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二十八章 见女碎了心
2021-02-15 18:33:1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狼心黑龙笑问道:“怎么,那一斗仙很会骂人吧?”
  武维宁微微一哂道:“你只要当他是一只疯狗,听了就不觉剌耳了!”
  玉面花尸接口笑道:“毕竟是闻兄火候老到,懂得骂的对策!”
  武维宁没再接腔,迈步“鸭行”到牙床前,和衣上床躺下,道:“咱们帮主开设了一家豪华的客栈,咱们几人却要挤一张床铺,真是烧窑的吃破碗,织草席的睡椅……”
  三绝毒狐笑道:“闻兄若想睡客栈里的房间,可以找司空森去啊!”
  武维宁道:“这可以么?”
  三绝毒狐道:“帮主并没限令咱们不可睡客栈里的房间,闻兄真想睡一个好觉的话,还是出去找一间上房吧。”
  武维宁怕的就是和他们同处一室,不小心露出马脚,闻言心中甚喜,坐起身子道:“你们不要老夫轮值看守?”
  三绝毒狐道:“闻兄刚刚回来,先养足精神再来轮值可也!”
  武维宁伸脚下床道:“既如此,老夫就去好好睡一觉,失陪了。”
  说着,开门走了出去。
  三绝毒狐见他走了后,便向玉面花尸和狼心黑龙说道:“奇怪,闻兄好像有些不对劲……”
  玉面花尸和狼心黑龙神色微愕,同声问道:“哪点不对劲?”
  三绝毒狐皱眉沉吟道:“老夫也说不上来,不过总觉他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狼心黑龙道:“闻兄生性孤癖,一向就不大喜欢与人合群。”
  三绝毒狐摇头道:“不,老夫不是说他这一点,而是觉得他的神态有些异于往日。”
  玉面花尸道:“可能是起因于申屠兄之死,他和申屠兄一向最合得来,如今申屠兄忽然死了,他心里一定很难过。”
  三绝毒狐微微一笑道:“如果他是因申屠兄之死而难过,他就不是麻衣鬼师闻天笙了!”
  玉面花尸愕然道:“左丘兄此言怎解?”
  三绝毒狐道:“闻兄根本不是一个重感情之人,当年他老母故世时,老夫恰巧在他家做客,他对其母亲之死非但不掉一粒眼泪,而且只用一张破草麻草草卷起其母的遗体,将她埋葬于荒地上,以此而论,若说他会因申屠兄之死而郁郁不乐,那他就不是麻衣鬼师闻天笙了!”
  狼心黑龙道:“不然,左丘兄究竟看出他哪一点不对劲?”
  三绝毒狐道:“还是刚才那句话,老夫总觉他好像换了一个人,咱们往后多注意一些,也许可以看出来……”
  这三个老魔头在讨论“麻衣鬼师”时,武维宁正在司空森的引导下进入客栈里的一间上房。
  因是三更半夜,司空森未再与他多说,领他入房后,就径返竹屋安歇去了。
  武维宁关好房门,上床躺下,将摄魂大法默默复习一番,即合眼入睡。
  也不知睡了多久,突然被一阵敲门声吵醒,他起床一看,原来天已大亮,当下开口问道:“是谁?”
  “是我——小的给闻老爷端洗脸水来了!”
  声音很熟悉,绝非客栈中的小二!
  武维宁暗暗一凛,走去房中一面铜镜前顾盼了一下,见脸上的易容未因睡觉而走样,这才走去打开门闩,开门一看,只见站在门外的,赫然竟是怪手翻天褚锡麒和笑中刀劳剑昌!
  这两个老魔头,原是在“寇府”奉命追缉武维宁的,如今居然也赶到鸿宾客栈来了。
  武维宁察颜观色,心知他们没看出自己是假的,乃淡淡一笑道:“洗脸水在哪里?”
  笑中刀劳剑昌哈哈笑道:“好啊!我的闻老爷,你可真会享受,阳光晒着你的屁股了还在睡觉?”
  武维宁一笑道:“两位是刚到的?”
  笑中刀劳剑昌道:“正是,副帮主说闻兄在此,他正在忙店里的事,所以我们来请闻兄带路!”
  武维宁点头举步走出,道:“好,两位跟老夫来!”
  怪手翻天褚锡麒笑道:“闻兄不必急,可先去洗把脸再领我们下去。”
  武维宁摇摇头道:“不妨,老夫只不过睡了两个时辰——对了,两位追缉那小子有无结果?”
  怪手翻天褚锡麒道:“没有,那小子滑溜得紧,不知被他躲到哪里去了。”
  武维宁领着他们走入后花园,又问道:“两位怎知这地方?是帮主说的?”
  笑中刀劳剑昌道:“正是,帮主吩咐若找不到那小子,就赶来此处会合——俞立忠四人此刻情形怎样?”
  武维宁道:“关在地下室一间铁房中。”
  怪手翻天褚锡麒道:“当年俞立忠也曾被老山主的徒弟史家典禁锢于此处,后来竟被他使计逃脱了,这回可得小心防守,莫让他再逃掉!”
  武维宁道:“不会,他们还带着手铐脚镣,插翅也难飞!”
  进入竹屋,武维宁拉开屋里的那座壁橱,照方法推开秘门,领着他们进入地道。
  移时,三人经过富丽堂皇的“怀恩堂”,进入三绝毒狐等人把守的房中。
  狼心黑龙一见劳剑昌和褚锡麒到达,色喜的叫道:“啊!两位也到了!”
  笑中刀劳剑昌和怪手翻天褚锡麒与他们说了些别后经过,接口问道:“他们四人关在哪里?”
  狼心黑龙一指通往铁房的那座石壁道:“就在那里面,两位也想进去瞧瞧么?”
  笑中刀道:“正是,可以吧?”
  狼心黑龙笑道:“当然可以,就请闻兄带两位进去吧。”
  武维宁摇头道:“不,还请南宫兄偏劳一下,老夫虽然睡足了,肚子却还在唱空城计,想去找副帮主要些东西吃吃。”
  狼心黑龙耸耸肩道:“也罢,两位请随我来。”
  他领着劳剑昌和褚锡麒进入秘道中后,武维宁与三绝毒狐和玉面花尸闲聊了几句,即行退出,回到客栈中,吩咐一名店伙送些食物到自己房中来。
  当另一名店伙端着一大盘酒菜送入他房中时,武维宁认出这个店伙正是昨夜在街上遇到的那个醉汉,他见对方似已记不起自己曾向他问路,因笑道:“小二哥,你叫什么?”
  那店伙将食物放上桌,躬身陪笑道:“回您老,小的叫刘明。”
  武维宁道:“你昨晚喝了很多酒吧?”
  刘明微惊道:“哦,您老怎知道的?”
  武维宁道:“昨夜老夫曾见你醉醺醺的在街上东歪西倒地乱闯!”
  刘明搔搔头道:“是么?小的昨晚确曾喝了些酒,可是却记不起曾见过您老……”
  武维宁开始默运摄魂大法,温声道:“你见过的,你仔细瞧瞧老夫的眼睛,想想看,是不是?”
  刘明果然仔细的瞧着他,这一瞧之下,面上顿时现出一丝“失魂落魄”之色,喃喃答道:“嗯,好像见过的样子……”
  武维宁目中现出极为慈祥温和的光芒,又道:“你的气色不大好,这是睡眠不足之故,昨夜你喝得酩酊大醉,却没有好好睡一觉,你应该好好睡觉才是。”
  刘明果然觉得疲困欲眠,一双眼皮缓缓压下,梦呓般的道:“可不是,小的后来还去了媚香院,那些娘儿们,可真风骚,害得小的疲惑不堪……”
  武维宁道:“所以你应该睡一睡以恢复心神体力,睡吧!睡吧!”
  刘明身子一软,跌入椅子里,歪头睡着了!
  武维宁初次试验“摄魂大法”竟然轻易收效,心中大喜,当即跳了过去,猛然一掌拍落他肩上,喝道:“起来!你怎么在这儿睡觉!”
  刘明豁然惊醒,满脸错愕道:“我……我……小的睡着了么?”
  武维宁愠然道:“不然,你在干什么?”
  刘明慌忙起立,不禁的打躬作揖道:“对不起,您老原谅则个,小的也不知是……怎么搞的,忽然就睡着了,真是该死……”
  武维宁冷笑道:“你大概是工作太累了,待会老夫告诉你们东家,请他让你歇息!”
  刘明吓得面色发白,不住哈腰求情道:“不,您老行行好,千万不能告诉我们东家,上次小的喝醉了酒,已被他斥责了一顿,这回他若知道,小的这个饭碗非砸不可,求求您老,千万原谅小的这一次。”
  武维宁轻哼一声,挥挥手道:“好,下次不许多喝酒,去吧!”
  刘明这才转忧为喜,连连称谢而去。
  武维宁于是坐下吃食,他边吃边想,现在来到鸿宾客栈的魔头,包括副帮主司空森在内,已有六人之多,自己即使想改变主意将俞盟主四人救出,也已不可能,如今只有依赖“摄魂大法”冒险一逞了。
  但是,刚才的试验虽然证明了“摄魂大法”的妙用,但却没有把握能够在无名魔的身上获得同样的成功,因为他知道,店伙刘明只是个普通人,而无名魔却是个非同小可的人物,他的功力不知比自己要强出多少,万一自己在对他施行“摄魂大法”而被发觉时,他必然会运功反击,那一来自己必将反受其害,自己受害不打紧,俞盟主四人的生路就将因此完全断绝了。
  所以,他仍然是忧心忡忡,寝食难安!
  吃饱饭后,为了怕三绝毒狐等人起疑,他只得又进入地下室,同五魔在房中厮混。
  还好这天上午,三绝毒狐来了雅兴,邀玉面花尸在“怀恩堂”中对座对弈,他便在旁作壁上观,逃避了最使他头痛的一件事——闲聊!
  他最怕在闲聊中露出马脚。
  三绝毒狐与玉面花尸的一局棋结束时,中午已到,大家正想同去用膳,秘门忽然启开,走进了三个人。
  这三人是复仇帮主无名魔、副帮主司空森,以及一个大家都不认识,却使武维宁大吃一惊的少女!
  她是甄玉娥!
  她竟随无名魔来到了这儿!
  武维宁一见之下,心胆皆裂,差点跳起来夺路而逃,他万万想不到甄玉娥会跟着无名魔来到此处,她是怎么来的呢?
  她原是一个不谙武功的落难女子,为什么突然跟着无名魔走进了这间地下室?
  这表示什么?
  莫非她根本不是一个不谙武功的落难女子?而是一个深藏不露,与无名魔有着深切关系的少女?
  若然如此,自己那天在救助她之后,曾将自己冒充麻衣鬼师的实情告诉过她,这一来自己岂非要原形毕露了?
  由于事出意外和受到太大的惊恐,他一时之间,整个人都僵住了,呆愣愣的像一只木鸡!
  所幸三绝毒狐等人似也不认识甄玉娥,他们看见帮主带来一个陌生尘女,也都甚感讶异,所以武维宁的失态,并未引起大家的注意。
  三绝毒狐等人略略一呆之后,立即一齐向无名魔施礼道:“帮主来了。”
  无名魔的脸上仍挂着白布,他目中露出一丝笑意,点了点头道:“嗯,你们都好么?”
  三绝毒狐答道:“是的,属下三人是大前天抵达的,闻兄是昨天深夜,劳、褚两位是今天早上。”
  无名魔游目看了看闻、劳、褚三人,问道:“三位来到此地时,确定无人尾随!”
  武维宁见他最后把视线盯在自己脸上,一颗心不由怦怦乱跳,但他在尚未断定对方已说穿自己之前,却不肯放弃“万一”的希望,当下力持镇静的答道:“是的,属下一路上都在注意,结果并未发现有人跟踪。”
  无名魔闻言又点了点头,表示欣慰之意。
  三绝毒狐望望他身边的甄玉娥,问道:“帮主,这位姑娘是……”
  无名魔道:“她叫甄玉娥,是我刚收的女徒。”
  听了这话,武维宁紧张的心弦略为松弛,但仍将信将疑,因为他很不相信甄玉娥会这么巧的在路上遇见无名魔,又能获得无名魔的收容。
  无名魔看见大家的面上仍有不解之色,乃又道:“这位甄姑娘原是洛阳城外顶角村人,因其父病故,她和她母亲无力谋生,拟往太原投亲,岂知其母在途中又一病不起,她遂卖身葬母,后来被一个武林人物救出,资助她返回洛阳,前天,她雇车行至天井关附近,那赶车的忽然起了歹意,企图劫财劫色,恰巧被我撞见,我便将那赶车的杀了,这位甄姑娘因见我有本事,就要求我收她为徒,我瞧她根骨不坏,故答应了下来。”
  三绝毒狐又举目把甄玉娥上下打量一番,笑道:“这位姑娘确是可造之材,属下恭喜帮主收得传人!”
  无名魔于是为甄玉娥介绍与群魔认识,他先一指三绝毒狐,向甄玉娥说道:“玉娥,这位便是为师的军师,复姓左丘,单名一个‘谷’字,号称‘三绝神狐’,以后你就称呼他为左丘老前辈便了。”
  甄玉娥便向三绝毒狐盈盈一福,脆声道:“左丘老前辈请多指教。”
  三绝毒狐哈哈笑道:“不敢当,令师武功超凡入圣,甄姑娘不出三年五载,必可成为名扬武林的巾帼英雄,老夫在此预为之贺!”
  无名魔接着再一指玉面花尸道:“这位是为师的护法之一,姓冷名宝山。”
  当介绍到“麻衣鬼师”时,武维宁浑身直冒冷汗,而甄玉娥竟似已不记得这位数日前救她一命并资助她八百两银子的恩公,她仍是那么温婉娴雅的一福道:“闻老前辈请多教诲。”
  武维宁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微微点着头,没有答话,他心中的惊疑,已使他说不出一句话来,他不相信她已认不得自己,而眼见她对自己所表现的“不动声色”的态度,更使他为之心惊肉跳,这时他得到两个结论,第一、她已把自己冒充麻衣鬼师的秘密告诉了无名魔,所以她现在这种“视若无睹”的姿态,纯属一种猫玩老鼠的戏弄,第二、她确是刚刚拜无名魔为师的,而她所以装作不认识自己,正是在替自己掩饰……
  不过,他认为后者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她若是刚拜无名魔为师的,那么她现在还是一个毫无经验的弱女,她在突然见到自己时,怎能如此镇静?怎能表现得如此逼真?
  所以,他真是紧张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无名魔在介绍完毕之后,便回望武维宁笑道:“闻护法,你的脚程好快啊,竟比我早一日赶到这儿!”
  武维宁暗暗蓄力准备应付,一面强笑道:“属下脚力如何赶得上帮主?想是帮主在路上有所耽搁,才被属下赶过的。”
  无名魔笑道:“说的也是,我离开那儿后,曾去寿阳神风镖局窥探了一下,一去一来,就多走了几十里路,后来又在途中歇息了一天……”
  说到此,转对三绝毒狐问道:“他们四人情形怎样?”
  三绝毒狐答道:“很好,他们曾试图震断手铐,但那手铐根本不是人力所能震断的,所以现在他们都很安静了。”
  无名魔目露凶光,嘿嘿笑道:“四十多年前,他曾由此逃脱一次,今番他若能再逃掉,我就宣布解散复仇帮,从此不再与同心盟为敌!”
  玉面花尸问道:“帮主打算何时为他们施行离魂换魄大法?”
  无名魔道:“旅途劳顿,明早再开始吧。”
  说着,牵着甄玉娥往三绝毒狐等人据守的寝房走去。
  这间寝房,原是属于他的,现经三绝毒狐等睡卧了几天,已弄得脏乱不堪,无名魔入房看了看,回对跟在身后的司空森道:“司空兄,你派个人来打扫一下,我先与左丘军师去铁房看看。”
  司空森答应一声,随即退了出去。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二十九章 大快魔心
上一篇:
第二十七章 赴义无反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