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技震少林
2020-05-06 09:18:51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上次司马明大闹少林寺,五长老深知他的功力,当然他们估不到现在的司马明较前已判若两人,功力之高,百年来无人出其右。
  就在司马明一欺身之际,五长老齐宣一声佛号,各拍出一掌,五老联手,其势岂同小可,有若天河倒泻,怒海鲸波。
  司马明双拿一抡,“九阳神功”挟以十成内力硬封过去。
  震耳欲聋的暴响过处,从五长老身侧闪过,直逼大雄宝殿前的敝院。
  钟声大鸣,少林寺又一次陷入紧张的状态中,所有少林各代弟子,纷纷向前院集中,一个个面露惊惶恐怖之色。
  司马明面寒似水,如临风玉树,挺立在院地之中,面向大雄宝殿。
  钟磬齐鸣声中,大雄宝殿之内,转出掌门方丈“了禅”大师,身后随着监守“了尘”和知客“了悟”,再后是十八护法弟子。
  五长老适时而至,停在院地的一角。
  司马明向着“了禅大师”深施一礼道:“掌门人请了!”
  掌门“了禅”合什道:“少施主二度强闯敝寺,所为何来?”
  “在下以礼求见,说不上强闯两个字!”
  “请道来意?”
  “在下此来有三件大事要办!”
  “请讲?”
  “第一件,在下前承贵寺‘慧光’大师厚赐,不敢稍忘,特来请教!”
  此语一出,全场皆震,数百少林弟子,个个面上失色,“慧光大师”是掌门方丈的师祖,在各代弟子心目中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圣僧,想不到“邪神第二司马明”公然指名挑战。
  掌门“了禅”霍然色变,大声道:“施主太过狂妄了,本方丈不能从命!”
  司马明运足丹田内力,以千里传音之法,向内朗声发话道:“武林末学司马明恭请‘慧光大师’指教!”
  所有在场的少林弟子,都被司马明这种狂妄的举动所激怒,无数双愤怒的眼睛,齐射向院地之中……
  掌门方丈等一班辈份较尊的,更是愤怒莫名。
  殿内传出一声清唱“佛祖驾到!”
  司马明虽说雄心万丈,但心中不无忐忑之感,他不知道目前的功力,是否是这怪僧的对手,如果在吃瘪的话,英名就要付诸流水了。
  其实,这只是他偏激的想法,能与“慧光”和尚交手,武林中能有几人,即使败落也可算是光荣。
  全场肃然无声,纷纷垂首静立。
  掌门方丈等侧身让过一边,口中齐宣佛号。
  一个枯瘦如架的老僧,低眉合目,缓缓步出殿门,直入院中。
  司马明虽狂妄不愿失礼,当下深深一礼道:“晚辈司马明参见大师佛驾!”
  “免!”
  空气在严肃之中,透着无比的紧张。
  “慧光大师”双目倏然睁开,两道冷电,直射司马明。
  司马明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老衲上次妄动嗔念,种下此因,甚愿小施主了这因果!”
  “不敢,晚辈斗胆请大师印证三招!”
  全场起了一阵轻微的骚动。
  上一次,“慧光大师”出手之间便封闭了司马明的功力,可以说不到一个照面,现在司马明竟然奢言要印证三招,确实骇人听闻。
  “慧光大师”双目一合又睁,道:“小施主必已练就不世神功?”
  “不敢,小有所成!”
  “小施主出手吧!”
  “大师请!”
  “老衲岂能占先?”
  “如此晚辈失礼了!”
  全场静得落针可闻,每一个少林弟子的呼吸似乎都已停止了。
  司马明双掌一划,“玉芝神功”第一招“宇宙洪濛”顿告出手。
  “慧光大师”有道高僧,岂有不识货之理,立运“先天神功”反击回去。
  两道盖世神功相接,响起一声地裂山崩的巨响,院地之中,一片黑地昏天,四周屋瓦碎裂之声,响成一片,所有众僧被震波扫得立脚不稳,东倒西歪。
  这惊世骇俗的一个照面,在少林开派史上,堪称空前。
  视界重明,司马明与“慧光大师”之间距离,已拉到六丈。
  所有的少林僧众,一个个目瞪口呆,魂儿出窍。
  司马明略作调息之后,道:“大师请接第二招!”
  语声中,前掠四丈,把双方距离变为两丈。
  “慧光大师”枯瘦的脸上,突现异彩,闻言只点了点头。
  司马明攻出了第二招“星移斗转”。
  但见无数掌影,虚虚实实,玄奥绝伦的散出,没有任何一个角度,不在攻击之中。
  “慧光大师”袍袖齐飞,运成一重罡幕……
  “砰!”
  “慧光大师”身躯一震,退了一个大步,面上异彩突地消失。
  这一招“星移斗转”竟然突破罡幕而击中了“慧光大师”。
  “慧光大师”被尊称为佛祖,是少林门人的偶像,为该派近两百年来的第一高手,想不到在两个照面之下,受挫于一个二十不到的后生后辈,的确出乎任何人意料之外,在场的少林各代弟子,内心之震惊就非笔墨所能形容的了。
  司马明虽狂傲冷漠,但本质是善良的,使着“玉芝神功”两招挫败天下第一高僧,心中反觉得过意不去,当下深施一礼道:“请大师恕晚辈无状!”
  “慧光大师”不愧有道高僧,依然面不改色,宣了一声佛号道:“佛家最重因果,种豆得豆,种瓜得瓜,小施主武林奇葩,盼善用所学,上体天心,则武林幸甚!”
  司马明悚然道:“晚辈受教!”
  “慧光大师”转身步入大殿而没。
  少林掌门“了禅”,面色变得极为难看,步入院中,道:“少施主,请说第二件事!”
  司马明面色凝重的道:“在下想知道贵寺后峰所囚的人是谁?”
  “这个……贫僧难以应命!”
  “在下请掌门人勉为其难,据实相告!”
  “事关本门秘密,少施主未免强人所难!”
  司马明面色一沉,道:“在下志在必得!”
  “少施主一定要知道的原因何在?”
  “在下想证实是否所寻之人!”
  “施主寻的是什么样的人?”
  “一个女人!”
  “女人?”
  “不错!”
  “什么样的女人?”
  司马明心念一转之后,道:“十五年前失踪的‘散花女王芳兰’!”
  少林掌门面色一缓,道:“阿弥陀佛,贫僧谨告施主,后峰所囚不是你所要找的人!”
  司马明心里一凉,道:“在下能相信吗?”
  “阿弥陀佛,贫僧身为一派之长,岂能信口雌黄!”
  司马明内心涌起一片莫名的悲哀,这一个可能的希望破灭了,天涯茫茫,何处去觅母亲的行踪呢?
  如果母亲的下落成谜,为人子的怎能心安,况且昔日的仇家,除了“东魔”已死,骆子瑜兔脱之外,他一概不知,除了母亲,再没有人能说出当年参与血案的仇家。
  少林掌门续道:“少施主还有第三件事是什么?”
  司马明收束心念,道:“贵寺的百年公案!”
  此语一出,自掌门以下,全为之怦然心震。
  “少施主的意思是……”
  “在下受托了断贵寺百年前的一段公案!”
  少林掌门激动无比的道:“受何人所托?”
  “无相夫人遗命!”
  “哦,如何了断?”
  “在下送回‘无相宝籙’,同时申明‘无相身法’至此而终,不会流入江湖!”
  说着,从怀中取出了那红绫包袱。
  少林掌门连宣佛号,颤抖着接了过去,随即解开审视了一遍,道:“贫僧代表少林一派,向施主致谢意!”
  “不敢当!”
  少林掌门回顾监寺“了尘大师”道:“请师弟即赴后峰放出那位女施主!”
  “遵法谕!”
  监寺“了尘”合什退下。
  司马明不由心中一动,少林掌门一再声言那被囚的女子关系该派秘密,何以现在突然又下令放人,实在令人不解。
  少林掌门已知司马明心意,接着道:“少施主,后峰所囚的女子叫李薇……”
  司马明心头大震道:“李薇?”
  “不错!”
  “无相神女的女儿?”
  “一点不错,敝寺为了寻回失经,不得已把她囚禁!”
  司马明喘了一口大气道:“此举有欠光明!”
  少林掌门面色为之一红,道:“敝寺规例,女人不许入山门,请少施主到山门之外相候!”
  “如此在下告辞!”
  说着,拱手为礼,从容出寺而去。
  一天阴霾,就此消散。
  司马明来到山门之外,伫立静候,被囚的女子会是“玉女罗绮”要他寻找的李薇,这确出乎他意料之外,总算不虚此行,了却了三件大事。
  工夫不大,一条人影,飞驰而至,赫然是一个鬓角飞霜的老太婆。
  司马明高唤一声道:“来的可是李薇前辈?”
  老太婆身形一刹,目光朝司马明上下一阵打量,道:“你就是‘邪神第二司马明’?”
  “正是晚辈!”
  “家母要你来此了断过节。”
  司马明心念一转,李薇被囚已近二十年,她尚不知“无相神女”业已亡故,还是让她回“死谷”由“玉女罗绮”告诉她吧,念动之下,含糊的应道:“不错!”
  李薇恨恨的道:“家母何以忍心坐视,让我被囚二十年?”
  “这个……晚辈不得而知!”
  “那你又如何知道我被囚少林?”
  “晚辈送回失经,是少林和尚们自己透露的!”
  “那你并非专程来救我?”
  “是的,算是巧合,不过……”
  “不过怎么样?”
  “晚辈已答应罗绮前辈,务必要找到李前辈……”
  “我那师妹好吗?”
  “很好!”
  “死谷天生绝地,向来无人进出,你怎能……”
  “这个乃是巧合,罗前辈会对前辈解释。”
  李薇点了点头,道:“你可以走了!”
  说着,回身向山门走去。
  司马明大感愕然,少林规例女人不许入寺,她这一闯,将是不了之局,“慧光大师”功参造化,如果她再度被擒,可就不好说话了。当下横身一拦道:“前辈准备上那里去?”
  李薇冷哼了一声道:“我被囚二十年这笔帐难道就算了?”
  “少林情非得已才出此下策!”
  “你走吧!”
  “晚辈不能!”
  “为什么?”
  “晚辈应许寻到前辈之后,请你立即回谷!”
  “如果我不呢?”
  司马明尴尬的一笑道:“死谷与少林之间的公案,已经算完,前辈还是回谷为上!”
  “你要阻止我?”
  “阻止不敢,只是奉劝!”
  “你没有受命干预我的行动吧!”
  司马明无奈之下,将话答话道:“不错,正是这样!”
  李薇老脸一沉,道:“若非看在你为家母办事的份上,我不饶你!”
  司马明心忖,她虽年逾花甲,看来是个非常任性的女人,当下冷声道:“晚辈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司马明你再啰囌别怪我无情?”
  “晚辈不在乎!”
  “真的?”
  “当然!”
  “哼!”
  冷哼声中,李薇手起一掌,呼的击向了司马明当胸,这一掌不但快逾电光石火,而且中藏奇奥变化,准此而论,她的功力当在少林五老之上。
  司马明立运“玉芝神功”护证,不闪不避……
  “砰!”
  司马明前胸硬承了一掌,身形晃了两晃,俊面微微一变,而李薇却被一股无形潜劲,震得连连后退。
  她骇然了。
  这年轻后生的功力,太于出乎她意料之外。
  司马明淡淡的道:“请前辈速返‘死谷’!”
  李薇注视了司马明良久,一声轻喟,晃眼而没。
  司马明松了一口大气,总算完成了“玉女罗绮”交托的两件大事,所令他感到悲哀莫名的,乃是少室峰后所囚的是李薇而不是他想像中的母亲“散花女王芳兰”。
  他想,母亲是世间最不幸的女子。
  丧夫,失子,受辱,这些常人难以忍受的不幸,全集中在她身上。
  想着,想着,不由潸然泪下。
  蓦地——
  一个极其耳熟的苍劲声音道:“小子,我老偷儿跑折了腿,还好,没有白跑!”
  来的,正是“偷星盗月施万全”。
  司马明一怔道:“前辈找我?”
  “不找你我巴巴地赶来做什么?”
  “前辈怎知晚辈在少林?”
  “你阿姨说的!”
  “哦,有事吗?”
  “当然有事!”
  “什么事?”
  “你岳丈大人命丧黑水湖!”
  司马明不由心头巨震,肝胆皆炸,慄声道:“地堡之主?”
  “难道你还有另一个岳丈?”
  “他……怎么会呢?”
  “他匹马单枪,一个人去赴‘鬼塔’主人之约,而遭了不幸!”
  “以‘地君’的功力竟然不能全身而退?”
  “小子,我老儿只是传讯给你,你身为‘地堡”驸马,‘地君'一死,你就是“地堡”之主,十日之内,‘地堡’将倾巢而出,为‘地君’复仇,我老偷儿花了四天工夫赶到这里,还有六天时间,你必须赶到滇川交界处的黑水湖,这一战关系‘地堡’的存亡,你……参加吗?”
  “晚辈当然义不容辞!”
  “如此,上路吧!你尽力赶去,我老偷儿还有事要办,以后再见!”
  说完,转身驰离。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十八章 天伦泪
上一篇:
第十六章 盖世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