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二十七章 赴义无反顾
2021-02-15 18:32:2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知道这是最困难和最危险的一关,但是他毫不犹豫的向鸿宾客栈走去,因为他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他要尽一切能力将俞盟主四人救出,而且要尽一切能力盗取药方解救正陷昏迷的俞戈、叶三位特使,不成功,便是死!
  来到鸿宾客栈门口,只见有个店小二正在柜台后打盹,武维宁举步跨入之际,那店小二立刻惊醒,他显然不认识麻衣鬼师闻天笙,一见半夜三更还有客人前来投宿,神色甚讶,连忙走出柜台打躬道:“老客官,您是……从哪里来的!”
  武维宁语声冷峻地道:“从城外来的!”
  那店小二满脸惊诧道:“是刚入城的么?”
  武维宁微一颔首道:“不错,有何不对?”
  那店小二忙的堆笑道:“没什么,没什么,小的是想,城门早关闭了,您老不知是怎样入城的……”
  武维宁冷冷道:“凡是在半夜前来投宿客栈的,你们都要这样盘问?”
  那店小二连连陪罪道:“不,不,小的只是一时好奇,咳咳,您老要上房还是……”
  武维宁道:“老夫要一间‘下房’,而且要你们东家来侍候!”
  那店小二一呆道:“要我们东家侍候?”
  武维宁道:“正是,你不认识老夫,你们东家‘司空森’却认识老夫!”
  那店小二连日来接了不少“身份奇特”的客人,故一听此言,顿知又是一位“来头不小”的人物,不由惊“啊!”一声,态度更加恭敬,不迭的打躬作揖道:“是是,您老请稍坐片刻,待小的去通报!”
  说着,飞也似的奔入里面。
  须叟,一位富绅打扮的中年人由里面快步而出,哈哈笑道:“原来是闻兄,你来得好快啊!”
  这个中年人,武维宁一看就认出正是由正心牢逃出的七十一魔之一,也就是代替无名魔被同心盟关禁十多年的司空森!
  自从圣侠俞立忠获悉同心盟所关禁的“无名魔”原是“司空森”所代替之后,武维宁已由圣侠俞立忠的嘴里知道了这个司空森的来历,知道他是五绝神魔的一个徒孙,名叫“司空英”的弟弟。
  当年,司空英追随其师艾北村“史家典”及五绝神魔为祸武林时,曾是一个重要的角色,心性阴毒,手段狠辣,所以后来落网时,也被同心盟处决了,那个时候,司空森还只是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后来不知因何被无名魔等人收养而成了七十二魔之一,至于他何以甘心情愿顶替“无名魔”之名入牢,至今仍是个无人知晓的谜!
  但是现在,武维宁没有心情去思考这些,他向司空森点头一笑,道:“他们都还没到么?”
  司空森看了身边的店小二一眼,拉起武维宁的手道:“走,闻兄,咱们到里面去谈!”
  武维宁迈着鸭步随他走去,经过一排客房,才低声问道:“你那些店小二好像不大精明,莫非他们还不知道这里面的一切?”
  司空森答道:“正是,这些人都是在本城雇来的,他们根本不明究里。”
  武维宁道:“这样可靠么?”
  司空森道:“没问题,让他们以为这是一家纯粹的客栈,更能瞒过江湖人物的耳目。”
  武维宁一哦,转问道:“左丘兄等把人带来了没有?”
  司空森道:“带来了,是前天夜里到达的,此刻他们三位大概已睡着了。”
  武维宁又问道:“帮主呢?”
  司空森道:“帮主还没到。”
  武维宁心中一喜,暗忖道:“好极了,这正是救人的好机会!”
  当下再问道:“左丘兄等三人睡在地下室么?”
  司空森道:“是的,他们奉命日夜在地下室看守俞立忠等四人……”
  武维宁道:“他们四人现在是否尚在昏迷中?”
  司空森道:“不,来到此地后,左丘兄就给他们服下解药,现在他们被关在一间铁房中。”
  “那安全么?”
  “绝对安全,左丘兄用特制的手铐和脚镣拷住他们,那种手铐和脚镣不是掌力所能震断的。”
  “万一他们能够打开呢?”
  “那也别想逃出铁房,那铁房坚固无比,要按动消息才能启开。”
  “左丘兄三人就守在铁房外面?”
  “正是,那铁房外面也是一间房间,是进出铁房必经之处,所以他们四人即使能打开铁房冲出来,也难逃过左丘兄三人的拦截。”
  “左丘兄三人可不一定是俞立忠四人之敌啊!”
  “但是还有重重机关,那些机关经帮主匠心修改后,据说比当年更厉害呢!”
  司空森说到此处,已领着武维宁来到客栈后面的花园里,武维宁举目一望,只见花园中建有一栋形式十分高雅的竹屋,因问道:“这房子就是你居住之处?”
  司空森点头笑道:“是的,我现在是鸿宾客栈的主人,不过等帮主一到,这间竹屋就是帮主的了。”
  武维宁道:“老夫很想先去地下室看看俞立忠四人,你带老夫到你屋里干么?”
  司空森笑道:“地下室的入口,就在我的屋里啊!”
  武维宁一哦,失笑道:“对,老夫有些糊涂了,竟以为入口在客栈中!”
  司空森一指竹屋四周道:“当年这片地是‘桑宇茶庄’的后院,竹屋所在地是后院的厅堂……”
  语至此,已然走到竹屋门口,司空森推门而入,走到屋中的一座壁橱前,拉开壁橱的门,笑道:“这就是地道入口!”
  武维宁见橱内挂着许多衣服,看不出一些异样之处,不由一怔道:“如何进去?”
  司空森伸手推开衣服,再伸入一推壁橱的板壁,只听“叩叩”一响,板壁应声内缩,现出一个仅能容许一人进入的洞口!
  他推开板壁之后,随即点亮一盏圆形琉璃灯,领先跨入地道口,然后转身说道:“闻兄请进来吧!”
  武维宁抬脚跨入,一眼望去,眼前是一道向下伸的石级,石级下是一条宽大的地道,上下左右均是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形式富丽堂皇,看不出一点“险恶”之处。
  为了了解实际情况,以策将来脱身的安全,他假作不经心的问道:“这条地道有无机关布置?”
  司空森道:“有的,闻兄请看地面这些大理石排列的情形,这些大理石每块有一尺见方,表面上铺得很整齐,但是如果踏错一步,整个地道便会翻转。”
  武维宁道:“翻转了又怎样?”
  司空森笑道:“敌人便会掉入深达十丈的下一层地道,那下面名‘刀沟’,倒插着许多尖刀,要是敌人轻功高强,没有死于‘刀沟’中,也一样难逃一死,因为只要再按动机关消息,‘刀沟’中便立刻喷入毒气,把敌人活活毒死!”
  武维宁暗暗抽了口冷气,脸上却现出惊佩之色道:“果然厉害,现在老夫能不能见识一下?”
  司空森道:“好的,等走到里头再看,现在闻兄请注意小弟的脚步,千万不能踏错一步!”
  说着,举步踏上地道。
  武维宁循着他的步法前进,路线有如蛇行,一步左一步右,走了三十六步,地道分成左右两条,司空森住足手指左右地道解释道:“这两条地道,是诱敌的死路,里面布设十八种机关,敌人进入后,有死无生!”
  武维宁道:“那么‘活路’在哪里?”
  司空森伸脚用力一踩身前一块大理石,只见那块大理石下陷三寸,旋闻“拍!”的一响,便见对面那堵大理石壁整个转动起来,出现了另一条地道!他一步跳入,转身笑道:“这条地道没有布设机关,闻兄请跳过来!”
  武维宁依言跳入后,司空森接着伸脚一踩外面地道一块大理石,刹那间,只听一声“轰!”然巨响,先前走过的地道,整个下翻,变成一条黑忽忽的深沟!
  他拿着琉璃灯往下一照,笑道:“闻兄请看,这就是‘刀沟’!”
  武维宁运目往下一瞧,果见“刀沟”深达十丈,下面每一寸地都倒插着尖刀,密密麻麻,毫无立足之处,心中暗惊道:“老天,这等情形,轻功再高的人也难支持多久啊!”
  司空森笑道:“不错,当今武林,能够在‘刀沟’中站立一刻时的人,恐怕不会超过五十人!”
  武维宁道:“俞老贼的‘无相神功’据说刀枪不入,不过再加上毒气的攻击,他若掉下去,只怕也只有死路一条!”
  司空森道:“不但是死路一条,而且将尸骨无存,因为毒气还有溶化尸骨的功效!”
  武维宁吃惊道:“哦,帮主曾经试验过么?”
  司空森点头笑道:“是的,死在这‘刀沟’的人,据说有五十人之多!”
  武维宁听了毛骨悚然,惊问道:“死在这‘刀沟’中的五十人是些什么人物?”
  司空森道:“是帮主由各地雇来修建地下室的工人,修建完成后,帮主怕他们泄漏秘密,就将他们一起打入这‘刀沟’中,再放出毒气,结果不到一个时辰,五十个人都化为一滩血水了!”
  说毕,伸手在地道壁上按了一下,那下陷的地道便慢慢升起,恢复原状,毫无痕迹可寻!
  司空森接着再按另一块壁石,将移开的秘门关闭,便又领路前进,走了六、七丈,已到地道尽头,他再在地上一块大理石上踩了一脚,迎面的一堵石壁又整个旋转开来,跨过石门,眼前是一间其大无比的地下室!
  这间地下室,布置得更是美轮美奂,形如一座圆形大厅,顶上镶满一片一片金叶,状如龟壳,当中吊着九颗光彩夺目的夜明珠,排成八卦形位,正中一颗大如樱桃,散射出万道光芒,照得整个地下室金光闪闪,四面的大理石壁,花纹斑斓,绮丽异常,壁上还嵌着用黄金雕刻而成的浮雕仙女像,个个姿态美妙,欲舞欲飞!
  此外,室内家具全是用古铜打造的,隐隐泛着黄金光彩,四面靠墙壁的地方,还有四尊铜塑的将军像,头戴银盔身披战甲、手持剑、斧、刀、戟,神态威风凛凛,有一种阴森恐怖之气!
  武维宁在正心牢“服刑”期间,潜练师父千手剑客的武学之余,曾听圣侠俞立忠描述他当年与五绝神魔周旋的经过,那时圣侠俞立忠也曾说到这间地下室的情景,今天身临斯境,觉得这间地下室较之圣侠俞立忠描述的情形更胜十倍,他知道这是“复仇帮主”修建的结果,但是看见这样“满室黄金”的情景,心中仍感惊奇万分,他估计“无名魔”建这间地下室所用的黄金,至少也有两千斤之多,想到“无名魔”还有寄存神风镖局的三千斤黄金,心中不禁感慨万千,暗忖道:“唉,他有这么多的黄金,可说富可敌国,一个人有了这么多的财富,大可为所欲为,过那穷奢极欲的生活,可是他竟还不满足,还要邀集许多穷凶极恶的魔头来扰乱武林安宁,这究竟是所为何事呢?”
  思忖间,只听司空森笑道:“闻兄曾听帮主说过这间地下室吧?”
  武维宁点点头道:“听过,想不到帮主竟把这间地下室改建得如此富丽堂皇!”
  司空森道:“帮主上次对小弟说,要把这间地下室命名为‘怀恩堂’,以纪念当年被同心盟杀害的老山主等人。”
  武维宁游目四顾道:“当年俞老贼曾陷身于此,可惜后来被他逃脱了。”
  司空森一指那铜塑的将军像道:“他是利用这铜人像逃走的,此事闻兄想必比小弟清楚。”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这四尊铜人,原是老山主的四个传人用来练功的,他们把银盔铁甲披戴身上,然后互相喂招……”
  司空森道:“前些日子,小弟曾试穿一次,觉得奇重无比,很难施展手脚哩!”
  武维宁走近一尊铜人前,用手指敲敲战甲,笑道:“但是你若经常练习,练到施展自如时,再脱卸下来与人动手,那时你就会觉得身轻如燕,出手快如闪电了!”
  司空森点头表示赞同,举手一指前面一道铁门道:“左丘兄三人就在那里面,咱们进去吧!”
  武维宁忙道:“不,让他们去睡,你只带老夫去瞧瞧俞立忠等四人就行了。”
  司空森笑道:“闻兄忘了,小弟刚才已说过,要进入关禁他们四人的铁房,就必须由左丘兄三人的房间经过!”
  武维宁一听必须“惊动”三绝毒狐三人才能见到俞盟主等人,心中好生失望,但一想既无别路可入,只好点头道:“好吧!他们三位是轮流看守还是一起看守?”
  司空森举步向那座铁门走去,一面答道:“夜间轮流看守,每人看守一个时辰,现在轮值的大概是南宫兄。”
  话完,人已走到铁门前,只见他伸手抓住一只圆形门环,轻轻敲了三下,铁门上的一个小窗口应声而开,有个人的一对眼睛凑近窗口,发问道:“什么事?”
  声音阴沉,正是狼心黑龙南宫梦!
  司空森举高琉璃灯笑道:“南宫兄请看是谁来了!”
  狼心黑龙南宫梦看是麻衣鬼师,叫道:“啊!是闻兄,你们都到了?”
  武维宁微微一笑道:“没有,到的只是老夫一人!”
  狼心黑龙急急将铁门打开,问道:“帮主没有和闻兄一路来么?”
  武维宁举步走入,道:“没有,我们在山西寿阳附近把东西托交神风镖局,帮主就下令众人分散……”
  一面说一面举目浏览房中,但见这间房子约有两丈宽阔,上下及四壁均嵌铺着美丽的大理石,靠边是一张牙床,整个房中装饰得极为精致,很像是富家千金的闺房。
  此刻,三绝毒狐左丘谷和玉面花尸冷宝山正瞑目跌坐于牙床上,两人听到麻衣鬼师的声音,一齐由“入定”中“清醒”过来,含笑招呼道:“闻兄来了。”
  武维宁亦含笑答道:“嗯,三位真会享福,睡这么精美的房子!”
  三绝毒狐笑道:“这是我们帮主的寝房,他一到我们就得让位了。”
  武维宁素知他精明而多疑,怕被他瞧出破绽,当下走去灯光较暗的床左一张铜椅坐下,轻舒一口气道:“这一趟真辛苦,该轮到老夫享享福了。”
  玉面花尸冷宝山笑问道:“走了几天才到达此地的?”
  武维宁道:“七天!七天走了七百余里,你们想想看,唉……”
  三绝毒狐接着问道:“帮主怎么还没到?”
  武维宁摇头道:“不知道,大概快了吧。”
  三绝毒狐又问道:“有没有发现跟踪的敌人?”
  武维宁道:“没有,不过这要等大家抵达此时才能明白……”
  三绝毒狐道:“闻兄刚才说帮主在寿阳附近下令解散,这一来,那千手剑客当然只能跟踪其中一人——帮主有没有吩咐,除闻兄及龚、司徒、桑、褚、墨六位之外,余者不得在一个月内回到此处?”
  武维宁一怔道:“左丘兄怎知帮主这样吩咐过?”
  三绝毒狐微笑道:“那是老夫提供帮主的意见!”
  武维宁道:“原来如此,那么将俞立忠四人‘暗渡陈仓’的也是左丘兄的意见了?”
  三绝毒狐颔首笑道:“不错,闻兄认为老夫这一步棋下得如何?”
  武维宁道:“很妙,就只害苦了老夫这一双脚!”
  玉面花尸下床说道:“闻兄若是疲倦,不妨上床来躺一会。”
  武维宁站起道:“不,老夫现在睡不着,看看俞立忠四人要紧!”
  狼心黑龙一指床右的那堵石壁道:“就在里面,闻兄请随我来!”
  说着,走去石壁前,用力一踩地面上的一块大理石板。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二十八章 见女碎了心
上一篇:
第二十六章 恶满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