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技震少林
2020-05-06 09:18:51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司马明顿时心乱如麻,想不到“地君”会毁在“鬼塔”主人之手。
  本来,他入赘“地堡”,并非他的本愿,但木已成舟,而且妻子方静娴和阿姨王芳翠,也没异言,他自然无话可说了。
  女婿有半子之份,他有这义务为“地君”报仇。
  另一方面,照“地堡”规例,他将继任“地君”之位,更是责无旁贷。
  以“地君”的功力,尚遭不幸,如果任由妻子毕瑶红率众寻仇,后果何堪设想。
  心念之中,振袂驰下了少室峰,踏上官道,向南疾赶。
  黑水湖——
  位置在滇川交界之处,湖面大约百敞,湖水黑如墨染,含蕴剧毒,无论人兽,沾之即死,所以被视为武林绝地之一,周近十里,人兽绝迹。
  鬼塔——
  一座灰黑色的建筑物,塔高十二层,巍然矗立在湖中央。
  这一天——
  这被视为绝地鬼域的黑水湖圈,出现了一条人影,他,正是从少林寺日夜兼程赶来的司马明。
  的确,“鬼塔”两字名符其实,一见就使人有鬼气森森之感。
  奇怪的是何以不见“地堡”中人的动静。
  照老偷儿所传的讯息,自己赶来正是时候,可是一路到此,都不见有“地堡”中人的行踪,这实在令人费解。
  莫非是“地堡”中人,全军覆没,但现场却没有任何迹象证明这想法。
  再不然,便是“地堡”改变了寻仇的日期。
  但,不管如何,自己已经到了地头,就独力为“地君”索仇吧!
  心念未已,只听一声凄厉的鬼啸,划空而来,接着,四周遥遥响起同样的应声,听得人毛骨悚然。
  司马明游目四顾,却不见半丝人影。
  蓦然——
  一阵哗哗水响,黑浪翻卷之处,现出一样白森森的东西,定睛一看,那东西赫然是一具白木棺材。
  司马明不由毛发俱竖,湖中怎会浮出棺木来?
  黑浪不停翻卷,棺材一具接一具的冒了出来,竟然有二十余具之多,那些棺材,像满蓬的船似的,飞快的向岸边移近。
  司马明心念疾转,看样子“鬼塔”中人,必定藏身湖底,这些棺木,定是出入的工具无疑。
  果然,事实正如所料。
  棺木靠岸,棺盖启处,二十余条人影,飞身上岸。
  司马明兀立如山,静以观变。
  来人逼近司马明之后,采半包围之势,其中一个尖脸削腮的老者,闪着一双蛇眼,打量了司马明片刻之后,道:“小子,谅来你就是中原道上的‘邪神第二司马明’了?”
  司马明冷眼扫一下对方之后,道:“不错!”
  “你是‘地堡’的驸马?”
  “一点不错!”
  “来此为何?”
  “见见‘鬼塔’主人!”
  “嘿嘿嘿嘿,小子,凭你还不配!”
  司马明重重的一哼道:“区区‘鬼塔’之主,算什么东西!”
  所有的“鬼塔”属下,全为之变色。
  为首的老者桀桀一声怪笑道:“小子,你是想来找死了!”
  司马明语冷如冰的道:“听着,要你们主人出来见我?”
  “你不配!”
  “你敢再说一句,我就劈了你!”
  “小子,你不配!”
  司马明俊面一变,脸上罩起了一层恐怖杀机,向前逼近了一步,道:“你是‘鬼塔’第一个丧命的人!”
  掌随声出,一道撼山慄岳的劲气,卷向了那为首的老者。
  司马明身具百年以上的内力修为,又练成了“玉芝神功”,这一击之势,岂同小可,威力之强,世无其匹。
  一声惨号,曳空而去,那老者被劈飞落八十丈外的湖中。
  数十道掌力,挟以如雷暴喝,卷向了司马明。
  司马明索仇而来,出手岂会容情,一招“宇宙洪濛”,蓦然施出。
  狂飙匝地而起,土崩石裂,黑地昏天,惨号之声,响成一片,二十多个“鬼塔”高手,在这一招之下,无一幸免。
  尸体狼藉,令人怵目惊心。
  就在此刻——
  一个令人不寒而慄的声音道:“司马明,你好辣的手段!”
  司马明闻声一惊,回首望处,三丈之外站定了三个人,居中是一个风韵依稀的中年妇人,两边分立着两个老者,一个穿黑袍,一个穿红袍。
  那穿红袍的,赫然是“红煞伍东”,准此而来,那穿黑袍的,当是“黑煞”无疑,那中间的妇人是谁呢?
  六道目芒,狠狠地罩定司马明。
  “红煞伍东”向前迈进了两个大步,阴森森的道:“司马明,不管你来意如何,既然胆敢毁我二十余手下,你就别打算活着离开这黑水湖滨了!”
  司马明冷笑一声道:“放心,之下目的不达,绝不离开!”
  “你目的何在?”
  “地堡之主毕岳如何死的?”
  “死?谁说的?”
  司马明一愕道:“难道他没有死?”
  那居中的中年妇人冷冷地开口道:“不错,他没有死,但他也不能活!”
  “此话怎讲?”
  “他只能活在此地,离此必死!”
  “他人在何处?”
  “这你就不必问了!”
  司马明身形一欺,慄声道:“地堡之主如有三长两短,哼……”
  “怎么样?”
  “本人将踏平“鬼塔”!”
  “哈哈哈哈,好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娃儿,大言不惭!”
  “尊驾就是‘鬼塔’之主?”
  “不错!”
  “那好极了,请即刻释放‘地堡’之主!”
  “娃儿,你说得好轻松!”
  “尊驾的目的何在?”
  “毕岳死有余辜,但本人不忍下手毁他,只把他终生囚禁。”
  司马明心念一转,道:“请问‘地堡’之主与尊驾何怨何仇?”
  “凭你还不配问!”
  “难道是见不得人的事?”
  “鬼塔”主人面色大变,低喝一声道:“出言无状,擒下!”
  “遵命!”
  “红黑双煞”齐应了一声,“红煞伍东”距司马明最近,就应声中,已出手抓向了司马明,快捷奇诡,世无其匹。
  司马明念动之下,神功已布全身……
  “红煞伍东”一出手抓住了司马明的左边肩臂,五指一紧,乍觉不对……
  “去你的!”
  喝声中,司马明右掌疾推而出。
  “砰!”挟以一声凄哼,“红煞伍东”蹬蹬蹬退了十来步,张口狂喷鲜血,身形摇摇欲倒。
  “红煞伍东”做梦也估不到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对方的功力前后判若两人。
  就在“红煞伍东”喷血而退的电光石火之间,“黑煞”双掌,已告袭到,出手之快,令人咋舌。
  司马明但觉闪避封拦,均所不及,索性横心硬接。
  “砰!”的一声闷哼,司马明退了三个大步,而“黑煞”也同时被反震得退了两个大步,老脸遽现骇极之色。
  “红黑双煞”在江湖中已罕有敌手,想不到被司马明视若无物。
  “鬼塔”主人一挥素手道:“你退下!”
  “黑煞”红着脸退了开去。
  “红煞伍东”此刻正坐地疗伤。
  “鬼塔”主人斥退“黑煞”之后,冷声道:“司马明,你身手果然不凡,但如想生离此地,还是做梦!”
  司马明不屑的道:“在下有这自信,没有人能阻止得了,不过,在下此来目的在于‘地堡’主人的生死下落,不达目的,绝不离开!”
  “你自身难保!”
  “不见得?”
  “你不相信?”
  “绝不相信!”
  “那你过来试试看!”
  看字甫落,人已一闪到了司马明身前,攻出了一招。
  司马明但觉全身一震,身上已有四个部位同时被击中,气血一阵翻涌,人也跟着踉跄退了数步。
  身形未稳,一口气还没有回过来,对方第二招又告出手,快得简直不可思应。
  这一招,击中了司马明前胸六大死穴,若非“玉芝神功”护身,势非横尸当场不可,这种身手,司马明还是生平第一次领教。
  闷哼声中,司马明再退,逆血几乎夺口而出。
  “鬼塔”主人芳心大震,这两招她自信极少人能接得下,竟然毫无所伤,她怔住了。
  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司马明大喝一声:“来而不往,非礼也!”
  一招“宇宙洪濛”,电闪攻出。
  狂飙卷处,五丈之内黑地昏天。
  “鬼塔”主人竟然避不胜避的被偏锋扫中,踉踉跄跄退离四丈之外,满面骇然至极之色。
  司马明得理不让,第二招“星移斗转”跟着出手。
  “鬼塔”主人电闪弹身退入湖中,立足一口白木棺之上。
  “红煞伍东”这时已立起身来,与“黑煞”双双跃退。
  司马明逼近湖边,满面杀气的道:“在下重申前言,请尊驾放人?”
  “鬼塔”主人冷声道:“办不到!”
  “尊驾可曾想到后果?”
  “你不妨看看!“
  司马明回首之下,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只见无数的弓箭手,围成了半个圆圈,个个引弓搭矢,待命而发。
  再回过头来,“鬼塔”主人和“红黑双煞”竟然停身在十丈外的水面上。
  轻功练到登峰造极,可以凌虚踏波而行,若说停止不动,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眼前所见,怎不令他怦然心惊。
  “鬼塔”主人的话声,从十丈外的湖面,遥遥传来:“司马明,本塔主一声令下,你将被利镞射成刺猬!”
  司马明慄声道:“那是妳有心为‘鬼塔’制造末日!”
  “你死在目前还要强嘴?”
  “尊驾就下令试试看!”
  司马明口里答话,心中却在急思应付之策,当然,以他目前的功力而论,区区弓箭手,岂能奈何得了他。
  “鬼塔”主人翠袖迎风一扬。
  震耳弓弦处,箭如飞蝗,蔽日遮天的罩向司马明,那态势确实使人动魄惊心。
  司马明运足“玉芝神功”,利镞近身,立被弹落,他只一弹身,便扑入了弓箭群中。
  一幕恐怖的屠杀,叠了出来。
  惨号之声,撕空裂云,令人毛骨悚然。
  “住手!”
  娇喝声中,“鬼塔”主人再度登岸。
  司马明不期然的住了手,只这顾盼之间,地上残尸已不下五十具之多。
  “鬼塔”主人咬牙切齿的道:“司马明,你真的存心为毕岳卖命?”
  “就算是吧!”
  “如此本塔主告诉你,毕岳被囚在‘鬼塔’最高一层之上,你有本领的话,可以上塔救他出来!”
  司马明傲然道:“这有何难!”
  说着,飞身入湖,踏波而去,晃眼没入塔中。
  那些弓箭手,已悄没声的退了开去。
  原先浮泊湖边的那些白木棺材,也告失了踪影。
  司马明面对墨水也似的湖面,遥望高耸湖中央的“鬼塔”,一时筹思无计。
  湖水虽含剧毒,但他曾服食过整株的‘蛇含草’,他并不放在心上。
  湖面虽阔,以他的功力而论,凌波飞渡,也非难事。
  他所考虑的乃是“鬼塔”既然被列为“武林三绝地”之一,塔内必有凶险的布置,同时,他的岳父“地堡”主人就算是脱了困,恐怕难平安的越湖登岸,如果在水面上遇到攻击,后果确实不堪设想。
  但,目前除了前进,没有后退。
  至于何以久久不见“地堡”中人前来,是令他大惑不解的事。
  突地——
  脑内灵光一现,他陡然省悟了“鬼塔”主人和“红黑双煞”何以能立足水面的道理,于是,他就近寻了两片手掌大的木板,缚在鞋底上。
  一弹身跃落湖心,果然平稳无比。
  猛提“玉芝神功”,顿时身轻似叶,疾逾飞燕的向“鬼塔”掠去。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十八章 天伦泪
上一篇:
第十六章 盖世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