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以血易血
2020-02-16 09:40:10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青衣蒙面人抖颤不成声的唤了一声:“小兄弟,你……”
  “世外闲人”白须掀动,发出了一声:“啊!”
  司马明口唇嗡动,想说什么,但没有发出声音来,“砰!”的一声,再度倒回地面,寂然不动。
  青衣蒙面人不由惊魂走魄,急跃上前,用手一探脉息,方始放下心来,但当他想到“世外闲人”刚才所说的话,一颗心顿时直往下沉。
  “世外闲人”突地返身,向峰头急射而没。
  青衣蒙面人可猜不透这怪人到底存着什么心思,他曾说过,如果司马明能接他三招,无条件的奉送“蛇含草”,否则的话,两人都得把命留下。
  现在,司马明虽然未死,但伤势奇重。
  这是否算是已经通过了呢?
  他掏出数粒药丸纳入司马明的口中。
  工夫不大——
  “世外闲人”去而复返,手中持了一株莹白如玉的奇草,草分八叶,中间结出一个拇指大的黑色草果。
  青衣蒙面人大感意外,怔怔地望着对方,不知如何开口。
  “世外闲人”一扬手道:“这就是‘蛇含草’,这株‘蛇含草’,可当奇珍两字而无愧,气候已在三千年以上,整株连果一起服下,药力渗入全身经脉,可抗百毒……”
  话声中,托开司马明下颚,把整株“蛇含草”塞了进去,然后把颚骨还原,顺手点了他的“黑甜穴”。
  青衣蒙面人这时才迸出一句话道:“敬谢前辈成全!”
  “世外闲人”双眼一翻,瞪着青衣蒙面人道:“用不着谢,若非这娃儿邪得可爱,老夫不会牺牲这株“蛇含草”,现在,你带他离此,另觅洞穴,两个时辰之后,替他解开穴道,此草入腹,必有一番煎熬……”
  青衣蒙面人颔首道:“这个晚辈理会得……”
  “你懂?”
  “略识之无!”
  “如此走吧!”
  青衣蒙面人恭施一礼,背起司马明转身下山,一股劲奔出云海,上了另一座峰头,仰首长空,深深地嘘了一口气,似有重见天日之感。
  他必须立刻寻找一处足以安顿司马明的地方。
  忽然——
  他发觉远近峰头,似乎有不少人影出没隐现,心中不由大感焦灼,如果对方是“悔花会”属下跟踪搜索而至的话,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司马明重伤未愈,刚服下“蛇含草”急待觅地解毒疗伤,“梅花会”有青城山之鉴,必然加派高手,自己一人,当然不难全身而退,加上一个昏睡的司马明,问题可就大了,他势不能弃之不顾。
  当下游目四扫,打量了一番附近的形势,展身便向右侧的谷道落去。
  为了不让人发现行踪,专拣有林木掩蔽之处而行。
  费了极大的工夫,才落到谷底。
  略一瞻顾之后,便朝谷道中淌进……
  一声冷喝,倏告传来:“停下!”
  青衣蒙面人这一惊非同小可,疾刹身形,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白发皤皤,面红如婴的老太婆,颤巍巍的站在两丈之外,老太婆身后,是一个貌美如仙的白衣少女。
  这老太婆正是“白发仙娘”,她身后是丁婉。
  “白发仙娘”师徒会在此处现身,的确是令人意想不到的事。
  青衣蒙面人见现身的不是“梅花会”中人,心头放宽了不少,当下点首为礼道:“原来是仙娘玉驾,在下这厢有礼!”
  “免!”
  “仙娘唤住在下,有何见谕?”
  “报上名来!”
  “在下名姓早忘,还请原谅!”
  “哼!你身背的可是“南邪”门人司马明?”
  青衣蒙面人不由一愕,道:“不错,是司马明。”
  “你与他是什么关系?”
  “朋友!”
  “好,现在你把他放下,交给老身!”
  青衣蒙面人骇然退了一个大步道:“交给仙娘,为什么?”
  “别问为什么,放下他,你走路!”
  “如果仙娘不说明原因,在下难以应命。”
  “那由不得你!”
  青衣蒙面人急得冷汗涔涔而下,他自知决非“白发仙娘”的对手,恐怕连她身后的白衣少女,在目前情况下,自己也无法应付,但,他又不能真的把司马明交给对方,心念一转之后,道:“司马明目前重伤垂危,以仙娘的声望,似不该乘人之危?”
  “白发仙娘”面色微变,道:‘纵使他不受伤的话,也逃不过老身之手,无所谓乘危!”
  “那又另当别论,目前他受伤是实!”
  “白发仙娘”面孔一沉,道:“放下他!”
  青衣蒙面人想不透“白发仙娘”为什么坚持要留下司马明,是新仇,是旧怨,抑是……他不得而知,当下抗声道:“歉难从命!”
  “你放下?”
  “不放!”
  “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这句话满含威胁的意味,青衣蒙面人哈哈一阵狂笑之后,激动的道:“要我听命,除非我断了这口气!”
  “白发仙娘”冷酷的道:“取你性命易如反掌,你想死并不难!”
  青衣蒙面人一见事已不可为,不由厉声道:“白发仙娘,妳枉为武林先进,不怕同道齿冷,不错,在下不是妳的对手,但为全朋友之义,妳得先取在下的性命,否则在下决不放手!”
  白衣少女丁婉满面惶然之色,欲言又止。
  就在此刻——
  峰顶之上,传来数声慑人心志的厉啸。
  “白发仙娘”面色一整,把手一挥道:“这一次算是放过他,走吧!”
  青衣蒙面人意识到此地既聚有这多武林人,必有非常事故发生,“白发仙娘”当然也是其中之一,方才他以为是“梅花会”的人跟踪而至,现在事实证明他错疑了。
  他没有心思去探索这些武林人突然聚集的原因,他也不想知道。
  他负着司马明,朝谷底狂奔而去。
  如果不是那几声厉啸,使“白发仙娘”突然改变主意,他真无法脱身。
  不久,他找到了一个隐僻的山洞,匆匆奔进去,把司马明放落洞中地上,一算时刻,离开“世外闲人”给司马明服食“蛇含草”的时间,已足两个时辰,他不敢稍事耽延,急伸手解开司马明的“黑甜穴”,然后坐到洞口戒备。
  司马明悠悠醒转,但觉口干舌燥,全身血脉贲张,像是要炸裂开来似的。
  他隐忍着打量了一下地方,见是一个石洞,青衣蒙面人端坐洞口,正待出声招呼之际,全身陡地起了一阵痉挛,接着无数阴寒之气,丝丝缕缕,穿经过脉,像无数的钢针在体内游走穿刺。
  他开始在地上滚动,口里发出一声紧似一声的凄哼。
  青衣蒙面人恍若未闻,凝神守伺洞口。
  足足盏茶工夫,司马明声嘶力竭,僵卧洞底。
  青衣蒙面人,从身边取出三色丹丸,一起纳入司马明的口中,然后飞指连点司马明三十六处大穴,道:“小兄弟,以本身真元,助药力推行!”
  司马明勉强趺坐起身形,丹田之中,已有三股不同程度的热流升起,忙聚真元,实施导引,三周天之后,渐入忘我之境。
  青衣蒙面人,仍紧守在洞口。
  这附近既有这么多武林人出没,随时都会有人闯了来,司马明此刻不能受任何外力的干扰。
  厉啸之声撕空而起,四谷齐应,令人闻之毛骨悚然,这厉啸声似发自青衣蒙面人和司马明置身的洞穴顶端峰上。
  啸声之后,紧接是隐约的喝斥之声。
  显然峰顶之上,已有人在交手,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青衣蒙面人焦灼地望望洞外,又望望司马明。
  凄绝人寰的惨号,清晰地飘送入耳,峰顶上已有了死伤。
  又是一声惨嗥,摇曳而至,一条人影,如殒星般下坠……
  青衣蒙面人不由亡魂大冒,凝神蓄势以待。
  “砰!”那人影垂直摔落洞外数丈之处,寂然不动。
  青衣蒙面人倒吸了一口凉气,自语道:“原来是具死尸,不知被何人打落谷中,这死的人又是谁?心虽惊恐疑惧,但他不敢离洞去察看,司马明此刻已到最紧要的关头,他的生命交托在他手上。
  “砰!”
  又是一具死尸从峰顶泻落,这具尸体,落得较为接近洞口,青衣蒙面人几乎惊得直跳起来,从那古怪的服饰上,他看出死者是纵横南七省的黑道巨魁“五彩神鹰吕奭”,“五彩神鹰”的功力,在江湖中是有名可数的几人之一,竟然被劈落峰头,峰上参与拚搏的双方,必非寻常之辈。
  以他所知,“白发仙娘”也是其中之一。
  暴喝之声,仍不断的传来。
  夕阳的残红,从山巅褪去,谷中骤呈一片黝暗晦冥。
  司马明功圆果满,从地上一跃而起。
  青衣蒙面人急趋近前,喜之不胜的道:“兄弟,恭喜!”
  司马明愕然道:“恭喜,什么意思?”
  “你功力尽复而且还具备了抗毒之能,这是武林中人梦寐以求的奇迹!”
  “我不懂?”
  “世外闲人把整株‘蛇含草’让你服下,还有一枚草果,所以你不但身中的‘百日归’奇毒尽去,本身还产生了抗毒的潜能。”
  接着,青衣蒙面人把经过说了一遍。
  司马明感慨的道:“蒙面兄,我又欠了你一笔无法偿还的人情……”
  “兄弟,这些小事,何足挂齿,也许有一天我所求于你的更多!”
  “噫!什么声音?”
  “峰头有人拚斗!”
  “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白发仙娘’师徒也在其中,洞外已发坠了两具尸体。”
  提起“白发仙娘”,司马明不由血脉贲张,上次若非丁婉暗中关注自己,自己早已丧身这老太婆之手,当下脱口道:“我们看看去?”
  “兄弟,‘白发仙娘’似乎与你有什么仇怨,在进谷之时,我们不期而遇,她定要把你留下,我坚持不从,恰巧一声厉啸,使她改变主意。”
  “我也不清楚其中因由,不过这谜底总是要揭穿的。”
  两人出了岩洞,地上的两具尸体仍在,一具是身着锦袍的中年汉子,另一个却是黄衫老者,胸前绣着一朵梅花。
  青衣蒙面人一指那具中年尸体道:“五彩神鹰吕奭,想不到这不可一世的黑道枭雄会无声无息的横尸谷中。”
  司马明目光一扫另一具尸体,不由骇然道:“他是‘梅花会’一流好手‘一掌断魂周永年’……”
  “哦!如此看来,峰顶之上必是场武林盛会!”
  “我们看看去!”
  “好!”
  两人弹身奔出,绕道上了峰顶,只见峰顶一块面临临深谷的方坪上,人头攒动,暴喝之声阵阵传出。
  司马明和青衣蒙面人藉地形植物的掩蔽,直逼斗场边缘,藏身石笋之后。
  场中地上,积尸已达十具之多。
  “白发仙娘”和一个红发赤须的狞恶老者,打得难分难解。
  青衣蒙面人悄声向司马明道:“看样子他们的对象是东魔。”
  “东魔!那红发老者?”
  “不错!”
  司马明登时血液沸腾,杀机陡起,身形激动得簌簌而抖。
  “东魔”是当年杀害“四海游侠司马宏”夫妇的凶手之一,唯一被他所知的一个,因为“血剑”是落在他的手中。
  青衣蒙面人发觉司马明神态有异,惊诧的道:“小兄弟,什么回事?”
  司马明咬牙切齿的道:“我要杀‘东魔”!”
  这话使青衣蒙面人心头为之一震,骇然道:“你要杀‘东魔’?”
  “不错!”
  “东魔与你有仇?”
  “仇深似海,不共戴天!”
  青衣蒙面人本想追问下去,忽地想起双方订交之时,说过互相不究彼此的身世来历,话将出口,又咽了回去,沉声道:“兄弟,你恐怕不是‘东魔’的敌手?”
  司马明恨恨的道:“不是也得一拚!”
  “目前你不能轻举妄动!”
  “为什么?”
  “白发仙娘,要得你而甘心,还有你注意到东面那灰衣人否?”
  司马明俊目一扫,不由怦然心惊,脱口道:“梅花会长!”
  “不错,他也不会放过你,这三人的功力,全在你之上。”
  司马明口里哼了一声,不再开口。
  场中——
  交手的一对,这时招式已缓了下来,久久才攻一招,但每一招都是奇绝武林之学,只要那一方稍一不慎,生死立见,这较恶斗狠拚,更为凶险。
  暴喝声中,“东魔”双掌交叉斜划而出,这一招,玄奇诡辣均臻极致。
  “白发仙娘”也在同一时间攻出了一招,势如骇电奔雷。
  双方均是攻势,互不相让,也没有一方变招拆封架解。
  这是两败俱伤的打法,双方如无深仇大恨,决不如此。
  “砰!砰!”两声暴响,挟以两声闷哼,人影一合而分,场外高手群中,响起了数声惊呼。  
  “白发仙娘”身形摇摇欲倒,口角已沁出了血水。
  “东魔”口血飞迸,直退一丈开外,兀自连晃不止。
  青衣蒙面人道:“这是殊死之斗!”
  司马明惑然道:“什么事值得‘白发仙娘’拚出老命?”
  “这事十分难解,停会……”
  人影晃处,“梅花会”会长已站在“白发仙娘”和“东魔”的中间。
  只听“梅花会”会长阴恻恻的道:“东魔,你还是乖乖地交出来吧,事实非常明显,交出‘血剑’,可保残生,否则的话,你将一无所有,剑命两丢!”
  司马明全身一震,咬牙道:“他们在争夺‘血剑’!”
  青衣蒙面人一颔首道:“果然‘血剑’仍在‘东魔’之手,江湖所传落入‘毛山二鬼’之手一节,纯属子虚乌有!”
  司马明内心激动无比,“血剑”本是他父亲所有之物,他父母因此而丧生,他自己也是九死一生,仇,他必须报,“血剑”,他必须得回。
  他也想起师父“邪神许昌”临死前叮嘱的话:“……血剑、魔花,练成绝世武功,清理门户……”
  心念未已,只听“东魔”发出一阵鬼哭狼嗥般的狂笑,道:“你算什么东西?”
  “梅花会长”阴声一笑道:“区区在下‘梅花会’会长!”
  “白发仙娘”冷哼了一声,向“梅花会”会长道:“请阁下退开!”
  “为什么?”
  “老身与‘东魔’有事情要解决!”
  “哈哈哈哈,仙娘此言差矣,奇珍异宝本无主,见者有份,今天在场的朋友,都为此而来,并非在下一人!”
  “谁说“血剑”无主?”
  “难道会是仙娘之物不成?”
  “也许!”
  “哈哈哈哈,妳‘白发仙娘’虽名满天下,可是在场的可不是三岁孩童!”
  “你必欲染指‘血剑’?”
  “在下毋庸否认!”
  “如此你出手吧?”
  “有僭了!”
  “梅花会”会长脸罩面具,看上去死皮呆滞,但那目芒和话声,却是咄咄逼人,了字出口,伸手便朝“东魔”腰间抓去。
  这一抓之势,奇快狠辣,令人咋舌。
  “东魔”名列武林四异,虽在久拚受伤之余,但功力仍不可轻视,左手横截“梅花会长”抓来的一爪,右掌猛拍对方面门。
  “白发仙娘”也在同一时间,击出一掌。
  “梅花会长”功力再高,也不敢硬接两个盖世高手的夹击,身形一闪,弹退五尺。
  “白发仙娘”招式一变,猛袭向迎面的“东魔”。
  “砰!”
  双方一解而开,“东魔”口中再度溢出鲜血。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五章 白骨旗
上一篇:
第三章 波诡云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