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三十八章 徒劳无功
2021-02-15 18:55:29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武维宁不料她当真有“勇气”去揭棉被,登时惊得冷汗直冒,当即悄悄摸出掘地用的丧门钉,同时撩开隔离在中间的毡子走入甄玉娥的半间洞室,准备出手偷袭,孤注一掷!
  无名魔似乎浑然不觉他已准备来个图穷匕现,她走到被窝前俯身把手伸了过去——
  就在这时,也就在武维宁正欲打出丧门钉之际,突然洞道上传来了毒娘子墨明珠的呼唤声:“帮主!帮主!”
  无名魔一怔,不觉缩回手,掉头发问道:“墨护法,什么事?”
  毒娘子疾步而至,说道:“铁甲乌贵回来了!”
  无名魔讶然道:“哦,怎么这样快就回来了?”
  毒娘子道:“他正在等候见帮主,要向帮主禀报一切经过。”
  无名魔听了点首一嗯,立与毒娘子走出洞室而去。
  武维宁紧张的心弦为之一松,长长透出了一口气,他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
  甄玉娥也透了口气,低声道:“好险,差一点就功亏一篑。”
  武维宁道:“可不是,幸好是那个‘铁甲龟乌贵’回来了……”
  甄玉娥问道:“谁是铁甲龟乌贵?”
  武维宁道:“是他们七十二魔之一,大概是奉命去同心盟向俞盟主提出交换俘虏之人。”
  甄玉娥点点头道:“对,一定是的……”
  武维宁道:“我想此地距同心盟一定很远,俞盟主纵然答应交换——”
  甄玉娥插口道:“不对,此地距同心盟想必不太远,否则铁甲龟乌贵怎能这样快就回到此处?”
  武维宁微笑道:“这回你猜错了,那铁甲龟乌贵绝非由此出发前往同心盟,他是在王屋山出发的!”
  甄玉娥恍然道:“原来如此,但自你在王屋山被擒,到今天,已经过了三十多天,何以无名魔还说那铁甲龟回来得这样快?”
  武维宁道:“无名魔曾说我们可能要在此等候四十天,如今才过了十五天铁甲龟就已回来,这大概就是她发出疑问的原因。”
  甄玉娥一嗯,问道:“你想那铁甲龟何以能这样快就赶回来?”
  武维宁摇头道:“谁知道,不过,也许他是在途中遇上俞盟主等人……”
  甄玉娥欣喜道:“若是如此,俞盟主等人可能会尾随铁甲龟来到此地呢!”
  武维宁道:“只怕不大可能,铁甲龟绝不敢现身和俞盟主谈判,他定是把交换俘虏的意见写出,托个不相干的人送去给俞盟主的。总之不管怎样,咱们还是快些行动的好!”
  说罢,又去角落挖掘起来。
  他选择的这块地没有岩石,故掘起来十分容易,不消半个时辰,已掘了一个五尺半深的“坑穴”了!
  于是,甄玉娥便在“坑穴”中躺下,武维宁用她一方素帕刺破一个小孔,把用作呼吸的草管穿过小孔,让她衔在嘴里,随即开始为她掩埋。
  由于坑穴只有尺半深,填在她身上的泥土只有薄薄的一层,故不致于把她埋得透不过气来。
  掩埋一毕,武维宁随将多余的泥土搬去洞道两边填平,看看一切都已处理得没有什么痕迹,他便趋近甄玉娥埋身之侧,低声道:“玉娥,我走了,你千万不要动,等他们离开这儿后,我就来救你!”
  说罢,跳去揭开棉被,钻入暗洞,向前爬行六尺有余,已到尽头。
  他先用丧门钉刺破一个小孔,这时有一缕凉风和月光投入暗洞中,但他不敢立刻冲出去,他侧耳倾听了一会,听不见附近有人声,这才提聚力气,一掌推破最后一层岩石,同时身如怒矢般蹿了出去!
  蹿出暗洞,目光瞥处,他不禁大吃一惊,暗叫道:“我命休矣!”
  他已被复仇帮的人发觉而被围困住了么?
  不是,在他的四周,没有一个敌人的影子!
  原来,暗洞的外面,毫无立足之处,竟是一面垂直的峭壁!
  而他冲破的洞口,正是在峭壁的顶端,下方则一片黑沉沉的,不知有多深!
  这就是说:他蹿出洞口之后,人已飞跃在高空上,而等到发觉不妙时,身子飞离洞口已有一丈多远,要想退回已然不可能了。
  他开始往下直坠,坠向深不见底的山下!
  这是他万万料不到的结果,他做梦也想不到打通的暗洞外面竟是一座下临深渊的峭壁,他很悔恨没有事先察看清楚,假如自己在推破最后一层岩石时,不立刻纵飞出来,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
  当然,这是他现在的想法,而刚才他所以立刻纵身飞出,就是怕附近会有敌人把守之故,他认为只有在撞破洞口的一瞬间,立即飞身而出,才不致被敌人拦截住。
  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他的身子像殒星般往下直泻,峭壁疾速的往上倒飞,象征死神的黑暗在疾速的迎面扑来!
  不久,他就失去了知觉……

×      ×      ×

  神智苏醒时,他发觉自己躺在一张简陋的床榻上!
  他矍然坐了起来,就在这时,他听到身后有个少女的声音说道:“你醒了?”
  武维宁转头一望,发现身后站着一个容貌颇为秀丽的村姑,然后他又看清了一切,看清自己是在一间茅屋的房中,可是他脑中仍然一片浑噩,仍然不相信自己还活着,他瞪望着那村姑道:“我……我怎么在这儿?”
  那村姑神情有些羞涩,答道:“是我爹把你救起来的,你……为什么要轻生?”
  武维宁仍然是满头雾水,愕然道:“是你爹把我救起来的?”
  那村姑没有再答话,快步走出房外,大声喊道:“爹,他醒过来了!”
  须臾,一个樵夫打扮的中年人走了进来,他向武维宁笑了笑道:“老弟,你醒了。”
  武维宁连忙下床施礼,道:“这位大叔,是你救了我的么?”
  中年樵夫点头笑道:“是的,你年纪轻轻怎的要寻短见?”
  武维宁不知如何作答,当下又问道:“大叔是怎么救得小可的?”
  他看出中年樵夫并非武林人物,想到自己从很高的峭壁上摔下来,对方绝不可能有那么大的力气将自己接住,是以如此发问。
  中年樵夫道:“今早我正要上山砍柴,忽然看见上游飘来一具尸体,我便把你捞了起来,发现你的心还在跳动,才知道你还没有死。”
  武维宁惊讶道:“大叔是从水里把小可捞起来的?”
  中年樵夫道:“正是,老弟莫非不是投水自尽的?”
  武维宁摇摇头道:“不,小可……小可在山上碰到几个强人,他们把小可打昏,以后的事情,小可就不知道了。”
  中年樵夫吃惊道:“哦,原来老弟是被人打昏的,这么说,那几个强人定是把你打昏后,将你抛入河中的了!”
  武维宁道:“定是如此,多亏大叔搭救,小可谨此拜谢!”
  说着,深深一揖。
  中年樵夫摇头说道:“不必客气,这也是老弟命不该绝,才叫我看见……”
  武维宁道:“大叔贵姓大名?”
  中年樵夫道:“我姓鲁,小名世德,这是——”
  他一指那村姑道:“小女,叫菊儿。”
  武维宁向鲁菊儿含笑点了点头,接着自我介绍道:“小可姓武,贱名维宁,昨夜游山迷路,不想在山中碰上几个强人,差点丢了性命,唉……”
  中年樵夫道:“老弟所说的山中,是哪一处?”
  武维宁根本不知自己和甄玉娥被关禁的那座山洞是哪地方的山,故反问道:“这儿是什么地方?”
  中年樵夫道:“这里是巫峡的下游,地名叫楠木村。”
  武维宁一听“巫峡”两字,就知道那山洞必是在靠近巫峡的巫山之上,因答道:“小可就是在巫山靠近巫峡的地方游玩的,那地方风景极佳,不想夜里却有强人……”
  中年樵夫道:“奇怪,我天天上山砍柴,倒从没碰到过,大概老弟碰到的是路过的强人。”
  武维宁点点头,转望窗外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中年樵夫道:“快中午了。”
  武维宁心想复仇帮之人今早必已发现自己和甄玉娥不在洞中,而此时他们可能已离开山洞,应是上山救出甄玉娥的时候了,便向中年樵夫道:“大叔,小可要上山去找一个同伴,不知——”
  中年樵夫一呆道:“哦,老弟还有一位同伴在山上?”
  武维宁道:“是的,小可原和那位同伴一道游山,后来小可单独走入树林,不觉迷了路,如今那位同伴不知生死如何,小可非去看看不可。”
  中年樵夫道:“若是再碰上那些强人,那岂不糟糕?”
  武维宁道:“所以小可意欲向大叔恳求一事,不知大叔肯不肯答应?”
  中年樵夫道:“老弟要我跟你一道去么?”
  武维宁摇头道:“不,小可是想向大叔借一套衣服,一把斧头,一支扁担。”
  中年樵夫一愣道:“要这些何用?”
  武维宁道:“小可打算扮作樵夫上山找寻,这样比较安全。”
  中年樵夫面露迟疑之色道:“何必如此,现在是大白天,那些强人纵然还在山上,他们又敢把你老弟怎样?”
  武维宁道:“这可难说,那些强人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他们若见小可没有死,定然不肯甘休。”
  中年樵夫道:“旧衣服我是有一套,扁担也没问题,就只斧头不能借你,因为我只有一把斧头……”
  武维宁探手摸摸身内银囊,发觉银子还没遗失,便掏出五两银子递出道:“这五两银子大叔请收下,作为大叔买新斧之资如何?”
  五两银子,别说买一把斧头,就是买十把也够了,中年樵夫为人老实,心中虽是高兴,却不敢立刻接受,踌躇着憨笑道:“这……这怎么可以?”
  武维宁把银子塞入他手里,笑道:“大叔别客气,您救了小可一命,以后有机会,小可还要大大的谢您呢!”
  中年樵夫收下银子,立刻去打开衣箱,取出一套旧衣,再去屋外取来一把斧头和一支扁担,说道:“快吃饭了,老弟吃过饭再去吧?”
  武维宁救人心切,哪有心情饮食,当即把旧衣穿上,一面答道:“不了,小可须得快些赶去……”
  他穿好衣服,再向中年樵夫要了一顶破笠戴上,把斧头插在腰间,荷起扁担,笑道:“大叔,小可这样像不像樵夫?”
  中年樵夫道:“像极了!像极了!”
  武维宁躬身道:“那么,小可就此别过,大叔救命之恩,他日定当厚谢!”
  那村姑一直不说话,这时忽然鼓起勇气问道:“你……还来不来我家?”
  武维宁怔了怔,含笑道:“小可不是说过了么?”
  那村姑红脸羞答答道:“我们不要你厚谢,只欢迎你再来我家玩玩。”
  武维宁一眼就看出她的意思,心中颇觉不安,忙道:“好的,只要有空,小可会再来探望你们父女——告辞了!”
  语毕,举步走出茅屋。
  屋外,便是波浪涛涛的巫峡,武维宁迈开大步,朝上游走来。
  他估计自己由峭壁上跌落江中,一定漂流了一个半时辰之久,以江水的速度计算,落水之处,可能在七、八里外的上游,故走了数百步,回头不见中年樵夫父女时,随即施展陆地飞行术,沿着江畔向上游疾奔。
  转眼奔了七、八里,果然发现一面高达五十多丈,濒临巫峡的垂直峭壁!
  武维宁心知估计不错,便觅路上山,迤逦走了顿饭工夫,才登上接近峭壁的山上。
  他开始小心的前进,因为他还不敢确定无名魔等人业已撤离山洞。
  翻过一座山岭,果然发现一个形势非常隐僻的山洞口!
  洞口上,耸立着一棵大可数人合抱的参天古木,树根成一“八”字形展开,洞口就在那树根底下,如果不仔细看,很难看出那是一座山洞的入口。
  但武维宁一眼就看出那山洞一定是自己和甄玉娥被困禁十多天的洞窟,因为洞口外面散落着不少纸屑,地上也有人踩踏过的迹象。
  而更使他高兴的是,此刻山洞外毫无人踪,无名魔等人分明已经撤离了!
  不过,他仍不敢大意,他躲藏在树林中窥伺了好一会,直到确定洞内洞外没有人,才现身走了过去。
  走到山洞口,他又四下打量一番,才弯身入洞,行入数步,洞道分成了好几条,他蹲下察看脚迹,然后选择了中间的一条,起身走入。
  这条洞道十分之深,他摸索着走了两百多步,手指才碰到想要碰到的东西——木栅门。
  摸到了木栅门,他心头不禁怦怦直跳,又喜又忧,喜的是自己的妙计终于得售,忧的是甄玉娥说不定已被无名魔带走……
  他拉开木栅门,向洞室疾奔而入,一个箭步跳到甄玉娥“埋身”之处,伸手一摸,发觉地上的情形原封未动,一颗心顿时放了下来。
  甄玉娥终于还在地下!
  他欢欣万分,忍不住开声喊道:“玉娥!玉娥!你没事吧?”
  地下的甄玉娥发出了轻轻的一嗯,这已足够表示她安然无恙,没有窒息而死!
  武维宁立即用手扒土,不消多久已将填在甄玉娥身上的泥土扒开,伸手将她拉了起来。
  就在此际,甄玉娥忽然纤手一翻,一把扣住武维宁的左手脉门,脆笑道:“武维宁,你为何到此时才来?”
  武维宁感觉出她扣住自己脉门的手异常有力,心中颇为惊异,但仍以为她太兴奋之故,当下说道:“一言难尽,昨夜我跳出暗洞时……”
  才说到此处,陡地浑身一震,满脸露出惊骇欲绝之色,口呆呆的张着,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三十九章 偷龙转凤
上一篇:
第三十七章 洞里晨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