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四十六章 再起炉灶
2021-02-15 19:04:49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晓行夜宿走了六、七天,这日来到距离寿阳约尚有一日路程的东阳镇,已是夜幕深垂的时候,俞冰媛道:“咱们今夜在此投宿吧?”
  武维宁道:“好,咱们先去吃饭。”
  两人在镇上找到一家小饭馆下马入店,吃饱付帐时,武维宁顺便向那伙计问道:“老弟,贵镇哪一家客栈最好?”
  那伙计答道:“回您老的话,敝地只有一家客栈,叫‘东阳客栈’……”
  武维宁道:“在哪条街?”
  那伙计道:“就在这条街的街尾,不过,您老若是打算过夜,就须得另找去处了。”
  武维宁见他说得蹊跷,讶然道:“那家东阳客栈客满了么?”
  那伙计摇头道:“不是,东阳客栈前天遭了回禄,给烧光了!”
  武维宁一哦,回对俞冰媛苦笑道:“这怎么办?”
  俞冰媛道:“找个人家去借宿,或者走夜路。”
  于是,两人步出小饭馆,上马前进,看看快要走出东阳镇,武维宁勒马问道:“到底是要借宿还是要继续赶路啊?”
  俞冰媛道:“今夜月色不坏,且走一程再说吧。”
  武维宁欣然道:“好,咱们顺着这驿道前进,看见有人家,就下马借宿,否则便走到天亮!”
  出了东阳镇,两人控辔踏月徐行,走了将近一个更次,看见前面不远有一点灯光闪动,俞冰媛说道:“那边有一户人家了,咱们去求宿吧。”
  两人催骑向那灯光驰去,转眼即至,只见发出灯光的是一户贫穷人家的茅屋,武维宁每当看见茅屋,心中就生一份亲切感,当即下马上前拍门,喊道:“有人在么?”
  敢情茅屋里尚有人未睡,立闻一个苍老而虚弱的声音道:“玉媚,去看看谁在叫门。”
  一个妇人口音应了一声,屋门随即“呀”然而开,只见前来开门的是个农家少妇,她向武维宁和俞冰媛打量了半晌,才施礼问道:“两位深夜叫门,莫不是要借宿么?”
  武维宁拱手答道:“正是,小可俩赶路错过宿头,意欲在贵府求宿一夜,不知方便否?”
  那少妇回头向屋中说道:“爹,是求宿来的哪!”
  只听屋中那苍老而虚弱的声音道:“那就请他们进来便了。”
  那少妇乃侧身肃容道:“两位请进。”
  武维宁拴好两匹马,便与俞冰媛举步而入,只见屋里陈设简陋,靠近供桌左边,坐着一个满脸病容的老人,他年约六十余,下半身盖着一条被褥,看见武维宁和俞冰媛入屋,脸上现出一丝笑靥,说道:“两位请坐,恕老汉有病在身,不便行礼。”
  武维宁连忙拱手道:“不敢,打扰老兄静养,十分不该。”
  那老人道:“好说,两位请坐吧。”
  武维宁道谢坐下,又拱手道:“在下父女行路错过宿头,意欲在贵府借住一夜,天明即行。”
  那老人道:“两位不嫌寒舍简陋,只管住下——玉媚,去把我那房间打扫干净,请这位贵客去安歇。”
  那少妇应了一声,入内去了。
  那老人目光转注到俞冰媛的脸上,道:“至于这位姑娘,就请委屈一下,与老汉的媳妇同榻如何?”
  俞冰媛一福道:“是的,令……令郎不在家么?”
  那老人道:“不在,最近田里不忙,他出外做工去了。”
  武维宁发觉他的一双脚似乎不能行动,忍不住问道:“老兄的双足生了何疾?”
  那老人苦涩一笑道:“不是生病,是被人打断的!”
  武维宁注目一噢道:“那是怎么一回事儿?”
  那老人叹道:“说来话长,那是上个月的事……上个月初,老汉因农事不忙,就去东阳镇想找些木工做做,不料竟碰上了一桩怪事……”
  武维宁问道:“什么怪事?”
  那老人端起身边的一杯茶喝了一口,才又说道:“那天去到东阳镇时,就听人传说有一位住在东阳客栈的客人要雇用许多土木工,老汉听了就去应征,原来要雇用土木工的是一个沈姓老人,他说要在某处建盖大宅,需要许多土木工,工资以日计算,每天一两银子,老汉觉得工资优厚,就一口答应下来,那天前去应征的土木工共有二十人之多,那沈姓老人十分满意,立刻雇了四辆马车,送我们出发……”
  轻轻一叹,继续道:“出发不久,怪事就来了,那沈姓老人先是把每一辆马车密封起来,不准我们看到车外的情形!……换句话说,他不让我们知道马车行驶的路线!”
  武维宁诧异道:“那是为什么?”
  老人冷笑道:“他要建盖大宅,却不愿让我们知道那大宅落座的地方!”
  武维宁登时联想到复仇帮的建造总坛,不由凝神注意起来,急问道:“后来怎样?”
  老人道:“起初,老汉因贪图那优厚的工资,也就忍了下来,哪知车行三日之后,沈姓老人变本加厉,竟取来许多黑布条,要把我们的眼睛绑起来,那时老汉就知不妙,老汉干了几十年的木匠,见过的奇人怪事也可谓不少,心里明白那沈姓老人一定不是好路数,不是山贼便是江湖上什么帮派的人物,他既然不愿让我们知道去处,那么房子建成之后,只怕不肯放我们回来。”
  武维宁想起无名魔鸠工修建鸿宾客栈地下那座怀恩堂后,就把工人杀害于“刀沟”之中之事,不觉连连点头道:“不错,不错,为恐秘密外泄,他一定会杀人灭口!”
  老人道:“所以老汉就跟他吵了起来,老汉坚决表示不愿接受那份工作了,那沈姓老人起初是好言相劝,声称愿意再加一倍工资,老汉却觉生命要紧,说什么也不干,他一怒之下,竟将老汉的一双脚打断,把老汉丢在一处荒无人烟的野地上。”
  武维宁道:“他只打断老兄一双脚,还算是不幸中之大幸,要是到了地头,只怕就没有这么客气了。”
  老人道:“正是,所幸过了不久,有一位老和尚由那里经过,才救了老汉一命。”
  武维宁问道:“老兄被丢弃于何处?”
  老人道:“后来那位和尚才告诉老汉,那地方是吕梁山的山麓,距吴城镇不太远。”
  武维宁点点头,道:“真是无妄之灾,如今可好了些没有?”
  老人低头望着自己一双脚,欷歔道:“当时那位老和尚曾替老汉接骨,又开了一帖药方赠给老汉,可是……大概是年纪大了,到今天还是无力站起来。”
  武维宁道:“老兄有没有继续服药?”
  老人欲言又止,摇摇头。
  武维宁立刻取出十两银子塞入他手里,道:“这点银子老兄请收下,以供买药之需。”
  老人慌了起来,连声道:“这怎行?这怎行?你我素昧平生,怎可接受先生的厚赐……”
  武维宁看见那少妇已走出来,知她已将房间打扫干净,乃起身笑道:“别客气,聊表寸意而已,老兄请好好安歇,在下也想去歇歇了。”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两人在老人家中吃了一餐早膳,便辞别上路。
  上路后,俞冰媛道:“七十二魔中,有一个是姓沈的,叫‘黑魔手沈丕达’。”
  武维宁点头道:“不错,我想那老人所说的沈姓老丈必是‘黑魔手沈丕达’无疑!”
  俞冰媛道:“他雇请那么多土木匠,自然是要建造总坛,可惜不知详细地点。”
  武维宁道:“可能是在吕梁山上!”
  俞冰媛神色一振,道:“哦,你根据什么猜测是在吕梁山上?”
  武维宁道:“根据那老人的话,他说由东阳镇出发,那沈姓老人只密封马车,车行三日到吕梁山附近之后,才取出黑布要那些土木工绑住眼睛,由此推测,他们复仇帮的总坛极可能建在吕梁山。”
  俞冰媛道:“那么,咱们直接上吕梁山踩探一番如何?”
  武维宁道:“好,如无所见,再转回寿阳‘神风镖局’打听不迟!”
  这天中午,他们转道行至清源城,在城中下马进食,之后,就在离开清源城之际,意外的在一家客栈门外发现一张告示!
  那上面写着这样几个大字:“重金召雇土木工,内洽”。
  武维宁心头怦然一动,立刻指给俞冰媛看,低声道:“你看会不会又是他们干的勾当?”
  俞冰媛点点头道:“嗯,很有可能!”
  武维宁继续催骑向城外走去,道:“走,咱们到城外去商量一下。”
  两人驰出清源城的西城门,勒慢坐骑,武维宁道:“我想去应征,你看如何?”
  俞冰媛道:“如果真是他们呢?”
  武维宁道:“那么,我就乘机混进去!”
  俞冰媛道:“他们要的是土木工,你懂得土木工程方面的事情么?”
  武维宁笑道:“略懂皮毛,大概可以混充过去。”
  俞冰媛沉吟道:“如果真是他们,你混进去后,我一个人怎么办?”
  武维宁道:“你卖掉这两匹马,然后暗中尾随,到了地头,如证明确是复仇帮的总坛,你就立刻赶去报告令尊。”
  俞冰媛有些舍不得和他分离,但想到这是一次好机会,只得点头道:“好,我在此等候,一个时辰之内,你如未返,便表示召雇土木工者正是复仇帮的人,那时我就卖掉这两匹马。”
  武维宁随即下马,低头打量自己的一身老人装束,道:“我大概需要再把面部改变一下……”
  俞冰媛道:“正是,那‘黑手魔沈丕达’虽然看不出你是武维宁,但去到他们兴建总坛的地点时,如果长脚僵尸和恶张飞也到了那里,他们却认得你是‘钻地鼠于飞’。”
  武维宁点头称是,举目四望,看见前面不远有一座桥,便道:“我到桥下去化装,你在此等着。”
  说毕,迈步向那座桥走去。
  来到桥前,四顾无人,立即跳落桥下,在靠近河水边上的一片草地上坐落,取出易容用物,开始易容起来。
  约摸顿饭工夫之后,他已将“钻地鼠于飞”的面貌改变成另一张“貌不惊人”的老人面孔,他用铜镜顾盼一番,自觉已无任何破绽,才收拾了易容用物,跳上河岸。
  回到俞冰媛身边,他把身上足以使敌人启疑的东西一起取出交给她,便往城中而来。
  走到客栈门口,看见有个木匠打扮的中年人走入客栈,他乃随后跟入,赶上一步,搭讪道:“老弟,你也是来应征的?”
  那中年木匠回头看他一眼,答道:“正是,您老也是么?”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最近农事不忙,想赚几个酒钱。”
  说到这里,两人已走到柜台前,掌柜的一看就知他们是应征土木工来的,立刻一指里面道:“在后院,进去就可看到。”
  两人道了谢,一齐往后院走来,中年木匠看见武维宁未带工具,便问道:“您老怎不带工具来?”
  武维宁道:“老汉想先看看,若是合意,再回家去取不迟。”
  中年木匠讶然道:“您老是本地人么?”
  武维宁道:“不是,寒舍距此甚远,老汉是来此探望女儿的,因见此处有人重金召雇土木工,心想横竖无事,所以进来看看。”
  中年木匠道:“若是合意,您老还要回家去取工具,那岂不麻烦?”
  武维宁道:“可不是……”
  中年木匠道:“这样好了,我有工具,等下就说我们是一道的,你看如何?”
  武维宁大喜道:“很好,那要谢谢你了。”
  中年木匠笑道:“不谢,改天请我喝一杯也就是啦。”
  武维宁连连点头道:“没问题,一定请!一定请!”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四十七章 欲归不得
上一篇:
第四十五章 白费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