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回 狗男鸟女
2021-03-08 17:26:5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马昭雄虽然和周海山一路同来,却并不清楚城主何故召见他。
  这是因为周海山事先并未向他透露任何口风。
  此刻,马昭雄见严寒脸色傲然坐在那里,难免有些吃惊。
  他见过礼后,垂手躬身站在一旁,等候城主有何令谕示下。
  严寒看也没看马昭雄一眼,不动声色问道:“灵堂里可有一位叫何慧仙的女奴吗?”
  马昭雄谨声道:“有的。”
  严寒道:“老夫有意把她调到府上来,你可有什么意见?”
  马昭雄脸色变道:“启禀城主,使不得!”
  严寒冷笑道:“有什么使不得?”
  马昭雄道:“何慧仙是总坛有案的女犯,当初是教主亲自批示打到本灵堂的,而且属下奉命来本城灵堂担任香主时,教主还曾特别传谕对她要好好看管,若出了差错,唯卑职是问,卑职不得不把这段经过禀报城主。”
  严寒嘿嘿笑了几声道:“依你之见,老夫该怎么才能把她调出来?”
  马昭雄道:“何慧仙本来身犯死罪,教主把她打入灵堂为奴,已算是对她从轻发落了,没有现由把她放出。”
  “如果老夫非要把她调到府里来呢?”
  “请恕卑职不敢作主,城主最好先向教主请准才成。”
  “非这样麻烦不可吗?”
  “并非麻烦不麻烦的问题,而是不这样做卑职不敢放人。”
  严寒笑了笑道:“马香主,你近前几步!”
  马昭雄依言来到严寒身前。
  突见严寒拿臂疾挥,猛地一掌,甩上马昭雄面颊。
  暴响声中,马昭雄一声闷哼,直摔到壁角边,才被墙壁挡住。
  待他稳住身形,口鼻间已是鲜血直流。
  严寒怒目喝道:“混蛋,老夫想调人还要给你讲?你算个什么东西?这育化城归老夫掌管,老夫要怎样就怎么样,动不动就把教主抬出来,难道教主还能压死人不成?”
  马昭雄捂着面颊,敢怒而不敢言。
  周海山忙道:“禀城主,你老人家何必发这么大脾气,叫他回去把何慧仙送到这里来就是。”
  严寒掠了马昭雄一眼,再喝道:“马香主,老夫要特别警告你,从今后行为要好好检点,若有半点差错,休怪老夫对不住你,别以为你是教主身边的红人就可以为所欲为,老夫从来不吃这一套,等有一天老夫要处置你,即使教主讲情也没用!”
  他顿了一顿,又哼了一声道:“现在就滚回去,马上把何慧仙送到这里来,若耽误了时间,小心你的狗命!”
  马昭雄刚走,周海山立即提醒严寒道:“禀城主,属下现在该跟去看看!”
  “你为什么又要去?”
  “马香主心狠手辣,万一他回去后对何慧仙不利,不是闹着玩的。”
  严寒被一语提醒,随即吩咐道:“好,你马上跟去!”
  方才的这段经过,岳小飞在隔壁书房,都听得清清楚楚,他除了有“大快人心”之感外,更对严寒和周海山有说不出的感激。他又来到客厅。
  严寒道:“待会儿令堂求时,为了不使别人看出你们是母子。
  你还是暂时躲到隔壁书房去。”
  岳小飞再三向严寒拜谢。
  周海山很快便把何慧仙带了来。
  在路上,他照样也没告诉何慧仙城主因何召见。
  不过何慧仙却已猜到了八九分,因为岳小飞上午曾对她说过将设法说动城主救她之事,只是没料到会如此之快。
  在严寒来说,此刻何慧仙已是自己的儿女亲家,他必须在客厅门口相迎,否则若仍高高在上坐着,何慧仙进门之后必定行跪拜大礼,那就显得自己太不该了。
  他来到客厅门口,刚好何慧仙已到。
  周海山道:“这就是城主,还不快快拜见!”
  不消说,周海山是一番好意。
  城主的身份地位,仅次于教主,何慧仙平时在香主面前都要必恭必敬。如今见了城主,那能不大礼参拜。
  但严寒却紧跟着说道:“来到这里,不必拘礼,用不着拜。”
  他担心何慧仙真的要拜,又不便上前扶持,说话间用手虚空一托,暗发出一股奇大无比的内力。
  在这刹那,何慧仙突感到身前似被一道无形的气墙挡住,即使想拜也拜不下去。
  她万想不到,城主待人竟是如此亲切客气。
  严寒直把何慧仙让到座位上坐好,自己才在对面坐下,一面吩咐道:“周总管可以去了,老夫要和何女侠单独谈谈。”
  周海山随即离开客厅。
  何慧仙见城主称自己女侠,更是受宠若惊,这种称呼,对她早已很陌生了。
  严寒带着歉意的吁了口气道:“这三年多来,何女侠在灵堂受苦受难,严某实在于心难安!”
  何慧仙强忍着泪水,低下头道:“罪女蒙城主如此关怀,衷心感激不尽!”
  严寒道:“何女侠用不着客气,只怪严某到今天才知道你的身世以及含冤受屈经过,否则早就不会让你在灵堂受苦了!”
  他默了一默接道:“听说上午你和令郎曾会过面,你的身世以及含冤受屈经过,正是令郎告诉严某的,何女侠教子有方,才能培育出令郎这种少年英雄,严某和他,称得上相见恨晚。”
  何慧仙既感激又激动的道:“城主过奖,小女子愧不敢当!”
  严寒顿了顿道:“严某要正式告沂何女侠,我已答应把小女如霜许配给他,不过这事暂时还不能声张,何女侠,实际上彼此已经是儿女亲家了,所以休对严某才用不着多礼。”
  事情会进展得如此之快,这倒使何慧仙大感意外,她连忙在原位裣衽一礼道:“城主虽不嫌微贱,但小女子如此和犬子总嫌太高攀了!”
  严寒正色道:“莫非何女侠不同意这门亲事?”
  何慧仙又裣衽一礼道:“城主不嫌我们母子微贱,小女子怎敢见外?”
  严寒拂须呵呵笑道:“这就好,现在严某就请令郎出来,让你们母子相见!”
  岳小飞不等严寒召喊,立即自动来到客厅,先拜严寒,再拜母亲。
  严寒道:“从现在起,何女侠不必回灵堂了,就留在府里,至于今后的事,慢慢再安排。”
  他说着,随即把夫人和大小姐召来和何慧仙相见。
  严夫人对待何慧仙像亲姊妹一般亲切,忙道:“老爷子,我陪亲家母先到后面换换衣服,再安排她的住处,晚上再设筵好好为她庆贺庆贺!”
  严寒颔首道:“好,你先带何女侠到后面去。”
  接着又道:“记住,何女侠和咱们的关系,目前除了你和如冰如霜知道外,对其他的人绝对要保密!”
  严夫人笑道:“用不着你交代,我早想到这一层啦。”
  当晚,严寒夫妇备下盛筵,就在内室客厅里款待何慧仙。
  作陪的除严寒夫妇外,只有岳小飞和大姑娘严如冰,至于二姑娘严如霜,当然不便和准婆婆以及未婚夫婿见面。
  何慧仙早换上一身锦绣新衣,再加上一打扮,和在灵堂时已判若两人,似乎又恢复了昔日仙姿玉质的容颜。
  这是岳小飞一生中最兴奋最愉快的一晚。
  相信何慧仙也不例外。
  席间,严夫人道:“老爷子,你是否想到把小飞也调到咱们这边来?”
  严寒道:“当然想过,只是他和如霜还要等几年才能成亲,若调到这边来,霜儿和他都有些不便,想来想去,还是让他暂时留在五关总镇的好。”
  严夫人道:“可是他总该常回来看看他母亲。”
  严寒道:“这方面我也早想到了,我会发给他一面本城的通行令牌,只要他有时间,随时都可以回来和何女侠见面。”
  这顿酒饭,直吃到一更将尽,才尽欢而散。
  岳小飞还特别跟到内室,又陪侍母亲很久,才回到昨夜住过的跨院安歇。
  这一夜,他睡得当真甜蜜极了,他想到当回到五关总镇把消息告诉父亲,父亲内心的快慰。又岂是笔墨所可形容的。
  次日的早餐,是他独自在房间用的。
  饭后,他到内室向母亲以及严寒夫妇辞别。
  奇怪的却始终没碰着二姑娘严如霜,虽然那时候未婚夫妻不能见面,但无意中碰上应是例外,其实在他的小心灵里,又何尝不想和严如霜见上一面。
  当出城后,岳小飞才想起那副人皮面具尚未交还周海山,他实在想拥有一副人皮面具,以便用来对付马昭雄之用,却又不便向周海山硬要。
  没奈何,只得取出面具道:“晚辈还忘记应把面具奉还总管。”
  周海山并未立即接取:“如果岳公子有用,不妨留着继续使用。”
  岳小飞真是喜出望外。道:“那我就谢总管了!”
  周海山道:“用不着谢,我身边另外还有两副,放着也是放着。”
  “总管那来的这么多人皮面具?”
  “公子在灵堂已经见过那些棺材了,棺材里不乏奇人异士,什么样的江湖人物都有,这几副人皮面具,都是从他们身上搜来的。”
  “这样说马昭雄必定也有了?”
  “很可能也有。”
  周海山说到这里,不觉皱了皱眉道:“昨天城主当场教训马昭雄的事,公子是否知道?”
  岳小飞道:“当时晚辈在隔壁书房,一切都听得很清楚。”
  周海山叹口气道,“马昭雄是个小人,小人之心,不可不防,我很担心城主会吃他的亏。”
  岳小飞呀然道:“他不过一名小小香主,如何能让城主吃亏?”
  周海山道:“谁能防他不在教主面前挑拨离间,尤其城主昨天曾说过没把教主放在眼里的话,马昭雄正好有了挑拨是非的借口,所谓打狗看主面,城主当时实在不该那样冲动。”
  岳小飞趁机问道:“听大公主说,城主为人很严肃,不苟言笑,据晚辈这两天和他老人家的接触,好像不是这样子。”
  周海山道:“可见大公主根本不了解城主的为人,当城上第一次和外人见面时,的确会令人觉得他很严肃。不过相交一久,就会明白他是一位性情中人,尤并他对自己所喜欢的人,更是诚心相待,从来不做表面文章,以我周海山来说,能在他手下做事,算是跟对人了。”
  岳小飞细想这两天严寒对待自己的一切,和周海山的话相对照,果然不假,心下对严寒越发有着难言的感激。
  这时已出城很远,岳小飞不便麻烦周海山远送。随即拱手告辞。
  回到五关总镇,岳小飞立即把这两天在育化城的经过,向父亲花玉麟禀报。
  花玉麟得知爱妻何慧仙已经得救,真是喜之不尽,紧握着岳小飞的手道:“飞儿,你比为父能干多了,为父在天谷三年多都无法帮上你母亲的忙,而你不过几天工夫便救下你母亲,说起来为父真该惭愧!”
  岳小飞肃容道:“父亲这样说话,岂不折煞了孩儿,你老人家没救出母亲,是因为有很多顾忌,而孩儿在心理上,却没有半点这种负担。”
  “话虽如此,但为父却不应以这种理由作为无法救出你母亲的借口。”
  “可是孩儿也犯下了一项不可饶恕的大罪!”
  “你指的是什么?”
  “孩儿没禀明父母,便答应下亲事,怎能不说是一项大罪。”
  “如果你不答应,又如何救得了你母亲?你为了尽孝才这样做,何罪之有?再说严寒是一城之主,你就是想拒绝,又能拒绝得了吗?”
  岳小飞低下头,嗫嚅说道:“可是父亲和大公主的事,孩儿不能忘记,城主是教主的师兄,这事一旦成真,又该怎么办?”
  花玉麟笑道:“孩子,你放心,为父和大公主的事,我会尽量设法拖延,至于你和严城主的二小姐,那是几年以后的事了,为父记得曾经告诉过你,只要救出要救的人,我们马上就离天谷,这里岂是你我父子及你母亲久居之地?”
  岳小飞终于略略宽心。
  花玉麟道:“你辛苦了两天多,也该好好休息休息了,总之,你母亲既然已经得救,我也就放心了!”
  岳小飞离开父亲房中,立刻再来到袁小鹤住处。
  经过这几日之后,袁小鹤已渐渐恢复正常。
  岳小飞对袁小鹤是无话不谈,见面后便把这两天在育化城的经过,大略说了一遍。
  袁小鹤首先为岳小飞的母子重逢庆贺,接着皱起眉宇道:“原来马昭雄不但没死,而且还做了教主的心腹,这样说他和凤嫣红仍必常打暗中来往了?”
  岳小飞道:“很难讲,不过即使有来往,他们也不可能常常见面。”
  “为什么?”
  “育化城管制很严,马昭雄到宵关往返一趟便得半天时间,对他来说,自然不方便。”
  “可是这对狗男女总要幽会的。”
  “富国城有一处美人关,实际上是三大妓院,据说马昭雄是那里的常客。”
  “狗走到天边忘不了吃屎,马昭雄这混帐实在太可恶了!”
  袁小鹤说到这里,咬了咬牙道:“其实我倒希望他到宵关来找凤嫣红。”
  岳小飞不解道:“袁大哥为什么忽然又有这种想法?”
  袁小鹤道:“咱们是巡关使者,职责所在,若能当场捉到他和凤嫣红的奸情,请副总镇报到总坛,他们纵然是教主手下的红人,也必定要倒大霉。”
  岳小飞摇头道:“若想当场捉奸,谈何容易,依小弟之见,若能和马昭雄狭路相逢,先好好教训他—顿才最能大快人心。”
  袁小鹤不以为然:“若真是和他狭路相逢,要不干就不干,要干就必须干掉他。”
  “以目前来说,干掉他反为不妙,教训他一顿才是真的。”
  “岂有此理,若他一状告到教主那里,咱们还想活命吗?”
  “小弟会让他认不出来是谁?”
  “那是说咱们必须易容,可是咱们总不能老是易好容等着他?”
  岳小飞笑道:“不瞒袁大哥,小弟这次到育化城,有人送了一副人皮面具,只要临时戴上,谁能认得出来?”
  袁小鹤迫不及待的道:“快拿出来戴上看看,我长了这么大,还没见过人皮面具呢。”
  当岳小飞戴上之后,袁小鹤看了真是惊奇不已。
  岳小正道:“袁大哥如果喜欢,小弟也许能想办法替你找一副,现在如有需要,可以暂时向小弟借用。”
  他离开袁小鹤房间,又和丁涛、甘霖各自打过招呼。
  这两人根本不知道岳小飞是到那里去了,岳小飞也只能随机应付过去。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二十二回 痛惩淫贼
上一篇:
第二十回 重见天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