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棒
2020-04-17 22:12:10   执笔人:东方玉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梅龙镇,不算是高级的豪华酒店,但男人需要的酒和色,虽然不是一流,也很够格了,所以入夜之后,酒客常满。
  一天之中,最清淡的时间,就要算中午了,小姐们有的香梦未醒,有的要上灯以后才上班,这时候,不过是些新进行的,和过了气的小姐在店里应应景而已!
  任之重、路峰、李瑞山三人跨进大门,就被张经理迎着说道:“任先生、李先生,欢迎、欢迎,就是三位吗?请、请!”
  他边说边走,领着三人来到贵宾室。
  三人落坐之后,任之重道:“张经理,你也坐下来,凯莉失踪,是你报的案,事情究竟如何?”
  张经理道:“原来这件案子是任先生……”
  “不!”任之重一摆手道:“这件事不归我管,我只是随便问问的。”
  张经理道:“事情是这样,凯莉昨晚喝了七瓶伏特加,在这里吐得一塌糊涂,我要她同住一屋的姐妹淘安妮送她回去,正好门口停着一部的士,安妮把她扶上车,开了不过一段路,的士司机说车子坏了,就在路边停下来,要她们下车,安妮急得没有办法,正好另一辆的士经过,车中有人招呼,说是认得凯莉,就把她接上车去,安妮要上车,却被车上的人推了下来,安妮只好在路边等车,等她回到住处,凯莉并没回去,直到今天十一点钟,安妮赶来上班,怕凯莉出了事,才跟我说的。方才新闻广播,说有一名少女遭人强暴致死,虽然死者不像凯莉,但更使我替凯莉担心,所以向警方报了案。”
  李瑞山道:“失踪不到二十四小时,警方也不会重视的。”
  路峰道:“等到二十四小时,可能早就出事了。”
  任之重耸耸肩道:“那也是没有法子的事。”一面朝张经理道:“你说和凯莉同住一屋的姐妹淘安妮,已经来上班了吗?你去叫她过来。”
  张经理连声应是,退了出去。
  侍应生送进来酒菜任之重举杯道:“来,路老哥,喝酒。”
  李瑞山喝了一口,望着任之重道:“凯莉……”
  刚说了两个字,张经理已经回了进来,来了一个年轻约二十四五的小姐,面貌身材都还不错,只是香水太香了些!
  张经理介绍道:“任先生,她就是安妮小姐,你们谈谈吧,我有事失陪了。”
  他把安妮安排到任之重的身边,便自离去。
  安妮朝任之重娇声道:“任先生,刚才张经理只介绍了你,这两位贵友大概留着给你介绍了。”
  任之重道:“这位是路先生,这位是李先生,我们都是几十年的老朋友了。”
  李瑞山道:“安妮小姐,喝白兰地好不?”拿起几上酒瓶,拔开瓶塞。
  安妮忙道:“我自己来,怎好劳动李先生你呢!”
  任之重举杯和安妮喝了一口,说道:“听说你和凯莉住在一起?”
  安妮道:“台北房租贵,一个人租不起,所以我和凯莉合租了一间房。”
  任之重又道:“昨晚凯莉喝醉了酒,张经理要你送她回去,那辆的士就停在你们门口?”
  安妮点了点头。
  任之重又道:“他开了一段路,就说车子坏了,要你们下车?”
  安妮道:“是啊,那条路上很少有车子,凯莉连站都站不稳,真把我急死了。”
  任之重又道:“后来有一辆的士来了,车上有人认识凯莉,说要送她回家,等她上车之后,却没让你上车?”
  安妮道:“是啊,那人坏死啦,还推了我一把,说要我自己坐车回去。”
  任之重问道:“你有没有看清楚车上有几个人?”
  安妮道:“两个,一个坐在前面,后面只有一个。”
  任之重又问道:“你看清楚他们的面貌吗?”
  安妮道:“前面一个看不大清楚,是坐在后面的一个下车来跟凯莉打招呼的,这人头发长得长长的,看去不过二十出头,个子也不太高,大概只是比我稍稍高些。”
  任之重问道:“如果再碰上他,你会认得出来吗?”
  安妮望望三人,面有难色,嗫嚅的道:“张经理说,任先生三位是警察,你们如果要我去认人的话,我……我们是陪客人的小姐,任先生,这种小流氓我们是得罪不起的。”
  任之重拍拍她大腿,含笑道:“我们又不是办案来的,不会要你去认人的,因为我听说凯莉失踪的事,才问问你的。失踪不满二十四小时,警方不会受理的,就算受理,也不是我们刑事组的事,你不用怕,来,喝酒。”
  安妮看他说话平易近人,不像是骗自己的,点着头道:“任先生,你是好人,我相信你。”
  李瑞山道:“安妮,这话就该罚酒才行,任先生是好人,难道我和路先生不是好人了?”
  安妮嫣然一笑道:‘你和路先生,是任先生的老朋友,自然也是好人了。”
  路峰大笑道:“安妮说得好,来,大家一起干杯。”
  李瑞山望着任之重,说道:“组长,上午那件……”
  任之重没让他说下去,就拦着道:‘吃酒、吃菜,现在是下班时候,不谈公事。”
  安妮坐了一会,起身道:“任先生,三位请坐一会,我去去再来。”
  中午时间,虽然生意较为淸淡,但同样的小姐也少,她是要到另外台子去应酬了。
  安妮走后,李瑞山就道:“组长,你应该听出来了,劫持凯莉的两个歹徒,可能和上午那件案子是一伙的。”
  任之重笑了笑道:“现在做案的歹徒,年纪都很轻。”
  李瑞山道:“道理我说不出来,但直觉的我总感到这两件案子有着关连。”
  任之重看了他一眼,才道:“你是警务人员,尤其是刑事组的人,凡事要求证据,怎能凭直觉来下判断?”
  路峰怕李瑞山下不了台,忙道:“任老弟说的当然没错,事事求证,才能做到毋枉毋纵,伹有时也可以从直觉中得到启示,从而获得线索。就拿凯莉来说,我就想到她可能会是昨晚那个年轻人的妹妹,虽然只是我的联想,但也可能是真的……”
  李瑞山道:“我就是想起路老哥昨晚说的那句话,才打电话给组长的。”
  “对了!”任之重抬头道:“路老哥,果园里昨晚出了事,我看你还是在我那里住上一两天再回去的好。”
  路峰笑道:“怎么,你怕我被歹徒杀了?”
  “那倒不是。”
  任之重笑道:“以你路老哥的身手,就算有两三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还近不了你的身呢!我留你在我那里多住一两天,是因为目前那件轮暴命案还没有一点头绪,总要让我理出一点头绪之后,才能陪你上果园去勘察现场,调查那年轻人的事。”
  路峰道:“你一两天破得了轮暴案吗?”
  任之重道:“破案当然没有这么快,但要在一两天内理出一些头绪来,应该没有问题,只要有些头绪,就可以要他们去分头办事,我就可以帮你调查那个年轻人。再说,你老哥一回去,总要把屋子里收拾收拾吧?我留你的目的,就是不让你去收拾屋子,破坏了现场,本来还留有蛛丝马迹,这下不就全湮没了。”
  “话是没错。”路峰续道:“但老实说,都市生活实在住不习愦,我想,这样吧,今天我是非回去不可,我尽量保留现场,就是那年轻人喝过的杯子,我都不动,等你来了再说。”
  任之重方才说了一大堆理由,主要是怕那些歹徒找不到年轻人,找上路峰的麻烦,如今眼看路峰坚持要回去,他是知道老班长脾气的,说出了来,谁也阻拦他不住。只好点着头笑道:“我就是知道留不住你的,老哥一定要回去,那也不用这么麻烦,你把年轻人喝过水的杯子,或者其它较为可疑的东西,譬如可能有第三者碰触过的,只要用塑料袋装起来就好。”
  “这些我懂。”路峰笑道:“电影里我可看得多了。”
  任之重道:“今晚我可能会有事,明天一早,我会来看你的。”
  路峰笑道:“老弟只管放心,我会处理得很好的。”
  梅龙镇的海鲜炒米粉,可是挑得起大拇指的一绝,三人酒醉饭饱之后,路峰就骑着他那辆老爷单车,回他果园去了。
  任之重担心老班长一个人回去,可能有麻烦,但这话又不能说出口来。老班长的死硬脾气,他最清楚不过,如果你说要派人保护他,他听了非跳脚不可!
  实际上,老班长一身拳脚功夫,确实从未放下过,不然,上了年纪的人,也不会有这样硬朗了。
  但任之重总是有些放不下心,古人说得好,双拳难敌四手,何况对方还有武士刀和散弹猎枪,又岂是一个徒手老人所能对付得了的?
  回到局里,任之重立即朝一名组员招招手道:“王小朋,你到我屋子里来一趟。”
  说完,迳自进入他的办公室。
  王小朋跟着进来,问道:“组长要派我作什么任务?”
  任之重要他在办公桌前面的椅子坐下,一面把路峰昨晚救了一个年轻人说起,一直说到今天××路的轮暴案和梅龙镇酒女凯莉被人用车截走,详细说了一遍。
  王小朋道:“组长的意思,这三件事有可能联成一起?”
  “不错!”任之重道:“砍伤那个年轻人的歹徒,说不定就是飞车党干的,××路被轮暴致死的女尸,就是昨晚飙车的几个飞女之一,只是一时还没查出她的姓名来,至于截走凯莉的两名歹徒,也可能和这帮人有关。现在那受伤的年轻人也失踪了,如果已被歹徒掳去,就不会再去找路老哥,万一那年轻人是自己走的,歹徒就会怀疑到路老哥头上,是他把他藏起来了,那就会向路老哥去要人。”
  王小朋道:“组长的意思,可是要我去保护路老哥?”
  任之重笑了笑道:“你不但要暗中保护路老哥,还要随时和我连络,査清楚这帮人的底细,和落脚的地点,不过你要记住,非到万不得已,不可露了行迹。”
  王小朋点头道:“我懂。”
  任之重挥挥手道:“那你快去吧!”
  王小朋站起身,打了个敬礼,往外就走,从走廊推出机车,一路朝郊区驰去。
  就在他驰出市区不久,就听到身后响起一阵狂吼的机车声音,有三辆拆了消音管的机车从自己左右冲出,像风驰电卷般加足马力驰去。
  王小朋看得暗暗摇头,心想:“组长交代自己注意飞车党,査清楚他们底细,现在到处都可以碰上飙车的年轻人,哪还查得清?”
  心中想着,车可丝毫没停,这样又驰出一里来路,后面又有两辆机车挟着刺耳的声音,超过自己,绝尘而去!
  王小朋没去理会他们,继续朝前驰去,瞥见刚才驰过去的五辆机车,三前两后,迎面急驰而来。
  王小朋驾驶机车已有二十年经验,驾车技术自然也极为高明,心知这些飞车的年轻人,只是追求刺激,根本不知天高地厚,他们迎着自己驰来,就是以吓唬别人为乐,不会撞上自己,他当然没有回避,依然笔直驰去。
  事实上五辆机车迎面疾驰而来,他也没有回避躲闪的余地。
  就在此时,一阵震摄心神的排气声响和尖鋭刺耳的煞车声音同时响起,五辆机车,一辆打横拦住了去路,四辆则分左右夹持,一下子把自己连车带人夹在中间,逼得你也非煞车不可,这已经明摆着向自己挑衅来的了!”
  王小朋攒了下眉,大声道:“你们这是做什么?”
  一部机车发出来马达声,已是震耳欲聋,即使再大声说话,也只是隐约可闻。
  横拦在前面的骑士不过二十一二岁,长发披肩,左脸颊有一道疤,望着王小朋,一副不屑的神气,抬了下头,问道:“你要去哪里?”
  王小朋冷冷的道:“我要去哪里,你们管得着吗?”
  刀疤少年冷峻的披披嘴道:“就算你是条子,又怎么样?多管闲事,会短命的。”
  王小朋怒声道:“你们这些小流氓,想威胁我,还不快让开?还不快让开?”
  “哈哈哈,你们别把条子惹火了!”
  为首的刀疤少年大笑声中把车滑向左侧,领先驰出,其余四人也在嘻嘻哈哈的笑声中跟着驰去。
  王小朋心想:原来他们是故意逗自己的,也就发动车子,继续上路。
  就在此时,突听一阵像滚雷似的机车声,从身后传来,从照后镜中看到依然是那五辆机车,这回一字排开,疾撞过来!
  等到发现,几乎已快要撞上,王小朋心中暗暗诅骂:“这五个小子疯了!”
  他急切间加足马力冲出,堪堪避开后面的一辆,对方另有车辆,又一左一右追撞过来,在五辆加足油门的机车,此去彼来,轮番冲撞之下,王小朋技术再好,也有躲闪不开的时候,猛觉左腿一阵剧痛,机车被撞得向右一偏,冲出一丈来远,摔倒地上。
  王小朋一个人更被摔出去数步之多,他接连翻了二个滚,卸去冲力,要待站起,左腿剧痛如折,哪想站得起来,心知腿骨可能已被撞断。
  就在此时,有一辆机车看他摔倒地上,就朝他撞过来,王小朋看得一惊,哪还犹豫,就地一个翻滚,右手以最快速度拔出手枪,朝天连开了二枪。
  这下果然生效,五个飞车骑士看他开枪,自然不敢逗留,响起一阵刺耳机声,相继呼啸而去。

×      ×      ×

  路峰骑着老爷单车,飞驰电卷,虽然背心已经有了汗水,但两边的空气,越来越新鲜,却也悠然自得,几乎忘了老之已至!
  果园里一片青葱的绿树,茅舍正好点缀了乡野淳朴之趣!
  他跳下单车,沿着果林间黄泥小路,推车而行,仰起头,自言自语的说着:“都市里,灯红酒绿、醉生梦死,有几个人能够领略原野之美,泥土的芳香……”
  话声未落,突然听到远处传来一阵轧轧机车之声,由远而近,听声音,好像就是朝果园来,而且还不止一辆!
  路峰心头不禁一紧,他立即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这里远离市镇,平日从没有人骑着机车闯进来过。
  他迅即把单车推到一棵树下放好,目光四顾,万一动手,想找一支趁手的木棍都找不到,要到茅屋里去拿锄头,却还有一段路,已经来不及了!
  因为一阵呼啸的机车,已经冲了过来,身经百战的路峰倒也镇定,回过身去目光一注,五部机车已经刹住,车上五个小伙子跳下车,朝他走来,幸好他们身上似乎没有武器。
  路峰看着他们没有说话,走在前面一个却开口了:“喂,老头,你把凌子强藏到哪里去了?”
  路峰心头迅快的忖着:凌子强,莫非就是那个受伤的年轻人?他面露不悦的道:“你们是什么人,谁是凌子强?”
  前面那人左脸颊有一道刀疤,看着他,冷冷的道:“老头,你别装蒜,凌子强不是你把他藏起来了,他会飞上天去?咱们知道你有一个条子朋友,你不把凌子强交出来,有十个条子朋友,也保护不了你。”
  路峰听得怒火往上升,怒声道:“你们这是威胁我?哈哈,老子打土匪的时候,连你爹还穿开裆裤呢!我不认识凌子强,你们可以走了。”
  刀疤小伙子冷峻的道:“老头,你真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上!”
  他头一歪,领着其它四人,朝路峰逼了上来。
  路峰后退一步,大声道:“你们想打架?”
  刀疤小伙子一扬手,手中已经多了一支扁钻,突然朝路峰面门划来。
  路峰暗暗好笑!这小子没练过武,身子一偏,让开来势,右手朝他手腕撩去。但对方有五个人,一人出手,其余四人也跟着扑上,他们纵然没有武士刀,每人手上都有一支扁钻,给它划上,可也不是玩的!
  路峰右脚横踢,把最先扑来的一个蹬了出去,身子一个飞旋,从四人中闪出。就在闪出之际,双手一分,左手一拳击在左首一人的肩胛骨上。右手反出,击中另一个的臂膊,这几下一气呵成,就有三个人口中同时发出啊声,退后了一步。
  刀疤小伙子眼看自己五个人还撂不倒他,一下逼近过去,挥动扁钻,倒也使得十分快速;另一个丝毫不慢,配合刀疤小伙子,左右夹击,被路峰蹬出去的一个,狂吼一声跟着冲了上来,退后出去的两人也一退即上,同时攻到。
  这五个人虽然不懂武术,乱打乱扎,但平常玩惯了扁钻,却也熟能生巧,攻势相当伶俐,尤其方才吃过路峰苦头,你退我进,深得联手之道。
  路峰纵然练过武,究竟双拳难敌四手,而且手无寸铁,当真惊险百出,幸好他身手灵活,还可应付;但时间稍长,体力究竟不如五个年轻小伙子,渐渐感到心跳气粗,心中暗暗焦急,这样和他们耗到几时去?蓦地大喝一声,身形一矮,右足横扫,一下把两人扫开,左手一拳击中对面一个面部,口中呀一声,仰面翻跌出去。
  这下虽然击中三人,但觉左肩一阵刺痛,也被另一人的扁钻划过,皮破血流,路峰也铁了心,忍痛一个回旋步,轻快的转到右首那人身后,右掌如刀,一下斫在他脊梁上,那人闷哼一声,张嘴喷出一口鲜血!
  路峰双手提胸,朝对面刀疤小伙子逼去,厉笑道:“小子,现在该你尝尝我的铁沙掌了!”
  刀疤小伙子目露惊慌,连连后退,就在此时,路峰听到身后发出两声尖叫,原来刚才被他扫出去的两人,已经一跃而起,眼看路峰朝刀疤小伙子逼去,认为机不可失,悄悄掩在路峰背后,正待出手,突觉眼前银光一闪,手背剧痛,不知何时,两人手上同时被钉上了一把三寸长的飞刀!
  这原是一瞬间的事,刀疤小伙子乘路峰回头之际,一时凶心突发,右手扁钻猛向路峰胸口扎来,等到路峰发觉,已是不及。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银光一闪,从斜刺里飞来一柄三寸小刀,一下钉上对方手腕。
  刀疤小伙子痛得大叫一声,急急后退,连手腕上的飞刀都来不及拔下,口中叫了声:“快走!”
  五个人全挂了彩,狼狈的骑上机车,急急退了出去。
  路峰怔得一怔,不知这飞刀出自何人之手,及时救了自己一条老命,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凌子强——负伤不别而去的年轻人,因而他目光迅速朝飞刀来处投去!
  一棵离自己丈许远的果树下,这时正有一个苗条人影推着一辆摩托车走出。她,竟然是个二十来岁的俏女郎,一头吹成波浪形的短发,一张白净而细腻的脸上,戴着太阳镜,所能看到的只有微微上翘像红菱般嘴唇。身上穿一件玫瑰红皮夹克、牛仔裤,和玫瑰红的长统皮靴,婀娜之中另有一种刚健之美!
  路峰看得不禁一呆,连忙拱手道:“方才是小姐救了我?真谢谢你!”
  红衣女郎跨上机车,娇声道:“不用谢我,我只是看不惯他们五个人欺侮一个老人家。”
  路峰看她要走,急忙问道:“小姐你贵姓芳名?”
  机车已经发动,响起震耳轧轧之声,驮着她滑上黄泥小路,同时也传来清脆而隐约的声音:“红玫瑰。”

相关热词搜索:台湾江湖行

下一篇:第四棒
上一篇:
第二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