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四十四章 孪生双凶
2021-02-15 19:00:4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篷车慢慢前进,向前驶了一段路,四下仍是平静如常,太行五虎剩下的三个兄弟——横行太岁贺辉、白鼻狼贺杰、铁蛤蟆贺义并未出现。
  武维宁看见镖车已驶去甚远,便一拉俞冰媛说道:“走,跟上去瞧瞧!”
  俞冰媛匆匆将两匹坐骑拴好,便随武维宁向前赶去,两人穿行于茂密的竹林间,远远尾随着道上的镖车,大约潜行半里远,忽听道上的四辆篷车发出“吱吱”的刹车声音!
  武维宁知劫镖的强人出现了,连忙拉住俞冰媛低声道:“好了!不要再过去!”
  俞冰媛拨开竹枝纵眼望去,只见那列镖车已停在道上,而在那两个镖师的前面道上,此刻赫然挺立五个生相怪异的强人,由于距离尚远,看不清一切情形,她便反拉武维宁向前走去,说道:“这儿瞧不清楚,再过去一些……”
  武维宁道:“不能太近,那五个劫镖人只怕派有部下潜伏在这竹林中呢!”
  俞冰媛道:“我想没有,这儿距太行山有三百余里,太行五虎绝不敢劳师动众的率喽啰来到此地。”
  她的猜测没有错,两人一直走到可以正面观看双方的土坡林间,并未撞见一个喽啰。
  现在,他们可以清楚的看见双方人的面貌了!
  那并肩挺立于道上的五个人,当中两个年纪甚大,约在七旬左右,但令人看了惊奇的是:他们两人的面貌和衣着竟然完全相同,好像是一个模子早出来的!
  两人均是獐头鼠目,招风大耳,身躯则又高又瘦,露在袖子外的手掌干枯如柴,但是模样虽如风烛残年的老人,四只眼睛却精光湛湛,一看即知是内外兼修的武林高手!
  另外三个,年纪四旬到五旬不等,身材均极魁梧,相貌狰狞丑恶,形如凶神恶煞,大概就是“横行太岁”贺辉、“白鼻狼”贺杰、“铁蛤蟆”贺义三兄弟,他们佩带的兵器是双斧、狼牙棒、流星锤。
  这时候,神风镖局的总镖头伍兆义缓缓由车厢里跨出,神态镇定的笑道:“原来你们兄弟今番请来高人助阵,怪不得胆量如此之大……”
  那个年约五旬,显然就是“横行太岁”贺辉的人面容一沉,嘿嘿冷笑道:“不错,你姓伍的自诩交友遍天下,不知可认得咱们兄弟请到的这两位朋友?”
  神风刀伍兆义闪目一瞥当中那两个面貌相同的老人,轻蔑的一笑道:“恕伍某人眼拙,不认识!”
  横行太岁“哼”了一声,冷笑道:“你根本不配认识这两个前辈高人,但是你姓伍的总算也走了二十多年的江湖,想来必曾听人说过这两位前辈高人的大名……”
  神风刀伍兆义似是有恃无恐,耸肩笑了笑道:“你说说看,只怕也没听说过!”
  横行太岁身形一侧,面向那两个老人道:“这两位是六盘山‘孪生双奇’,天枯叟呼延甲,地枯叟呼延乙!”
  神风刀伍兆义听了面色微变,却又摇头笑道:“抱款,伍某人只听过六盘山有‘孪生双凶’ 可没听说过有什么‘孪生双奇’!”
  此语一出,躲藏在竹林里窥望的俞冰媛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轻声道:“哼,这老家伙敢情活得不耐烦了!”
  武维宁低声问道:“那‘孪生双凶’很厉害么?”
  俞冰媛点首道:“正是,这对孪生兄弟成名武林已有数十年,身手不比复仇帮那些魔头差,那神风刀伍兆义的武功我虽然不大清楚,但我敢说他决非双凶之敌,如今他口出狂言,只怕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果然,神风刀伍兆义一语方毕,只见那孪生双凶冷板板的面孔跳动了一下,两兄弟同时掀动嘴唇冷冷道:“你不认识‘孪生双奇’,今天就叫你认识清楚就是!”
  话落,天枯叟呼延甲站着不动,地枯叟呼延乙则向前跨出三步,双目射出慑人心魄的寒芒,紧紧逼视着神风刀伍兆义,等着他先发招。
  神风刀伍兆义其实早知双凶之名,也明白自己万万不是对方之敌,此刻一见地枯叟呼延乙二话不说,上前等着自己出手,不由心头发毛,露出一个不自然的笑容道:“动手之前,伍某人倒要请教……”
  地枯叟呼延乙截口冷冷道:“再说一句废话,老夫就叫你们鸡犬不留!”
  神风刀伍兆义面色一凛,强笑道:“好,两位动手不必留情,但伍某人仍然要先请教一事!”
  地枯叟脸上升起一抹冷酷的恶笑,缓缓道:“既是如此,你就说吧!”
  神风刀伍兆义道:“两位肯为太行五虎助阵的理由是什么?”
  地枯叟道:“他们五兄弟是老夫两人的记名弟子!”
  神风刀伍兆义“哦”了一声,又问道:“今日两位是要人还是要货?”
  地枯叟道:“两样都要!”
  神风刀哈哈一笑道:“很好,但是两位不知有没有把这批货的货主打听明白?”
  地枯叟道:“不必,即会是皇帝老子的东西,老夫兄弟今天也要定了!”
  神风刀伍兆义笑道:“货主不是什么皇帝老子,而是两位江湖朋友!”
  地枯叟道:“那更容易解决!”
  神风刀伍兆义道:“他们就在车上,待伍某人请他们下来与两位见见!”
  说毕,转回车前抱拳一拱道:“请两位前辈作主!”
  车厢中发出了一阵桀桀怪笑,车帘扬处,两条人影轻纵而出,倏忽间便已双双挺立于孪生双凶面前!
  两个都是老人,一个身子出奇的高,出奇的瘦,另一个身材雄壮,满面虬胡,相貌狰狞异常!
  俞冰媛一见之下,脸上登时泛出兴奋的光彩,悄声道:“没错了,那高高瘦瘦的是‘长脚僵尸沃谷风’!”
  武维宁也悄声道:“嗯,另一个是‘恶张飞厉杰’,上次我去王屋山,第一个见到的就是他!”
  两人心中均极高兴,因为“货主”既是长脚僵尸沃谷风和恶张飞厉杰,那么车中所载货物,自然是那三千斤黄金了。
  今后只要不露形迹悄悄尾随着镖车,必可探出复仇帮新建的总坛所在,然后做一次有计的〔原书缺漏〕
  孪生双凶显然万料不到“货主”竟是这么两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因之面色变了变,地枯叟呼延乙嘿嘿笑道:“我道是谁,原来是沃、厉两位老朋友!”
  长脚僵尸沃谷风发出尖细的桀桀怪笑道:“真不错,贤昆仲居然还认得老夫两人!”
  天枯叟哈哈大笑道:“沃兄的一双脚便是令人难忘的标志,再过一百年,老夫也认得你!”
  长脚僵尸沃谷风低头看看自己的一双脚,笑道:“老夫这双脚踢死过不少人……”
  天枯叟笑道:“沃兄打算踢死我们兄弟么?”
  长脚僵尸沃谷风笑眯眯道:“这要看贤昆仲的表现而定了。”
  天枯叟道:“听说两位甫于去年逃出正心牢,怎的今天忽然弃武经商了?”
  长脚僵尸笑道:“谁说我们弃武经商的?”
  天枯叟道:“若非弃武经商,那车中所载究竟是何物?”
  长脚僵尸道:“原来呼延兄说的是这个,咱们是老朋友,告诉你也不妨,车中货物是我们帮主的,我们奉命,要将这批货物运赴某处,只因路途遥远,不便自己运送,故尔交给镖局。”
  地枯叟问道:“你们又组了什么帮?”
  长脚僵尸道:“复仇帮。”
  地枯叟微微一笑道:“复仇的对象是四海同心盟?”
  长脚僵尸点头道:“不错,身系囹圄十多年,此仇不报,难消心头之恨。”
  天枯叟问道:“贵帮主是哪一位高人?”
  长脚僵尸道:“无名魔!”
  天枯叟一怔道:“无名魔?”
  长脚僵尸笑道:“是的,他是无名业火化身之人,故以无名魔为号!”
  天枯叟轻哦一声道:“想必他身手超绝,否则岂能使唤得动像沃兄这等人物?”
  长脚僵尸桀桀笑道:“好说,老夫没什么了不起,不过敝帮主却有超人之能,他的一身修为,较之当年的‘五绝神魔濮阳鸿飞’不差多少!”
  地枯叟一指镖车问道:“那车中究是何物?”
  恶张飞厉杰咧嘴一笑道:“贤昆仲一再追问,莫非当真要劫镖么?”
  地枯叟露出一丝莫测高深的微笑,道:“问问又有何妨,难道两位当真是怕我们生起劫夺之心?”
  恶张飞笑道:“量你们也没有这个胆量!”
  地枯叟面色一变道:“厉兄如此回答,敢情是认定我们兄弟不敢得罪贵帮了?”
  长脚僵尸忙道:“不,厉兄是粗人一个,口没遮拦,呼延兄莫生气。”
  地枯叟冷冷道:“我们兄弟今日原有劫镖之意,但既然‘货主’是你们两位老朋友,念在同道之谊,我们兄弟很愿放过一马,可是……两位若真把我们当作朋友,就不该隐瞒!”
  长脚僵尸笑道:“就怕贤昆仲听了会动心而伤了你我双方的和气。”
  地枯叟不屑的一笑道:“我们兄弟今日之来,主要是为两个被杀的记名弟子报仇,劫镖只是顺手而为的一桩买卖罢了,如今老夫说不劫镖便不劫镖,哪怕车中尽是金银珠宝,老夫也不会动心,沃兄还怕什么呢?”
  长脚僵尸道:“既无意劫镖,那又何必知道?”
  地枯叟大感不悦,冷笑道:“看情形,你我算不得是老朋友,否则沃兄绝不致吝于满足我们兄弟的这一点好奇心!”
  长脚僵尸似不欲生事,笑道:“好,老夫奉告便了,车中装运的是三千斤黄金!”
  天枯叟眼睛一亮,失声道:“啊……是三千斤黄金么?!”
  恶张飞哈哈笑道:“不错,现在贤昆仲动心了吧?”
  孪生双凶相觑一眼,似已得了默契,天枯叟接着笑道:“不,三千斤黄金的确是一笔巨额之财,但我们兄弟说一句算一句,两位放心可也!”
  恶张飞道:“不劫镖,便请让路!”
  地枯叟阴阴一笑道:“厉兄莫非忘了,我们兄弟是来替记名弟子报仇的啊!”
  恶张飞斜目一瞥神风刀伍兆义笑道:“你是说,要和这位伍总镖头过不去?”
  地枯叟点点头道:“不错,他口出狂言,目空一切,想必有过人之技,老夫要领教一下!”
  长脚僵尸道:“得了吧,呼延兄,你若杀了他,谁来替我们保这趟镖呢?”
  地枯叟冷声道:“死了一个镖头,并不影响大局!”
  长脚僵尸道:“话不是这么说……”
  地枯叟截口道:“看在两位的情面,我们只找他一个,这还不好么?”
  长脚僵尸干笑道:“等他保完了这趟镖,你把他们全干掉也不干老夫们的事!”
  地枯叟神色一冷道:“老夫决定在今天动手,不耐烦延期了!”
  长脚僵尸也沉下脸色道:“若是如此,等于间接的与老夫两人过不去了。”
  地枯叟道:“沃兄要作如是观,老夫也只好得罪了!”
  〔原书缺漏〕陪阁下走几招吧!”
  地枯叟朝前跨出三步,道:“请!”
  长脚僵尸正欲举步迎出,恶张飞忽然大叫:“让老夫先来!”一个箭步疾蹿而出,毛茸茸的巨掌倏举倏吐,势若奔雷向地枯叟呼延乙当胸劈至。
  地枯叟岂肯示弱,右掌一竖,迎着来掌直推而出,架式亦是硬得紧。
  电光石火间,双掌接实,但听“叭”的一声,两人身形同时一幌,往旁颠出一步。
  劲风激荡,带得站在近处的人衣衫簌簌飞扬!
  地枯叟颠出一步后,口发一声暴叱,右脚猛抬,顺势一脚踢向恶张飞的右太阳穴。
  恶张飞狞容一嘿,头一偏,掌猛抬,反抓其足踝,地枯叟右脚倏缩倏伸,改踢其腋下肋骨,恶张飞旋身挥掌,攻其小腹丹田……
  两人硬打硬架,互相抢攻,顿时打得难分难解。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四十五章 白费苦心
上一篇:
第四十三章 侠骨情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