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回 父子偷会
2021-03-08 16:48:4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岳小飞随着一名黑衣人往西行去。
  黑衣人一路之上,一直不曾开口说活,就像哑巴一般。岳小飞也懒得多问。
  一直快走到所有房舍的西边尽头,黑衣人才在一处门口停下。并抬手敲了敲门。
  开门的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人长得还十分秀气,穿着一身蓝衣。
  那黑衣人到这时才开了口:“小林,人带到了。待会儿必须先对他说明这里的一切规定!”
  那少年道:“大叔放心,决不会误事,您请到里面坐坐!”
  黑衣人道:“我还有事,这就走了。”
  那少年直望着黑衣人走远,才回过头来招呼岳小飞。
  他猛见面前站着的竟是个十三四岁的孩子,顿现一脸讶异之色,因为凡是能进入招贤馆的,都是文武兼资的高手,怎可能会
  是个半大不小的孩子?
  但这孩子明明是黑衣人亲自送来的,又决不可能送错,他在愣过之后,还是不得不以礼相待,闪过一旁,陪着笑道:“公子请进!”
  岳小飞迈步进去,这才看清里面是一幢四合院建筑,院子里还种着不少花木,整理得十分清洁。
  他略略四顾了一眼道:“这里还住着什么人?”
  那少年哈着腰道:“只有小的一个,如今公子来了,也不过两个人。”
  岳小飞道:“这样大的一幢房舍,即便有十个二十个人也住得下。为什么让它空着?”
  那少年道:“这是馆主的分配,他老人家为了礼贤下士,必须让住的地方尽量宽敞舒适,才能显出待客的诚意。”
  岳小飞暗道:“若让袁大哥和丁、甘两位当家的也住在这里,那该多好……”
  只听那少年道:“公子由宵关到这里来,必定走累了,先请进房喝杯茶休息一下!”
  他把岳小飞直接引入后面正房。
  正房一排五间,中间只有一门通行,一进去先是客厅,左右俱为卧室,卧室内两端是套房。
  进入客厅,布置得其为雅洁,岳小飞坐下后,那少午立刻沏上茶来。
  岳小飞喝了口茶道:“还没请问,你在这里是负责做什么的?”
  那少年道;“小的负责是幢房子的看管与整理,以及附近环境的清洁,但最主要的,是服侍住在这里的贵客,现在来说,就是服侍公子了。”
  “我该知道你姓什么叫什么?”
  “小的叫林金宝。”
  “在我来之前,这里是谁住过?”
  “在我来之前,有的住两三天便走,最长也有住两三个月的。”
  “是否每次都是一个人?”
  “不错,每次都是一个人。”
  “他们离开这里之后,又到哪里去呢?”
  “小的也不太清楚,据说都是分配到正式工作,到别的地方为教主效力。”
  “在我没来之前,这房子是否空过?”
  “不错,已经空了十几天,没有贵客住进来。”
  岳小飞站起身来道:“我想再到门外看看,刚才那人不是交代过你把这里的规定告诉么?”
  林金宝道:“公子若到门外,小的正好可以把这里的规定向您说明。”
  来到门外,向东望去,像这样的独门院建筑,栉比鳞次,一望无际,不下数十亩的范围。
  岳小飞道:“这么多房子,好像建筑的形式都差不多?”
  林金宝点点头道:“完全一样,一共是七十二幢。”
  岳小飞道:“七十二幢?而且形式又完全一样,外人找起来岂不是很不方便?”
  林金宝道:“岂只外人,连小的派到这里两三年,有时候也常晕头转向,不过每幢房子都有编号,顺着编号找,就比较容易些”
  岳小飞道:“咱们这里是第几号?”
  林金宝道:“这幢房子是第三十六号,就叫三十六号分馆。”
  “是否还有总馆?”
  “当然有,馆主住的地方就是总馆,总馆外面砌着围墙,里面有上百间房舍,而且还有楼房。”
  岳小飞极目望去,皱了皱眉道:“我好像没发现总馆在哪里?”
  林金宝抬手一指道:“就在那边,因为有道山坡挡着,树木又多,在这里无法看到。”
  岳小飞略一沉吟道;“刚才带我来的那名黑衣人是谁?”
  林金宝道;“那是总馆的馆差,总馆馆差有二三十个。”
  岳小飞默了一默,再问:“我由宵关来时,一共是四人,先前有位带领四名馆差去接的,那人又是谁?”
  “那人是不是姓吴?”
  “不错,正是姓吴。”
  “那一定是总馆的吴副总管,别看他只是个副总管,脾气比总管都大,连小的都经常挨过他骂。”
  “你也受他管辖?”
  “当然啦,我们七十二分馆,每分馆都有一个像小的这样的人在守着,分馆是属于总管的,又怎敢不听他的呢,就连总馆的馆差?照样可以对分馆的人打官腔,规矩可大得很哪!”
  岳小飞向前走了几步道:“现在你该说说这里的规矩了!”
  林金宝似是有些难以开口,口齿启动了好一阵,才道:“公子千万别见怪,说出来—定让您不舒服。”
  岳小飞淡然一笑:“你只管说!”
  林金宝道:“所谓规定,也就是公子来到这里,在行动上必须受到很多限制,等于失去了自由。”
  岳小飞讶然道:“这是什么意思?”
  林金宝道:“那就是公子从现在起,必须整天呆在分馆里,不能到处乱跑。”
  岳小飞哦了声道:“难道我连到门外走走都不成?”
  林金宅咽了—口唾液道:“到门外走走当然可以,但却只以分馆四周三十步为限,超过三十步,那就是违犯规定。”
  岳小飞冷笑道:“岂有此理,这里既是招贤馆,又把住进来的
  人以贵宾相待,却又像囚犯一般的限制行动,这位馆主究竟是安的什么心呢?”
  林金宝苫笑道:“其实馆主也是奉了教主的令谕这样做,连小的也觉得不合理,但却不敢不把这规定告诉公子。”
  岳小飞再度冷笑道:“我若不遵守这规定,他们又敢怎么样?”
  林金宝立刻睑色大变,情不自禁打着哆嗦道:“公子千万不能不守规定,那样一来,小的第一个遭殃!”
  “这是我个人的事,又怎会连累到你?”
  “小的当然会受到牵连,公子是聪明人,不需小的多解释,二个月以前,二十四号分馆客人因为没遵守规定,结果那名像小的一样的看守分馆的人,便被吴副总管活活打此!”
  “那位贵宾呢?”
  “也被逐出分馆,后米一直没有消息。”
  岳小飞终于心里有数,这分馆的看守者,除了服侍住进来的客人,还负有监视客人的责任,这样看来,自己的确不能太任性,
  他可以不顾自己的安危,但却不能因而使林金宝受到连累。
  再回到客厅,林金宝又沏上茶。
  林金宝道:“公子该到卧房休息了,小的这就去拿饭!”
  岳小飞愣了下道:“到哪里去拿饭?”
  林金宝道:“分馆没有厨房,不开伙,每顿饭都是到总馆去拿。”
  “总馆到这里有多远?”
  “不算太远,来回再加上打饭打菜时间,最多半个时辰。”
  “那未免太辛苦你了!”
  “小的干的就是这个,哪能算是辛苦!”
  林金宝走后,岳小飞随即进入里面的卧室。
  卧室里的布置,倒是令他十分满意,床榻上锦被绣褥,而且都是崭新的,似是以前无人用过而特别为他准备的。
  桌前摆放着红漆桌几,上面放着精致的白瓷壶以及茶盘茶杯,并有一盏造形颇为别致的罩灯。
  床榻对面靠壁,有两张太师椅,椅垫和椅罩也都是锦绣的。
  岳小飞解下长剑,仰身躺上床去。他本想清静一下,但脑海里思绪起伏,却再也清静不得。
  首先,他感到此刻有如身在沙漠,茫茫无所适从。
  另外,他也怀念着袁小鹤、丁涛和甘霖,不知他们究竟分配到哪一处分馆。
  尤其,他不得不为丁涛担心,因为以丁涛的性子,住进分馆之后,必定不甘心行动受到限制,很可能会闹出祸事,那后果实
  在不堪设想。
  还有,因为见不到袁小鹤,无法告知他宵关统领便是他此来要找的凤嫣红。也实在是件大大的憾事。
  但最使他无法理解的,是好不容易连闯五关进入招贤馆后,竟落得如此下场,对方究竟是安的什么心呢?
  他因思绪越来越乱,索性起身来到天井,一边踱着步子,一边欣赏院中的各种花木,聊以散心解闷。
  不大一会儿,林金宝提着食盒回来了。
  开饭就在餐厅。
  当打开食盒之后,岳小飞发现林金宝的饭菜和自己的不一样,自己的是上等饭菜,林金宝的—份,则是普通的。
  林金宝本来要把自己的饭菜拿到自己房里吃,岳小飞道:“不必了,咱们两个在一起吃!”
  别看这一句话,在林金宝来说,却是第一次听到,他愣了愣道:“公子,小的是下人,和您身份地位不同,怎敢和您在一起用饭?”
  岳小飞道:“别客气,我叫你在这里吃,你就在这里吃。”
  林金宝当真受宠若惊,因为在从前,住在这里的贵宾,从没一个对他如此另眼看待过。
  当下,他也就不再客气,把两份饭菜一起摆上,对面而坐用起餐来。
  岳小飞又道:“先吃我这一份,不够时再吃你那一份,我的饭量小,要剩别剩我的。”
  林金宝越发感动。
  岳小飞边吃边道:“我究竟要待在这里多久,他们总不能不闻不问吧?”
  林金宝道:“公子要耐心等待。等到有一天馆主召见时,那就差不多是出头的机会到了。”
  这“馆主召见”四字,在岳小飞听来,实在不是味道,如果对方真是礼贤下士,就该亲自到分馆来依礼拜访,怎可用“召
  见”来对待贵宾呢?
  但他并未形之于色,再问道:“如果馆主不召见呢?”
  林金宝尴尬又道:“这是不可能的,凡是进了招贤馆,都是教主准备任用的人,又怎能白白供养在这里而不闻不问,所不同的,
  只是时间早晚而已,总之,公子必须要有耐心。”
  岳小飞道:“时间有早晚,那又是什么原因?”
  林金宝道:“只要召见,必定分配工作,如果没有工作可分配,当然就要晚一些时间召见。”
  岳小飞不再多问。
  用过餐后,才不过是中午,以往和袁小鹤、丁涛、甘霖等人在一起,从不感到时间过得慢,而现在呢,时间还真不好打发。
  下午,他在房间小睡了—会儿,醒来后,只有再在天井溜达,
  现在,他直觉的感到自己已成了笼中之鸟,井底之蛙,人生如此,真是了无生趣。
  傍晚,趁着林金宝又到总馆拿饭,他不知不觉又到了大门外。
  他谨守着不远离分馆三十步的规定,就站在门口,只不过是向外眺望眺望而已。
  门前大约五六十步外,便是一条羊肠小径。
  蓦地,他的眼睛一亮,只见小径上正有一名婀娜多姿的红衣女郎在匆匆路过。
  他认得出这女郎正是火关上的桃花。
  若在以往,他实在不想和她招呼,但现在心情寂寞,又透着好奇,如能和她谈谈,倒是求之不得。
  刚要出声呼叫,桃花却已发现了他,自动的向这边快步而来。
  岳小飞想起在火关时,桃花曾对自己表示殷勤,希望自己将来能帮她调换一个位置,如今她一发现自己便主动奔来,当然是
  为的那件事,但她哪里知道自己现在连本身都一筹莫展呢。
  桃花像—阵风似的很快来到跟前。
  “岳公子,原来你被招待在这里?”
  “这里是招贤分馆,我当然在这里。”
  “我是说招贤馆有七十二分馆,若在平时,想找到你都不容易,现在居然能在无意中相遇,实在是太巧了!”
  “你怎么会来到这里?”
  “我是奉统领之命,到总坛办一件事。”
  “事情办好了没有?”
  “办好了,现在正要回去,公子,可不可以让我到里面坐坐?”
  “你不是要赶回去么?”
  “没关系,我可以回去晚一点,我身上有通行腰牌,路上不会有人拦阻。”
  “那就随我进来吧!”

相关热词搜索:情剑无刃

下一篇:第十一回 怒犯戒律
上一篇:
第九回 连下三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