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三十二章 只为情苦
2021-02-15 18:38:3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无名魔开始调药,她把两种药粉倒入一只碗里,再倒入少许的酒,用汤匙轻轻调拌着。
  也许武维宁说她“嫁不出去”太使她伤心愤怒,她的手微微发抖,把那只碗碰得叮当直响。
  甄玉娥走了过去,轻声道:“师父,让徒儿来吧?”
  无名魔便把那碗药递给她,吩咐道:“用汤匙轻轻调拌,等药汤变成黄色时,就端出来!”
  说毕,转身而出。
  她走到武维宁面前,余怒未息的问道:“小子,你再说说,你可知本帮主是谁?”
  武维宁淡淡道:“不管你是大家千金也好,皇帝的妹妹也好,都一样!”
  无名魔怒道:“什么都一样?”
  武维宁道:“人见人怕,鬼见鬼惊,没有人敢娶你做妻子!”
  无名魔气得脸色变青,又掴了他一记耳光,厉声道:“小子,俞老贼是怎么告诉你的?”
  武维宁道:“俞盟主没告诉我什么,我甚至还不知道你姓甚名谁。”
  无名魔叱道:“那么,你怎说本帮主嫁不出去?”
  武维宁道:“如果你嫁得出去,何以在还是孤单单的一个,又何以未老头先白?”
  无名魔似是愈听愈有气,忍不住又掴了他一掌,接着转对房中的甄玉娥喝道:“玉娥,调好了没有?”
  甄玉娥应声道:“来了!来了!”
  说着,把那碗药汤端了出来。
  无名魔道:“捏他鼻子,把药灌下去,快!”
  甄玉娥快步走到武维宁面前,依言一手捏住武维宁的鼻子,把一碗药汤灌入他嘴里。
  无名魔嘿嘿冷冷道:“好了,小子,你再骂吧,看你还能骂多久!”
  武维宁缓缓道:“如果我是你,我绝不生气,我会用另一种手段戏弄敌人……”
  无名魔似不明白他话意所在,只“哼”了一声。
  甄玉娥接口道:“对的,师父,您可以用另一种手段戏弄他,不要跟他生气。”
  无名魔转望她问道:“你说什么?”
  甄玉娥一指武维宁说道:“这小贼冒充闻老前辈的目的是想骗取师父的解药,师父现在可以把解药说给他听听!”
  无名魔一想武维宁已服下药汤,马上就要神智错乱了,现在把药方念给他听,让他伤心一阵岂不有趣?因之大笑道:“对!小子,你很想知道那配方,是不是?”
  武维宁神色不露地道:“你最好不要说出来,说不定我不会神智错乱呢!”
  无名魔大笑道:“这样好了,再过一刻时,你的神智若还能保持清醒,本帮主就解散复仇帮,率领众人退出武林,永不与同心盟为敌,如何?”
  武维宁默然不语。
  无名魔走近一步,望着他笑问道:“怎样?”
  武维宁道:“对我来说,这事有益无害,赌一赌也可以。”
  无名魔笑道:“那好,你仔细听着,要治疗‘离魂换魄’只需五种树叶——用桑、榆、桃、槐、柳五木熬汤,日服三大碗,并煮汤浴洗,连续服洗半年便可痊愈,听清楚了没有?”
  武维宁心中暗喜,却假装懊丧之色,闭目不予理睬。
  无名魔道:“我再说一遍,用桑、榆、桃、槐、柳五种树叶熬汤,兼喝兼洗,连续服洗半年便可恢复正常,可是,哈哈,你现在知道了又有何用?哈哈……”
  甄玉娥道:“师父,这小贼冒充闻老前辈时,曾是为俞冰媛‘离魂换魄’的一个,不知他当时有没有做下什么手脚?”
  无名魔摇首笑道:“不会,喝下那碗药汤后,他想做什么手脚也没用的!”
  她说到这里,移步走近石壁,按动机关,石壁上的一块大理石翻转了过来,出现了一幅画像。
  是少林派驻同心盟的首席代表,无尘上人的画像!
  司空森道:“帮主要他去杀死这老秃驴?”
  无名魔道:“是的,时间不多,我打算明早带他出发,故只教他杀这个无尘上人!”
  司空森道:“这老秃驴曾代理同心盟主,武功也不在金衣特使之下,确是一个必须铲除的人物!”
  这时,武维宁的神情正开始变化,眼睛渐渐的失去光彩,脸上也渐呈痴呆了。
  司空森笑道:“药性发作了!”
  无名魔冷笑道:“哼,还怕他不发作么?”
  司空森凑到武维宁的面前,笑道:“小子,当初你若肯老老实实跟随左丘老,也不会有今天的下场,你说是不是?”
  武维宁木无表情的喃喃道:“你是谁?你说什么?”
  司空森掉头向无名魔笑道:“成了,帮主,由我来教导他吧?”
  无名魔道:“不,由我来,你仍去照管店务,明早破晓时候,替我准备一辆马车!”
  司空森道:“帮主要亲自驾车送他去同心盟?”
  无名魔道:“是的。”
  司空森道:“这不大妥当吧?”
  他的意思是:她是个女人,而且是个白头发的中年女人,在外行走已很引人注目,若是驾车赶路,那就更“惊世骇俗”了。
  无名魔明白他的意思,微微一笑道:“不妨,我可以化装!”
  司空森一哦,未再多说,施礼而去。
  无名魔转对甄玉娥道:“玉娥,你去睡觉吧。”
  甄玉娥撒娇道:“不,我要陪着师父您!”
  无名魔笑道:“傻丫头,一夜不睡觉,你支持得了么?”
  甄玉娥道:“可以的,以前徒儿也经常彻夜不眠。”
  无名魔道:“好吧,今夜不睡,明天可以补睡一觉。”
  甄玉娥慌了,急道:“要是徒儿去睡觉,师父明天可答应带徒儿一起去?”
  无名魔笑道:“可以!”
  甄玉娥大喜道:“好,我去睡!”
  说毕,欢天喜地的回房去了。
  无名魔于是搬来一张铜椅在武维宁身边坐下,含笑道:“小子,你的姓名叫什么?”
  武维宁茫然道:“我……我的姓名叫什么?”
  无名魔道:“你姓仇,名如山,号游魂秀士!”
  “我姓……姓……姓……”
  “姓仇!名如山!”
  “姓仇……名如……如山……”
  “仇如山!”
  “仇如山。”
  “记住了没有?”
  “嗯?”
  “你的姓名叫什么?”
  “我……我的姓名叫……叫什么?”
  “仇如山!”
  “哦,仇如山。”
  “要记住,否则杀死你!”
  “是,我记住,我记住……”
  “再问一次,你的姓名叫什么?”
  “仇……仇……仇如山!”
  “对了,再念一遍!”
  “仇如山。”
  “号游魂秀士!”
  “号游……游魂……游魂……”
  “游魂秀士!”
  “哦,是游魂秀士,游魂秀士……”
  “有人问你是谁,你就答称:游魂秀士仇如山,懂不懂?”
  “懂。”
  “说说看!”
  “我是游……游魂秀士仇……仇如山。”
  “好极了,乖孩子,你很聪明啊!”
  “嘻嘻……”
  “你家住游魂山游魂洞!”
  “什么?”
  “你家住游魂山游魂洞!”
  “哦,我家住游魂山游魂洞么?”
  “正是,记住了没有?”
  “记住了。”
  “你家住何处?”
  “游魂山游魂洞。”
  “对,你有父母,有妻子,他们都被一个佛门败类杀害了!”
  “什么?”
  “你的父母和妻子,都被一个和尚杀害了!”
  “啊……”
  “那个和尚就是他——他叫‘无尘上人’……”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三十三章 功败垂成
上一篇:
第三十一章 花样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