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四十三章 侠骨情种
2021-02-15 18:59:49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千手剑客怀疑他们是在商量“计算”自己的法儿,不禁有些忐忑不安,望定甄玉娥问道:“小姑娘,他跟你说了些什么?”
  甄玉娥吃吃羞笑道:“恕晚辈无礼,此时此地未便奉告。”
  千手剑客搔搔头皮道:“好!好!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越来越不老实,想当年老夫年轻的时候,对长辈是毕恭毕敬,有问必答,如今你们对长辈居然敢耍起闷葫芦来了!”
  一句话,把众人都逗笑了。
  千手剑客接着佯作严肃的投袂而起,说道:“好了,李特使请上去把他们抓下来,咱们也该动身啦!”
  俞立忠跟着站起笑道:“昨天咱们乘坐的那只船尚在湖边,上官兄等可乘那只船直驶北岸,然后再雇车北返。”
  千手剑客点点头道:“好的,愚兄只替你护送甄姑娘及押解二魔返回同心盟,至于其他一切,悉听李特使的安排!”
  一斗仙李泽跃上树干将笑中刀和狼心黑龙抓下,说道:“不知路上会不会碰上无名魔等人?”
  俞立忠道:“应该不会,他们绝不敢往北方走的,不过……”
  他由怀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倒出两颗红色药丸递给一斗仙李泽,继道:“你把这两颗散功药塞给他们服下,这样万一出了差错,无名魔救回的也将是两个无用的人。”
  一斗仙李泽点头称善,接过散功药,塞入狼心黑龙和笑中刀的嘴里。
  千手剑客道:“好了,有话要讲的人请赶快讲,否则老夫要走了。”
  说着,交替的望着武维宁和甄玉娥,脸上挂着调侃的笑意。
  甄玉娥明白他的意思,玉脸又泛红晕,垂首不敢去看武维宁。
  但是她的心头却是甜甜的,因为她发觉自己在众人的心目中已不是外人,尤其她由俞冰媛目光中看到的也都是亲切的友善,再也找不出一丝敌意。
  武维宁虽然有些恋恋不舍,哪里敢当众上前与她“卿卿我我”一番,看见师父故意调侃,不觉大窘,但他很快就想到解窘的办法,他整衣上前向千手剑客跪下,恭声道:“师父既是决定隐迹山林,不再涉足凡尘,请受弟子一拜,以谢造就之恩!”
  千手剑客微微一怔,随即伸手作虚扶之状,笑道:“但教有缘,你我师徒便有再见之日,这个礼免了吧!”
  武维宁正要磕下头,忽觉有一股无形的罡气托住了自己的身子,心知师父不愿接受世俗之礼,只得起立笑道:“师父不肯受弟子一拜,便表示我们师徒缘份未尽,尚有再见之日!”
  千手剑客哈哈一笑,俯身探臂揽起狼心黑龙,迈步便走,道:“李特使,甄姑娘,咱们走呀!”
  于是,圣侠俞立忠亲率众特使送他们老少三人出了绝谷,一直目送他们的身形消失之后,俞立忠才回对武维宁笑道:“维宁,你可是教唆甄姑娘缠住令师?”
  武维宁赧然一笑道:“正是,甄姑娘一再表示喜欢学武,因此小可指示她向家师恳求收纳。”
  俞立忠笑道:“你认为令师肯么?”
  武维宁道:“甄姑娘说会磨到他答应为止,家师并非冷僻之人,小可相信他会答应的。”
  俞立忠哈哈笑道:“不错,令师的个性,老夫知之最深,甄姑娘只要一路磨着他,一定会如愿以偿的!”
  万人敌尉迟宏接口道:“上官前辈若是答应,他就不能再遁世隐居了。”
  俞立忠道:“正要他如此,遁世隐居不是好事,容易短折人的寿命!”
  万人敌尉迟宏一呆道:“何以故?”
  俞立忠道:“遁世隐居无所事事,整天想着死,生命便会变得脆弱,反之一天到晚忙碌不休之人,他没有闲功夫想到死,因此他会活的很硬朗;上官兄若答应收录甄姑娘,他最少还可活十年!”
  万人敌尉迟宏恍悟的笑“哦”一声道:“不错!不错!人虽免不了要死,但如整天坐等死亡来临,那便太痴了。”
  俞立忠含笑道:“所以你们大家若想活得久一点,就得经常找事做,千万不可偷懒。”
  清溪老人徐介然嘿然道:“一听盟主这一说,倒叫属下左右为难了。”
  俞立忠转望他笑问道:“徐特使有何打算么?”
  清溪老人笑道:“属下担任金衣特使已有十多年之久,正打算消灭了复仇帮之后,立刻辞卸金衣特使之职,返回清溪过几年闲散的日子,现在听了盟主的话,敢情打错了主意。”
  神驼子缑通嘻嘻笑道:“可不是,你姓徐的一旦辞卸金衣特使返回清溪享福,一定活不了多久!”
  清溪老人耸耸肩道:“好在现在打消念头还来得及!”
  众人闻言不禁哈哈大笑起来。
  俞立忠忽似想到什么,捻须沉吟道:“唔,奇怪得很……”
  万人敌尉迟宏问道:“什么事?”
  俞立忠道:“昨日在湖上交换俘虏时,咱们只见到无名魔、三绝毒狐、玉面花尸、毒娘子等人,却未见到其余诸魔,不知无名魔把他们遣向何处?”
  武维宁道:“无名魔派他们去某处筹建一座总坛!”
  俞立忠面容一动道:“你怎么知道?”
  武维宁道:“是无名魔亲口说的,她说洛阳鸿宾客栈已为我们所知,故决定放弃,另建一总坛。”
  俞立忠问道:“地点在何处?”
  武维宁道:“当时因有小可在场,她没有说出来。”
  俞立忠沉吟道:“好在冒充恨天翁与三脚麒麟的盖、慕容两特使已动身赶去幕阜山,只要他们的身份不败露,迟早总会探查出来的。”
  武维宁道:“咱们何时出发?”
  俞立忠道:“等下就走,你去化装一下吧。”
  武维宁知道他要自已化装的理由是“武维宁”已被恨天翁杀害了,为了配合盖、慕容二特使的行动,自己再不能以本来的面目出现,当下点头道:“好的,但小可的易容用物已被无名魔没收去了,盟主身上——”
  俞立忠不待他说完,即由怀中取出一盒易容用物递给他,说道:“你那身衣服也得换下,等会儿到附近的城镇上买一套好了。”
  武维宁接过易容用物,躬身应是,便走去一旁开始动手化装起来。
  俞冰媛跟到他身边坐下,含情脉脉的低声问道:“你要化装成何种人?”
  武维宁打开盒子,见盒中有一团假灰发和假胡须,乃道:“就扮成老头子吧。”
  俞冰媛道:“这不好!”
  武维宁微怔道:“有何不好?”
  俞冰媛忸怩了一下,羞笑道:“你扮成老头子,我岂不要扮成老太婆?”
  武维宁噗哧一笑道:“武维宁已被恨天翁打死了,所以我才必须易容,你却不需要呀!”
  俞冰媛登时有些不高兴,噘嘴道:“好,我知道你的意思,你不喜欢我再接近你,怕我破坏了你和甄姑娘的感情,既是如此,我走便了!”
  语毕,起身欲去。
  武维宁忙的拉住她陪笑道:“你误会了,我没有这种意思……”
  俞冰媛嘟嘟小嘴道:“那你说我不需化装?”
  武维宁笑道:“好好,你可以化装,你坐下来化装好了。”
  俞冰媛这才转嗔为喜,重新坐下道:“你还是要扮作老头子么?”
  武维宁一指盒中的易容物道:“你看,令尊的易容物品,只容许我扮作老头子而已啊!”
  俞冰媛拿出自己的一盒易容物,困恼地道:“我扮作老太婆也不妨,可是我又未携带老太婆穿的衣裙出来,怎么办呢?”
  武维宁道:“你先化装脸部,等到了城里,再买一套老太婆的衣裙穿起来。”
  俞冰媛道:“不行呀!我现在若扮成老太婆的模样,路人看了这身衣衫,岂不要捧腹大笑?”
  武维宁看看她一身少女的装扮,亦觉她不便立刻扮作老太婆,因笑道:“这样好了,你仍作姑娘打扮,咱们以父女相称,如何?”
  俞冰媛咬唇恼笑道:“哼,这样一来,在路上我就得喊你爹爹啦?”
  武维宁耸耸肩道:“我反正不会当真变成你的父亲,逢场作戏,有什么要紧!”
  俞冰媛回头看了看正在与众特使闲谈的父亲,低声笑道:“不知我爹爹肯不肯让咱们一道走?”
  武维宁笑道:“你若改变了容貌,不肯也不行了,因为令尊等并未易容呀。”
  俞冰媛羞笑了一下道:“就怕他们会取笑我,那神驼子最不是东西,他一路取笑我,说我……说我……”
  她没有继续说下去,打开盒子,也动手易容起来。
  不久,武维宁已扮成一个面貌清癯的老头子,而俞冰媛也变换了另一张面孔,看上去倒真有几分像父女模样。
  他们回到众人面前,神驼子缑通忽然哈哈大笑道:“盟主,您的女儿失踪啦!”
  俞立忠早就看见女儿在化装,心知她想和武维宁一道走,当下微微一笑道:“没有失踪,老夫是把她卖给一个卖唱的老人了。”
  万人敌尉迟宏举目打量他们两人,笑道:“不错,很像是一对卖唱的父女,但少了一把琵琶!”
  神驼子拍手笑道:“对!再来一把琵琶,就可以到酒楼茶馆去讨生活啦。”
  俞冰媛羞不可抑,跺足道:“你们再胡说,我可要打人了。”
  俞立忠收敛笑容,正色道:“说真的,冰媛,你们既然作此打扮,为父的倒要派你们一件事做。”
  俞冰媛呆了呆道:“什么事?”
  俞立忠道:“侦查复仇帮新建总坛的所在地!”
  俞冰媛道:“咱们一起到幕阜山去,那冒充恨天翁和三脚麒麟的盖、慕容两位特使迟早会通知咱们敌人总坛的所在地,何必另去侦查?”
  俞立忠道:“我想复仇帮新建的总坛大概尚未完成,在尚未竣工之前,无名魔绝不肯带三绝毒狐等人前去……”
  武维宁打岔问道:“无名魔何以不肯带三绝毒狐等人前去呢?”
  俞立忠道:“老夫的意思,不是说无名魔不信任三绝毒狐等人,而是说她怕被我们跟踪发现,因为经过这次的挫折之后,她一定会怀疑我们在暗中跟踪,故在新建总坛未竣工之前,她决不会轻易去那地方的。”
  武维宁点点头道:“她兴建新的总坛,是最近才决定的,因此那总坛恐怕要一年半载才能完成。”
  俞立忠道:“是啊!所以老夫希望在他们尚未兴建完成之前找到它,而要想找到它,跟踪无名魔断断不可得,须得从别处着手才有希望——你们可愿负起这件使命?”
  武维宁欣然道:“小可自然愿意,但不知该从何处着手才好?”
  俞立忠笑道:“无名魔要兴建新总坛,必然需要许多金钱,是不是?”
  武维宁顿然有悟,不觉连连点头笑道:“不错,小可明白了!”
  俞立忠道:“找到了那地点后,如不能马上与我们联络,可设法把消息送去同心盟。”
  武维宁道:“好的。”
  俞立忠道:“最要紧的是不能打草惊蛇,我们要等到他们全部集合于总坛之日,才发动全力,一举将他们歼灭。”
  武维宁又道:“好的,小可理会得。”
  俞立忠脸上复现笑容,道:“那么,你们这就出谷去吧,别忘记买一把琵琶!”
  武维宁笑了笑,拱手道别,便与俞冰媛双双纵身而起,往谷壁上的出入口飞登上去。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四十四章 孪生双凶
上一篇:
第四十二章 瓜代奇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