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恨海情天
2020-05-06 09:26:54   作者:陈青云   来源:陈青云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散花女王芳兰”若有所悟的向白发怪老太婆道:“师姑,有什么事要明儿做?”
  白发怪老太婆将手连摇道:“不用了,你们都与我离开!”
  司马明对父母的师承来历,根本一无所知,这老婆子会是他的师姑祖,更是他做梦也估不到的事。
  他因初见怪老太婆时的狂妄态度而感到内疚。
  在他的判断里,他师姑祖之所以锲而不舍的守伺一甲子以上的岁月,多半是因了一个情字,现在辈份分明,她当然不愿后辈插手,其中之谜,母亲可能知道,但当着师姑祖之面,他问不出口。
  以师姑祖的年龄而论,已超过百岁,世上无不死的人,修为再高,也不过较常人多活上几十年而已,她既无法以本身功力破阵入谷,其结果将老死谷外。
  现在,他愿意替这可怜而又可怖的女人震碎那方巨石,但,后果又如何呢?
  她入谷为的是要杀人,不管她动机是什么,总是一幕悲剧。
  自己这样做了,是不是对呢?
  他有一种无所适从之感。
  他母亲焦灼而又带询问的目光,又向他瞟来。
  这时刻之内,他必须有所抉择。
  也许,白发怪老太婆盈持于自己的辈份地位,但内心却又希望能完成数十年来所期待的愿望?
  心念几转之后,毅然向“散花女王芳兰”道:“妈,师姑祖要孩儿震碎谷道中那方巨石,以破除阻谷阵势!”
  “散花女王芳兰”粉腮一紧道:“哦!孩子……”
  白发怪老太婆厉声道:“你们与我滚!”
  “散花女王芳兰”重新下拜,道:“师姑,容弟子斗胆说句冒犯的话,师姑株守下去将有何结果?”
  白发怪老太婆面上的肌肉起了一阵痉挛,痛苦的道:“丫头,妳起来!”
  “散花女王芳兰”起身道:“师姑答应了?”
  “不!”
  那语气已不若先的坚决。
  “师姑,弟子继承恩师衣钵,乃属奇缘,恩师生前可能意料不到归天数十年之后会有我这么个弟子,而今既有缘得见师姑慈颜,份虽师姪,实则与师徒无异,所以敢放肆进言,望师姑三思!”
  司马明不由心中一震,看来这白发怪老太婆必与原“血坛”主人“武林之神”是兄妹关系,同时听母亲语气,似乎在承受了“武林之神”所遗秘笈名份之后,才见到这位师姑,武林春秋,的确变换莫测。
  只不知这白发怪老太婆的名号是什么,想必是武林中顶尖一号的人物。
  心念之中,忍不住脱口道:“师侄孙请师姑祖示知尊讳!”
  白发怪老太婆迟疑了许久,才冷森森的道:“玄天倩女!”
  司马明闻言之下,骇然退了三个大步,俊面为之失色,他曾经听师父“邪神许昌”提到过这一位前辈美人的名号,“玄天倩女”在数十年前,曾风靡了整座武林,她不但貌赛天仙,而且功力也臻绝顶。
  想不到眼前这干枯瘦瘪的怪状老妪,会是当年才艺双绝的“玄天倩女”。
  这简直是令人难以置信的事。
  时间是残酷的,一代红颜,变做了鸠面白骨。
  “散花女王芳兰”再次道:“师姑,等您老人家心愿了后,请回‘血坛’,容弟子侍奉……”
  “玄天倩女”哈哈一阵狂笑道:“丫头,老身心愿如了,还恋此红尘则甚。”
  “师姑,您……”
  “唉!”
  这一声叹息,像是发自地牢,沉闷幽森。
  司马明的心,也跟着一颤,他不明白所谓“心愿”是什么回事,但“玄天倩女”在他的观感中,已从一个怪物变成了一个可怜的老人,前后一个时辰,他的看法完全改观,他由衷的想能为这即将凋谢的一代奇人做点什么。
  他深深地感到人生变幻之奇,造物安排之巧。
  往往,一件平凡的外衣,却包裹着极不平凡的事物。
  一张平凡的面孔,背后却隐藏着一个可能是震世惊俗的故事。
  他想,这一声叹息中,包含了些什么?
  绚烂的过去?甜蜜?辛酸?痛苦?失望?……
  一双眼神,偷偷地向他射来,是四个白衣少女之首的余艳秋。
  那眼神,他不陌生,因误杀方静娴而不知所往的尚小芸,“白发仙娘”的弟子丁婉,还有……
  她们都曾投给过他这样的眼神。
  司马明故意别转头去,在情海中,他是一个负创的人,他不愿也不敢再制造痛苦,方静娴死了,丁婉死了,尚小芸走了,他应该忠实于现在的妻子毕瑶红。
  又是一声幽幽的叹息,然而这叹息是极低极低的,除了心有所触的他,别人不容易感觉出来。
  “散花女王芳兰”凝重的声音,传入了他的耳鼓:“明儿,你能办得到吗?”
  司马明一怔,道:“妈,什么?”
  “震碎那方巨石。”
  “孩子相信可以的!”
  “好,你出手吧!”
  “玄天倩女”并没有出声阻止,她似乎默许了。
  司马明点了点头,向谷口走去。
  空气在刹那之间,顿告紧张起来。
  在那方被认为阻谷奇阵枢纽的巨石震碎之后,将会有什么样的结果?
  顾盼之间,司马明已走到距那方巨石不及两丈之处。
  他的心一样忐忑不安,可是他已无暇去分辨自己这种行为的是与非。
  双掌缓缓上扬,“玉芝神功”已聚到了极限。
  不言可喻,这将是惊世骇俗的一举。
  突地——
  “玄天倩女”是声音道:“娃儿,慢着!”
  司马明不期然的收势回身,“玄天倩女”已来到身边一丈之处,而母亲和四白衣少女,仍旧在原地不动。
  “师姑祖有何指示?”
  “娃儿,你记得你曾说过的要求吗?”
  “这个……”
  “我会要‘谷中人’为你解这难题!”
  司马明潜在冷傲怪僻之性,突告发作,一摇头道:“不用了!”
  “为什么?”
  “徒孙儿另访高明!”
  “到底为什么?”
  “徒孙为师姑祖震石破阵,而师姑祖的目的是寻仇,徒孙不肖,岂能求教于对方在武林中留下不义之名!”  
  “玄天倩女”老脸一变,好半晌才道:“你是对的,现在你离开!”
  司马明一摆头道:“不!”
  “你准备怎样?”
  “遵母命而为!”
  “老身不许!”
  “徒孙只有放肆了!”
  话落,倏地回身,双掌齐扬……
  “玄天倩女”暴喝一声:“住手!”
  司马明双掌已告劈了出手。
  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裂空而起,震得四谷齐应,有若天坍地陷,山崩海啸。
  岩石纷飞激射之中,那方两丈周径的巨石,已被震得变成了一堆屑。
  司马明向侧方一移身。
  “玄天倩女”身躯竟然簌簌抖动起来,双目寒芒暴射,一不稍瞬的注定谷道,久久,才歇斯底里般的狂笑起来。
  这场面,的确令人动魄惊心。
  就在此刻——
  一条纤巧的白衣人影,从谷道中闪射而出,眨眼来到谷口。
  她,赫然是一个时辰前入谷是赵家淑。
  赵家淑娇躯一停,目光射向了司马明。
  司马明不由机伶伶打了一个冷颤,对方目中那股怨毒之气,可使他终生不忘,他下意识的感到事态不寻常。
  赵家淑的目光移向了“玄天倩女”,福了一福,冷如冰霜的道:“老前辈,家师在谷内相候!”
  “叫他出来见老身!”
  “家师身体不便!”
  “什么不便?”
  “老前辈何必逼人太甚!”
  “鬼丫头,妳敢对老身出言不逊?”
  赵家淑粉面铁青,慄声道:“老前辈,家师整装而候!”
  “什么,他想背约动手?”
  “家师沐浴更衣,静待死神宣召,不过……”
  “怎么样?”
  “晚辈有事不明!”
  “妳讲!”
  “司马明是老前辈的什么人?”
  “师侄孙!”
  “老前辈是否有因人成事……”
  “住口!”
  “玄天倩女”暴吼一声,白发根根倒立,身形却不自禁的退了两步。
  赵家淑毫无所惧的恨声道:“晚辈事先奉闻,家师设有不幸,晚辈誓报此仇,如果老前辈要想杜绝后患的话,现在可以下手毁去晚辈!”
  司马明心中难过到了十分,他意识到自己这样做是错了,可是势成骑虎,他不能任师姑祖难堪,当下冷冷地话道:“赵姑娘,在下随时恭候!”
  赵家淑怨毒至极的一瞟司马明道:“司马明,我不会放过你!”
  蓦地——
  一个深沉苍劲的声音道:“淑儿,退下,不许无礼!”
  随着话声,一堆石積之后,冒出一条人影,凌空一折,泻落当前。
  这突然现身的,是一个须发如霜的老者,面上堆满了皱褶,眼神之中,似有无限的痛苦,现身之后,立即趺坐地上。
  赵家淑再次狠狠地一扫在场诸人,退到老人身后,唤了一声:“师父!”
  这时“散花女王芳兰”等,已到了“玄天倩女”的身后五尺之地。
  “玄天倩女”这时却说不出话来,簌簌的抖个不停。
  司马明激奇的望着那白发老人,暗忖,他必是师姑祖口中的谷中人无疑了。
  “谷中人”此刻趺坐地上,像一个普通的龙钟老人,使人有风烛残年之感,一双老眼,并没有惊人的神采,冷漠而略带痛苦的注视着“玄天倩女”,片言不发。
  场面,并不如司马明想像中的火爆。
  这“谷中人”到底是何许人物?
  “玄天倩女”终于开口了,音调在冷酷之中带着激动:“你还有什么话说?”
  “谷中人”沉滞的道:“你我都已是行将就木的人……”
  “废话,我说当初的约言?”
  “悉听尊便!”
  “你还有什么后事交代门下?”
  “后事?”
  “不错,我今天要杀你!”
  “谷中人”目中神光一闪而隐,平静的道:“下手吧!”
  “玄天倩女”厉声道:“你至死不悔?”
  “谷中人”发出一阵慄人的狂笑道:“悔?有什么可悔的?人生如梦,梦醒了,一切都完结……”
  “你残酷的敲碎了另一个人的梦?”
  “梦由心生……”
  “你毫无人性!”
  “随便妳怎么说,现在,我以生命作赎,难道还不够?”
  “玄天倩女”切齿道:“李一心,我杀了你仍然恨你!”
  李一心三字入耳,司马明全身一震,他想起了“乾坤老人”对他讲述的那个故事,想不到他竟然还在人间。
  李一心宇内搜奇客,“无相神女”的丈夫,被囚少室峰后的女子李薇的父亲。
  不言可喻,他与“玄天倩女”之间,是一段感情上的公案。
  情关难破,连百岁开外的老人,也不例外。
  心念之中,不由脱口而呼道:“武林三奇!”
  这一声惊呼,震动了所有在场的人,李一心和“玄天倩女”则是奇怪司马明何以能一口道出这老人的来历,“散花女王芳兰”等人则是被“武林三奇”这名号所震。
  “宇内搜奇客李一心”目中神光甚然暴射,激动的道:“娃儿,你说什么?”
  司马明躬身道:“老前辈可是‘武林三奇’之中的‘宇内搜奇客’尊驾?”
  “娃儿由何知道?”
  “老前辈记得慕容真前辈吗?”
  “玄天倩女”插口道:“乾坤老人?”
  司马明颔首道:“是的!”
  “宇内搜奇客李一心”陡地站起身形。
  司马明几乎惊叫出声,这时他才注意到“宇内搜奇客李一心”只有一条腿,“乾坤老人慕容真”告诉他的那一段武林秘辛,又自然的浮升脑海,为了获得“无相神女”的爱,冒险入“少林寺”盗取“无相宝籙”,被少林和尚围攻受伤成残……
  “宇内搜奇客李一心”慄声道:“娃儿,你认识‘乾坤老人’?”
  “是的!”
  “他……尚在人世?”
  “健朗矍铄!”
  “哦,他是否提到老夫……”
  “他说过……”
  “全部的故事?”
  “这……是的,晚辈有幸得闻!”
  “他还说了些什么?”
  “他说如果晚辈能遇到老前辈的话,就转告在昔日分手处结庐!”
  “宇内搜奇客李一心”怆然道:“不可能了!”
  司马明一楞神道:“请问老前辈什么不可能?”
  “宇内搜奇客李一心”的目光转向了“玄天倩女”。
  司马明若有所悟的点了点头。
  “玄天倩女”老脸一连数变,凝声道:“李一心,我杀你不为过份吧?”
  “也许是的!”
  “也许是什么意思?”
  “我只能这么说!”
  “宇内搜奇客李一心”身后的赵家淑,秀眸满含怨毒,一一地扫描着众人,似乎眼前的全是她的仇人。

相关热词搜索:血剑魔花

下一篇:第二十三章 仙子思凡
上一篇:
第二十一章 神秘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