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二十章 连番遇大变
2021-02-15 18:14:4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转眼,四十天过去了。
  白侠俞玉龙、花花剑客戈琦、金伞姑叶翠兰三人有如石沉大海,一去不返,甚至连一只信鸽也没有飞回来!
  圣侠俞立忠为此忧心如焚,他知道三位特使必已遭遇不测,故立即召集其余十三位金衣特使进入密室会商对策,参加者还有盟主夫人红小萍,她对儿子俞玉龙的失踪,亦知凶多吉少,但是她抑制住内心的悲痛,并且没有责怪丈夫之派遣儿子下山——既然自己的儿子也是个金衣特使,他有什么理由不该下山办案呢?
  十五个在密室中坐定之后,俞立忠以沉痛的声调说道:“诸位,戈特使三人下山已四十一天,老夫曾经对他们说,如果他们不能在四十天后回到同心盟,便表示他们已落入敌人手中,现在他们尚未回来,可以确定他们是落入敌人之手了!”
  众特使黯然神伤,默默无语。
  俞立忠接着道:“不过,有一点可以断定,他们三人如尚未死,必是被敌人关禁着,而不会是像正乙真人那样!”
  万人敌尉迟宏问道:“盟主是根据什么而做此推测的?”
  俞立忠道:“正乙真人的发疯,如果是复仇帮造成的,那么正乙真人是在下山后的第七天便回到同心盟,而他们三人如果也发了疯,应该早已回到同心盟来了。”
  万人敌尉迟宏点点头,表示同意他的看法,然后又问道:“盟主认为他们三位已遭不幸或被关禁着?”
  俞立忠叹道:“如说复仇帮只把他们关禁着,那就表示他们有利用三位特使向本盟要挟之意,可是已经过了四十天,敌人并无任何动静,所以……”
  底下的话,他虽未说出来,但是大家都知道,他的言外之意是说三位金衣特使多半已经死了!
  红小萍脸色一片铁青,冷冷问道:“如今你打算怎么办?”
  俞立忠沉容缓缓道:“他们三人离开本盟时,身上都带有‘十里香’;那戈、叶两位特使即使因变起仓粹无暇放回信鸽,他们必会在一路上扔下‘十里香’,所以我们可以根据‘十里香’追寻下去。”
  红小萍道:“不管你要派谁去,我是其中一个!”
  俞立忠见她自爱子失踪后,始终能克制忧伤,心中很是佩服,也很感愧疚,这时听她要去,自然不敢拒绝,点头说道:“好的,我们两人一起去吧。”
  尉迟宏道:“盟主和夫人要去,自然要带猎狗,也自然无法掩饰形藏,依属下之见,还是多带几个人为佳。”
  俞立忠道:“老夫打算带武维宁及小女一道去。”
  尉迟宏一怔道:“他们两人行么?”
  俞立忠微笑道:“说了你会不相信,武维宁目前的成就,已与你们相差不多,而小女冰媛的身手也已不在本盟银衣特使之下,此外,老夫要带他们去,是有另一种打算……”
  尉迟宏问道:“属下能否略知一二?”
  俞立忠点点头,方欲回答之际,忽听密室门外有人在敲门,尉迟宏起身走出开门,一见是一个银衣特使,便问道:“什么事?”
  那银衣特使躬身道:“山下传来信鸽,说俞、戈、叶三位特使回来了!”
  这是天大的喜讯,众人一听之下,喜得跳了起来,齐声道:“啊!他们回来了?”
  那银衣特使也是满脸喜色道:“是的,大概快回到山上了!”
  俞立忠和红小萍不约而同的向房外冲去,尉迟宏等十三位金衣特使亦随后冲出,一行人飞也似的奔出同心盟,来到了广场上。
  二帮三教九门派的代表亦闻讯赶出,大家就聚集在广场上,等侯迎接三位特使的归来。
  红小萍紧紧拉着丈夫俞立忠的手,俞立忠感觉出她在发抖,便低声安慰道:“小萍,别紧张,没有事的。”
  红小萍喉头像塞着什么东西,窒息似的道:“我怕……我怕他们会像正乙真人那样……”
  俞立忠道:“不会,我已说过,要是他们遭遇到与正乙真人同样的情况,就不会等到今天才回来!”
  红小萍目不转睛的望着上山的路径,喃喃说道:“是的,但愿他们没有……”
  终于,在众人眼巴巴的等待下,白侠俞玉龙、花花剑客戈琦、金伞姑叶翠兰走上山顶来了!
  一眼看去,他们三人似无任何异状!
  红小萍情不自禁的朝白侠俞玉龙奔去,欢声道:“玉龙!玉龙!你终于回来了!你想得为娘好苦啊!”
  白侠俞玉龙看见母亲奔过来,也飞步迎了上去。
  俞立忠看见儿子的眼睛闪耀着异样的光彩,顿觉不妙,急叫道:“小萍!小心!”
  但是,已经迟了!
  白侠俞玉龙奔到母亲身前之际,突然舌绽春雷厉吼一声,一掌对准母亲的心口猛拍上去!
  红小萍虽然在担心自己的儿子也会像正乙真人那样,但是她又热切的希望儿子没有那种可怕的情形,而这种热切的希望,在乍见儿子归来之时,掩盖过了她的忧虑,因此她在向儿子奔过去时,压根儿没有防备,等到发觉情形不对,俞玉龙的一掌已拍到跟她心口不及三寸之处。
  所幸她的反应极快,百忙中身子拼命往右一闪,竟被她避开了心口要害,只听“砰”的一声,俞玉龙的一掌拍中了她左胸与臂膀之间,虽非要害,但俞玉龙的掌力强猛得异乎寻常,仍将她打得腾飞而起,跌出三丈开外!
  俞立忠大惊失色,飞步跳出,大喝道:“玉龙!你疯了?”
  白侠俞玉龙的确疯了,他双目暴瞪,凶光迸射,脸上布满怨恨愤怒之色,宛如一头饿慌了的猛虎,一见母亲倒在地上,迅又飞扑过去,双掌张如钢爪,似是打算将生母撕成四分五裂,然后吞噬入腹!
  还好俞立忠抢先赶到,他一把揽起红小萍,同时右掌一吐,迎着业已扑到跟前的俞玉龙推出。
  他的掌上功夫,自是非比寻常,但掌心与俞玉龙的左掌碰上时,竟未能将他震退,只将他飞扑之势震得停顿了一下而已!
  不过,就这一停顿之间,他已揽着妻子纵退数丈。
  万人放尉迟宏即时迎出,挡住了俞玉龙的攻势,登时跟他打作一团。
  红小萍悲痛欲绝,挣开丈夫的抱揽,不顾一切的又向儿子冲去,哭叫道:“玉龙!玉龙!你不能疯!我是你的母亲啊!”
  俞立忠追上拉住她,骈指一下点中她的睡穴,将她抱回交给女儿俞冰媛,说道“冰媛,把你娘抱回房去,好好照顾她!”
  俞冰媛点首应是,抱着母亲回房去了。
  这时候,那花花剑客戈琦和金伞姑叶翠兰也早已和铁杖翁莫贤平及黑婆婆鱼知春动上了手,戈叶两人的情形也像俞玉龙一样,看见同心盟的金衣特使,有如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上前动手便打,十三位金衣特使中,只有铁杖翁莫贤平一人杖不离手,他见花花剑客戈琦挥剑攻来,急忙举杖迎出,金伞姑叶翠兰因是女性,故由黑婆婆鱼知春出手,四个人登时在广场上展开了一场“亲者痛仇者快”的恶斗!
  情形与正乙真人毫无二致,发疯的戈、俞、叶三人,功力比常时强一倍不止,但攻势虽甚凌厉,防守却十分拙劣,如果不是他们不怕点穴和挨打,尉迟宏、莫贤平和鱼知春三人早已将他们打倒了。
  就因为他们不怕点穴和挨打,因此尉迟宏三人反而落了下风!
  俞立忠一见他们三人不敌,忙向神驼子及第十五号金衣特使“北海渔翁盖天雄”、第十七号金衣特使“火药王聂雨义”说道:“你们三位快上前助战,尽量使用擒拿术将他们摔倒!”
  神驼子三人应声而出,上前助战,果然俞玉龙三人只会猛攻硬挡,无法对付小巧功夫,因此不消片刻工夫,三人先后被摔倒于地。
  因有了一次“力擒”正乙真人的经验,故一见他们倒地,尉迟宏六人立即扑上骑坐在他们身上,将他们的手脚紧紧按住。
  俞玉龙三人拼命挣扎怒吼着,俞立忠心知要使他们安静下来,唯一的办法就是将他们打昏,乃开声道:“再打他们头部!”
  敢情俞玉龙三人的全身只有头部受不了打击,故在三位金衣特使的手起掌落之下,三人登时都晕厥过去了。
  于是,一场暴风雨,至此方告平息!
  全场一片死寂!
  没有人开口说话,个个黯然神伤,默默的围立在俞玉龙三人的四周……
  这种不幸,已经是第二次了,所以大家不像上次那样震惊和困惑,同时大家也明白,即使把三位特使弄醒,其情形也会像正乙真人一样,绝不可能问出一点端倪,他们只会不停的挣扎,不停的怒骂,直到他们全身力气耗尽而死为止!
  是的,除非有天仙搭救,三位特使的性命,将在三天后结束!
  那时候,四海同心盟的十八位金衣特使,将只剩十三个——
  不,如果情形继续发生,不需多久,同心盟将失去所有的金衣特使,那时候,六十年来维护武林安宁的四海同心盟将为之瓦解,整个武林也将成为黑道邪魔的天下了!
  好半天,圣侠俞立忠才打破沉寂,开口说道:“搜他们身上,看他们带下山的‘十里香’还有没有!”
  尉迟宏和神驼子立刻动手捜索俞玉龙和戈琦的衣袋,结果发现他们每人带走的两百颗“十里香”均尚有百颗之多。
  神驼子道:“还有一百颗左右,假定他们每隔五里放一颗,那么出事地点应在五百里外的地方。”
  俞立忠点点头道:“带他们入牢去,将他们绑在床上,然后都到密室来!”
  说罢,转身往同心盟的大门走去。
  不久,十二位金衣特使相继进入密室,俞立忠见一帖奇医欧阳尧天天未到,便问道:“欧阳特使可是在牢中照顾他们三人?”
  万人敌尉迟宏答道:“是的。”
  俞立忠道:“去请他来!”
  须臾,一帖奇医欧阳尧天天也走入密室来了。
  俞立忠问道:“情形如何?”
  一帖奇医面现惭愧道:“与正乙真人一样,属下找不出他们神智失常的原因……”
  “他们尚未醒过来吧?”
  “是的。”
  “如果不能对症下药,他们亦将脱力而死?”
  “是的。”
  “能不能想个使他们醒后不挣扎的办法?”
  “唯一的办法是让他们继续处于昏迷状态中,不过……”
  “怎样?”
  “属下可以使用药物使他们继续昏迷不醒,但是人总要吃饭,不吃饭迟早要死的!”
  “没有什么灵药可使他们多延续几天性命么?”
  “没有,但如能将牛奶或羊奶灌入他们腹中,也许可延续他们的性命。”
  “山下有无牛羊?”
  “应该有的。”
  “好,宇文特使和鱼特使立刻下山搜购奶牛或母羊,要化装下去,并且须由后山下去!”
  黑公公宇文鼎和黑婆婆鱼知春夫妇躬身应喏,随即退出密室去了。
  俞立忠接着转对第十四号金衣特使“一斗仙李泽”问道:“李特使,你豢养的那只白猴,还能玩把戏么?”
  一斗仙李泽不知盟主何以突然问起这个不关痛痒的事,神色一怔,点头道:“能的,它现在又学会了拿筷子吃饭,而且还能打出一路猴拳,只是太喜欢抽旱烟,越来越像个大老爷了。”
  俞立忠一笑道:“它听不听别人使唤?”
  一斗仙李泽摇头道:“不行,它只认属下是它的主人,旁人要它干什么,它理都不理?”
  俞立忠轻“嗯”一声,转望第十二号金衣特使“伸手将军慕容松"问道:“慕容特使那只鹦鹉呢?”
  伸手将军答道:“唐诗三百首,它可以念出一百零二首了。”
  俞立忠又问道:“它听不听别人使唤?”
  伸手将军点头道:“可以,你要它吟诗,只要起个头,它便可朗朗上口。”
  俞立忠点了点头,微笑道:“很好,再加上本盟训练有素的两条狗,大可上江湖卖艺了!”
  万人敌尉迟宏问道:“盟主打算扮作卖艺者下山追究俞、戈、叶三位发疯的原因?”
  俞立忠道:“是的,老夫打算一边卖艺一边命令那两条狗追踪他们三人施放的‘十里香’,只有这样才能瞒过敌人的耳目。”
  万人敌尉迟宏道:“属下跟盟主一道去如何?”
  俞立忠摇头道:“不,你们必须守着同心盟,防备敌人的突击,老夫只带拙荆、李特使、武维宁及小女冰媛就够了。”
  万人敌尉迟宏道:“何时出发?”
  俞立忠道:“今天晚上!”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二十一章 奇香引路
上一篇:
第十九章 自请入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