
  大厅布置得高雅至极,四壁挂满了名人字画,墙角边则摆放着各种奇花异木的盆景,的确很像招贤士聚会的所在。
  后壁正中上方高悬着一方黑底金字的匾额,上写“群贤毕至”四个大字,显得非常耀眼。
  韩德起拱了拱手道:“岳公子请稍待,韩某马上去请馆主来!”
  岳小飞心下难免不快,如果真正是“招贤”,岂有客人反而等待主人到来之理。
  这一等,居然等得足足一盏热茶的工夫过去。
  还好,大门外终于有了脚步声。
  岳小飞只道招贤馆馆主萧湘已到,谁知进来的那人却是被两名黑衣汉子架着。
  当真出人意料,来人赫然是副总管吴有权。
  吴有权仍是满脸血污,而且双颊肿得更高,被两人架进之后,
  便坐在靠外的一张靠背椅上,那两名黑衣汉子并未离去,不时向坐在另—边的岳小飞怒目而视。
  岳小飞不由胸中怒火直冲,吴有权是来当场对质的,不消说招贤馆主萧湘必定要以升堂审案的姿态出现了。
  在这刹那,他真想拔腿就走,但最后还是忍了。
  又是很长一段时间过去,才听大门外有人喊道:“馆主驾到!”
  坐在对面的吴有权,立刻呲牙咧嘴挣扎着站了起来,完全是一副小人逢迎上级的丑态。
  岳小飞却是稳坐椅上,动也没动。
  招贤馆主萧湘迈步进入大厅。
  他的身后,紧跟着总管韩德起。
  岳小飞冷眼望去,只见萧湘在五旬左右,三绺长须,眉清目朗,身材适中,气度雍容,还真有点儒雅风韵。皇元教主能安排
  此人担任招贤馆主,的确颇有眼光。
  萧湘迈着潇洒的步履,目不斜视,直来到当中座位坐下,立刻有人献上茶来。
  萧湘喝了一口茶道;“哪一位是岳公子?”
  韩德起向岳小飞一指道:“就是这位!”
  此时岳小飞反感越甚,大厅内只有他一人坐着,也只有他一个是生人,对方居然还要问人在哪里,对客人鄙视到这种程度,怎不令他火冒三丈。
  萧湘见岳小飞不但没开口,连对自己看都没看一眼,只好放下茶杯,拱了拱手道:“萧某有失远迎,岳公子休怪!”
  岳小飞不能再不理,只好也拱了拱手道:“在下见过馆主!”
  他连身子也没动,架子和萧湘一般大。
  这举动只看得韩德起直皱眉。
  在韩德起的经历中,招贤馆自成立至今,从无一人在和馆主见面时态度如此倨傲的,因为他们为了能得到好的职位,逢迎还来不及,何况岳小飞又仅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
  萧湘丝毫不见愠色,淡淡一笑道:“岳公子住进三十六号分馆以后,过得还习惯吗?”
  岳小飞也笑了笑道:“不习惯。”
  岳小飞以这三个字回答,不但韩德起大惊失色,连那扶持吴有权的两名黑衣汉子和大厅内负责沏茶的下人,也都瞠目结舌。
  但萧湘却仍未现出怒意,不动声色道:“不知岳公子有哪些不习惯?”
  岳小飞道:“限制太多,使在下失去行动自由,贵馆名为招贤,却让贤者受到如此待遇,未免太岂有此理!”
  萧湘拂须嘿嘿笑道:“岳公子言之成理,但这是教主的规定,萧某必须按律执行,岳公子委屈之处,也只有多请原谅了。”
  岳小飞站起身道;“馆主要在下到这里来,就是为了说这句话?果真如此,在下当然可以原谅,现在我该走了!”
  萧湘两太阳穴微微抽搐了几下,抬手指向吴有权道:“岳公子可认识这人?”
  岳小飞道:“昨天见过一面印象不深,今天早上在三十六号分馆,总算加深了印象,他好像是这里的副总管,姓吴,对吗?”
  萧湘嘿嘿笑道:“可是他被人打了,打成这样,岳公子请看看,伤势不轻吧?”
  岳小飞也笑了起来道:“不必看了,是在下亲手打的,我知道的比谁都早,何必再看!”
  “公子小小年纪,竟有如此高绝的身手,萧某实在佩服!”
  “别客气,若不看在馆主面上,他可能伤得更重,也很可能在天谷内少了这个人,替馆主省点粮食。”
  “岳公子打了他,总该有点理由?”
  “他有违教主招贤本意,在下打了他,等于替皇元教除去害群之马,这一切至少该受到教主的奖励!”
  “你可知道他正是遵奉本教规律行事?”
  “教主可规定过他对贤士不敬?”
  “岳公子为何不问问自己,为何冒犯规律把女人引进分馆,是否馆里的馆僮没对岳公子讲过了”
  “他在在下进分馆时就讲过。”
  “既然讲过,岳公子这样做,岂不是明知故犯?”
  “在下认为这规定不合理,没有遵守的必要!”
  萧湘终于冷冷笑道:“岳公子小小年纪,居然做出勾引女人之事,这算什么贤士?萧某不解,岳公子是由谷外进来的,短短这么几天,怎会有女人和你认识?”
  岳小飞哼了一声道:“在下连闯五关,五关之内,除了在武关没见过女人,其余各关,不但有女人,而且还不在少数,她们见过在下,当然认识。”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十二回 义救桃花
上一篇:
第十回 父子偷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