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以血易血
2020-02-16 09:40:10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云七姑在距司马明八尺之地,停了脚步,立时又换过一副面孔,媚眼一抛道:“司马明,我……实在不愿与你动手!”
  “为什么?”
  “因为你很像我死去的丈夫!”
  司马明在心里骂了一声:“好一个不要脸的女人!”语冷如冰的道:“当真如此吗?”
  “我没有骗你的必要!”
  “如此说来妳是一个寡妇?”
  云七姑露齿一笑道:“当然是,这一问岂非多余!”
  “那妳准备怎么样?”
  “希望你随我到敝会,如果你能加入本会,最少可得坛主之位!”
  “你们是奉令搜杀在下,对吧?”
  “我不否认!”
  “为什么?”
  “奉令行事!”
  “你们会长要得在下而甘心,动机何在?”
  “也许……也许是嫉妒你的身手!”
  “也许?哼!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
  “以我看是如此!”
  “你们会长尊名大姓?”
  “这个,未便举告!”
  “如此,动手吧?”
  “你一定要和我动手?”
  “动手?我要杀妳!”
  云七姑粉腮大变,冷哼了一声道:“司马明,你太不识抬举。”
  “在下何须妳抬举?”
  “看掌!”
  娇斥声中,一掌击向司马明当胸,这一击之势,可说是重逾山岳,快逾电闪,这出手一击,显示出她的身手确实不凡。
  司马明左掌斜斜封出……
  “砰!”双掌接实,双方同感一震,齐向后退了一步,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司马明右掌已飞劈而出,奇、快、厉、辣,令人咋舌。
  云七姑芳心大震,一拧腰,单足拄地,划了一个半弧,巧极也险极的避过这一击。
  旁边,响起一声暴喝,挟着两声惨哼,司马明偷眼一瞥,只见两个玄衣武士,口血飞溅,踉跄退出圈外,青衣蒙面人,穿梭在十个玄衣武士之中,出手之间,仍是狠辣兼备,这使他放心不少。
  司马明一招落空之下,第二招跟着出手。
  云七姑玉掌翻飞,与司马明互抢先机。
  双方身手悬殊不大,这一全力展开拚搏,真有使风云变色之势。
  顾盼之间,双方已交换了五十个照面,仍是胜负不分之局。
  那边,青衣蒙面人在十个护坛弟子全力猛攻之下,已渐感不支,守多攻少。
  司马明心念疾转,若不施展绝着,势必缠斗无休,如果“梅花会”再有像云七姑这一类的高乎驰援的话,胜负就很难逆料了,同时,他也瞥见了青衣蒙面人险招迭遇……
  心念之中,招式倏变,招式中渗以三成“九阳神功”。
  炙热如焚的劲浪卷处,云七姑闷哼了一声,蹬蹬蹬退到八尺之外。
  司马明可没有怜香惜玉的念头,一招得手,身形一欺,连击出三掌。
  就在三掌击出之后,云七姑惨哼一声,弹身退出一丈之外,樱口一张,射出一股血箭,粉面遽现凄厉之色。
  司马明如影附形而进,又是一掌出手。
  云七姑厉叫一声,举掌迎击,这一击,她已拚出了毕生残存内力。
  “砰!”挟以半声惨号。
  云七姑张口连喷三口鲜血,跌坐不起。
  司马明也被反震之力震得气翻血涌,退了两个大步。
  另一边,青衣蒙面人险象环生,情势岌岌可危,但斗场之外,又多了三个受伤的玄衣武士。
  司马明一闪身欺到云七姑身边,单掌上扬,对准她的螓首,厉声道:“云七姑,说出你们会长的出身来历?”
  云七姑一咬牙道:“办不到。”
  “妳真的想死?”
  云七姑两眼一闭,两颗豆大的泪珠滚落腮边,凄声道:“你下手吧!”
  司马明心念一转,暗自忖道:“梅花会属下已死得不少,追根究底,自己真正的仇人,只梅花会长一人,目前情况不明,滥杀无益……”
  心念动处,上扬的手掌,徐徐垂了下来。
  但,真正使司马明消灭杀机的原因,还是云七姑方才的一句话,你像极我死去的丈夫:这句话不论真假如何,在司马明的意识里,已发生了作用。
  他半声不吭,转身扑向青衣蒙面人那一边,人未至,掌风已凌空发出。
  狂飙卷处,立时有两条人影飞泻而出,其条五人目扫全场,不由亡魂尽冒,齐齐抽身退了开去。
  青衣蒙面人早已身疲力竭,压力骤去之下,身形晃了两晃,几乎立足不稳。
  司马明关切的道:“兄台你没事?”
  “没有……什么,只是力乏而已!”说着,掏出两粒丸药纳入口中。
  “我们走吧!”
  青衣蒙面人点了点头,与司马明疾驰下峰而去。
  两人取道奔向“无影山”。
  路上,青衣蒙面人余愤不息的道:“兄弟,要揭开‘青城’血案,和你被截杀之谜,除非先揭穿‘梅花会’会长的真面目,否则连揣测的余地都没有。”
  “他的面目来历难道武林中没有一个人知道?”
  “可能!”
  “连他的属下?”
  “那又另当别论,不过以我推测,‘梅花会’中能知道会长来历的恐怕也不多,否则断无不泄入江湖之理。”
  “但迟早总是要揭穿的!”
  “梅花会长这一次失策了……”
  “为什么?”
  “他判断我俩业已身负重伤,必逃之不远,所以命手下全力展开搜索,他自己却不现身,否则的话要脱身恐伯很难!”
  “那却未见得,如果我不存心硬拚的话,还不至脱不了身!”
  ……………………
  三天之后,两人来到一处峻岭崇峰之巅。
  青衣蒙面人遥遥朝一片云海之中指道:“无影山就在那云海之中。”
  司马明不由一皱眉道:“我毫无所见?”
  “既称‘无影山’,当然连影子都不会被人发现,我们只须朝云海深处奔入,距离近了,视界受阻不大,准可寻到,不过‘世外闲人’性格怪僻得不近情理……”
  司马明淡淡的一笑道:“难道他还能怪过先师‘邪神许昌’?”
  “令先师之邪,乃是因拘于世俗礼法而得名,但他仍是讲理的,这‘世外闲人’,怪得连理都不讲。”
  “管他,好歹总要把‘蛇含草’弄到手!”
  两人弹身驰入云海,穿云破雾而行。
  以司马明的功力,目光最远只能及十丈,十丈之外,便是一片混沌,是以只能缓缓而驰。
  半个时辰之后,青衣蒙面人朝面前一座隐约的叠石山一指道:“这就是了,我们上去。”
  司马明精神大是振奋,当先就朝山上走去。
  刚及半山,只听一声沉喝道:“来人止步!”
  司马明闻声止步,只见一个须发全白的黄衣老人,端坐迎面一个突石之上。
  青衣蒙面人忙抢步上前,长揖到地,道:“晚辈……”
  黄衣老人嘿的一声冷笑,打断了青衣蒙面人的话道:“识相的与老夫快滚!”
  青衣蒙面人触了一鼻子灰,怔在当地,做声不得。
  司马明心里暗忖,对方既是怪人,何必与他讲理,当下上前两步,冷冷的道:“阁下就是‘世外闲人’?”
  黄衣老人冷电似的寒芒,迫射在司马明的脸上,久久才道:“你称老夫为阁下?”
  “有何不妥?”
  “你多大年纪?”
  “年纪?武林中达者为先,何必论年纪。”
  “小子,你出身何门?”
  “阁下还没有答在下所问?”
  “哼,不错,老夫就是‘世外闲人’!”
  “如此,在下司马明,先师‘邪神许昌’。”
  “世外闲人”面色微变道:“你是许老邪的传人?”
  “不错。”
  “怪不得有点邪气,你来此做甚?”
  “听说阁着一株‘蛇含草’,特来求取少许,因在下身中‘百日归’奇毒!”
  “不错,有!‘蛇含草’稀世奇珍,解毒圣品,就凭你黄口小儿一句话,老夫就会给你不成?哈哈哈哈……”
  司马明重重一哼,打断了对方的话道:“阁下有什么条件?”
  “条件,为什么?”
  “在下不平白受人好处,希望能以任何条件,交换‘蛇含草’!”
  “世外闲人”道:“老夫没有答应给你‘蛇含草’,更没有什么条件!”
  司马明强傲的道:“可是在下对‘蛇含草’志在必得?”
  “小子,东西是老夫的,老夫无意与你交换。”
  “在下重申前言,要定了。”
  青衣蒙面人轻轻一扯司马明,以极低的声音道:“兄弟,别把事情弄砸了,忍耐着点,说几句好话相求,这老儿身手并不在‘武林四异’任何一人之下。”
  司马明微一摇头……
  “世外闲人”突地怒声喝道:“小子,你师父许老邪见了老夫也不敢如此态度……”
  司马明冷冷的道:“那是他的事。”
  真是怪人怪性,司马明这一强横的顶撞,倒反对了“世外闲人”的胃口。
  “世外闲人”长笑而起,道:“小子你强横得可爱,老夫成全你,不过,老夫生平最恨的是外强中干,虚有其表之流,你能接老夫三招,‘蛇含草’你拿去,否则的话,‘无影山’并非善地,可以任人来去自如。”
  司马明暗忖:“蛇含草”自己志在必得,不然活不过百日之期,反正是豁出去了,生死有命,何必顾虑太多,心念之中,傲然道:“接你三招又待何妨!”
  “世外闲人”面孔一沉道:“小子,这三招不单是关系你个人生死,也同时决定你同伴的命运!”
  司马明闻言之下,不禁大感踌躇,自己个人生死不足惜,但要连累青衣蒙面人的话,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当即转头向青衣蒙面人道:“蒙面兄,小弟诚挚的要求你现在离开。”
  青衣蒙面人毫不犹豫的道:“兄弟,你知道我不会离开的。”
  “可是万一……”
  “为兄的决无怨尤。”
  司马明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青衣蒙面人对他有救命之恩,也有朋友之义,不禁在心里暗自一叹道:“兄台,我欠你的太多了!”
  “世外闲人”这时已下了突石,在司马明当面站立,再次道:“小子,你决定了没有?”
  司马明一咬牙道:“在下向来有进无退!”
  “你死而无怨?”
  “此刻未免言之过早!”
  “你不再考虑了?”
  “在下已经考虑好了!”
  “如此接第一招!”
  青衣蒙面人适时向旁侧闪了开去。
  “世外闲人”最后一个招字出口,双掌已斜递而出。
  司马明但觉对方这一掌之势,玄妙莫测,无论封架拆解均感无从着手,对方招发即至,根本不容他有转念的余地,当下本能的施出一招“闭门谢客”,封住门户。
  “砰!”挟以一声闷哼,司马明的一招“闭门谢客”竟然封不住对方来势,登时被一掌印正前胸,踉跄退了五步,逆血几乎夺口而出。
  青衣蒙面人忍不住惊呼出声。
  “世外闲人”冷冷一笑,向后退了一个大步,道:“现在接第二招!”
  双掌一扫,一股撼山慄岳劲气,迎面卷向了司马明。
  司马明蓦一咬牙,双掌贯足“九阳神功”,硬封硬接。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过处,四外云雾被劲风带得急剧的舒卷,山石纷朝山下滚落。
  “世外闲人”身形连晃,终于拿桩不稳,退了一步,老脸随之一变。
  司马明一跤跌坐在地上,口角沁出两缕鲜血,面目惨厉之极。
  青衣蒙面人暗道一声完了,司马明业已身受重伤,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对方的第三招,正待上前……
  司马明已摇晃着站起身形,向前跨了三步,慄声道:“请发第三招!”
  “世外闲人”不由为之动容,沉声道:“小子,你在赌命?”
  司马明大声道:“请阁下发招!”
  “世外闲人”将头一点,双掌再告上扬……
  青衣蒙面人惶然道:“兄弟,算了,我们下山吧!”
  “不!”
  “世外闲人”大喝一声:“第三招!”
  双掌猛然一推,一道其强无比的劲气,以雷霆万钧之势,呼啸卷出。
  青衣蒙面人把头侧向一边,他不忍看……
  司马明骤集全身残存真气,挥掌硬接。
  “轰!”然巨响声中,司马明口血飞喷,身形像断线风筝似的,直飞向后,“砰!”,身形被山石所阻,栽落地面。
  青衣蒙面人一晃身,疾扑过去……
  “站住!”
  青衣蒙面人骇然收势,激颤的道:“前辈什么意思?”
  “他输了!”
  “不错,本人并没有否认。”
  司马明全身骨疼如折,耳鸣心悸,眼前一片漆黑,浮泛着无数金星,但一股强傲之气支持着他,他竭力保持心神清醒,一个声音在心内大叫,我不能死,我不能连累青衣蒙面人为我付出生命。
  他,以手拄地,跪膝,以背部抵靠山石,站了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五章 白骨旗
上一篇:
第三章 波诡云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