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暗择佳婿
2021-03-08 17:24:3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大约等了不到顿饭时间,文亦奇已有些急得熬不住。
  考生不急主考官急,这种现象,说起来还真少见。
  那是因为文亦奇急于卖弄学问,以便显出他是位三国通,尤其当着东翁严寒的面,不能不出出风头,谁都知道,若本身不通三国,又如何能考别人。
  岳小飞神色淡然,似乎并没拿受测当回事,漫声应道:“准备好了!”
  文亦奇首先来个开场白道:“三国演义这部才子书,是从汉灵帝开始写起,先有“十常侍”之乱,然后引起黄巾贼造反,接着刘、关、张桃园结义,中间经过了几十年,直到曹丕篡汉称帝,才算是真正三国时代开始。”
  岳小飞道:“文先生是否准备从曹丕篡位后开始考起?”
  文亦奇摇头道:“不,从三国演义一开始就算,事实上三国演义上的精彩故事,多半在三国成立之前,如虎牢关三英战吕布、辕门射箭、白门楼、白马坡、过五关、古城会、三顾茅庐、长坂坡、火烧赤壁、华容道、战长沙、单刀赴会、刮骨疗毒、水淹七军、定军山等,都是在三国成立之前,连关公也是东汉的人,而不是三国时代的人。”
  文亦奇一连说了这么多,无非在炫耀他确是熟读过三国演义。
  岳小飞道:“文先生不必多介绍,就请开始考试吧!”
  文亦奇颔首道:“关、张、赵、马、黄是蜀汉的五虎上将,岳小兄弟请说出他们各人所用的兵器?”
  岳小飞道:“关公用的青龙偃月刀,张飞是丈八蛇矛,赵云、马超都用长枪,黄忠使的是大刀。”
  文亦奇问:“三国有匹最有名的马,叫什么马?谁骑的?”
  岳小飞道:“这马叫赤兔马,最先是吕布的战马,吕布死后,归曹操所有,曹操又赠给关公,关公归天后,赤兔马不食草料而死。”
  文亦奇问:“五虎上将的战袍,都是什么颜色的?”
  岳小飞道:“关公穿绿袍,张飞黑袍,赵云、马超是白袍,黄忠黄袍。”
  文亦奇问:“关公斩过四员有名上将,都没超过三回合,这四员上将都是谁?”
  岳小飞答:“温酒斩华雄,白马坡斩颜良诛文丑,古城之前斩过蔡阳的头。”
  文亦奇问:“三国中有几位美女?”
  这题目出得太笼统,还真让岳小飞难以回答,他顿了一顿道:“三国时的美女太多了,文先生可否把题目说得明白些?”
  文亦奇笑了笑道:“当然是书上有的,而且曾迷恋过人的。”
  岳小飞道:“那就简单了,貂蝉曾迷恋过董卓、吕布,张肃的寡妇郑氏迷恋过曹操,迷恋过曹丕、曹植,大乔二乔曾迷恋过曹操,孙尚香曾迷恋过刘备。不过其中曹操迷恋大乔二乔,只不过见于铜雀台赋,事实上他们根本连面都没见过。”
  文亦奇问:“刘备手下三大军师,他们都是谁?”
  岳小飞道:“依先后顺序,是徐庶、诸葛亮和庞统。”
  文亦奇道:“人所共知,诸葛亮是大军事家、大政治家,还有其他的家没有?”
  岳小飞答:“有,还是大文学家,他的前后出师表传诵千古,也是大发明家,他发明过木牛流马,更是大天文家,他熟知星象,借过东风。”
  文亦奇问:“三国有位大书法家是谁?”
  岳小飞答“钟孙。”
  文亦奇问:“三国有位才女是谁?”
  岳小飞答:“蔡文姬。”
  文亦奇问:“三国有位大医学家是谁?”
  岳小飞道:“华陀。”
  文亦奇问:“三国有位身材最矮小人是谁?”
  岳小飞答:“张松。”
  文亦奇问:“三国的雄辩家是谁?”
  岳小飞答:“前有诸葛亮,后有秦宓。前者舌战群儒,后者难倒张温。”
  文亦奇问:“诸葛亮舌战群儒时,群儒中有位是属于二十四教之一的,这人是谁?”
  岳小飞答:“陆续。”
  文亦奇问:“三国中火攻最成功的,有那几次战役?”
  岳小飞答:“最有名的是赤壁之战,其次是诸葛亮火烧藤甲军,以及火烧葫芦峪。”
  文亦奇问:“诸葛亮的继承人是谁?”
  岳小飞答:“政治是蒋琬,军事是姜维。”
  文亦奇问:“三国中水战最成功的是那一役?”
  岳小飞答:“关云长水淹七军。”
  文亦奇问:“三国中两大奸臣是谁?”
  岳小飞答:“前有董卓,后有曹操。”
  文亦奇问:“另有一奸臣,比董卓、曹操更令人痛恨的是谁?”
  岳小飞答:“华歆。不过晚辈有一解释。”
  文亦奇问:“有什么解释?”
  岳小飞答:“这正是三国演义与三国志不同之处,据三国志所述,华韵反而是个好得不能再好的人。”
  文亦奇问:“那是陈寿的欺人之谈,何况老朽考的是三国演义,不是三国志。”
  这是,他对岳小飞,早已大加赏识。
  至于坐在一旁的严寒、严夫人以及大小姐,也都暗暗称羡,尤其严寒,更是激赏不已,简直要把岳小飞视为神童。
  但身为主考的文亦奇,却总希望能把岳小飞考倒,否则自己似乎没有面子。
  他沉吟了半响道:“三国有三雄、魏、蜀、吴各有一雄,他们是谁?”
  岳小飞似是神色有些不悦,很久之后才道:“三国岂只三雄,即便只有三雄,也不一定蜀、魏、吴各有一个。”
  文亦奇觉出岳小飞似乎已快被难倒,不由呵呵笑道:“莫非小兄弟回答不上?”
  岳小飞冷然道:“文先生可认为曹操是奸雄?刘备是枭雄?孙权是英雄?”
  文亦奇道:“本来就是如此。”
  岳小飞冷笑道:“文先生不过是人云亦云,但晚辈却不以为然。”
  文亦奇眨动着一对老鼠眼道:“小兄弟不妨说出你的高见?”
  岳小飞道:“曹操是奸雄,晚辈完全同意,但刘备是枭雄就形容过分。”
  “哪里过分?”
  “刘备以维护汉统为志业,为人宽宏大度,行仁义于天下,在赤壁之战前携民渡江,是何等仁民爱物胸襟,怎能说他是枭雄?”
  “那么小兄弟心目中的英雄又是谁?”
  “三国英雄不可胜数,但最具代表性的人物,该是关公。”
  “如果非要在东吴挑出一位英雄呢?”
  “那就应该是孙策,而决非是孙权。”
  “小兄弟认为孙权不配称英雄的理由在哪里?”
  “孙权托父的余荫而有东吴之地,并非本身创业,并且他做了一件最大的恶事,便是杀害关公。”
  “还有别的没有?”
  “当然有,那便是他的卑鄙无耻,当刘备伐吴时,他竟向曹丕俯首称臣,再加上他生性多疑,忍心杀戮,尤其到了晚年,听信谗言,废子立庶,以致他的几个儿子们彼此倾轧,骨肉相残,天下可有这样的英雄?”
  在—旁静听的严寒,这时也拍了一下大腿道:“小兄弟这话的确高论,老夫打心里同意他的见解!”
  文亦奇尴尬笑道:“既然东翁也认为岳小兄弟说得对,那就是英雄所见略同了!”
  他嘴里这样说,心里却是不服气,总认为问不倒一个乳臭未干的孩子,是自己的耻辱,因之,燃起一袋烟来再道:“刚才只算考了一半,下面还要再考。”
  “文先生用不着客气!”
  文亦奇问:“有一个被骂死的,这人是谁?”
  岳小飞答:“王朗。”
  文亦奇问:“有一个不忠于主出卖国家机密的人,照说该是奸臣,但绝大多数看三国的读者却都认为他是好人,他是谁?”
  岳小飞答:“张松。”
  文亦奇问:“打个自己吃自己眼睛的人是谁?”
  岳小飞答:“夏候惇。”
  文亦奇问:“有位抓起兵士两条腿撕开来做兵器的大将是谁?”
  岳小飞答:“典韦。”
  文亦奇问:“有位杀妻待客的人是谁?”
  岳小飞答:“刘安。”
  文亦奇问:“三国最有名的出家人是谁?”
  岳小飞答:“普净。”
  文亦奇问:“三国嗓门最大的大是谁?有何为证?”
  岳小飞答:“张飞,他喝断了当阳桥,连水都倒流。”
  文亦奇问:“三国第一勇将是谁?”
  岳小飞答:“吕布。”
  文亦奇问:“三国言过其实不可大用的是谁?”
  岳小飞答:“马谡。”
  文亦奇问:“三国里有反骨的大将是谁?”
  岳小飞答:“魏延。”
  文亦奇问:“三国箭法最好的大将是谁?”
  岳小飞答:“吕布和黄忠。”
  文亦奇问:“三国有名无姓的人是谁?”
  岳小飞答:“貂蝉。”
  文亦奇问:“三国有姓无名的人是谁?”
  岳小飞答:“乔国老。”
  文亦奇问:“三国与人交锋最干脆从不拖泥带水的大将是谁?”
  岳小飞答:“关公,他老人家多半是交手不到几回合便把对方斩于马下。”
  文亦奇问:“三国中死后显圣的是谁?”
  岳小飞答:“关公。”
  文亦奇问:“三国中被刘备誉为一身是胆的大将是谁?”
  岳小飞答:“赵云。”
  文亦奇问:“三国中最英俊威武的大将是谁?书中对他们有什么形容词?”
  岳小飞答:“前有吕布,有所谓人中吕布,马中赤兔。后有马超,人称锦马超。”
  文亦奇问:“有位睁眼睡觉的大将是谁?”
  岳小飞答:“张飞。”
  文亦奇问:“曹操败得最惨的有哪几次战役?”
  岳小飞答;“战濮阳败于吕布,八十三万人马,几乎折损殆尽。败走华容道,更是丢人现眼,狼狈不堪。”
  文亦奇问:“刘备在未得西川前,曾依附过哪些人?”
  岳小飞答:“最先依附公孙赞,以后又依附过曹操、吕布、袁绍、刘表、刘璋等人。”
  文亦奇问:“在赤壁之战前,诸侯中兵力最雄厚,实力最强人的是谁?”
  岳小飞答:“河北袁绍。”
  文亦奇问到这里,已知无法难倒对方,灵机一动,不由想出了歪点子,他吸了几口烟,不动声色道:“刘备、关公、张飞三人中,谁都知道刘备是老大,关公是老二、张飞是老三,这次序是以什么做根据排列出来的?”
  这问题问得岳小飞大感一愣,讶然问道;“当然是以年龄的长幼排列出来的,文先生这问题问得实在令人费解?”
  岂知文亦奇却摇头眨眼一笑道;“不对,他们不是以年龄大小排列的。”
  岳小飞越感吃惊:“文先生认为是以什么做根据排列的呢?”
  文亦奇捻着山羊胡子笑道:“他们是以爬树排列的。”
  岳小飞啊了一声道:“文先生不妨把这段经过说说看!”
  文亦奇道:“他们三位在桃园结义前,谁都不肯说出实际年龄。”
  岳小飞道“这是为什么?”
  文亦奇道:“因为他们都想做大哥。”
  “爬树又是怎么回事?”
  “这办法是张飞提议的,因为张飞动作快,轻功又好,所以提议三人比赛爬树,爬得最快的是老大,最慢的便是老三。”
  “如果是这样,刘备一定不同意。”
  “偏偏刘备不但同意,而且是欣然同意。”
  “以后呢?”
  “于是三人一同比赛爬树。”
  “结果如何?”
  “结果不难想见,张飞爬得最高,关公第二,刘备在树下根本没爬上去。”
  岳小飞道:“那不变成张飞是大哥了?”
  文亦奇道:“张飞当然以为自己是大哥,但刘备却说他该是大哥。”
  “这又是什么原因?”
  “刘备说树是由根长起,他在裉上,当然是大哥,关公爬到树干,应当是老二,张飞在树梢上,必定是老三。”
  “张飞肯吗?”
  “由于关公同意刘备的说法,张飞也只有少数服从多数了。”
  只听严寒道:“文先生,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这一套?”
  文亦奇哈哈笑道:“文某不过跟岳小兄弟开个玩笑,说说玩儿罢了。”
  接着正色竖起大拇指道:“岳小兄弟果然高才,文某实在佩服。
  遗憾的是他没去考状元,该是皇家的一大损失!”
  严寒呵呵笑道:“皇家的损失算什么,为什么不说是咱们皇元教的一大收获,今晚咱们就大大的庆贺一番!”
  到了傍晚,果然又是一顿盛筵,这次除了严寒夫妇和大小姐外,更加上了文亦奇做陪。
  岳小飞一直想提母亲在灵堂守灵之事,但当着这么多人,又实在找不到开口的机会。
  酒筵散后,天还并未全黑,严寒起身道:“岳小兄弟就请在大厅坐一坐,老夫暂时失陪了。”
  严寒走后,严夫人、大小姐和文亦奇也都相继离去。
  大厅内只剩下岳小飞一人。
  此刻他难免有些茫然不解,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走光了,只留下他独自一个呢?既然严寒对自己颇为赏识,就不该以如此态度相待。
  就在他意念尚未转完之际,大厅外已响起脚步声,接着,一个年在四十左右身材高大魁梧,看来颇为威猛的中年人迈步而入。
  那中年人一进门就望着岳小飞抱了抱拳道:“这位可是岳公子?”
  岳小飞离座还礼道:“在下正是,请问大驾是什么人?”
  中年人道:“好说,在下周海山,是育化城府总管,奉城主之命来陪公子的。”
  岳小飞越感诧异,纵然城主不来,尽可止严夫人或者大小姐甚至文先生来陪,怎会派总管来陪呢?
  只听周海山道:“公子,为了赶时间,咱们现在就走吧!”
  岳小飞吃了一惊道:“周总管要在下到哪里去?可是送在下回五关总镇?”
  周海山笑道:“周某是奉城主之命,陪公子到一趟富国城。”
  “到富国城做什么?”
  “公子不必多问,去了就明白了。”
  岳小飞只有闷在心里,不便再问,为了救出母亲,即便任人摆布,也必须忍受。
  于是,他在周海山陪同下,往富国城赶去。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二十回 重见天日
上一篇:
第十八回 育化城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