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四吊客
2020-03-24 09:09:53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司马明心惊肉跳的望着这四具高吊的尸体。
  是真正的集体自缢,还是被人吊死?
  突地——
  其中一具尸体,眼珠一转,发出一阵阴森刺耳的嘿嘿冷笑,此起彼和,四具尸体先后发出刺耳阴笑,笑声如发自地狱鬼墟,使人心颤胆落。
  司马明一阵毛骨悚然之后,顿悟是什么回事,暴吼一声道:“住口!”
  四个装成缢死鬼的风干怪人,被这春雷初绽似的喝声喝住了阴笑。
  司马明接着又道:“装神扮鬼,算是那一门子的玩意?”
  四怪人之一阴恻恻的道:“小子,你就是许老邪的传人司马明?”
  司马明暗自一惊,看样子又是冲着自己而来的,当下冷冷一哼道:“不错。”
  “你听说过‘四吊客’没有?”
  “四吊客?”
  “嘿嘿!”
  “前未之闻!”
  “哼,今天就让你见识。”
  冷哼声中,四吊客个个飘身下地,分四面把司马明围在核心之中,颈间仍带着索套,那僵尸般的形态,的确令人不寒而慄,其中个子最高的一个发话道:“小子,记清楚了,不要到阎老王那儿说不出超渡你的人,大爷‘四吊客’之首‘横死客’!”依次指过去道:“‘暴亡客’、‘非命客’、‘短见客’。”
  司马明冷眼一扫“四吊客”,不屑的道:“本人会按各位的大号分别成全,不过,本人愿先听各位的来意?”
  “横死客”冷凄凄的道:“小子,死在眼前,不必狂吹大气,来意吗?……就是要你的命!”
  司马明登时怒气横生,沉声喝道:“各位不愿说出来意,在下要得罪了……”
  “暴亡客”鬼嚎似的接口道:“小子,你还差得太远!”
  “那你就先试试看!”
  冷喝声中,司马明呼的一掌劈向了“暴亡客”,这一掌挟怒而发,威力之强,令人咋舌。
  狂飙卷处,只见“暴亡客”干枯的手掌着来势一圈……
  司马明劈出的如山劲道,在这一圈之下,消卸得无影无踪,同时一股阴劲,罩身反震而来,潜劲之强,骇人听闻,当场被震退了三个大步。
  司马明大感骇然,对方的功力,竟然高得出人意料之外,其中一客,已然如此,如果四客联手,自己万万不是敌手,但,强傲成性的他,岂甘示弱,一退之后,随着沉喝一声道:“再接一掌试试!”
  掌随声出,这一掌他已用足了全部“九阳神功”,炽热如焚的劲浪,如排山倒海般的卷向了对方。
  “暴亡客”似也看出这一掌势非同小可,身形微微一沉,双掌疾推而出……
  一声天崩地裂的巨响过处,砂石暴卷,落木萧萧,司马明蹬蹬一连退了五个大步,逆血几乎冲口而出,“暴亡客”身形仅只晃了两晃。
  “如何,小子,四客之中,任何一客均可取你的性命!”
  司马明确确实实的感到寒气直冒,自己自服食了“九转还阳草果”之后,功力较前又增加了一倍,想不到竟然敌不过四客之中的一客,“梅花会”会长功力超过“武林四异”,而四客的功力,看来犹胜过梅花会长……
  但“四客”为了什么找上自己呢?
  “四吊客”名不见经传,在此之前,根本就没有听说过。
  司马明两次退身,不知不觉之间,已退到了“非命客”身前伸手可及之地……
  一个指头,轻轻地按上了司马明的“命门”大穴,接着一个阴森鬼气的声音道:“小子,别动!”
  司马明全身一震,杀气冲天的道:“暗算伤人,算那门子……”
  “横死客”立即接话道:“小子,时间不待,这样比较简单明快,免得我四兄弟多费手脚,要讲打,嘿嘿,我四兄弟各发一掌,可以叫你变成肉酱!”
  司马明气得咬碎钢牙,恨声道:“四吊客,有一天我司马明誓要把你们活活劈死!”
  “小子,但愿你有这样机会,可惜你这句话等于白说了。”
  蓦地——
  “短见客”吱的一声鬼叫,一条人影,应声入林。
  “四吊客”齐声道:“参见会长,幸不辱所命!”
  “四位免礼!”
  司马明一看之下,肺都几乎气炸,这现身的赫然是“梅花会”会长。
  想不到这僵尸形的“四吊客”会是“梅花会”属下?
  他想不透“梅花会”会长为什么死不放过自己?
  紧接着,四周又涌现了数十黑色人,一式的襟绣白梅花。
  “横死客”道:“禀会长,如何处置?”
  梅花会长略不迟疑道:“带回总会坛!”
  “这个……”
  “怎么样?”
  “恐怕发生意外!”
  “可是他老人家要活口,亲自问话……”
  “会长可还记得‘白骨旗’两度出现的事?”
  司马明心头大震,疑云潮涌,不知梅花会长口里所说的“他老人家”是谁?看来梅花会长也是受令于人的人。
  梅花会长沉声道:“此事已有万全的安排,把这小子点上穴道,易容易服,然后请四位各驾一辆马车,分路绕道驰回总会坛!”
  “横死客”道:“属下明白了,每辆马车各载同样容貌服色的一人,分四路而行……”
  “对了!”
  数声马嘶传处,辘辘声中,四辆轻便马车驰入现场。
  司马明目眦欲裂,想不到这般轻易的便落入到“梅花会”之手。
  “梅花会”会长又道:“四位的容貌服色也需换过,以免惊世骇俗,惹人疑窦!”
  “遵命!”
  “这小子请老大护送?”
  “是!”
  司马明困惑不已,听“梅花会”会长对“四吊客”说话的口吻和称呼,令人无法猜透“四吊客”在会中是什么身份,而且四吊客的功力似乎全在梅花会长之上?
  “开始行动!”
  司马明但觉全身一震,数处大穴同时被点中,“砰!”的栽倒当场,全身酸软,口不能言,空自目眦欲裂,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一个壮汉,适时闪身入场,迅快的把一个人皮面具戴在司马明的面上,同时替他换上了一袭上绣白梅花的黑袍。
  司马明心裂胆炸,几乎气得晕了过去。
  “四吊客”也各自取出人皮面具戴上,披起罩袍,遮住颈套吊索的恶形。
  “梅花会”会长双目透过面罩,朝“横死客”一扫道:“老大,一切当心?”
  “属下体会得!”
  “万不得已之时,准你便宜行事,把他毁了!”
  “是。”
  “还有,如果碰上‘白骨旗’或是‘穿胸使者’,务必小心应付,不许动强,这是命令!”
  “遵命!”
  “现在上车,第二辆!”
  “暴亡客”、“非命客”、“短见客”各闪身登上第一三四辆马车车座。
  “横死客”一把捉起司马明,走向第二辆马车……
  就在此刻——
  车帘翻处,一条白色人影,鬼魅般的飘落车前。
  白色劲装,白巾蒙面,胸前一柄血红的匕首。
  惊呼之声,响成一片——
  “穿胸使者!”
  “穿胸使者!”
  …………
  “穿胸使者”会自车中出现,的确是匪夷所思的事。
  “四吊客”骇然呆住。
  “梅花会”会长蹬蹬蹬一连退了几个大步,身躯微见抖战……
  惊呼之后,场中顿时变为死寂。
  恐怖的气氛,立时弥漫开来。
  “穿胸使者”出现武林仅一个月的时间,所作所为,已使整座武林陷入了末日的恐怖之中,黑白两道,闻风丧胆。
  梅花会长明知故问的道:“阁下何方高人?”
  “穿胸使者!”
  “穿胸使者”四个字,由这神秘而恐怖的人物口中亲自道出,别具力量,所有在场的“梅花会”高手,心弦再度一颤。
  梅花会长一顿又道:“阁下光临,有什么指教?”
  “你就是‘梅花会’会长?”
  “不错!”
  “报上名号!”
  梅花会长惊楞的再退了一步,慄声道:“这个……歉难从命!”
  “穿胸使者”嘿的一声冷笑道:“这由不得你!”
  司马明虽然穴道被封,口不能言,但听觉视觉仍在,对场中一切变化,完全明白,对于“穿胸使者”的突然现身,也是骇震惊诧不已。
  “砰!”
  司马明被掷落三丈之外的地上。
  “四吊客”纷纷晃身各占一个方位,围住“穿胸使者”。
  “穿胸使者”不屑至极的冷哼了一声,对“四吊客”看都不看一眼。
  空气在恐怖之中,透着无比的紧张。
  梅花会长定了定神,道:“阁下要本会长报名的目的何在?”
  “很简单,要知道你的真面目!”
  “阁下未免强人所难?”
  “现在你先除下你的面具!”
  这像是在发命令,不给人转寰的余地。
  “梅花会”会长平日连“武林四异”都不放在眼内,而现在面对“穿胸使者”却似心存畏惧,但当着众多属下之面,可又不能太过示弱,当下抗声道:“办不到!”
  “穿胸使者,言出如山,没有所谓办不到这回事,告诉你,普天之下,不许任何人遮掩本来面目!”
  “为什么?”
  “这不是你当问的事!”
  “本会长再说一遍,办不到。”
  “你可以想像得到后果?”
  “本会长不惯受人威胁!”
  “嘿嘿嘿嘿,梦话!”
  “阁下欺人太甚!”
  挟着如雷暴喝声中,“四吊客”同时发掌攻向了“穿胸使者”。
  梅花会长适时晃身退到三丈之外。
  震耳欲聋的巨响过处,“四吊客”被震得踉跄后退。
  这一个照面,使所有在场的高手亡魂大冒,合“四吊客”之力,竟然奈何不了对方,这种功力,确属震世骇俗。
  就在“四吊客”被震退的瞬间,白影一闪,“穿胸使者”已绰立在梅花会长身前伸手可及之处。
  梅花会长又退了一个大步。
  “穿胸使者”阴冷的道:“扯下面具?”
  “办不到!”
  “好狂妄的家伙!”
  怪喝声中,“四吊客”之一的“非命客”电闪扑向了“穿胸使者”,身形未至,寒飙已排空而出。
  “滚回去!”
  “穿胸使者”单掌一挥,“非命客”的身影,中途倒泻而回。
  暴喝又传,“四吊客”另外的三客,齐齐涌身进击。
  “穿胸使者”重重的一哼,一道撼山慄岳的劲气,随哼声暴卷而出。
  两声闷哼,挟以一声惨号,“暴亡客”与“横死客”从斜里横飞八尺之外,“短见客”首当其冲,被卷得如断线风筝似的泻落三丈,一片血雨,漫空洒落。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十章 独闯少林
上一篇:
第八章 仇乎友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