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暗择佳婿
2021-03-08 17:24:3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两城相距不足十里,不消半个时辰便到。
  由周海山的行动中,岳小飞便已看得出他是早行准备,因为他居然带着富国城的翠玉通行令牌,并发给岳小飞一面。
  进入富国城后,由前进的方向,使得岳小飞越来越感吃惊。
  他依稀记得,这条路分明是通往美人关的。
  情势逼得他不得不开口,他轻咳了声道:“周总管,没走错吧,这条路好像是往美人关去的。”
  周海山道:“原来公子到过美人关?”
  岳小飞脸上一热道:“在下昨天才随大公主到过富国城参观,美人关虽然到过,但却不曾进到里面去。”
  周海山笑道;“那正好,现在正是美人关里最热闹的时刻,进去看看,等于开次眼界。”
  这句话颇伤岳小飞的自尊心,他脸色微变,站住脚道:“周总管,很抱歉,那地方我不想去。”
  周海山一愣道:“公子为什么不去?”
  岳小飞道:“我为什么要去?美人关里不管多么好看,总是不正常的场所,在下没有必要开那种眼界!”
  “公子,这是城主吩咐周某带您来的。”
  “希望你能说出城主要你带我来的理由?”
  “这个……”周海山带点吞吞吐吐,许久没接上下文。
  岳小飞冷然道:“在下从没想到干寻花问柳的事,何况以在下这种年纪到那种地方去,越发容易引起人言物议。”
  周海山陪着笑道:“公子别恼,不管如何,您还是走趟,不然周某回去无法向城主交差。”
  “你是否带我来过,城主又怎么知道呢?”
  “美人关的老鸨和茶壶们,那一个不认识周某,城主只要派人一问就知道周某没来过了。”
  “既然如此,就由我在这里等着,周总管一人进去就成了。”
  “不成,城主若派人问,必定会问周某是否陪着一位年轻公子来过。”
  “可是周总管总该说出城主要你带我来的理由!”
  “周某现在不便讲,很快你就会知道的。”
  岳小飞无奈,只好随着周海山走。
  周海山边走边道:“公子是从上往下看?还是从下往上看?”
  岳小飞道:“这话怎么讲?”
  周海山道:“窑姐们分上、中、下三等,也叫甲、乙、丙三等,分住在三处大院,从上往下看,就是先看甲等,再看乙等,最后看丙等。由下往上看是按相反次序观看。”
  岳小飞既然躲不过,只好随口道:“就由你决定好了。”
  周海山带着神秘一笑道:“其实如果只想看看,丙等的反而最好看。”
  “为什么?”
  “同为丙等的衣服穿得最少。”
  “穿衣服除了保暖之外,也是为求美观,衣服穿得少不是更难看吗?”
  “公子刚好讲错了,在男人们的眼中,女人的衣服穿得越少越好,最好是不穿。”
  “那与禽兽何异,这种男人,一定是眼睛有问题。”
  “偏偏现在的男人,十个有九个像公子所说的眼睛有问题。”
  “周总管不必多说,就由你随便带吧!”
  说话间已进入一处大院。
  好热闹,简直是人挤人,人碰人。
  当然,这是指的进门处,至于进去以后,由于庭院很大,寻芳客们自然分散了很多。
  周海山果然是位显眼的人物,一进大门便有几个龟奴围拢上来打招呼。
  一个獐头鼠目的独眼龟奴咧嘴哈腰趋前叫道:“是什么风把周大总管吹了来,当真稀客,要找那位姑娘,小的给您叫去。”
  周海山嘿嘿笑道:“老吴别客气,我是陪这位公子来的。”
  独眼龟奴目光一触到岳小飞,先是愣了下,接着一哈腰,露出两只带着黄垢的大板牙道:“这位少爷看好了那位姑娘,只管讲!”
  岳小飞不动声色道:“在下只是随便看看,不想单找那一个。”
  独眼龟奴瞥了周海山一眼道:“大总管,这位少爷是那来的贵客?”
  周海山道:“是我们城主的亲戚。”
  独眼龟奴似乎吓了一跳,嘴咧得更大,忙道:“那边亭子下面有几位姑娘,玩不玩没关系,小的带少爷去看看!”
  穿过假山水榭,在一处亭子下,果然有五大名姑娘,正在陪着几个寻芳客谈天。
  岳小飞一搭眼就觉得那情景实在不堪入目。
  只见那些姑娘们,全身只有一件肚兜和一件亵裤,其余部分,整个光溜溜的露在外面,就像进了牛肉场一样。
  她们的脸上,都抹着厚得不能再厚的脂粉,在灯光映照下,简直像妖怪,根本看不出是美是丑。
  其实,这要全看各人的眼光,有的人看了她们会恶心,但也有人把她们看成美若天仙。
  不过,她们的身材却都不错,大腿修长,双臂柔嫩,晃动在灯光下,臂波乳浪,还确实有那么点儿诱人想入非非的味道。
  独眼龟奴在相隔丈余外便山声喊道:“你们别闹啦,现在来了一位贵客!”
  那五六位姑娘立即不约而同往这边望来。
  她们有的认识周海山,但视线却不约而同集中在岳小飞身上。
  她们难免奇怪一个十三四岁的孩子会到这种地方来,但却又禁不住惊羡这少年人物竟是如此的英姿焕发,仪表出众。
  只听独跟龟奴再道:“今天来找你们的,不是周大总管,是这位少爷,这位少爷是育化城严城主的亲戚,并非一般客人,他若看好了谁,谁就等于中了大奖,必须拿出真工夫真本事来招待。”
  那些姑娘们一听之下,立刻一涌而上,像肉屏风般把岳小飞围了个水泄不通。
  岳小飞有生以来,那经过这等阵仗,简直连呼吸都有些窒息之感。
  岂知那些姑娘围拢上来不打紧,而且还动手动脚,有的要摸岳小飞的脸,更有的呶着红唇要和岳小飞亲嘴。
  岳小飞情急之下,又不便出手打人,只好高叫周海山道:“周总管,叫她们走远一些!”
  周海山再叫独眼龟奴道:“老吴,姑娘们这样拥上来,让我们公子怎么挑选,公子还年轻,总不能照单全收吧!”
  独眼龟奴连忙叫道:“大家别这样,离开一点,让公子挑,反正只有一个中奖的。”
  但她们的眼睛和嘴巴却都没闲着。
  其中一个嘴角有黑痣的道:“这位少爷准是位童子鸡,干咱们这行的,一辈子也不一定能遇上一个,希望你们大家让给我,我明天一定请你们的客!”
  另一个左颊有酒窝的道:“你别专想好事,让给我,我可以连请大家两次客!”
  又有一个右眉下带点疤眼的道:“谁都别争,这公子今晚和我有缘,该是我的,不过我明天也照样请客。”
  再—个发边插着一朵花的道:“好东西谁都想吃,你们再争也没用,我倒有公平办法。”
  那左颊有酒窝的道:“你有什么公平办法?”
  发边插花的道;“咱们抽笺,谁抽中了就是谁的。”
  那疤眼的大声道:“不行,那样抽不中的还是落空,我有个更好的办法。”
  左倾有酒窝的道:“咱们今晚都陪这位公子睡,这样谁都不吃亏,明天也谁都用不着再请客。”
  此语一出,至少两三个拍手赞成。
  另一个道:“老吴,我们就这样决定了,现在该和公子说了!”
  独眼老吴呲呲牙,望着岳小飞一哈腰道:“公子,姑娘们的话您听见了,是抽笺好?还是她们一起陪您好?您请吩咐!”
  岳小飞不动声色道:“现在我是客人,我想要谁就要谁,怎能由姑娘们自己抽笺决定?”
  独眼老吴嘿嘿笑道:“这样说公子是让她们一起陪了,雨露均沾,正是她们所希望的。”
  岳小飞道:“只怕你们没有这样大的床铺。”
  独眼老吴笑道:“设关系,大床可以睡三个人,公子在中间,他各一个,其余的临时睡在床下地上,只要换两次班每个人都有机会服侍公子。”
  此刻,姑娘们视线全盯在岳小飞脸上,急待着他点头答应。
  岳小飞冷然摇摇头道:“实不相瞒,在下今晚只想来参观参观,因为我必须马上回育化城去。”
  此语一出,顿时使那些姑娘们凉了半截。
  独眼老吴也愣在当场,忽听周海山道:“公子放心,城主交代过,如果您看中了那位姑娘,只管留下,明天周某再来接您。”
  独眼老吴也紧接着道:“公子千万不能走,这几位姑娘,平常对客人都是挑三拣四的,今晚她们对您这样热情,可说实在少见,公子不能让她们失望!”
  就在这时,亭边一个紫衣大汉,斜瞪着眼趔趔趄趄的走了过来。
  姑娘们一见这人,腧上似乎都落了颜色。
  独眼老吴也似是觉出不妙,忙转过身去陪笑道:“蒋副统领,您喝醉了,随便到那位姑娘房里休息去吧!”
  紫衣大汉耸起两道浓眉,哼了一声道:“谁喝醉了?你祖宗才喝醉了?吴小子,有件事咱看不顺眼,现在就跟你讨论讨论。”
  独眼老吴呲出黄板牙道:“谁敢让您蒋副统领看着不顺跟,您还是找个地方休息的好。”
  紫衣大汉冷笑道:“找地方休息?你们这些姑娘见了咱,表面奉承,背地里恨不得咬牙把咱咒死,偏偏今晚她们见了一个刚脱奶的孩子,就像苍蝇碰上蜂蜜般,你说这事让咱好气不好气,咱长了这么大,论身份地位也是个副统领,竟连个毛头小子都比不上,姓吴的,咱们讨论的就是这件事,你看公平不公平?”
  原来这家伙是冲着岳小飞来了。
  独眼老吴难免着了慌,两边他那—边都惹不起,尤其岳小飞是育化城主的亲戚,而且还是由育化城的大总管陪着,若让他当场受辱,如何担待得了。
  他知道自己无法劝阻得了,只好以恳求的目光望向周海山。
  周海山忙抱拳拱手道:“蒋副统领是为了什么事?”
  紫衣大汉当然识周海山,但因彼此分属两城,用不着卖周海山的帐,再加上已有七八分醉意,更不把周海山放在眼里。
  不过他还是也抱了抱拳道:“难得,周大总管也到这里来了,你来了正好,咱们评评理!”
  周海山干咳了声道:“蒋副统领言重了,到这种地方来,不过逢场作戏,有什么理好评的。”
  “周大总管非评理不可!”
  “你说说看,评的什么理?”
  “事情很简单,姑娘们见了咱蒋某人,像见了鬼一般,躲之唯恐不及,今晚见了这小子,却又像蛆见到屎,到底是什么道理?”
  周海山不由凝起脸色道:“蒋副统领,说话最好嘴里干净一点,你可知道这位公子是谁?”
  紫衣大汉连哼两声道:“咱管他是谁,总不会是当今的皇太子吧!”
  周海山已被激起怒意,他是一城的总管,论地位比紫衣大汉的副统领高出很多,若单人前来,在对方酒醉之下,还可尽量容
  忍,但现在是奉命陪岳小飞,他当然必须维护岳小飞的安全以及自己的颜面。
  当下,周海山不由两眼一瞪,喝道:“蒋海龙,别给脸不要脸,你敢在周某面前耍横!”
  蒋海龙一挺胸,双目凶光暴射,喝道:“姓周的,你想做什么。在育化城有人怕你,来到富国城,最好把招子放亮一点,免得走不动爬着回去!”
  事情闹到这种地步,看来两人非刀兵相见不可了。
  独眼老吴已吓得手足无措。
  那些姑娘们都花容失色,纷纷向后退避。
  不过她们并未走远,仍然大为关心的望向这边,人人都为岳小飞捏一把汗,生怕他吃了亏,虽然岳小飞并未答应找她们任何—个陪宿,但她们却早把岳小飞看成是自己最关心的人。
  突见岳小飞一把推开周海山道:“周总管请退后,他是冲着在下来的,事情该由在下自己解决。”
  周海山果然乖乖的闪到一旁,因为他早听说岳小飞武功高不可测,连大小姐都败在他的手下,对付蒋海龙,根本不会有问题。
  但那些姑娘们却越发着慌,她们眼见岳小飞和蒋海龙站在一起,双方差了一个头以上,若动起手来,后果简直不堪想象。
  其实岳小飞虽然只有十四岁,但个头却并不太矮,几乎可以赶上一般成年人了,他所以比蒋海龙矮了那么多,是因为蒋海龙本来就身材粗壮高大,简直就像水浒传里的蒋门神一般。
  此刻,蒋海龙见岳小飞居然敢主动冲向自己,难免有些吃惊。
  岳小飞稳站当地,朗声道;“姓蒋的,你可是对在下看不顺眼?”
  蒋海龙早已握起斗大拳头,双颊青筋暴起,沉声道:“不错,老子就看你不顺眼!”
  岳小飞脸色一寒,道:“姑娘们一见你就躲,那是因为你长得根本不像人,你该回家问问你的父母,当初为什么这样不长眼睛,现在找到在下,在下可是一点办法没有!”
  这几句话不啻火上加油。
  蒋海龙那里忍得下这口气,陡然欺身疾进,“呼”的一拳,直向岳小飞面门捣去。
  在这刹那,那些姑娘们不由齐齐发出—声尖叫惊呼。
  果然击中了,只听“乒”“乓”两声脆响,不知怎的,竟是蒋海龙踉跄向后倒撞回去。
  而岳小飞却依然动也不动的站在原地,就像刚才根本没发生任何事一样。
  那些姑娘们和独眼老吴这才会过意来,原来方才是蒋海龙被岳小飞甩两记耳光。
  然而这两记耳光究竟是怎么打的,却谁也半点没看清楚。
  到这时候她们至少已放了心,同时因为吃亏的是蒋海龙,也暗暗称快。
  蒋海龙双颊被掴得火辣辣的,眼前金星直冒,却还不相信这两掌是岳小飞打的。
  但方才和他站得最近的,明明只有岳小飞一人,不是他打的又是谁打的呢?
  真把人弄糊涂了。
  莫非有鬼不成?
  蒋海龙是不信邪的,略一喘息,再度跃身攻了过去。
  这次他是双拳齐出,下面又奋力踢出一脚。
  又是“乒”“乓”两声暴响,几乎和上次完全一样,蒋海龙仍踉跄倒摔回来。
  不过这次比上次摔得更重,近乎倒栽下去。
  其实岳小飞是不想在这种地方闹事,故而出手极轻,目的是让对方知难而退,否则,蒋海龙早已不是现在这样子了。
  他纹风不动的站在原地,冷冷一笑道:“姓蒋的,你该回去休息了吧?”
  蒋海龙总算有些明白,酒也醒了大半,呲牙咧嘴道:“刚才可是你打咱的?”
  岳小飞忍着笑道:“不是在下打的,是过往神灵打的。”
  蒋海龙哦了声道:“那就难怪,反正不论是神是鬼,总是有帮你忙的。”
  “你是否还没有挨够?”
  “老子还是不信邪!”
  “不妨再过来试试!”
  “谁还怕了你!”
  这次岳小飞不等他近身,左腕一抖,一缕指风直射向蒋海龙胸前大穴。
  蒋海龙刚走山半步,便原地不动的僵在那里,那姿势看来十分滑稽可笑。
  这情景反而使那些姑娘们都大感惊奇,她们还以为岳小飞会施法术呢。
  独眼老吴当然明白蒋海龙是被点了穴道,招呼那些姑娘道:“你们要看,不妨近前看!”
  一名姑娘道:“去你的,我们若近前看,蒋副统领一定会打人的!”
  独眼老吴嘿嘿笑道:“他现在连动都不能动了,还想打人,打个狗屁!”
  “老吴,你说我们是狗屁?”
  “难道你们连看到死人也怕?瞧我的!”
  独眼老吴平时因受蒋海龙的气太多,早已恨得他牙根发痒,今晚好不容易逮到了机会,他说着当真来到蒋海龙面前,指的鼻子大骂道:“蒋海龙,老子干了你的祖宗,看你还神气不神气!”
  那些姑娘这才知道蒋海龙已失知觉,立刻—窝蜂般拥了上来,有的吐口水,也有的指着鼻子骂。
  她们可说是既惊奇,又觉得好玩。
  独眼老吴为了在姑娘而前充英雄,干脆在蒋海龙胸前捣了一拳。
  岂知这一举捣下去,竟把蒋海龙打倒了,只听“咚”的一声响,着着实实摔了个四平八稳。
  摔下去之后,已无法再扶起来,因为扶起来也站不住。
  独眼老吴和姑娘们正在七手八脚忙乱之际,只听一名姑娘喊道:“糟糕,那位公子和周大总管都走了!”
  岳小飞和周海山当然是已离开了这处大院。
  周海山道:“公子,我们刚才只逛了一家,还有两家没看。”
  岳小飞道,“刚才这一家是哪一等的?”
  周海山道:“本来要从丙等往上看,因为这家路近,才先看这家乙等的。”
  “那么丙等的又是什么样子呢?”
  “丙等的上身连兜都没有,只穿一条短裤,若论风光,比看乙等的更爽。”
  “甲等的又如何?”
  “甲等的穿藏比较整齐,姑娘们也比较规矩些,至少并不主动拉客,不过那里价码也高些,光顾的人也都高级一点。”
  “刚才那位姓蒋的,也算是有身份的了,他为什么要到乙等去?”
  “公子有所不知,要想玩得痛决,还是乙等和丙等的好,既经济又实惠,譬如到丙等大院去,即便看看她们露着上身和大腿,不必花钱也够刺激的了,你说是不是?”
  岳小飞道:“既然你已说过另两处大院是什么情形,在下就不必看了。”
  周海山道:“说是说,看是看,有道是百闻不如一见,公子怎可不看。”
  岳小飞摇头道:“在下说不看就不看。”
  周海山正经八百的道:“公子,这是城主交代的,周某不能不陪您去!”
  岳小飞也正色的道:“就因为城主交代的,所以我不得不勉强看了一家,否则我岂肯到这种地方来!”
  “那公子是真的不去了?可是周某回去如何向城主交代?”
  “在下是否三家全去过,城主又如何知道呢?”
  “城主可能在另外两家已安排了暗中察看的人,根本瞒不过他老人家。”
  “果真如此,你尽可告诉城主,是我不肯去,把责任推到我身上好吗?”
  周海山踌躇了半响,只好点了点头。
  两人刚要往回走,只见对面一个人正向这边走来。
  那人渐走渐近,月光下,照见那人的身材面貌,岳小飞不觉心头猛震,大吃一惊。
  他再也想不到,这人赫然是叛师灭祖偕师娘淫奔的马昭雄。
  凤嫣红明明说过马昭雄已经死了,究竟是凤嫣红不知他仍活着?还是她故意骗他和袁小鹤呢?
  他暂时不想让马昭雄撞上,于是只好告诉周海山要去小解,急急问暗处隐去。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二十回 重见天日
上一篇:
第十八回 育化城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