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棒
2020-04-17 22:14:48   执笔人:乔奇   来源:名家接龙   评论:0   点击:

  众人怀着沉重心情,陪伴凌子强继续朝前走……
  这幢专供停放无名尸体的建筑是呈长方型,面积相当宽阔,两排特制的屉柜贴壁而立,中间呈现着一条从头到尾的走道,阴森!凄凉!纵然眼前你还无法看到任何一具尸体,但在恐怖气氛笼罩下,也会令你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心中蒙上一层寒意。
  矗立两旁的屉柜,等于就是一口口巨型抽屉,上下排列,井然有序;抽屉外面标识着尸体编号,藉以提供辨认。众人在任之重率领下,来到第二十七号屉柜前停住脚步。
  不言而喻,凯莉的尸体,就是停放在这口屉柜里面。
  惨遭轮暴而后被杀的女子已被证明就是凯莉;至于凯莉究竟是不是凌子强的妹妹?这个谜底仍旧扣紧了每个人的心弦,凌子强尤甚。他神情木然地站在屉柜面前,心在跳,手在抖……
  他的心情非常矛盾:既想看到屉柜内的实际情况,又怕看清实际情况后,不知将要如何面对?
  一只坚厚的手掌,轻轻按住了凌子强的肩头。
  “冷静点,”任之重在他肩头上轻轻拍了两下:“我不希望凯莉就是你的妹妹,万一我的想法错了,你也要勇敢地面对现实,不可忧伤过度。”
  “我知道。”
  凌子强回答的声音是从鼻子里面哼出来,仿佛根本没有经过大脑。因为现在他将全部精神投向屉柜,他那颤抖的手指紧紧扣住了屉柜的把手,缓缓地朝外拉动……
  屉柜下面装有滑轮,里面纵然装了一具尸体,拉动时也应相当轻松;但在凌子强的感觉上却是相当沉重,沉重得好像在拉一列火车。
  一道道的眼神,随着屉柜的移动而移动。不论是毕生戎马倥偬的路峰,还是素有打击魔鬼著称,侦办过无数刑案的任之重,俱都绷紧了体内的每一根神经,等待着谜底的揭露。
  室内凝结了的空气,随着屉柜的抽出而告和缓。凯莉静静地躺在里面,原本娇艳的粉颊上笼罩着无限悲凄!显示她在黛缘年华时遭此不幸,心里有着无比的怨愤,正在表达沉默的抗议!
  众人以怜惜的目光看了看凯莉的遗容,不约而同,现在又将视线集中到凌子强的脸上。
  凌子强的神态变得非常冷静,目光呆滞,表情木讷,像尊石像般地站在那里,动也不动。
  要说完全不动也不尽然,如果有人细心观察,便可发现他的混身都在颤抖。
  众人相视而愕,显然是为凌子强的反应感到担心。
  “小伙子,”任之重面色凝重地望着凌子强:“年轻人要经得起任何打击,不论多么悲惨的事情降临在你身上,你都要坚强地承担起来。尽量提供线索,好让我们早日破案,以慰令妹在天之灵,你说是吗?”
  “对,”路峰拍着凌子强的肩膀:“将残忍的凶手绳之以法,才是我们共同点冤枉,小伙子……”
  凌子强脸上露出凄惨的笑容,缓缓转过身来。任之重的一对眼神像利刃,想从他的表情上窥出端倪。
  性急的李瑞山有点感到不耐烦:“凌子强,死者究竟是不是你妹妹?请你给我们一个肯定的答覆。”
  凌子强苦笑着摇了摇头:“你们全猜错了,她不是我妹妹。现在我觉得人很累,需要休……”
  他的脸色的确非常难看,最后一个“息”字还没出口,身子突然一阵摇晃,倒在了路峰的怀中。
  任之重、路峰、李瑞山都是彪形大汉,根本不用什么担架床,抬他就像抬只小羊般地方便。身上受伤再加上这两天来的饱受折腾,凌子强必须就近延医。可惜无人发觉,凌子强在被抬出验尸房时,眼眶中挤出了两滴晶莹的泪珠!

×      ×      ×

  走出一家私人医院的大门,路峰和李瑞山似有如释重负的感觉;只有任之重浓眉深锁,从他脸色看不出丝毫笑容。
  凌子强正在接受妥善疗养,敷伤、吃药,再加上打点滴,相信很快就能复原。关于他的身体方面,还有什么值得担心的呢?
  “组长,”李瑞山兴高采烈地说:“从凌子强口中证实了凯莉不是他的妹妹,这一下我们可以轻松了,不知你的看法如何?”
  “我的看法跟你刚好相反。”任之重似笑不笑,表情相当含蓄。
  “相反?”李瑞山发怔。
  “嗯,如果死者当真不是凌子强的妹妹,案情就会变得更为复杂了,怎么还能轻松得下来!”
  “吔!”李瑞山摸了摸自己的下巴:“说得也是。”
  “任老弟,”路峰面色凝重:“轻松也罢,麻烦也好,现在我只想知道这件案子你究竟准备如何着手?”
  任之重没有直接答覆他的问话,立刻取出呼叫器,发出紧急呼叫:“‘铁人’呼叫‘红色闪电’,听到了请回答,听到了请……”
  “‘红色闪电’听到了,请指示!”
  “由于凌子强认尸后,表示死者凯莉不是他的妹妹,使得这件案子更加扑朔迷离!我已决定报请上峰成立项目,请你到办公室来一同商量,愈快愈好。”
  ‘是,我会尽快赶来。”
  呼叫器已经切断了,然而“红色闪电”风吹银铃般的嗓音,仍在李瑞山的耳膜中萦绕不断,并也打从心底,冒出一个新的疑问:“组长,什么时候又冒出一个‘红色闪电’来了,她是谁?”
  “是陆红,为了执行新的项目,是我临时替她取的代号。”
  “她的绰号不是‘红玫瑰’么?”
  “那是黑道中人对她的称呼,为了避免在呼叫中可能被人窃听,造成泄露身份,所以另外取个代号比较合适。”
  “我呢?”李瑞山笑嘻嘻地指着自己鼻子:“既然我也参加项目,那就应该替我取个代号啰?”
  任之重笑了,笑得非常神秘。
  “你笑什么?”李瑞山怀着满脑疑云。
  “‘脓包’,这个代号不仅响亮,而且对你非常适宜。”
  路峰笑了,李瑞山却是拉长了面孔,拉得要比驴脸还长。
  任之重在勤务中心内召开一项名为“五四一”专案的紧急会议,会议重点就是侦办凌玲失踪案,凯莉被杀也被吸收在内,因为凌子强虽在认尸时表明了死者凯莉不是他的妹妹凌玲,但是经过仔细推敲,仍旧认为两者之间混淆不清,有作并案办理的必要。
  会场气氛严肃,除了陆红准时到达外,还有李瑞山等数名项目人员。路峰则在分手时,以必须照顾凌子强的安全为由而自动回避。会议一开始,与会人员便将目光一律集中到任之重身上。
  “首先,”任之重的声音铿锵有力:“自从凌玲失踪,演变到凯莉遭害以来,这段过程中所发生的种种情况,经过仔细过滤后,使我对凶嫌犯案动机有了模糊的感觉,始终不能做出一个合理的假定,因而感到相当困惑!”
  “……”众皆凝神聆听。
  “大家都晓得,能够确定犯罪动机,对于缩小范围进而一举破案是有很大帮助的;所以我想首先讨论这个问题,凝聚各位的智慧,希望有所突破。”
  “组长,”李瑞山抢着发言:“我想知道,组长认为犯案动机不明的原因是什么?”
  任之重冲他点了点头:“在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之前,必须加以强调:你们认为涉及本案较重的凶嫌,会有哪些对象?”
  ”我认为涉嫌较重的对象有两个:一是人口贩子;还有凌子强口中所指的那个黑道杀手。”
  “很好,请你继续说下去。”
  “先说那个黑道杀手,”李瑞山齿缝间迸着恨意:“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凌玲被他先奸后弃,复又卖入火坑,这些罪行已经是人神共愤了,现在又将凌玲掳去……”
  “够了,”任之重以手式打断了他的话尾:“强暴、堕胎,最后再将凌玲推进火坑,这些事实都可成立;至于凌玲的失踪是否和他有关,你又怎能确定呢?”
  “组长,这只是我的假定罢了。”
  “这样的假定不太合乎常理,否则,我就不会为了探索犯罪动机大伤脑筋了!”
  “怎么不合常理?”
  “黑道杀手最后再将凌玲卖进火坑,等于是将事情做绝了;纵然灭绝人性地再想加凌玲,相信他也应该顾忌一点黑道上的规矩。人口贩子可不是好惹的,纵然本身不是道上角头,至少也会豢养一批喽啰为他撑腰。如果付了凌玲的卖身钱,而后又被对方将人掳走,这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事情,你想人口贩子可能就此罢休吗?”
  “对,”一名干员插口说:“如果人口贩子能够忍下这口怨气,他就没得混了。”
  任之重点了点头:“事实上这两天来风平浪静,我们对这方面的情报是有管道的,如果人口贩子方面大举出动,准备和那个黑道杀手展开一场火倂,我们怎会一点也没得到消息?”
  “组长,”陆红的长睫眉动了动:“照你刚才所说,那个黑道杀手的犯罪动机应该不能成立啰?”
  “我只认为其中有着矛盾,并不表示完全排除。”
  “其次是人口贩子方面,组长对于是不是他们掳走凌玲,又是抱怎样的看法呢?”
  任之重朝她笑了笑:“这也正是我想问你的问题,藉此机会考验一下你的判断能力,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陆红笑了,似乎有点害羞。
  但她很快恢复平静,不慌不忙地说:‘要想研判人口贩子的犯罪动机,我认为首先应该确定凌玲和凯莉之间的微妙关系;会不会凌玲就是凯莉,凯莉就是凌玲?,还是两者各有其人,互不相干?”
  李瑞山抢着说:“陆红,你是不应该存有这种疑问的。”
  “是吗?”陆红含笑望着他,模样儿很俏皮。
  “凌了强认尸后当场言明,凯莉不是他的妹妹,这还值得怀疑吗?”
  “不错,组长的确跟我说过凌子强的认尸经过,不过当时还有一种情况,恐怕你不晓得。”
  “什么情况?”李瑞山的样子有点楞头楞脑。
  “凌子强认尸后产生异样反应,粗心大意的人非常容易忽略,但却逃不过细心的人观察。当时凌子强为什么会有异样反应,你明白吗?”
  李瑞山将头一阵连摇:“我不明白。但是当时你不在场,怎么知道凌子强做出异样反应?”
  陆红瞟了瞟坐在主位上的任之重:“是组长事后告诉我的,他在关键时刻能够洞察入微,实在令人钦佩!”
  李瑞山目光立刻投向任之重,任之重冲他微笑点头,等于默认了这件事。
  他很快转过脸来:“陆红,好像你很重视凌子强的异样反应,你认为那是代表什么?”
  “可能代表他在说谎。”
  “说谎?”李瑞山瞪大了惊愕的眼神:“换句话说,死者凯莉正是他的妹妹凌玲?”
  陆红笑了笑:“你的话应该稍为修正一下,我只说是有这种可能。”
  “如果真的这样,为什么他要隐瞒真相。”
  “他有他的想法,案发之初,他不立即投案,仅仅邀了一个朋友做出英雄救美的行为,这在我们眼中,岂不也是同样很难理解!”
  “陆虹,”任之重截断了她的话头:“凌子强是不是隐瞒真相,不妨暂且搁在一边。应该继续刚才的话题,发表你的意见。”
  “是,组长,”陆红说:“凌玲和凯莉究竟是不是同属一人,等到有了凌玲的照片后,问题就会迎刃而解;但在没有获得证实之前,我们不妨先行做出假定——”
  “好,”李瑞山性急地抢着插口:“假定凌玲就是凯莉,凯莉就是凌玲,你对问题的看法如何?”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人口贩子涉嫌的可能性就要大为减低了,因为根本缺乏做案的动机。”
  “怎么说?”
  “案发当天,凯莉还在梅龙镇规规矩矩的上班,而且喝了七瓶伏特加,不是吗?”
  “不错。”
  “那就表示凯莉和人口贩子之间并未发生磨擦,人口贩子不惜花费钜金买了凯莉,为的是将她当作摇钱树看待;凯莉既无逃走打算,又无背叛行为,案发当天还在按照规矩上班,在这种情形下,人口贩子会轻易将她这棵摇钱树折断吗?”“不会,除非他是疯子。”
  “其次是时间上的差别:凌玲失踪和凯莉被害中间相差好几天,假定凌玲是被黑道杀手掳去,数天来又公然在人口贩子势力范围内的风月场所上班,这种情况能够说得通吗?”
  “……”众人面面相觑。
  陆红转动灵活的眸子扫了全场一周,含笑说:“综结以上所说,整个案情的发展的确充满矛盾。眼前我们所要采取的步骤,就是要针对案情中的疑点寻求突破,然后才能使案子的真相趋向开朗。这就是我浅薄的看法,请各位前辈多多指教。”
  场中掀起一阵掌声。
  任之重更是露出欣慰的笑容,频频点头:“我很庆幸‘五四一’专案能有陆红这样精明的新血液加入,刚才她的精辟见解,相信大家都已听到了,现在我就按照这个方针,采取两项步骤——”
  “哪两项?”李瑞山慌不及待地问。
  “人口贩子跟梅龙镇酒馆应该有着密切关系,由你带人掌握他们的一切动静,纵然有所发现,你也不能轻易打草惊蛇,应该随时向我报告。”
  “是,组长。”
  任之重将目光移到陆红的脸上:“陆红,你的最佳搭档——李强呢?”
  “他在严密监视刀疤少年,”陆红加以强调:“组长是知道的,刀疤少年就是五人飙车队的‘把子’(首领),所以无法赶来参加会议。”
  “很好,刀疤少年是重要线索,不能轻易失去。关于李强以后的代号嘛……就叫他‘现代大侠’好了。”
  李瑞山猛一怔,脑海中立即浮现了一个英俊的影子,灵活的身子,矫健的动作,以及手中那根矫若游龙的不锈钢棍……从任之重和陆红两人的对话中听出,原来他就是李强。
  任之重感慨地带着笑容说:“‘现代大侠’是老班长路峰对我的绰称,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现在正式让贤,但愿李强善自珍惜,不要让取这个名字的人失望才好!”
  陆红带笑说:“李强的脸皮很厚,早就以俨然‘现代大侠’自居了,一点都不害臊!”
  这句话引起一阵笑声,冲淡了不少会场上的严肃气氛。
  任之重接着又对陆红说:“第二个步骤就是由你和李强担任,不仅监视刀疤少年的动静而已,最好能够藉助他的牵制,让藏在幕后的人露出狐狸尾巴,这才是我的最高要求。”
  陆红的长睫毛动了动:“组长心目中的幕后人,恐怕就是那个人面兽心的黑道杀手罢?”
  任之重笑了笑:“我只能说他的成份最重,案情没有明朗之前存有太过主观的判断,不能算是明智之举。”
  陆红频频点头,听了任之重的这番话,对于他的谨慎和稳健,更加有了进一层的认识。
  会议到此结束,诚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五四一”专案人员个个磨拳擦掌,整装以待,势必要和社会中的一批魑魅魍魉展开周旋,打击魔鬼,以儆效尤!

×      ×      ×

  碧空如洗,皎洁而又柔和的月色,仿佛替白沙湾海滨一带披上了蝉翼似的薄纱,端庄娴静,秀逸除尘。纵令你是一个不太喜爱夜晚的人,到了此地你也会流连忘返!
  夜已深,公路上看不见来往的车辆,海滨前见不到嬉水的人影。深夜带来的宁静,使这景致宜人的地方失去了白昼时应有的颜色!
  就在这万籁俱寂的时候,月色朦胧下抛出一条纤丽的弧影,连纵带跃,瞬息隐没于一片树林之中。
  好俐落的身手!如果用:轻如狸猫、捷似猿猴一类的词句形容这条倩影,未免过于夸张了;但她纵跃时敏捷与轻盈,绝对不是一般人所能望其项背的,包括自命不凡的大男人在内。
  月光穿透枝叶的缝隙,映现着一张美丽的脸庞,端正的鼻子,菱形的嘴,两道秀眉下面镶有一对秋水为神的大眼睛,里面好像藏了一片云雾,深邃、灵活……
  灵活得好像会说话!
  是陆红,刚才她以迅疾的动作潜入林内,现在将她的身子掩蔽在一棵树干后面,探出头来,正在打量海滨前的一个目标。
  海潮澎湃,不绝于耳,这大自然的节奏,似乎要比音乐还要动听。
  眼前的陆红没有这份雅兴,只顾全神凝聚地窥探目标:那是一幢二层楼的小型别墅,距离树林约莫六十公尺。楼上灯火通明,可惜每扇窗户都已幔帘深垂,只能偶而看到闪动着的朦胧人影。
  仅仅看到如此情景,陆红便已感到十分满意。于是取出一具精巧的呼叫器,用手轻轻揿动通话的键钮:“‘红色闪电’呼叫‘现代大侠’,听到了请回答,听……”
  “‘现代大侠’听到了你的呼叫,‘擒狼行动’进展如何?”
  “我已发现狼窝,正想趁机潜入,一探究竟。你呢?”
  “放心,你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红外线望远镜有效视程之内,如果你在狼窝里面遇上了麻烦,我可以立刻救你出险。”
  “哼!尽说大话,也不怕闪了你的舌头!”
  “怎么,我说错了!”
  “至少有点狂妄,你太高估了自己,低估了别人。如果真的我在狼窝遇上凶险,你还来得及抢救吗?”
  “那你现在发出呼叫,怀的是什么想法?”
  “希望你随时提高警觉;万一被我闹得蛋打鸡飞,不要忘了堵截窜逃的狼仔,这就够了。”
  “放心罢!我这里已经撒下天罗地网,他们是跑不掉的。”
  “记住这句话,万一有了差错,当心找你算帐!”
  “哇噻!好凶!”
  陆红收了呼叫器,立刻展开行动。
  海滨一带月色迷蒙,窜跃中的陆红就像一缕清烟,瞬息之间,窜到了别墅的墙跟。
  海浪拍岸时的声响,正是陆红行动时的最好掩护。她在墙跟前略为打量一下四周的形势,然后便攀褽而上,开始了她的“擒狼行动”。
  “擒狼行动”就是五四一专案中第二项任务的代名,陆红和李强联手进行,等于是一次大胆的挑战。
  受过特种训练的陆红,再加上身子灵活轻巧,终于很顺利地攀上别墅屋顶。
  陆红趴在屋檐上仔细一听,嗡嗡嚷嚷之声不绝于耳。只是室内门窗俱已关闭,分辨不出嗡嚷之声是在说话?抑或是在唱歌?
  说话、唱歌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
  陆红眉梢儿移动,立刻有了主意。
  应该说这是一次冒险,只见她用足尖勾住屋檐,头下脚上,一个“倒挂金钩”……
  陆红今晚的运气不错,上身悬垂而下的角度,刚好使她的脸部贴近了窗幔的边缝,只要瞄着一只眼睛,便能看清室内的一切。
  果如所料,刀疤少年身旁环绕着四名喽啰,一面喝酒,一面唱歌。他们个个拉开了嗓门,挣得脸红脖子粗得荒腔走板不搭调……
  与其说那是唱歌,不如说是鬼嚎,能够使人听得混身直起鸡皮疙瘩!
  他们却是唱得洋洋得意,口沫横飞,没完没了。

相关热词搜索:台湾江湖行

下一篇:第六棒
上一篇:
第四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