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神秘谷
2020-05-06 09:24:45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司马明以一种惑然的目光望着“世外闲人”,心中在迅速的转着念头……
  “世外闲人”冷冷的道:“司马明,老夫居处向例不许人胡闯!”
  司马明忽然得计,一拱手道:“在下想请前辈再赐予些许‘蛇含草’……”
  “世外闲人”嘿嘿数声怪笑道:“小子,‘蛇含草’世间珍品,那来许多,你小子真是贪得无厌!”
  这句话使司马明疑念顿释,转口道:“在下还有一事相求!”
  “说吧!”
  “关于‘梅林奇阵’……”
  “什么?”
  “梅林奇阵!”
  “老夫从未听说过这种阵势!”
  司马明不由暗自一想,这“梅林奇阵”,本是他自己杜撰的,因为“梅花阵”藉梅林布阵,他根本不识是何阵势,胡乱称之为“梅林奇阵”,经对方这一说,自己也觉得好笑,随即补充说道:“这阵势是由天然梅林所布,是以……”
  “你小子就杜撰上这个名称?”
  “是这样。”
  “天下阵法万变不离其宗,不外五行生克,阴阳正反,九宫八卦等道理而已,不过运用之妙,却在乎布阵者的心思,老夫不亲眼看到,无法判定是什么阵势!”
  司马明不禁大感为难,不死心的道:“前辈是否愿意屈驾下山……”
  “小子,老夫已数十年不离此山!”
  “可否例外?”
  “办不到!”
  “在下愿付出任何代价?”
  “代价?”
  “是的,以条件交换!”
  “老夫与世事无争,亦不求于人!”
  “前辈不肯帮这个忙?”
  “不错!”
  司马明俊面一冷道:“如此在下告辞!”
  说着抱拳回身……
  “慢着!”
  “前辈还有话说?”
  “老夫忽然感兴趣了,要见识一下你小子说的‘梅林奇阵’!”
  司马明暗忖,真是怪人怪性,当下回身一抱拳道:“在下就此谢过!”
  “不必,此时言谢未免太早,老夫还未曾答应告诉你破阵之法!”
  司马明不由气结,无可奈何的道:“悉听尊便,我们何时起程?”
  “现在!”
  “如此,请!”
  就在此刻——
  一声娇唤,倏告传来:“老师兄!”
  司马明闻声心中一动,这声音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
  白影动处,屋中多了一个美如天仙的白衣少女。
  她,正是“无极门”掌门“无极手赵令奎”的女儿赵家淑。
  司马明忍不住惊“哦!”了一声。
  赵家淑在此现身,已使他大感意外,而她那一声“老师兄”显系对“世外闲人”而发,更令他惊奇不已。
  赵家淑竟然与“世外闲人”是师兄妹,的确是件耐人寻味的事,她充其量不过二十岁,而“世外闲人”少说也有七十左右,如何会同承一师呢?
  他和她的师承又是何许人物呢?
  赵家淑再次唤了一声:“老师兄!”
  “世外闲人”目光闪转不定,含糊的应了一声:“嗯!”
  赵家淑目光扫向了司马明,如触蛇蝎般的全身一震,粉面立时涌现无比杀机,向后退了一步,戟指道:“司马明,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司马明冷冷的道:“为‘无极双老’复仇?”
  赵家淑目眦欲裂的道:“司马明,你是一只没有人性的狗,竟然以这种残酷的手段加诸‘无极堡’……”
  司马明已了然对方所指,冷冰冰的道:“赵姑娘,妳愿意听我说几句话?”
  “不要听,我只要杀你!”
  “这一点恐怕妳办不到!”
  “哼!”
  随着这一声冷哼,赵家淑掌出如电,罩身劈向了司马明,挟恨出手,威力之强令人咋舌。
  司马明一晃身,巧妙的穿越掌影,退到屋外。
  赵家淑大喝一声,跟踪而出。
  奇怪的是“世外闲人”仍端坐不动,连半声都不曾吭。
  双方展开了一场惊世骇俗的剧斗。
  司马明存心要把话说明,不愿伤她,所以出手之间留了分寸,但赵家淑的功力非比等闲,这一来,反把司马明迫处下风。
  司马明暗忖,如果不拿点颜色出来,无法使对方休手,她与“世外闲人”是师兄妹关系,弄僵了可能坏事,自己目前正有求于“世外闲人”……
  心念之中,慄声道:“姑娘住手,在下有话说!”
  赵家淑充耳不闻,狂攻猛扑如故,势若骇电奔雷,令人动魄惊心。
  司马明一面还手,一面再次发话道:“姑娘若不住手,在下要得罪了!”
  赵家淑咬牙切齿的道:“司马明,不是你死,便是我亡!”
  司马明钢牙一咬,攻出了“玉芝神功”的第二招“星移斗转”。
  一声闷哼过处,赵家淑踉踉跄跄退了十来步,娇躯摇摇欲倒,樱口挂了两缕鲜血,本已凄厉的面色,更显得可怖。
  司马明面上掠过一抹歉然之色,急声道:“赵姑娘,在下手刃‘无极双老’,是为了报父仇,这笔帐在下承认,至于最近轰传武林的‘无极堡’血案,以及‘峨嵋’惨案等,在下郑重否认!”
  赵家淑怨毒至极的瞪视着司马明道:“你否认,哼……”
  “有人冒充在下行凶,在下正在缉凶之中……”
  “鬼话!”
  司马明俊面一变,道:“言止于此,信不信由你!”
  赵家淑粉面一连数变,似在衡量司马明这句话的真假,久久才冷声道:“形貌也可冒得?”
  “武林中擅于易容之术的并不乏人!”
  “武功呢?”
  “武功?”
  “不错,武功。除了‘邪神许昌’一脉之外,有谁能施‘九阳神功’?”
  司马明不由心头巨震,脱口道:“姑娘是说遭难的人是死于‘九阳神功’?”
  赵家淑咬牙答道:“不错!”
  司马明猛一跺脚,冲口而出道:“是他!”
  “他是谁?”
  司马明没有回答,仇与恨又在他的血管里奔流,毫无疑问,这些血案是骆子瑜或是他遣人所为,他已把“九阳神功”传遍手下,前此在“无极堡”中所杀的三个“梅花会”年轻高手,施展的不正是师门秘学“九阳神功”……
  赵家淑追问道:“他是谁?”
  这是师门耻辱,他当然无法说出口来,话锋一转道:“姑娘认识‘偷星盗月施万全’其人否?”
  赵家淑冷冷的道:“他与家祖父是知交!”
  “这件血案的始末,他最清楚,有机会姑娘可以问他!”
  “你因何不说!”
  “在下有难言之隐!”
  “司马明,凭你这几句不着边际的话,就可以交待过去了?”
  “姑娘的意思要怎样?”
  蓦地——
  茅屋之中,传出一声凄厉的惨哼。
  司马明与赵家淑同感一震,双双转头望去,厅中已失去了“世外闲人”的影子。
  赵家淑一弹身,奔入茅屋。
  司马明皱了皱眉,跟着飞身掠去。
  侧室之内,传出赵家淑悲切的呼唤:“老师兄!老师兄……”
  司马明略作思索之后,转身跨入侧室,一看,呆了。
  “世外闲人”仰卧在室中一张小木床之中,血污狼藉,死状厥惨。
  是谁在这瞬息之间,杀害了这与世无争的老怪人?
  “世外闲人”功力并非泛泛,这下手的人,身手之高岂非匪夷所思?
  他分明端坐在厅中,怎会突然横死在侧室的床上?
  “不对!”
  司马明自语般的叫了一声,走近床前……
  赵家淑抬起泪痕斑剥的粉面,道:“什么不对?”
  司马明没有答腔,仔细一看尸身,慄声道:“追,别让凶手兔脱!”
  一纵身,传窗而出,但见云雾蒸腾,十丈之外,模糊一片,不禁叹了口气道:“罢了,像这等环境,十个凶手也能从容而遁!”
  赵家淑骇异至极的道:“怎么回事?”
  “凶手兔脱了!”
  “你看到凶手?”
  “没有!”
  “那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令师兄遇害至少在半日之前……”
  “什么,半日之前?”
  “不错,尸体僵直,血液凝固,而且已变紫黑,这已足够说明。”
  赵家淑全身一颤,连退了三个大步,慄声道:“那方才厅中……”
  “凶手就是他!”
  赵家淑再退了两步,粉腮惨变,激动的道:“那不是我老师兄……”
  “假的!”
  “你早已知道?”
  “不,现在!”
  “何故?”
  “在下初临此间之时,就发觉令师兄言语神态有异,但不敢确定,之后,你来了,事情就是这样!”
  “他是谁?”
  “据在下判断,极可能是以易容之术傲视宇内的‘百面魔王’,那冒充在下血洗‘无极堡’,行凶‘峨嵋派’还有骗……”
  说到这里,倏然止住,他觉得不该把骗取“九阴真经”的这一段说了出来,顿了一顿之后,接着道:“可能就是一人所为!”
  赵家淑惊疑的道:“百面魔王久已不现江湖?”
  “不错,可是现在又出现了!”
  “他这样的目的何在?”
  “血洗‘无极堡’为了‘翡翠扇’,行凶‘峨嵋山’为的是‘紫玉呗叶’……”
  “哦!那杀害敝师兄呢?”
  “为了他精通阵势之学。”
  赵家淑莫测高深的望着司马明,颤抖着声音道:“你全知道?”
  “在下不过据理推断!”
  “愿闻其详?”
  “翡翠扇与紫玉呗叶合璧,可以在短时间之内,造就一流高手……”
  “哦!”
  “至于毁令师兄,为的是使‘梅花会’的屏障‘梅林奇阵’得以保全!”
  “梅花会?”
  “是的,一心想领袖武林的组织!”
  “那‘百面魔王’与该会……”
  “这魔头可能是新近该会所聘的‘太上护法’,不过,仅是猜测而已,真相如何,仍待事实证明!”
  赵家淑窒住了半晌,才咬牙出声道:“梅花会,我会查明的!”
  司马明望着赵家淑,欲言又止,她与“世外闲人”既是师兄妹,“世外闲人”精于奇门阵法,她当然也错不到那里去,“世外闲人”惨遭意外,自己此行落空,如果请教于她,又觉说不出口,彼此在半刻之前,还是生死对头。
  赵家淑目注司马明道:“阁下来此何为?”
  “造访令师兄!”
  “为什么?”
  “有事请教,他人已遭不幸,就不必提了!”
  “嗯!”
  “令师兄既然精于奇门之术,何以居处毫无布设?”
  “怪人异行,他自认与世无争,所以不设防。”
  “哦!”
  “阁下可以走了!”
  司马明本待问问对方的师承门派,但他冷傲成性,闻言之下,一颔首道:“那在下告辞!”
  “还有……”
  “请讲!”
  “我两位师叔祖之死,咎由自取,这笔帐算勾销了!”
  司马明大是感动,看来赵家淑还不失是个明理的女子,赧歉?然道:“在下很抱歉,但情非得已!”
  “请吧!”
  司马明在对方两次逐客之下,当然不能再事勾留,片言不发,弹身奔下峰头。
  由于魅影初现,他意识到江湖中已掀起了无边杀劫的暗潮,“梅花会”不单是要对付自己,更重的目的是君临天下。
  同时,他也感到无比的懊丧,他来此是要向“世外闲人”请教破解“梅林奇阵”之法,想不到枝节横生,使此行落空。
  他抚了抚胸前母亲交与他的“穿胸利刃”,不由黯然一叹。
  正行之间,忽见一条模糊的人影,破雾疾驰,不由心中一动,暗忖:“莫非就是他?”此念动处,身形加紧,电掣风驰的追了下去。
  那人影,身法相当不弱,快逾飙风,再加上云浓雾厚,山势层叠,人影隐现无常,司马明疾赶之下,一时竟不易赶上。
  盏茶工夫之后,脱山云海,眼前已失去了那神秘人影的踪迹。
  司马明兀立一座危峰之顶,心中懊恼不已。
  他怀疑那人影就是杀死“世外闲人”的凶手“百面魔王”,也可能就是冒充自己的形象血洗“无极堡”,行凶“峨嵋山”,骗取“地堡”奇珍“九阴真经”的元凶,如果让他失之交臂,的确令人气沮。
  此獠不早除,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心念之中,一双如电神目,下意识的四下搜掠……
  蓦地——
  数声惨号,倏告破空传至。
  司马明不由心头一震,荒山野岭,何来惨号之声?
  又是两声惨号,遥遥传来,听声音,似乎所立峰头的背面。
  司马明猛一弹身,朝峰后飞泻而去。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二十二章 恨海情天
上一篇:
第二十章 武功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