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四十七章 欲归不得
2021-02-15 19:05:3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车行辘辘,走了约四、五十里后,天黑下来了。
  也许是坐在车上颠簸之故,肚子饿得快,有人叫起来了,说道:“喂,赶车的,前面是徐沟县城,你能不能停下来让我们买些东西吃?”
  第一辆马车忽然“嘎!”的一声停住,黑手魔由车里跳出来,举手示意二、三、四辆马车停下,然后大声道:“诸位,为了赶时间,今夜不打算在徐沟县城住宿,诸位若是肚子饿,老夫这儿备有二十份干粮,大家可以拿去吃!”
  说罢,由车中取出三个用纸包着的干粮,分给每一辆马车一包,随又上车前进。
  有了干粮,大家自然没话说,当下打开纸包,各取一份干粮吃了起来。
  武维宁并不感到饥饿,但因乘车无聊,故也拿起一份来吃,他吃得很慢,等到把一份干粮吃完时,突然发觉同车的四个土木匠神色有异,心中大惊,暗叫道:“不好!这干粮中有蒙汗药!”
  原来,与他同车的四个土木匠吃下干粮后,忽然个个眼皮沉重,睡容毕露,打了几下呵欠,就东倒西歪的躺下去了!
  敢情黑手魔在干粮中渗入极多的蒙汗药,因此药性发作极快,武维宁发觉不妙时,也已无力运功抗拒,只觉脑门一阵晕眩后,便告失去知觉……

×      ×      ×

  等他醒转过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阴暗的密室中!
  他和其余十九个土木匠并排躺在地上,神智刚刚恢复,一时忘记自己是名叫“白三义”的老木匠,因之瞿然跳了起来,惊叫道:“啊——这是什么地方?!”
  身子跳起,视线瞥及周围的一切,他立刻又躺了下去。
  因为,就在这一瞬间,他已想到自己是“老木匠白三义”了。
  而他所以又急急的躺下装作昏迷未醒,是因发觉自己的失声惊叫是属于“一个年轻人”的声音,与自己的伪装老人不相配合,而且又发现密室门外正有一个人影闪动,似有人闻声而入,为恐身份败露,故连忙又躺倒下去。
  走入密室来的是黑手魔沈丕达,他走到并排躺着的二十个土木匠之前,面带一丝诡笑道:“是哪一个先醒过来了?”
  “唔,是怎么回事?我们怎么都睡在这儿?”
  一个年约三十来岁的木匠,正好在这时苏醒,嘴里这样说着,翻身坐了起来。
  黑手魔以为刚才惊叫的就是他,当下哈哈一笑道:“这一觉睡得可舒服吧?”
  那青年木匠仍有些迷迷糊糊,满脸错愕道:“这是什么地方?我们怎么会睡在这儿?”
  一语方毕,其余的土木匠亦纷纷苏醒,大家一看睡在一间密室中,以为是在做梦,个个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黑手魔笑道:“诸位不必惊奇,这儿就是你们做工的地方!”
  那青年木匠惊愕道:“可是,我们原在马车中,何以变成睡在这儿呀?”
  黑手魔道:“为了使诸位不感旅途枯燥,老夫给你们服下一种会入睡的药,让你们一觉睡到地头,如此而已!”
  武维宁接口问道:“我们睡了多久?”
  黑手魔道:“也没多久,两天两夜罢了。”
  武维宁又问道:“这儿是什么地方?”
  黑手魔笑了笑道:“诸位已到达此处,就不必再问此处是什么地方了,你们只要好好做工,一天一两银子绝不短少就是!”
  武维宁定睛四下一瞧,看出是在地下室中,便佯作惊奇道:“这好像是地下室吧?”
  黑手魔道:“不错,这是地下室,今后半年,诸位都将在地下做工。”
  一个老土木匠插口问道:“您老到底要雇我们建造什么?”
  黑手魔道:“有图可看,等下你们开始做工时,按照图样进行便可,其余的不要过问——现在随老夫吃饭去吧!”
  说毕,转身走去。
  众土木匠没有立刻跟出,聚在一起纷纷议论猜测起来,武维宁听他们谈论一阵后,便大声道:“既来之,则安之,大家不要再猜疑了,反正人家雇主愿意付出重金,咱们就照吩咐做——走!走!大家吃饭去!”
  于是,众土木匠鱼贯走出密室。
  密室外,是许多错综复杂的甬道和一间一间大体上已挖掘完成的地下室,武维宁心知这是复仇帮业已完成一半工程的总坛无疑,他看见黑手魔站在甬道上等候,不敢多看,当先走了过去。
  黑手魔于是领着大家走入一间未经装饰的地下大厅,只见厅中摆设着三桌酒菜,有大鱼大肉,菜肴十分丰盛,他招呼众人入座,自己居中坐下,举杯笑道:“来,老夫先敬诸位一杯,作为欢迎诸位来此之意!”
  说罢,一饮而尽。
  众土木匠见他态度客气,不觉疑虑顿消,也就纷纷举杯痛饮。
  黑手魔含笑道:“诸位心中必有许多疑惧,也一定很不习惯在这地下做工,但老夫可以告诉诸位,这里没什么可怕的,老夫只不过想在这地下建造一座坟墓罢了!”
  武维宁听了暗暗好笑,忖道:“但愿这座地下总坛能够真正成为埋葬你们这些魔头的坟墓!”
  黑手魔微微一顿之后,又道:“诸位听了这话,或许会感到奇怪,事情是这样的:老夫和另外几个结拜兄弟是武林中人,由于经常在外行侠锄奸打抱不平,因此结了不少仇家,最近那些仇家竟团结起来打算杀害老夫等人,老夫等人自觉年老体衰,不欲再惹是非,故决定在此建造一座地下陵园,一为避仇,一为安度余年,求得一个寿终正寝,这就是老夫不愿让诸位知道这地方的原因,因为诸位知道了这座地下陵园的地点后,也许有人会守口不住而泄露出去,那一来老夫等人可就后患无穷了。”
  众土木匠听他的解释合情合理,均深信不疑,一个土木匠起立道:“您老但请放心,我们不会泄露出去的。”
  黑手魔笑道:“为防万一,仍要委屈诸位一下,今后半年,诸位工作于此,食寝于此,非有特殊事故,不得走到地面上去,违者莫怪老夫手下无情,老夫先小人后君子,特此声明在先,恕罪恕罪——来,大家再干一杯!”
  酒足饭饱,黑手魔取出数张图样,开始指派各人的工作,武维宁和杨二一组,负责装饰一间地下室。
  杨二拿到了图样,与武维宁到指定的地下室一看,各种应用器材已放在室中。
  武维宁看不懂图样,因低声问道:“老弟,照这图样看,这间地下室是做什么用的?”
  杨二仔细的把图样看了一遍,在图样上指指点点道:“这里是一扇铁门,这里也是一扇铁门,照这式样看,这两扇铁门可以上下升降,而这边有一条铁管,不知做何用途……”
  武维宁道:“是不是通风用的?”
  杨二摇摇头,指着另一处道:“不,通风口在这里!”
  武维宁道:“那么,这条铁管可能是……唔,我想这间地下室可能要安置一些机关!”
  杨二低声道:“看来不错,你看这地面的建造与一般人家不同……”
  武维宁见他双眉紧皱,陷入沉思中,忍不住追问道:“有何不同?”
  杨二两眼一抬,讶然道:“您老看不懂么?”
  武维宁窘笑一下道:“正是,老汉不会看图样。”
  杨二道:“您是这一行的老前辈,怎会看不懂图样?”
  武维宁道:“老汉过去做的都是一些粗活儿,像这种需要高明技术的细工,老汉就无能为力了。”
  杨二登时现出不满之色道:“咱们两人负责完成这间地下室的装饰,您老若不会这个不会那个,那岂不都要由我包办了?”
  武维宁低声道:“老汉可以做你的副手。”
  杨二冷笑道:“咱们却是同样赚一天一两银子啊!”
  武维宁怕他吵起来,忙道:“不,老汉一天五钱就够了,其余的归你老弟得!”
  杨二道:“这我可不敢!”
  武维宁道:“不妨,今后一天一两银子,老弟可以取去一半,老汉要是不给你,你嚷将出去便是。”
  杨二心动了,咧嘴一笑道:“这是您老自己说的,到时可别后悔。”
  武维宁道:“不会,你放心好了。”
  杨二道:“好,这边的四支木柱要刨一刨,您老先动手钉个架子吧!”
  武维宁连声应是,立刻搬来几支木板,锯了四支脚,开始钉制刨木板用的架子……
  从这天开始,武维宁在杨二的指导下默默的做着粗活,他照诺言把每天得到的一两银子分一半给杨二,因此杨二也没有把他的底子泄漏出去。
  几天之后,武维宁已把整个地下总坛的情形摸熟了。
  他发现这座新建的总坛,规模较鸿宾客栈地下的怀恩堂大出一倍,共有三十六间机关房,有一个入口和一个出口,但出入口均有人把守,谁也出不去。
  好在他也无意出去,他只希望俞冰媛已发现这座总坛的所在地,而赶快驰告俞盟主,早日安排歼敌之策。

×      ×      ×

  俞冰媛有没有跟踪四辆马车到达复仇帮兴建总坛的所在地呢?
  有的,她跟踪到了!
  可是,在赶回同心盟的途中,却出了事!
  那是她发现复仇帮总坛所在地的第三天下午,她回到清源城中,走进一家饭馆打尖时,意外的在饭馆楼上撞见两个人——长僵尸沃谷风和恶张飞厉杰!
  他们坐在靠近搂梯的一张坐头上,因此俞冰媛上楼之际,双方都同时看见了,长脚僵尸沃谷风立刻站了起来,笑道:“意外!意外!于姑娘怎么到这儿来了?”
  俞冰媛想退下已来不及了,只得硬着头皮迎上去,假作惊奇道:“两位不是护送镖货前往洛阳的么?怎么这样快又回到这边来了?”
  长脚僵尸且不答话,拉过一张坐椅道:“来!来!于姑娘请这边坐!”
  俞冰媛道:“不了,谢谢,我到那边去!”
  说着,举步向后楼走去。
  长脚僵尸横跨一步,张臂拦住,哈哈笑道:“于姑娘这就见外了,令尊数日前拔刀相助,有恩于老夫二人,咱们算是自己人,何必客气呢?”
  俞冰媛道:“我有急事,吃了饭马上要走的。”
  长脚僵尸道:“于姑娘但肯赏光,老夫绝不敢耽误你的行程就是。”
  俞冰媛毕竟脸嫩,见他老是张着手臂,怕引人注视,只得转回在他们的座头上坐下,道:“恭敬不如从命,我就叨扰两位老前辈一顿饭了!”
  长脚僵尸立刻召来店小二添上一副碗筷,笑问道:“令尊呢?”
  俞冰媛道:“家父在途中遇上一位朋友,被那位朋友请去协办一桩事情了。”
  长脚僵尸道:“是何事情,竟抛下于姑娘一人?”
  俞冰媛佯作为难地道:“此事家父一再关照不可告诉别人……”
  恶张飞厉杰接口笑道:“于姑娘但说不妨,令尊等如有困难,老夫俩愿尽棉薄之力,以报那天拔刀相助之恩!”
  俞冰媛道:“不,没有什么困难,有家父出面,大概可以轻易的解决的。”
  长脚僵尸道:“老夫明白了,令尊去为人作和事佬,是不是?”
  俞冰媛犹豫了一下,才点头道:“是的,两方面都与家父有交情,因此事情很容易解决。”
  恶张飞道:“既是容易解决,令尊为何不与姑娘一同前去?”
  俞冰媛嘟嘴道:“可不是,我也是这样说,可是家父硬是不要我去,有什么办法呢!”
  长脚僵尸道:“于姑娘可是要返回长安?”
  俞冰媛点头道:“正是。”
  长脚僵尸发出一声干笑道:“返回长安,怎算是急事?”
  俞冰媛道:“家父在长安有许多事情要处理,如今他不能如期回家,故嘱我快些赶回家去,——好啦!两位老前辈还要问什么就快问吧,否则我要吃饭了!”
  长脚僵尸笑道:“抱歉!抱歉!于姑娘请用饭吧!”
  俞冰媛见他们似乎没有什么怀疑,心下稍宽,当下老实不客气的端碗吃了起来。
  长脚僵尸忽然一敲脑袋,笑道:“对了,刚才于姑娘问到老夫俩何以这样快回到这边,老夫竟忘了回答……”
  俞冰媛顺口道:“正是,照路程计算,两位应该是刚刚到达洛阳才对,何以忽然来到这晋中清源城?”
  长脚僵尸轻叹一声道:“咳!此事说来话长,那天令尊如果愿意帮助老夫俩护送镖银去洛阳,也许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俞冰媛心中暗发冷笑,佯惊道:“莫非又遇劫了?”
  长脚僵尸点头道:“正是,三千斤黄金统统丢啦!”
  俞冰媛道:“两位老前辈身手不凡,有谁能抢走那三千斤黄金?”
  长脚僵尸恨声道:“不是别人,仍是那孪生双凶——天枯叟呼延甲和地枯叟呼延乙!”
  俞冰媛一啊道:“原来又是他们两人,可是凭他们双凶之力,又怎能抢得走呢?”
  长脚僵尸道:“他们那天败退之后,不知从何处邀请了一批帮手,那些人个个身手了得,老夫俩虽然敌住双凶,可是神风刀伍兆义和那几个趟子手却远非那些人之敌,没几个照面,就全被对方干掉了。”
  他装出激动之态,举杯一饮而尽,才说道:“神风刀伍兆义等人一死,那些人就与双凶联攻击老夫俩,结果是寡不敌众,老夫俩只得弃镖而逃,为了怕敝帮主处罚,老夫俩商量的结果,决定脱离复仇帮,另谋生路。”
  俞冰媛甚表“同情”地道:“真是不幸,但两位老前辈不打算找双凶夺回那三千斤黄金么?”
  长脚僵尸叹道:“想是这样想,只是不知他们双凶逃往何处!”
  俞冰媛道:“双凶劫得黄金后,必然不肯回到他们的老巢,如今要想找到他们,确实不大容易。”
  长脚僵尸道:“是啊!所以老夫俩决定先躲藏一段时日,俟敝帮主放弃了追擒老夫俩的时候,再慢慢找寻双凶报复劫镖之仇。”
  俞冰媛点了点头,不再开腔,低头专心吃着饭,吃下两碗饭后,放下碗筷,取出素帕抹抹嘴,起身一福道:“多谢两位老前辈的款待,他日路过长安,盼请驾临舍下奉茶,告辞了。”
  长脚僵尸笑道:“于姑娘请等一下!”
  俞冰媛正想转身下楼,闻言只得站住,含笑问道:“老前辈有何指教?”
  长脚僵尸起立道:“老夫俩正打算赴长安一行,如今于姑娘正好可与我们一道走,彼此有个招呼。”
  俞冰媛陡地一呆,瞪大一对黑亮的眼眸,不胜心慌地道:“哦,真的么?”
  长脚僵尸颔首笑道:“真的,老夫有一位朋友住在长安城中,多年未通音讯,今番乘此机会,意欲前去拜访他。”
  说到此,转头高声喊道:“小二,算账!”
  俞冰媛开始感到情势不妙了,她万料不到对方会突然使出这一招“杀手锏”,使她“招架”不住,她知道对方并非当真去长安访友,长脚僵尸如此说,完全是要逼自己走入他的圈套而已!
  怎么办呢?
  自己已说明要返回长安,如今如表示不愿跟他们一起走,情理上是讲不过去的,但如要跟随他们去长安,那又一定会露出马脚。
  逃?
  不行,自己一逃,他们就更加断定自己已探出他们总坛的地点,那一来,自己和武维宁的一番辛劳便成白费了!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第四十七章 欲归不得
上一篇:
第四十六章 再起炉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