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破庙践约
2020-03-24 08:47:50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毒中之毒”冷笑数声道:“司马明,亏你是‘南邪’门下,风度太差!”
  司马明愕然道:“为什么?”
  “那些过节,以后有的是时间,我不会不认帐,更不会挟恩示惠,你怕什么,目前你是否救人要紧?”
  司马明登时面孔一热,无词以对。
  “毒中之毒”又道:“在你替她疗伤之前,须先遍点她周身大小穴道,以免阴毒滞留,我走了!”
  司马明待要想说些什么,但“毒中之毒”已飒然而逝,他实在不愿接受对方的丹药,但丁婉又不能不治。
  如果他本身伤势未愈,自不能施运“九阳神功”,若以他本身的功力疗伤,不借助丹药之力,在时间上无法争取。
  上一次他被“白发仙娘”所制,多亏了丁婉暗中留情,才保住一条命,现在她又是因自己而被“玄阴功”所伤,他能不救她吗?
  “毒中之毒”这种出乎常情的举措,的确令人莫测,这较之“北毒”更毒的毒物,竟然也动了侠义之心?
  心念数转之后,他终于服下了“毒中之毒”所赠的丹丸。
  果然,事实正如“毒中之毒”所说,片刻光景,伤痛全消,功力尽复,这到底是什么奇药妙丹,会有这么神效。
  司马明功力回复之后,立即要做的当然是替丁婉迫出所中的“玄阴功”阴毒之毒,但当他想到要遍点她周身大小穴道之时,不由大感踌躇,这样的话,他势非要接触她的身体各部不可……
  转念一想,这是救人,她会原谅我的!
  于是,他开始遍点她周身大小穴道。
  手指触处,柔若无骨,一阵阵微妙的感觉,由指尖流布全身。
  他不敢看她那烟笼芍药似的粉面,那更增加了他心神的不宁。
  这时,他正点到“乳中穴”附近,丁婉突地娇躯一扭,不偏不倚,指头戳在了高耸的玉峰之上。
  司马明宛如触电,全身为之一颤。
  好在丁婉神志不清,仍在昏迷状态之中,否则可就尴尬至极了。
  全身穴道点完,司马明已汗透重衫,并非是用力太多,而是紧张过度。
  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把丁婉的娇躯侧转,以左掌附于“命门”大穴,“九阳神功”透过掌心,源源逼入“命门”之中。
  “九阳神功”与“玄阴功”本是互为生克的两种武功。
  半个时辰之后,丁婉悠然醒转。
  司马明适时撤回手掌。
  丁婉一跃而起,向司马明感激的一笑道:“谢谢你为我疗伤!”
  司马明赧然道:“姑娘因在下而受伤,这是理所当然的,再则上次姑娘暗中留情……”
  丁婉面色一肃道:“家师事后听说你那次并没有死,穷诘我为什么不遵师令行事,我情急之下,说你可能会闭穴易位之术,所以虽点中死穴而不死!”
  司马明道:“在下恩怨分明,将来会偿还……”
  丁婉含情脉脉地截断了司马明的话头道:“谁稀罕说这样的话,我这样做,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丁婉粉面一红,垂下眼帘,无限娇羞的道:“只是为了我喜欢你!”
  司马明不由心里一动,他当然明白喜欢两个字是代表着什么……
  突然,他想起了自己此来的目的,和答应过“西鬼”的诺言,七天之内,他仍须赶回那湖心小岛。
  心念之中,不自禁的打了一个寒噤,急声道:“丁姑娘,在下此刻有急事要办,请恕在下方才失言,姑娘的恩德也许今生难以报答,不过,这是万一之言,只要在下有命在,决不敢忘,愿姑娘珍重!”
  丁婉闻言之下,粉腮大变,慄声道:“你……你……你说什么?”
  司马明已星飞丸射而去,转眼消失。
  丁婉怔在当场,芳心之中,不知道是什么一种滋味,她不明白司马明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
  她幽怨的叹了一口气,弹身出林而去。
  司马明急逾星火的一阵狂奔,三十里距离,转眼即达。
  破庙在望,使他的心跳加速,他盼望自己来的不太迟。
  他先定了一会心神,然后闪身入庙……
  “啊……”
  司马明毛发俱竖,忍不住脱口惊呼出声。
  他的心几乎跳出口来。
  七具血肉模糊的尸身,狼藉院地之上,从死者胸前的标志,看出死者全属“梅花会”门下。
  是什么人下的手?
  尚小芸是否已来践约?
  死者是否与尚小芸有关?
  心念一连几转之后,举步走入破败不堪的殿堂之中,这里是他与“北毒”之子东门舜交手的地方,也是因中毒而与尚小芸定情之所。
  脚方跨入,一个窈窕的背影,骤映眼帘。
  司马明这一喜非同小可,他并没有来迟,他喜孜孜地叫了一声:“芸妹!”
  奇怪,那苗条身影不言不动,恍若未闻。
  他再叫了一声:“芸妹,我……”
  那女子缓缓回过身来。
  司马明乍觉眼前一亮,把未说完的话,咽了回去,下意识的退了两步。
  她,不是尚小芸。
  但,比尚小芸更美。
  那女子美则美矣,但面上那一股冰寒冷傲之气,令人不敢逼视。
  司马明心中焦灼不已,照理尚小芸无论如何不会爽约,但人呢?奇怪的是破庙中竟然陈尸七具,还有一个冰美人。
  那女子撄唇半张,冷冷的道:“谁是你的芸妹?”
  司马明俊面一热道:“对不起,在下认错人了!”
  “哼,认错了人,你那芸妹是否和姑娘我长得一模一样?”
  “这个……倒不……”
  “那你怎么会认错人?”
  司马明本待有所解说,但看不惯对方那一股冷傲之态,掉头便走……
  “回来!”
  司马明不期然的止步回身,冷冷的道:“姑娘有何话说?”
  “你就是司马明?”
  司马明不由一怔,对方能一口道出他的名姓,而他对她却一无所知,一颔首道:“不错!”
  “你不想知道我是谁?”
  “这个……似乎没有必要!”
  “哼!邪味十足!”
  司马明俊面一寒道:“姑娘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那女子顾左右而言他道:“你来这里赴一个女子的约会,是吗?”
  “姑娘怎么知道?”
  “很简单,你仓惶入庙,错认了人,这不是显而易见的么?”
  “姑娘见到那女子了?”
  “嗯!我还知道她叫尚小芸!”
  司马明惊喜交集的道:“人呢?”
  “走了!”
  “走了?”
  司马明骇然退了一个大退,他想不透尚小芸既然来了,为什么又要离开,这约会双方约好不见不散,难道……
  “她为什么会走……”
  “她去找你!”
  “找我?”
  司马明两眼睁得大大的,奇诧不已。
  那女子依然冷如霜雪的道:“难道有什么不妥?”
  “我和她约好不见不散,怎会……”
  “可能她不放心你和人交手受伤!”
  司马明更是惊诧莫名,尚小芸如何会知道自己和人交手而受伤?
  “她……她怎么会知道……”
  “她同时还知道你有辟毒之能!”
  “她……知道……这是真的?”
  “你以为是假的?”
  “这怎么会呢?”
  “信不信由你!”
  “可否请姑娘明告一切?”
  那女子略一沉吟之后道:“我曾见你和“北毒’父子交手而负重伤,‘毒中之毒’赠你灵丹,要你替‘白发仙娘’的弟子丁婉疗伤,我路过此处,听见有人搏斗之声,原来是院中那几个‘梅花会’爪牙在欺负她,于是,我杀了那几个败类,又告诉了她一切,她也坦白告诉了我一切,她太关心你,所以急着赶往前道,可能你们错过了!”
  司马明激动的道:“那么是姑娘你救了她?”
  “救谈不上,我看不顺眼就伸手!”
  司马明一抱拳道:“在下代尚小芸姑娘谢过姑娘援手之恩!”
  “不必!”
  “请问芳名?”
  那女子突地展颜一笑道:“我叫方静娴!”
  这一笑,有如春花怒放,司马明不由下意识的心中一动。
  方静娴又道:“你不去找她?”
  司马明心念疾转,忖道:“双方既已错过,恐怕不容易找到她了,同时自己还要遵守诺言,返回‘西鬼’所住的湖心小岛,今后的一切很难逆料,尚小芸知道自己有辟毒之能,不会死,这就够了,见了面反而更增无谓的烦恼……”
  当下摇了摇头道:“她既然知道一切就好,在下不准备再追寻她!”
  “为什么?”
  “在下没有时间。”
  “没有时间,什么意思?”
  “在下还有一个约会!”
  方静娴粉腮微微一变道:“尚小芸爱你甚深,你不能让她失望。”
  司马明急道:“姑娘错会了在下的意思……”
  “那你是赴什么人的约会?”
  司马明怆然一笑道:“这个不说也罢,在下告辞。”
  说着,正待转身……
  突地——
  院中传来一阵脚步之声,接着是数声惊“噫!”,显然来人发现了院中的死尸。
  方静娴冷冷地说了一声:“送死的又来了!”娇躯轻移,步出殿堂,司马明也跟着现身出去。
  院中,五男一女。
  两个六十上下的老者,三个壮汉,那女的徐娘半老,但风韵犹存。
  赫然又是“梅花会”的人。
  司马明和方静娴蓦然现身,又引起了数声惊“噫!”。
  五男一女的目光从方静娴再转到司马明的身上。
  那半老徐娘荡意盎然的媚眼,一不稍瞬的注定司马明,脸上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神气,突地媚态一收,粉腮大变道:“你是司马明?”
  司马明一见“梅花会”的人现身,杀机早起,冷哼了一声道:“不错!”
  两老者三壮汉一听司马明之名,面色骤变,齐齐后退了一步,凝神蓄势。
  方静娴以传音入密之法向司马明道:“这妇人叫‘毒玫瑰马素贞’,是‘梅花会’护法——身手仅次于会长!”
  司马明不禁暗吃一惊,“毒玫瑰”之名也早有耳闻,这女人以淫贱残狠轰动武林,想不到她会当了“梅花会”的护法。
  “毒玫瑰马素贞”—指院中的七具尸身道:“谁下的手?”
  司马明心想,方静娴为了救尚小芸而出手杀死七个“梅花会”属下,这件事应该由自己认下才对,当下寒声道:“是我杀的,怎么样?”
  方静娴瞥了司马明一眼,没有说话,冷若冰霜的粉靥上,泛起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不知她芳心里在转什么念头。
  “毒玫瑰马素贞”冷笑数声道:“好极了,司马明,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司马明冷冷一哼道:“马素贞,本人与‘梅花会’之间的帐很难算清,区区几条人命算得了什么?告诉你,本人只要碰上‘梅花会’的人,决不放过。”
  “哼,你准知能活下去?”
  “凭你配说这样的话?”
  “你不妨试试看!”
  司马明怒哼一声,跃落院中,“毒玫瑰马素贞”等六人,不期然的后退数尺。
  空气骤呈紧张。
  “毒玫瑰马素贞”用手朝方静娴一指道:“她是你什么人?”
  司马明嗤之以鼻道:“这你管不着!”
  “毒玫瑰马素贞”粉腮骤现杀机,道:“本护法成全你俩做一对地底鸳鸯!”
  说着,向两老者和三壮汉一挥手。
  三壮汉同时弹身,扑向殿廊沿之上的方静娴……
  司马明大喝一声:“找死!”身形斜里一闪,呼的劈出一掌,排山劲浪卷处,三壮汉扑出的身形,被震得倒弹回去。
  冷喝声中,“毒玫瑰马素贞”出手向司马明攻出一招。
  这一招凌厉诡辣,中藏神奇变化,司马明被迫退了一个大步,心中骇然不已,想不到“毒玫瑰”功力竟有如此之高。
  三壮汉第二次扑向方静娴。
  司马明杀机大炽,一招“流金化石”,把“毒玫瑰马素贞”迫得弹身闪避,身形电闪一划,“九阳神功”全力出手,击向了三壮汉。
  灼热劲浪卷处,三壮汉各发出一声狂嗤,喷血倒地而亡。
  三壮汉在“梅花会”中,虽属二流高手,但被毁于举手之间,看得“毒玫瑰”和两老者心头大震。
  方静娴仍然冷漠无动于衷的俏生生站立原处。
  “毒玫瑰”咬牙一哼,再度攻向司马明。
  两老者则扑向了方静娴。
  “毒玫瑰马素贞”身为“梅花会”护法,功力岂同等闲,三招出手之下,迫得司马明手忙脚乱,倒退不迭。
  那边——
  俩老者已扑上廊沿,双双出掌,击向方静娴。
  “砰!砰!”挟以两声刺耳的惨号,两老者倒栽回院地之中,登时气绝。
  “毒玫瑰”芳心大震,收势疾退数步,骇然瞪视着方静娴。
  司马明也是吃惊不小,方静娴的功力,大大出乎他想像之外,她竟然能在出手之间,毙了两个“梅花会”一流高手。
  “毒玫瑰”无论如何也想不出这艳如桃李,冷若冰霜的少女是什么来历,以她的身手而论,当非无名之辈,但方静娴三个字,却又不见经传,自己还是首次听到。
  莫非她是什么武林异人门下,初履江湖?
  司马明一怔之后,大喝一声道:“毒玫瑰,妳也留下来吧!”
  呼的一掌,劈向“毒玫瑰”面门,这一掌快逾电闪,劲力强猛。
  “毒玫瑰”举掌一封……
  “砰!”
  掌力互接,“毒玫瑰”娇躯一晃,司马明却退了一步,这显示出“毒玫瑰”的内力修为,要在司马明之上。
  双方展开了一场武林罕见的搏斗。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七章 毒玫瑰
上一篇:
第五章 白骨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