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仇乎友乎
2020-03-24 09:04:43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仇人见面,份外眼红,司马明早已按捺不住,俊面罩起一层恐怖杀机,身形前移数尺,冷冰冰地向“梅花会”会长道:“会长阁下,我们之间的帐该结一结了!”
  “梅花会”会长阴恻恻的一笑道:“司马明,几次被你躲过,算你命大,今天,你死定了!”
  “哼……”
  “小子,鬼哼些什么,本会长马上就要证实这句话。”
  “今天我要活劈了你,本人也马上要证实这句话!”
  “好极了,小子你就出手试试?”
  司马明怒哼了一声道:“堂堂一会之长,何必藏头露尾,你阁下不会无名少年的吧?”
  “嘿嘿嘿嘿,小子,你要知道本会长姓名来历不难,当你咽最后一口气时,本会长会告诉你,绝不让你糊里糊涂的死就是!”
  司马明几乎气炸肺腑,攻出一掌,这一掌挟恨而发,已用上了全部内力,劲势之强,足可撼山慄岳。
  “梅花会”会长不屑的哼了一声,举掌封去……
  “隆!”然巨响声中,震惊了所有在场的“梅花会”高手,他们视为神明的会长,竟然在这一击之下,退了一个大步。
  “梅花会”会长本人,更是怦然心惊,他无法想像对方的功力在短时日之中,何以会突然增强了一倍之多。
  那边——
  青衣蒙面人与“梅花会”护法,“毒玫瑰马素贞”已然打得难解难分,但,显然的“毒玫瑰”的功力较青衣蒙面人略高,数招之下,已使青衣蒙面人处在下风。
  “梅花会”会长不虞司马明功力陡增,是以一上手便吃了一个小亏,当着属下之面,这个台可坍大了,当下冷哼一声,出手连攻三掌。
  司马明在对方三掌猛击之下,退了三个大步。
  这证明了“梅花会”会长的功力,仍强过司马明。
  司马明功集中右手中指,“魔环”立射耀眼寒芒,环掌相间,攻向了对方。
  双方展开了一场武林罕见的搏斗。
  那一边,青衣蒙面人已告险象环生,眼看最多能再支持二十招,势非栽在“毒玫瑰马素贞”之手不可。
  司马明仗着“魔环”威力,暂时不致落败,但也支持不了多久。
  “北毒东门虞”会栽在司马明手里,真是他作梦也估不到的事,这也可说是他生平败得最惨的一次,此刻,他老脸煞白,一双恨毒的眼睛,始终未离开司马明。
  “毒中之毒”稳坐阵中央,闭目垂帘,似有所恃而不恐。
  闷哼之声传处,青衣蒙面人身形一连几个踉跄……
  “毒玫瑰”一招得手,如影附形而进,娇斥声中,一掌击向了青衣蒙面人当胸,这一击之势,快逾电闪,眼看青衣蒙面人势非当场溅血不可……
  司马明见状大急,一晃身,舍却“梅花会”会长,飞扑“毒玫瑰”。
  “砰!砰!”两声大响,闷哼又传,两条人影,飞泻丈外。
  司马明为救青衣蒙面人之危,飞扑之际,双掌挟以毕生功力,猛然扫出,“毒玫瑰”可不虞此变,立时被震飞丈外,但青衣蒙面人也同时被“毒玫瑰”一掌击飞。
  所幸司马明这一击,使“毒玫瑰”击出的掌力大减,否则青衣蒙面人必无幸免。
  就在两条人影飞泻而出之际,一道如山劲气,卷向了司马明,与司马明发掌,先后仅分秒之差。
  “砰!”挟以一声闷哼,司马明前冲八尺,张口喷出一股血箭。
  身形未稳,第二道掌力,又告罩身袭到。
  司马明一咬牙,斜飘五尺,与“梅花会”会长成了觌面之势,双方相距一丈。
  “青衣蒙面人”和“毒玫瑰”这时,双双起身,又战在一起。
  蓦在此刻——
  一条人影,飞泻入场,疾扑“梅花会”会长。
  “梅花会”会长身后的三老者,不约而同的迎向那扑来人影。
  “波!”的一声暴响,三老者齐齐向后退了三步,而那人影也告身躯连晃不止。
  司马明定睛一看,不由热血沸腾,来的正是已知的血海仇人之一的“东魔”。
  “东魔”桀桀一声怪笑,再度扑向“梅花会”会长。
  “梅花会”会长急架相迎。
  三老者只好退了开去。
  司马明目中杀光炽烈,一不稍瞬的盯住正在交手之中的“东魔”,由于“东魔”现身,使他把与“梅花会”之争,列为次要,他考虑着是否立即出手……
  “东魔”此来,显然是报复不久前被“梅花会”会长和“白发仙娘”等绝顶高手围攻,以致“血剑”被夺之恨,出手之间,凌厉无匹。
  梅花会长却应付从容。
  青衣蒙面人在“毒玫瑰”泼辣的攻势下,又告陷入危境。
  司马明冷眼一扫之下,突地欺向了青衣蒙面人身前,道:“兄台,你且退下!”
  青衣蒙面人应声收势退向一侧。
  “毒玫瑰”娇斥一声:“那里走!”伸手便抓……
  “砰!”挟以一声娇哼,司马明出手之间,“毒玫瑰”连退了三个大步。
  “毒玫瑰”荡意盎然的媚目,贪婪地投射在司马明面上,格格一声浪笑道:“小兄弟,你出手太不客气了!”
  司马明切齿道:“不要脸的贱货,今天……”
  “哟!你说话要客气些,什么叫不要脸?”
  “今天我要杀你!”
  “为什么!”
  “你自己心里清楚!”
  “你还恨那破庙的事,我是爱你呀!”
  司马明不由面红筋胀,对方竟然当着这多人说出这种鲜廉寡耻的话来,等而观之,“梅花会”绝非什么好路道,当下“呸!”了一声道:“‘毒玫瑰’,今天妳死定了!”
  “毒玫瑰马素贞”荡态未减,轻轻一哼道:“你办得到吗?”
  “妳无妨试试看!”
  话声方落,呼呼劈出三掌,劲道之强,令人咋舌。
  “毒玫瑰”一弹身划了开去,顺势反击三掌。
  双方各出绝招,战在一起。
  就在司马明出手的同时,三老者一涌攻向了青衣蒙面人,三老者身手煞是不弱,出手之间,把青衣蒙面人迫得手忙脚乱。
  此际,“东魔”已被“梅花会”会长迫得险象环生。
  惊呼之声,破空而起,“毒玫瑰马素贞”粉腮泛白,退到两丈之外,她头上的乌丝,已被司马明“魔环”芒尾连皮划去了一片,鲜血涔涔而下。
  司马明上步欺身,猛劈一掌。
  “毒玫瑰马素贞”亡魂大冒,再度弹退丈外,她分明记得司马明不是她的敌手,想不到数日工夫,对方的功力精进如此。
  暴喝声中,三老者抛却青衣蒙面人,扑向了司马明。
  司马明怨毒冲胸,“九阳神功”以十成功力拍出……
  灼热如焚的劲浪卷处,两声狂嗥震撼了全场。
  三老者之二,七孔溢血,横尸当场。
  另一个老者,面如死灰,怔在当地动弹不得,口里喃喃念道:“九阳神功!”
  “梅花会”会长怒吼一声,连演三绝招,把“东魔”迫得踉跄后退,弹身扑向了司马明,人未到,掌风已凌空劈出。
  司马明冷喝一声:“来得好。”
  双掌贯足十二成功力,硬封出去。
  震耳欲聋的巨响过处,梅花会长身形一窒,司马明打了两个踉跄。
  原来被司马明击伤的“江湖四恶”这时已缓过气来,各个发出一声怒哼,扑向一侧的青衣蒙面人。
  场中空气紧张到了极点,令人有一种窒息之感。
  暴喝声中,“东魔”出掌击向梅花会长,梅花会长只好回身应敌。
  司马明心念一转,大踏步走向那困住“毒中之毒”的“反五行阵”。
  那些守阵的高手,齐齐感到一震,迎面的六个各执长剑,一抖剑锋,阻住去路。
  司马明笼恐怖杀机,对当面的六个剑手视若无睹,脚步略不稍停。
  剑芒闪处,六剑各攻出一剑。
  “找死!”
  喝声起处,司马明一招“流金化石”,倏地出手,这一招乃是“邪神许昌”穷毕生精力,专以配合“九阳神功”而创,威力之强,可想而知。
  凄厉的惨号,破空而起,六剑手的长剑,全部脱手飞射向数丈之外,首当其冲的两个剑手“砰!砰!”栽倒当场,另四个跌跌撞撞的退到一丈之外。
  “北毒”闪身前欺八尺,阴森森的道:“小子,你也妄想染指‘血剑’?”
  司马明不屑已极的从鼻孔里一哼道:“你管不着!”
  “北毒”认定司马明进阵的目的是要想从“毒中之毒”手中夺取“血剑”,心想,这小子功力已尽得许老邪真传,而且还不畏毒,让“毒中之毒”去制他最好,只要他进入阵中,不啻釜中渔鱼,当下一挥手向守阵的“梅花会”高手道:“让他入阵!”
  迎着司马明这个方向的高手,果然应声裂开一道门户。
  司马明冷冷的道;“老毒物,你不让也办不到,算你识相!”
  说着步向阵门……
  那边场中——
  青衣蒙面人力挡“江湖四恶”,已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
  “东魔”在与“梅花会”会长一场狠搏之后,自知势孤力单,难以如愿,飞身疾纵而去。
  梅花会长转身面向阵势……
  司马明循着青衣蒙面人的指示,进入阵中,穿过两株大树,左走三步,前进一步,再向右走五步,果然阵势不起变化,迎面是一根两人合抱的树干,举掌一挥,那段巨木滚向了一旁,两座石堆,一左一右屹立,司马明举掌便扫……
  只要再破一关,这阵势就算冰消瓦解了。
  “北毒”见状之下,骇然惊呼道:“不好,这小子识得破阵之法……”
  梅花会长沉哼一声,举手一挥道:“烧!”
  所有阵外的高手,闻令之下,晃手之间,各执了一把明晃晃的火炬……
  阵外全堆满了硫磺火硝柴草等引火之物,只要一点燃,阵中人势非烧成灰不可。
  北毒这时大叫道:“烧不得!”
  梅花会长冷冷的道:“为什么?”
  “毒中之毒被困入阵之时,曾撒布了‘三里香’剧毒……”
  “三里香?”
  “不错!”
  “那该如何办?”
  “会长可率属下迅即退离三里之外,这火由老夫来放!”
  “来得及吗?那小子破阵已在目前。”
  司马明回头望及火炬.不由心头巨震,脚步不期然的停了下来,他此刻回身出阵,轻而易举,但“毒中之毒”曾对他有过赠药之德,他不能让他死,再一方面,他不能失去“血剑”,“毒中之毒”如果一死,势将人剑俱亡。
  一时之间,他没了主意……
  “北毒”略一思索之后,急声道:“有了,点火之后,以最快速度,逆风而驰,身手如不太弱,可以越出毒气范围,会长下令吧!”
  梅花会长的手再度扬起……
  就在此刻——
  一声阴森澈骨的冷笑,倏告传来,笑声飘乎,使人无法闻出发自什么方位。
  所有在场的高手,全感到毛骨慄然,寒气股股而冒。
  笑声敛处,一样东西电射入场,颤巍巍地插在一株树干之上,赫然是一面三角小旗,上绣一个白色骷髅头。
  梅花会长不禁脱口惊呼了一声:“白骨旗!”
  “白骨旗”三个字像平地焦雷,震得所有在场的人惨然变色。
  “江湖四恶”和青衣蒙面人,不期然的全停下了手。
  这小小的三角旗,百年来一直震慑着武林。
  司马明大感骇然,“白骨夫人”何以又在此时此地,现出标志,上一次“毒中之毒”夺剑之役,若非“白骨旗”突现,惊走梅花会长一行,司马明已罹不测。
  “白骨夫人”两度现踪的目的何在?
  “是‘白骨夫人’本人还是她的传人?”
  “北毒东门虞”人虽阴残,但也相常奸滑,一见“白骨旗”出现,顾不得再计算“毒中之毒”,半声不吭,弹身疾逝。
  司马明望着鼠窜而走的“北毒”背影,发出一声冷笑,继续朝阵中飞去。
  所有“梅花会”属下高手,一个个如泥塑木雕,呆立当场。
  “梅花会”会长对“白骨旗”第二度出现,骇然之中,存着点狐疑,当下向林深之处发话道:“来的可是‘白骨夫人’老前辈?”
  连问三遍,毫无反应,心中更是疑云密布,当下向随行的三老者之中仅存的一个道:“张香主,把那小旗拔起来!”
  那被称为张香主的老者,顿时面色惨变,但又不敢违抗教主之命,颤声应道:“敬遵会长令谕!”
  话已出口,但身形却迟迟不能移动。
  “梅花会”会长,口里重重地哼了一声。
  所有的目光,全集中在那老者身上。
  老者迟疑了片刻之后,终于闪身上前,伸手去拔那钉在树干上的“白骨旗”。
  手才触及旗杆,突地狂嗥一声,仆地而亡。
  “梅花会”会长心胆皆寒,高喊一声:“退!”
  人影晃动之中,刹时走个清净。
  司马明已破了“反五行阵”,“毒中之毒”这才站起身来,一拱手道:“我该谢谢你。”
  司马明冷冰冰的道:“不必!”
  “但你救我出困?”
  “这是报答你上次赠药之德,双方扯直,两不相欠,至于……”
  “至于什么?”
  “下次碰面之时,我不会放过你!”
  “何不现在?”
  “阁下愿意现在就结算一下旧帐?”
  “不错!”
  “什么地方?”
  “就在此地!”
  “不!”
  “为什么?”
  司马明下意识的瞧了“白骨旗”一眼道:“在下希望换个地方!”
  “毒中之毒”嘿嘿嘿一声轻笑道:“你怕这旗令的主人?”
  这句话勾起了司马明的傲性,大声道:“这有什么可怕的,也好,就在此地解决吧!”
  “你且说说我们之间有什么么帐要算?”
  “第一,你阁下以‘无影之毒’毒死尚小娟和她的爱人李文祥,以这种残毒的手段,加诸于两个无辜少年男女的身上,这笔帐首先就要算!”
  “这与你何干?”
  “我碰上的事,就得要管!”
  “毒中之毒”冷哼了一声道:“司马明,那是一场误会,何不由死者的姐姐尚小芸自了?”
  司马明俊面一紧道:“不行!”
  “毒中之毒”道:“为什么不行?”
  “尚小芸根本不必与你交手,你的毒制她死命犹如反拿!”
  “她是你的爱人?”
  “这你就管不着!”
  “也许她愿自了,而不愿假手于你?”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九章 四吊客
上一篇:
第七章 毒玫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