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以血易血
2020-02-16 09:40:10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梅花会”会长大喝一声:“仙娘接掌!”
  一道排山劲气,匝地卷向了“白发仙娘”。
  同一时间,“梅花会长”回身发掌,击向了“东魔”。
  “东魔”被围攻已达数个时辰,兼且身负伤,焉能当此一击,惨哼声中,血箭狂射,踉跄倒退两丈之外,一屁股跌坐当场。
  他这一倒退,跌坐的位置刚巧是人圈的边缘,两条人影,一左一右,扑了过来。
  “找死!”
  暴喝声中,“梅花会长”以快得不能再快的速度,欺身发掌,分击两条扑向“东魔”的人影。
  惨号声起,两条人影被击得左右飞栽丈外,一阵蠕动,便寂然了。
  死者赫然是一个道士,和一个葛衣老者。
  青衣蒙面人慄声道:“梅花会长的身手确实惊人,‘三眼道人’和‘中州一恶’,并非泛泛之辈,想不到竟然不堪他的一击!”
  司马明睹状也不由寒气大冒,看来场中恐怕没有一人是“梅花会长”的对手。
  所有在场的人,除了“梅花会”所属之外,无不震慄莫名。
  “梅花会长”冷眼遍扫在场的人一周,那意思像是说,还有那个不要命的敢出手,然后语意森森的向“东魔”道:“阁下名列‘武林四异’,何不放爽快一点?”
  “东魔”仰天一声厉笑,探手入怀,取出一支尺长的连鞘小剑。
  “血剑!”
  司马明轻呼一声,站起身来。
  青衣蒙面人拉了他一把道:“你准备做什么?”
  “血剑不能落入‘梅花会长’之手!”
  突然——
  身后传来一个娇嫩但却冰冷的声音道:“放心,他带不走的!”
  司马明和青衣蒙面人同时大吃一惊,以两人的功力,竟然被人欺到身后而不自觉。
  此际,夜幕已垂,星河耿耿,但在一般内功造诣不凡的高手眼中,五十丈之内,与白天并差不了多少,只是不能及远就是了。
  回首望处,只见两丈之外的一块巨石旁边,悄生生地站着一个姿容绝代的少妇,满头珠翠环绕,在星光掩映之下,闪闪发光。
  司马明扫了那少妇一眼之后,又回过头去。
  所有场内外的目光,全集中在“东魔”手中那支连鞘小剑之上。
  全场顿时静得落针可闻,好像每一个人的呼吸都停止了。
  那珠光宝气的美艳少妇,却开了口:“阁下就是司马明?”
  司马明不由一愣,回过身去,道:“不错!”
  “邪神许昌的传人?”
  “妳说对了,请问……”
  场中突然响起一片惊呼,接着是一声凄厉的惨号。
  司马明急回过头来,只见“东魔”已不知去向,“血剑”被掷落场中央,剑旁躺着一具尸体。
  “梅花会长”冷笑数声,发话道:“还有那位朋友想伸手要这柄小剑?”
  连问三遍,四周鸦雀无声。
  “梅花会长”移身上步,伸手去拾那柄“血剑”……
  就在“梅花会长”甫一伸手之际——
  一阵旋风卷处,“血剑”突地前移一丈。
  “梅花会长”一抬头,惊“噫!”了一声道:“是你阁下?”
  “不错,想不到我们又不期而遇了,嘿嘿嘿嘿……”
  来的赫然是一个皮肤与衣袍一色漆黑的怪人,那形貌在暗夜之中,更加显得恐怖骇人,全场的高手,齐齐为之一窒。
  青衣蒙面人一碰司马明道:“你知道这怪人是谁?”
  “不知道!”
  “他就是‘毒中之毒’!”
  司马明俊面大变,道;“以‘无影之毒’毒毙尚小娟和她的爱人李文祥的就是他?”
  “不错!”
  “我要斗斗他!”
  “别急,看梅花会长如何应付!”
  “毒中之毒”怪声一笑道:“会长,你方才不是说过神物无主,见者有份吗?”
  “梅花会长”哈哈一笑道:“不错,本人说过,莫非阁下也有意于此?”
  “既是见者有份,本人当然不会弃权!”
  “阁下准备怎么办?”
  “毒中之毒”道:“照江湖惯例,我们只有一搏以决此宝谁属了?”
  “梅花会长”若有深意的道:“阁下忽略了在场还有其他朋友,他们也是怀同一目的而来!”
  “毒中之毒”冷眼一扫全场,最后目光停留在“白发仙娘”的面上,道:“仙娘是否有意争逐?”
  “白发仙娘”沉声道:“阁下如何称呼?”
  “在下‘毒中之毒’!”
  “毒中之毒?”
  “不错!”
  “白发仙娘”缓缓点了点头,表示她不放弃。
  “毒中之毒”目中无人的道:“还有那位朋友要参加?”
  场中一片沉默。
  “毒中之毒”飞快的在“血剑”之外兜了一个圈子,狞笑一声道:“本人坦白的告诉各位,‘血剑’四周的地面,已布下‘三步倒’之毒,如若稍沾此毒,三步必倒,各位有兴趣的话,无妨一试……”
  话声未落,一条人影电射入场。
  来人赫然是一个二十不到的美少年。
  “白发仙娘”和“梅花会”会长,各各“噫!”了一声,目中陡现煞芒,迫视着这不速而至的少年。
  “毒中之毒”大感意外,阴声道:“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司马明!”
  “南邪的传人?”
  “正是!”
  “你干什么?”
  “取剑!”
  “你尽可一试,如你嫌命长的话。”
  司马明自服下了整株连根带果的“蛇含草”之后,本身已蕴含有克毒的潜能,当下冷冷的道:“区区之毒,其奈我何!”
  话声中,举步便向“血剑”放置之处走去。
  所有的目光,全射向了司马明,难道他真的不怕毒?
  一步——
  二步——
  三步一一
  ……………………
  他俯身捡起了“血剑”。
  三条人影,排众而出,扑向了司马明……
  就当足尖着地,弹身再起之际,各张口发出一声狂嗥,身形仆回地面,死了。
  “三步倒”果然不假,真可算毒绝天下。
  “毒中之毒”白多黑少的双眼,青光闪闪,愕然瞪视着司马明,他确实做梦也估不到司马明竟然不畏剧毒。
  “白发仙娘”、“梅花会长”更是震惊莫名,司马明是他们得而甘心的人。
  司马明手棒“血剑”激动无比,这可算是他父母的遗物,今日他又得了回来。
  “东魔”弃剑而遁,使他失去了追昔仇家的机会。
  青衣蒙面人,想不到司马明会来这一手,欲阻无及,被迫得从石后现身入场,站在人群之中,当然此刻没有人会去注意到他,所有的目光,都被司马明吸引住了。
  司马明心里清楚,他要带着“血剑”离开这峰头,是件相当困难的事,“毒中之毒”、“梅花会长”、“白发仙娘”,任何一人的武功,都在他之上,其中“白发仙娘”和“梅花会长”即使不为了“血剑”也不会放过他。
  “毒中之毒”微微翘首向天,似在盘算着某一件难决的事。
  “白发仙娘”和“梅花会长”虎视眈眈地望着司马明,只要司马明离开“毒中之毒”所布的圈子,他们势必暴起发难。
  方才触及毒圈而起的三具尸体,这时已变做三段焦木也似的东西。
  当然谁也不敢再予尝试,毒,并非是功力所可克制的。
  “毒中之毒”目光一扫当面的“梅花会长”和“白发仙娘”道:“两位意下如何?”
  “白发仙娘”毫不思索的道:“老身志在人不在剑,目前是如此!”
  “毒中之毒”桀桀一笑道:“好极,我俩利益上下不冲突!”转头又向“梅花会长”道:“会长阁下呢?”
  “梅花会长”狡黠森冷的目光,透过面具,一扫司马明,转向“毒中之毒”道:“阁下何不表明意向?”
  “本人目的是“血剑”!”
  “如果本会长的意见和阁下相同的话呢?”
  “我们先行解决?”
  “如何解决?”
  “各显神通一拚!”
  “阁下所谓的一拚是指以功力硬拚,还是包含阁下之所长?”
  “嘿嘿嘿嘿,本人既称‘毒中之毒’,用毒是必然的。”
  司马明见对方把自己和“血剑”变成了瓜分的对象,心虽怒极,但肚子里有数,目前场中的三人,任何一人的功力都在他之上,他不能意气行事,他在考虑应付之策。
  “梅花会长”阴恻恻的连笑数声道:“本会长也暂时要人不要剑!”
  “毒中之毒”口里“嗯!”了一声道:“暂时,是说会长阁下将来仍然要取得此剑?”
  “不错!”
  “好,目前的问题能解决了就行,如此本人取了‘血剑’之后,把他迫出‘三步倒’毒圈之外,算是酬谢两位礼让之情!”
  “梅花会长”望着“白发仙娘”道:“仙娘一定要人?”
  “当然!”
  “可否做个人情,让本会长……”
  “办不到!”
  “仙娘是要活口还是尸体?”
  “活口!”
  “没有商量的余地?”
  “没有!”
  “那太可惜了,本会长也是要活口,如此咱们各凭手段了!”
  “白发仙娘”面寒如冰,不再开口,她身后的白衣少女丁婉,粉面一片凄清之色,不时焦灼地朝司马明投上一瞥。
  青衣蒙面人怔立如一尊石像,在这种场合下,要对司马明施以援手,可说很难。
  “毒中之毒”迈步向司马明走去……
  场中空气,骤呈无比的紧张。
  司马明迅快的把“血剑”朝腰带上一插,双掌蓄势以待。
  “毒中之毒”在距司马明一丈之处,停下身形,冷冷的道:“司马明,想不到你也是毒中能手,竟然不畏‘三步倒’剧毒?”
  司马明冷哼了一声道:“区区之毒,算得了什么!”
  “小子,你大概对‘无影之毒’有个耳闻吧?”
  “怎样?”
  “此毒天下无人能解!”
  “哼,你打算以‘无影之毒’对付在下?”
  “嘿嘿嘿嘿,用不着……”
  “毒中之毒,你是否记得有一对少年男女,因为一支参王而遭你毒手?”
  “有,怎么样?”
  “这笔帐在下已替你记上了!”
  “闲话少说,你乖乖交出‘血剑’是正经!”
  “你认为办得到吗?”
  “那你就试试看!”
  看字余音未落,一双乌黑的手爪,已电闪抓出,一抓面门,一抓“血剑”,出手之快,堪称世无其匹。
  司马明早经蓄势,就在对方出手的电光石火之间,双掌疾拍而出,这一击他已用足了他所能的全部“九阳神功”。
  炙热如焚的劲浪卷处,“毒中之毒”收势横闪八尺,脱口道:“九阳神功!”
  这话使所有在场的人,心头一震,“南邪”的“九阳神功”,在武林中是一绝,虽然绝大多数的人没有见识过,但听是全听说过的。
  “毒中之毒”一顿之后,道;“神功虽奇,可惜你火候还差得多!”
  话声中,呼的劈出一掌,势如倒海排山,裂岸惊涛。
  司马明不闪不避,发掌相迎。
  一声震耳欲的巨响过处,“毒中之毒”身形晃了一晃,司马明气涌血翻,连退了三个大步。
  就在司马明退步的瞬间,“毒中之毒”又是呼呼两掌出手。
  司马明一偏身,避过主锋,但仍被劲气卷得一个踉跄,“毒中之毒”如影附形而进,一探爪,把“血剑”抓在手中。
  全场一阵哗然。
  司马明厉声道:“毒中之毒,有一天小爷会活劈了你!”
  “毒中之毒”一阵狂声怪笑道:“如果你今晚不死的话,本人会等你的!”
  呼的又是一掌。
  司马明被震得连连倒退,出了毒圈之外……
  “毒中之毒”一弹身,消失在沉沉夜幕之中。
  “血剑”又易了主,但场中的杀机,仍方兴未艾。
  “白发仙娘”和“梅花会长”同时上步欺身,迫向司马明。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五章 白骨旗
上一篇:
第三章 波诡云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