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回 痛惩淫贼
2021-03-08 17:28:01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马昭雄当然认不出这人是谁。
  因为这人是戴着人皮面具。
  面具虽足岳小飞所有,此刻戴着它站在土坡上的却是袁小鹤。
  当下,马昭雄“刷”的一声,抽出长剑,喝道:“尊驾是什么人?”
  袁小鹤冷笑道:“尊驾虽然不认识在下,但在下却认识你是叛师灭祖又兼乱伦的武林败类马昭雄!”
  袁小鹤说话时,故意憋着嗓门使声音变调,不让对方听出是谁。
  马昭雄双目凶光暴射,再度喝道:“你到底是谁?”
  袁小鹤道:“在下就是要为武林除奸杀掉你这败类的人!”
  马昭雄额角青筋直冒,吼道:“好一个不识抬举的东西,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自寻死路!”
  袁小鹤道:“没有三分三,怎敢上梁山,用不着说大话,我若怕了你,今天也就不来了!”
  他说着,人已缓缓走下土坡,直在马昭雄身前七八尺处站住,而且手里也早已横着一柄长剑。
  马昭雄猛一跃身,长剑直向袁小鹤斜肩带背劈去。
  袁小鹤不闪不躲。一咬牙,一招“横架金梁”,手中长剑硬是向对方劈来剑势上硬碰硬的迎去。
  双刽一接,一声金铁大震,火星迸飞下,各自被震退三尺。
  马昭雄只觉虎口一麻,眼前一黑,险些拿椿不住。
  袁小鹤也被震得右臂疲痛,胸口气血浮动不已。
  两人在接过一招之后,似乎都暗暗心惊。
  马昭雄没料到对手竟是如此强硬。
  袁小鹤也觉得自己的内力,似乎仍不如对方。
  在左面看来,这一招算是平分秋色。
  但实际上是因方才马昭雄在凤嫣红处已耗去不少体力,身上难免较平时虚弱,否则,这一招他必可占到上风。
  须知,这三年来,袁小鹤虽然武功突飞猛进,马昭雄照样也有进境。
  两人略一喘息,便又再度各自出手。
  这一次,双方全都卯上了劲,各自拿出看家本领迎敌。
  转瞬间便已拚斗了二三十合,渐渐,两人全被一团剑气罩住,兵刃交错接击之声,几乎快得不能再快,声声震动着两人的心弦。
  到后来,剑气越来越盛,已根本无法看到两人的身形。
  袁小鹤觉出无法取胜,心神一动,立时想起师父庐云说过:“将来若与马昭雄对敌无法取胜时,必须以‘风雷三式’才能克制他。”的话。
  于是,剑法一变,施展出“风雷三式”招式。
  果然,“风雷三式”施展开来,威势大增,迫得马昭雄一阵手忙脚乱,连连向后直退出七八步。
  袁小鹤内心暗喜,随即也步步进逼。
  岂知当他的“风雷三式”全部施展完毕过后,竟又被对方的剑势压制下来,迫得他也连连向后败退。
  转瞬间又是几十回合过去,袁小鹤已大有筋疲力尽之概。不得已,在拚力攻出几招之后,随即一个倒纵,跃退向数丈之外。
  他那里知道,此刻马昭雄也照样无力再战。
  在这种情形下,马昭雄当然并不追袭。
  双方稳住之后,都已面色发白,额角上冒着豆大的汗珠,各自拄剑狂喘不已。
  但马昭雄在表面上仍不甘示弱,喘息过后,振声喝道:“你可是自认不是马某对手,所以才不敢再战?”
  袁小鹤冷冷笑道:“尊驾若还自信能力再战,再下照样奉陪不误。”
  马昭雄哼了一声道:“今天暂时饶过你一条狗命,下次碰上,就别怪马某手下无情了!”
  袁小鹤道:“那就请你滚蛋吧,在下今天也发发慈悲,留下你一条狗命。”
  马昭雄料想再战也必无法制服对方,又急着赶回育化城,只得还剑入鞘,转身而去。
  袁小鹤见他已渐走远,立即再回到土坡之后。
  土坡之后,赫然藏着另外一个人,却是岳小飞。
  原来袁小鹤先前是和岳小飞一同隐身在土坡后的。
  他们两人,本来是一同巡关,早就发现一名老者由宵关大门出来,当时就觉出这老者的身份形迹可疑。
  因之,便暗暗在后跟踪。
  袁小鹤眼尖,很快便认出这老者的体形和举动很像马昭雄。
  果然不久之后,马昭雄就卸去了人皮面具,现出原形。
  于是,两人由另一条岔路,超越到马昭雄前面,然后再折转方向来到马昭雄必经之路一侧的土坡后藏好身形,以待对方到达后再采取行动。
  袁小鹤为了急于一试自己目前的身手是否可与马昭雄抗衡,便先戴了人皮面具跃出土坡。
  经过双方一场激烈拚搏后,他终于有了数,自己的身手,比起对方,似乎仍稍逊一筹。
  他卸下人皮而具,交还岳小飞道:“小飞,现在该看你的了!”
  岳小飞道:“袁大哥刚才和他交手,感觉怎么样?”
  袁小鹤道:“难道你没看见?”
  岳小飞道:“小弟为防被他发现,只能偷看,虽没看到全部,总也看了个大概。”
  “你认为怎么样?”
  “你是亲自和他交手的,当然更清楚,依小弟观察,他的功力火候,似乎比袁大哥稍胜一筹,不过他也很难伤到你。”
  “我的感觉和你完全一样,你的武功比我高得多,现在该看你的了。”
  “小弟当然不能让他轻轻松松的回去,总要给他一点教训。”
  “但是有一件,现在还不是杀他的时候。”
  “小弟知道,我本来就没准备杀他。”
  “这小子真可恶,他到宵关来,一定是和凤嫣红幽会。”
  “那还用提吗。”
  岳小飞这时早已藏好人皮面具,再道:“小弟现在就去追他,袁大哥要不要再去?”
  袁小鹤道:“当然想去看看,能看着你整治他,我心里也舒服些。”
  “那么咱们还是赶在他前面的好,他也累得不轻,根本走不快。”
  两人又由另一条岔路上直奔出三四路,看看再往前走就接近招贤馆了,才又折回马昭雄必经的那条路,又找了一处土坡后藏好。
  由土坡上方探头向宵关方向望去,还不见马昭雄的影子。
  预计他至少还要盏茶工夫才能到达。
  两人又谈了半晌话,才远远望见马昭雄正向这边走来。
  岳小飞不等他到来,便已先跃出土坡,拦住路口。
  马昭雄确实累了,他先和凤嫣红两度床战,再与袁小鹤—番剑斗,此刻不但走得极慢,连四周动静,也懒得去注意。
  当他蓦一抬头,发现面前不远站定岳小飞,难免大感意外的吃了一惊。
  他暗自忖道:“怎么这小子又来了?”
  原来他把岳小飞看成了方才那人。
  这也难怪,岳小飞和袁小鹤戴的是同一人皮面具,偏偏今天他们衣服的颜色也完全相同。
  不过,若论身材,岳小飞要比袁小鹤矮了半个头,但因地面不平,岳小飞所站的路面又较高,马昭雄很难目测出他的高矮,他把岳小飞认成袁小鹤,应该是件很自然的事。
  他随即在岳小飞面前丈余外停下脚步,喝道:“你这小子真想找死吗?”
  岳小飞一向最擅模仿,他憋着嗓子学出袁小鹤的声音道:“不错,在下还没死成,觉得很不舒服,所以才想找你继续较量较量,总要分出个高下才成。”
  “你怎会跑到前面来的?”
  “你在路上走,我在空中飞,当然要比你快得多。”
  “少耍嘴皮子,马某看你最好别自讨无趣,若非逼我动手不可,这次只怕不会像上次那样对你客气了!”
  “原来尊驾方才是对我客气,那就多谢你啦,希望你这次不要再客气。”
  “你是真想找死?”
  “在下是觉得彼此毫无瓜葛,你若客气,反而使我欠你一份人情,在下是从来不欠别人情的。”
  马昭雄双眉直竖道:“好小子,你就出招吧!”
  岳小飞笑道:“我若先出招,必定占便宜,在下也不想占你的便宜。”
  马昭雄暴吼一声,高大的身躯,平飞而起,疾如闪电般,夹着锐利剑风,直向岳小飞扑去。
  岳小飞也不免暗暗吃惊,马昭雄分明已施出了驭剑术。
  他不想硬接,动作比对方更快。
  当马昭雄尚未扑击到身前,已来了个“一鹤冲天”,直上直下的直升起两丈多高,马昭雄眼见就要刺中,却不想眼前黑影一闪,对方已失去所在。
  马昭雄果然身手已出神入化,居然能疾冲中随即煞住身子,接着回头望空反手劈出一剑。
  他这一剑的出招,时间部位拿捏得恰到好处,也正是岳小飞身子落下出剑劈向他后背的同时。
  只听“呛当”一声,双剑一接,马昭雄虽未被震退,但脚下却陷进地面足有两寸。
  看岳小飞时,他借双剑交接的反弹之力,人又升回半空。
  这情形只看得马昭雄大生凛骇,他下意识觉出此人的身手是比先前高出不少,可见他先前必是故意隐瞒实力。
  果然如此,这一战看来就大大不妙了。
  马昭雄正在意念尚未转完,突见面前黑影一闪,接着劲风扑面,对方竟然如海燕掠波般霎时冲到他的头顶。
  他情急之下,来不及出剑,猛然以左手推出一掌。
  若论他的掌力,已足可开碑裂石,不愁不把对方震飞。
  岂知他掌力刚刚发出,一缕奇大无比的暗劲,不但穿破掌风,而且直袭他的右肩。
  看对方时,此刻早已站在两丈开外,气不出声,面不改色。
  原来岳小飞在马昭雄发掌同时,也以弹指神功袭向对方,然后再仰身跃退。
  只因他这指风的潜力,已被掌风卸去不小,否则,马昭雄势必被点中穴道。
  虽然如此,他的一条右臂,也发麻得几乎难以动弹。
  岳小飞看准了这一点,此刻想收拾马昭雄,已不费吹灰之力,因为他已几乎在短时内无法用剑。
  岳小飞缓缓向前直走到距离马昭雄五尺远,才止住脚步。
  马昭雄也自知无法用剑,情急之下,猛地又发出左掌。
  岳小飞淡然一笑,这次他根本不必再躲,立即也以左掌相迎,同时右手长剑,也向对方肩头压下。
  双方掌力抵消之后,马昭雄不能眼看被劈中右肩,只好猛一咬牙,拚全力迎出一剑。
  岳小飞突然将力道加重,只听“当”的一声,马昭雄的长剑已被击落。
  马昭雄正想向后跃退,谁想对方的剑尖一移,早已抵上了他的咽喉。
  顿时,马昭雄已目瞪口呆,僵在当场。
  岳小飞悄不动声色道:“你下一步的命运如何,不妨自己猜猜看!”
  马昭雄面如土色,打丁个冷颤道:“你……你怎会认识我?”
  岳小飞冷笑道:“像你这种欺师灭祖的武林败类,人人得而诛之,既然要杀你,当然必先认识你。”
  马昭雄似乎料到活命的机会不大,索性闭上眼去。
  岳小飞道:“你还不曾答复我下一步的命运?”
  马昭雄硬咬着牙,并不答话。
  岳小飞哼一声道:“尊驾现在的一条狗命,掌握在在下手中,不肯答复算你聪明,不过你若肯答应一个条件,在下也可以饶你不死。”
  马昭雄当然不肯死,尤其想到了凤嫣红,更是必得设法活命不可。
  他情不自禁睁开眼来,嗫嚅着道:“你说什么条件,只要我做得到的,我都答应。”
  “在下从不强人所难,你当然做得到,先跪在地上磕三个响头,然后再老老实实答复我几句问话,条件就这么简单。” 马昭雄还真犹豫了。
  他活了这么大,除了当年曾向庐云叩过头,后来又向皇元教主叩过头,再没向第三人屈膝过,这教他面子上如何过得去。
  只听岳小飞道:“不必不好意思,夜路走多了,这种事稀松平常,何况此刻四下无人,除了我知道,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马昭雄终于鼓起勇气,“噗咚”一声,跪了下去,接着一连磕了三个头。
  岳小飞忍着笑道:“别忙站起来,答话也要跪着。”
  “你快问!”现在是马昭雄逼岳小飞早些问话了,他是希望少跪一些时间。
  岳小飞不辈不慢问道:“听说你在育化城,为什么到宵关去?”
  马昭雄红着脸低下头道:“去……去找一个人。”
  “要找的是否凤嫣红?”
  马昭雄点了点头,他因对方已知自己的底细,为了活命,当然不敢隐瞒。
  “找凤嫣红做什么?”
  “她……她是在下的师娘,做弟子的,不能不找时间给他老人家请安去。”
  岳小飞冷笑道:“不错,她从前是你师娘,只是现在不是了!”
  “岂有此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师娘就是师娘,怎么还会有变?”
  岳小飞摇摇头道:“这句话出自别人口中,也许我信,但你是说人话不办人事的,所以我不信。”
  “你说在下跟她是什么关系呢?”
  岳小飞不愿提他和凤嫣红的肮脏事情,默了一默道:“算啦,不必再问,你把那副老头人皮面具留下,就可以走了。”
  这次马昭雄毫未迟疑,急急掏出人皮面具,双手递了过来。
  他因担任灵堂香主,人皮面具弄了不少,当然并不在乎。
  岳小飞道:“回到育化城后。不准再到宵关来,如果下次再被我碰上,你就只有死路一条了,爬起来滚吧!”
  马昭雄爬了起来,捡起长剑,撒腿便走。
  袁小鹤很快便跃过土坡,走了过来。
  方才的事,不用说他全看到听到了。
  他早知岳小飞的武功高出自己甚多,因之对岳小飞制住马昭雄,并不感到意外。
  岳小飞道:“袁大哥,正好这副人皮面具可以给你了,必要时咱们也可交换使用。”
  袁小鹤当然是求之不得,连忙接过。
  岳小飞道:“你现在就戴起来,看看是什么样子?”
  袁小鹤依言戴了起来,岳小飞忽然灵机一动,忙道:“袁大哥,你去做一件事好不好?”
  袁小鹤愣了下道:“要我去做什么?”
  岳小飞道:“你戴着这副面具去见凤嫣红,一定可以从她嘴里探听出一些消息。”
  袁小鹤神色尴尬的摇头道:“这不是开玩笑么,凤嫣红精得很,只怕三言两语便会被她瞧出破绽。”
  岳小飞道:“你最会模仿别人说话,学马昭雄一定不成问题,而且你的身材和他也差不多,正好衣服颜色也有些一样,尤其到了宵关,必定是起更时分,夜晚之间,她必定更难辩识。”
  袁小鹤是猛摇头道:“不成,一定瞒不过她!”
  岳小飞忙道:“你不妨尽量少说话,只要听她说什么就够了。”
  “她能说些什么呢?”
  “我想她一定会说出一些机密事情来,而这些机密,也正是咱们想知道却又无法知道的。”
  袁小鹤终于被说得有些心动。
  岳小飞再道:“袁大哥,你把胆子放大一点好不好?如果凡事畏首畏尾,一定成不了大事,万一被她瞧出破绽,尽可趁机溜掉,她绝对不可能知道你是谁。”
  袁小鹤皱着眉道:“这样可以吗?”
  岳小飞道:“当然可以,你一直想有—副人皮而具,现在有了却又不敢用,那就干脆还给小弟好了!”
  袁小鹤鼓了鼓勇气道:“好,我就放大胆冒一次险!”
  岳小飞道:“那就赶快回宵关吧!”
  袁小鹤脱下面具,两人转身向后走。
  到达宵关,果然已交一更。
  岳小飞道:“袁大哥现在就去吧,小弟等你的好消息。”
  袁小鹤道:“你呢?”
  “小弟在大门外远远等着你,再不我就先回总镇府去。”
  “你还是在大门外远远等着我的好,至少也给我壮壮胆量。”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二十三回 奸人告密
上一篇:
第二十一回 狗男鸟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