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毒玫瑰
2020-03-24 08:56:58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以我所知,你尚有血仇未了,焉能轻视自己的生命?”
  “可是,我不能食言背信?哦!方姑娘……”
  司马明俊面一红,改口道:“娴妹,‘毒玫瑰’那贱妇呢?”
  “被我打走了!”
  “她到底在我身上弄了什么手脚,怎会……”
  方静娴登时粉面绯红,良久才道:“她用的是江湖中最下流的邪门功夫‘玄牝摧阳指’,中了这指,即使是神仙也难不失理性,而且别无解法……”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又道:“我不忍心看着你在半个时辰之内死去,同时,我受了家师之命,暗中给你助力……”
  司马明惊异莫名的道:“令师要妳帮助我?”
  “不错!”
  “令师是谁?”
  “王芳翠!”
  司马明这一惊更是非同小可,方静娴竟然会是自己阿姨王芳翠的弟子,这真是意想不到的事。
  “娴妹,妳……妳是我翠姨的弟子?”
  “怎么,你感到很意外是吗?”
  司马明既惊又喜的道:“的确这是意想不到的事,娴妹,我有生之日,绝不敢相忘!”
  “对尚小芸你准备如何交代?”
  司马明不虞有此一问,登时面红筋胀,说不出话来,是的,尚小芸剖心示爱,矢志相随,破庙中生死相关的那一幕,他岂能忘怀。
  方静娴幽幽一笑道:“明哥,你认识她在先,我不能伤害一个善良的女子,你只记住,我此身已属君就行了!”
  司马明赧然道:“娴妹,我不会忘记的!”
  “你一定要重回‘西鬼’的掌握?”
  “我不能不去!”
  “好,你走吧!”
  “娴妹,我……”
  “怎么样?”
  “我始终感到对不起你!”
  “事情已成过去,问题在于未来的岁月,现在你先去践‘西鬼’之约吧!”
  “娴妹,愿你珍重!我希望能平安的和你再见!”
  “会的。”
  司马明双臂一张,抱住方静娴深深一吻,包含了无限的歉疚和感激,同时也带着浓厚的依依别绪。
  他这一去,生死吉凶莫卜。
  如果他不立刻上道,他将无法在七日限期到达滴翠峰。
  泪水,使他的眼帘蒙上了一层薄雾,雾中,方静娴更美了,超尘脱俗的美,他分不清他与她之间发生的事,是情还是孽。
  “娴妹,原谅我,时间迫促,我要走了!”
  方静娴点了点头。
  司马明最后深深瞥了她一眼,带着沉重的心情,弹身出林。
  就在司马明身形消失之后,方静娴的粉腮,滚落了两串泪珠,司马明的英姿风采,她未尝不着迷,然而在这种情形之下结合,却又使她有心碎之感。
  她付出的牺牲,的确太大了。
  她理了理破碎的衣裙,黯然一叹,蹒跚出林而去。
  且说,司马明怀着沉重又茫然的心惰,去履行对“西鬼”所作七日之诺。
  他不知“西鬼”将要如何对付自己?
  一路之上,丁婉、尚小芸、方静娴等三个少女的影子,像走马灯般的在他脑海中升沉旋转,使他脑胀欲裂。
  第七天日落时分,他终于赶到了“滴翠峰”前。
  黑衣散发女沈玉霞果然如约驾舟相候。
  司马明一跃登舟,仍由沈玉霞操舟,驶向湖心小岛。
  黑衣散发女沈玉霞首先发话道:“司马明,你还算言而有信,我从日出等候到现在,我以为你不来了?”
  “大丈夫一言九鼎,这是本份!”
  “你知道家师将如何对付你?”
  “如何对付?”
  “把你囚禁终生!”
  司马明禁不住心头一震,道:“令师为什么要如此对付在下?”
  “报复!”
  “报复?”
  “不错,对许老邪报复,许老邪既已不在人世,这报复就临到你!”
   “可是,到底为了什么呢?”
  黑衣散发女沈玉霞愤然道:“为了恨!”
  “在下仍然不明白?”
  “不明白就算了!”
  蓦在此刻——
  另一条小舟,如海燕掠波般的迎面驰来。
  黑衣散发女沈玉霞惊“噫”了一声,停住了小舟,顾盼之间,那小舟已来到面前,倏然刹住去势,舟中坐着一个满头珠翠的绝色少妇。
  司马明一愕之后,欢然叫道:“翠姨!”
  舟中人赫然是司马明的阿姨王芳翠。
  王芳翠点了点头,向黑衣散发女沈玉霞道:“回舟!”
  沈玉霞怔了片刻,才道;“妳是谁?”
  “王芳翠!”
  “凭什么要我回舟?”
  “凭妳师父的命令!”
  王芳翠雍容华贵,自然有一种慑人的气质。
  沈玉霞冷哼了一声道:“凭妳一句话?”
  王芳翠沉声道:“一切到了岸上我再告诉妳,现在回舟!”话声中,玉掌一挥,一道劲风卷处,司马明和沈玉霞共乘的小舟,滴溜溜一转,向“滴翠峰”方向射去。
  黑衣散发女沈玉霞厉斥一声:“妳敢!”
  双掌击水,想止住进势,但任凭她如何用力,那小舟始终笔直前进。
  王芳翠双掌催两舟,犹如儿戏似的毫不费力,工夫不大,已抵峰前峰边,司马明不管三七二十一,首先上岸,王芳翠也一掠离舟。
  沈玉霞气愤交加,落岸之后,出手就向王芳翠攻出三掌。
  王芳翠玉腕轻挥,翠袖拂动之中,沈玉霞击出的三掌竟如泥牛入海。
  司马明不由暗自咋舌,想不到他翠姨的功力竟然高到这种程度,看起来,要在“南邪”“西鬼”之上。
  沈玉霞气得娇躯乱颤,但她已停手不攻,她看出对方功力高出自己太多,出手徒自讨没趣,只是想不透对方何以从湖心小岛而来,同时她对她别说见过,连听都没听说过王芳翠其人。
  王芳翠目光一扫两人,徐徐的道:“沈玉霞,论年纪妳比我大,论辈份我比妳大,所以我仍然叫妳的名字,妳知道妳与我侄子司马明是什么关系?”
  此语一出不但沈玉霞惊震莫名,连司马明也骇然不已。
  沈玉霞慄声道:“什么关系?”
  “师姐弟!”
  司马明骇然退了一个大步,扫了沈玉霞一眼,惊诧至极的接话道:“师姐弟?”
  王芳翠严肃的一点头道:“不错,师姐弟!”
  沈玉霞激动的道:“这话从何说起?”
  “你知道‘西鬼’是妳什么人?”
  “师父!”
  “妳错了,她是妳母亲!”
  沈玉霞蹬蹬蹬退了三个大步,一甩头,纷披的长发一掠向后,露出一张苍白但风韵依稀的中年女人的面庞,面上尽是骇诧之色,颤抖着声音道:“她是我母亲?”
  “不错,而‘邪神许昌’正是妳的父亲!”
  沈玉霞娇躯摇摇欲倒,这真是匪夷所思的消息。
  司马明也激动无比的道:“这会是真的?”
  “当然,不过若非是一个时辰之前,‘西鬼’亲口道出,我也想不到!”
  “那她应该姓许……”
  “不错,但她从母姓,‘西鬼’姓沈!”
  “她是我师姐?”
  “一点不错!”
  沈玉霞过份激动,而木然成痴,喃喃的道:“我不明白!”
  王芳翠轻声一叹道:“当然,这是一个深埋在当事人心底的故事,谁也不会知道,‘南邪’‘西鬼’相恋在五十年前,一个邪,一个怪,终于因一场误会而闹翻,劳燕分飞,两人分开之后不久,‘西鬼”生下了一个女儿就是妳……”
  说着,目光扫向沈玉霞。
  沈玉霞全身一颤。
  王芳翠接着又道:“西鬼情海断肠之余,恨尽了天下的男人,所以她在知道妳和“回天手蒲昌”相恋的事实之后,把妳关了起来,不许妳和他见面……”
  司马明接口道:“回天手蒲昌何以又改号‘长恨书生’?”
  王芳翠道:“他与你师姐在热恋中被活生生拆散,伤心失望之余,改为“长恨书生’!”
  “哦!”
  沈玉霞的面色更加苍白了,本来,她对她的师父是怀有一份怨怼的,想不到她师父竟是生身之母,当下虚软的道:“我不恨她,她并非有意折磨我,而是她在受了极大刺激之后,引起的一种变态心理,在她的下意识里,她是怕我受骗。”
  “妳这想法是对的,天下无不是的父母,这不能怪令堂!”
  司马明到现在才完全明白,他师父不许他和练有“百变鬼爪”的人交手的原因。
  王芳翠停了片刻之后,又道:“十八年前这一对老冤家本来已获得谅解,不幸‘邪神许昌’遭了意外,‘西鬼’又怀疑他中途变卦,直到不久前,她才从你……”目光转向司马明“……口中得知十八年前你师父爽约的原因是遭了意外,这使她万念俱灰,自誓永不出江湖!”
  沈玉霞眼圈一红,两颗泪珠滚落苍白的腮边,像是自语般的道:“一切都过去了,像一场梦,但偏又留下了痕迹,一切都像昨天,然而今天我突然发觉了我的年龄,我老了……可是我还要见蒲昌一面!”
  嬝嬝哀语,发自一个迟暮女人之口,的确使人闻之鼻酸。
  突地——
  沈玉霞双目电张,迫视在司马明脸上道:“师弟,你一定要杀‘长恨书生’?”
  司马明怔了一怔之后,很为难的道:“师姐,师命难违!”
  王芳翠接口道:“明侄,当初之事,错不在‘武林十友’,完全是你那师兄骆子瑜一手造成,‘武林十友’情同手足,手足折翼,难怪他们寻仇,再说,你师父如果知道你师姐与‘长恨书生’之间的这一段关系,他可能不会要你这样做!”
  司马明点点头道:“也许是的,但他老人家业已作古,做弟子的不能不完成遗命!”
  “可是你师母也主张你不应再向残存的‘武林十友’寻仇?”
  “这个……”
  司马明一时之间,不知所答。
  王芳翠转向沈玉霞道:“现在妳可以回岛,劝慰令堂几句,将来在江湖中,妳将与妳师弟共同着手清理门户,追查骆子瑜的下落!”
  沈玉霞黯然的点了点头,转身登舟,向湖心飘去。
  王芳翠一叹道:“她是个可怜的女人,她的母亲害了她一生!”
  司马明也跟着叹息一声道:“是的,她确实是个不幸的女子,我真想为她做点什么……”
  “明侄,你师父师母虽说因误会而分离,但他们相爱是很深的,只是彼此的性格,阻隔了他们破镜重圆,如果你能找到‘长恨书生’,为你师姐寻回一点迟来的幸福,必可慰你师父于地下!”
  司马明不置可否的“嗯!”了一声,他不愿深谈这个问题,转口道:“翠姨如何会到这里来?”
  王芳翠粉面一变道:“明侄,我听了方静娴的口讯,飞驰而来,救你脱出‘西鬼’的掌握!”
  提到方静娴,司马明登时面红过耳,心跳怦怦,破庙之后荒林中不可告人的一幕,又现眼前,他不知道方静娴是否把全般经过告诉了她的师父。
  王芳翠正色又道:“静娴已把全部经过向我禀陈,固然错不在你,但实际上她可说已经是你的妻子了,你准备如何交待?”
  司马明尴尬的道:“我承认她是我的妻子,我不会负她的!”
  “这就好,否则我不会原谅你。”话锋一顿之后,又道:“你师母要我告诉你在江湖中不能弱了‘邪神许昌’的名头?”
  “这我体会得!”
  “还有,她有件礼物赐给你。”
  司马明一楞道:“什么礼物?”
  “九转还阳草果!”
  “九转还阳草果,她也有?”
  “不错,一共是两粒,她与你师父各存了一粒……”
  “先师的一粒已被不肖师兄盗食了!”
  “这我听她说过,这‘九转还阳草果’,服下之后,可以使你功力平增一倍!”
  “我……该接受吗?”
  “长者赐,不可辞!现在你就服下,我助你一臂之力,融会真元!”
  说着取出一个白玉小瓶,倒出一粒奇香扑鼻的豆大小果,递与司马明,司马明双手接过纳入口中。
  “现在趺坐调息,摒除杂念,垂帘内视!”
  司马明依命就地坐下,一股阳和之气,起自丹田,接着另一股劲气,从“命门”透入,加上本身真元,三元合一,循周天流转。
  不久,进入了无我无相之境。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只听一声大喝:“收功!”
  司马明一跃而起,但觉真气充盈,全身有一种飘然之感。
  星光闪烁,时已夜半。
  “明侄,你目前最好还是赴‘武功山’试试机运……”
  “翠姨说的是‘魔花’?”
  “不错!你如能得到‘魔花’,‘血剑’唾手可至!”
  司马明惊疑的望着王芳翠,不知她一再说“血剑”不成问题,是何用意?“血剑”已落“毒中之毒”手中,难道她能予取予求?
  “明侄,你怎的会不畏奇毒,莫非你……”
  “我蒙‘世外闲人’赠服了一株‘蛇含草’连同一枚草实!”
  “哦,这就难怪了,你福缘不浅!”
  “翠姨,我有个消息告诉妳!”
  “你说吧!”
  “据‘偷星盗月施万全’透露,家母还在人世!”
  王芳翠粉面遽变,骇然道:“是真的?”
  司马明把不久前,“偷星盗月施万全”对他叙述的经过,以一种激动的口吻重述了一遍。
  王芳翠激情的道:“明侄,这真是意想不到的事,如果能寻到你母亲,对于昔日的仇家,当可全盘了了,不过我很怀疑,时已十数载,却没有任何反应出诸江湖?”
  司马明道:“是的,我也这样想,但老偷的话不会假,可能另有其他原因!”
  “你还是先去‘武功山’为上,虽然这是件非常杳芒的事,但也可以说是你父生前志愿,你去完成是应该的!”
  “是的!”
  “关于你母亲的下落,我全力展开查访!”
  司马明心念几转之后,施了一礼道:“翠姨,侄儿这就告辞!”
  “好,祝你成功,不过,万事随缘,不可强求,希望你记住这句话!”
  “侄儿记下了!”
  声落,人已在十丈之外。
  夜尽天晓,司马明已奔出了百里之遥。
  此行诚如他阿姨王芳翠所说,是相当渺茫的,“无相神女”百龄开外的异人,是否还在人世,是个大问题,同时“武功山”范围相当不小,谁知“无相神女”隐居何所,退一步说,即使侥幸碰上了,对方是否又肯交出被视为武林瑰宝的“魔花”呢?
  但,他不能不去尽力一试,师命,父志,他必须完成。
  “血剑”、“魔花”合璧,可以练成盖世武功。
  这是每一个武林人梦寐以求的事。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八章 仇乎友乎
上一篇:
第六章 破庙践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