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蹄印天下 正文

第四十九章 最后决斗
2021-02-15 19:06:55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十多人潜行到入口处的附近树林中伏下,静等伸手将军和北海渔翁出来后,便现身堵住入口,擒捕复仇帮的一干魔头。
  且说伸手将军进入山腹中后,经过大厅,看见无名魔与三绝毒狐正在厅上展阅一张总坛图形,乃上前禀道:“启禀帮主,属下已将墨、沈二位掩埋好了。”
  无名魔点头一嗯,手指图中的某一点说道:“胡老请到这一间机关房去帮忙一下吧!”
  伸手将军躬身应是,立即举步进入甬道。
  他按照图中所画的路线,找到了机关房,只见房中正有二十几个魔头在装设各种机关的齿轮及钢绳等,而冒充“恨天翁余三甲”的北海渔翁盖天雄亦在其中,当即趋近盖天雄身边,轻轻碰了他一下。
  北海渔翁会意,停下工作,向身旁的一个魔头道:“老兄解手的地方在哪儿?”
  伸手将军立刻接口道:“在外面,老夫带你去吧!”
  说着,转身便走。
  北海渔翁跟随着他走出了机关房,见甬道上没有人,才传音问道:“有什么事?”
  伸手将军传音答道:“告诉你一个好消息,他们都来了!”
  北海渔翁一怔道:“谁来了?”
  伸手将军道:“盟主父女、武维宁、流浪天使卢仪南及十位特使!”
  北海渔翁两眼一直,惊愕道:“你开玩笑的吧?”
  伸手将军道:“这是什么地方,老叫化哪敢同你开玩笑?”
  北海渔翁道:“当真?”
  伸手将军道:“不错!”
  北海渔翁惊喜道:“还有流浪天使卢仪南?”
  伸手将军道:“是的,据说是俞冰媛在清源县城遇见他的,详细情形,老叫化也还不知道。”
  北海渔翁欣然道:“有他流浪天使出手协助,无名魔是注定要败了!”
  伸手将军道:“盟主要马上动手,咱们出去吧!”
  北海渔翁问道:“准备如何动手?”
  伸手将军取出四颗辣弹递给他,道:“这是老聂新发明的辣弹,咱们出去时,一路打出这东西,可造成一场混乱。”
  北海渔翁接下四颗辣弹,眼睛发亮道:“现在就动手么?”
  伸手将军点头道:“是的!”
  北海渔翁道:“那就先赏这些人一颗吧!”
  说毕,抖手向机关房打入一颗辣弹。
  “轰!”然一声巨响,机关房中暴起一团灰蒙蒙的浓烟!
  “啊唷!”
  “我的妈,发生了什么事?”
  整个机关房中,登时乱成一团,二十几个魔头在浓烟中惊呼奔窜,接着是一片咳嗽声!
  浓烟尚未冲出房外,伸手将军和北海渔翁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辣味,两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喷嚏!
  北海渔翁一笑道:“果然厉害,快走!”
  两人立刻拔脚往外飞奔,才跑过一条甬道,迎面奔到几个魔头,他们齐声惊问道:“发生了什么事?”
  伸手将军叫道:“机关房发生爆炸!可能有敌人在里面捣乱,你们快守住这条甬道,老夫去禀告帮主!”
  那几个魔头原想跟着他们两人往外逃,闻言只好站住,北海渔翁奔出数十步后,返身又打出一颗辣弹,登时又把几个魔头困在甬道中,两人又奔过一条甬道,已见无名魔和三绝毒狐迎面奔至,伸手将军大叫道:“帮主,不好了!机关房突然发生爆炸,有七、八人被炸死了!”
  无名魔又惊又怒道:“一定是那假劳剑昌安置的火药,你们快去各处通知大家,火速退出外面!”
  伸手将军和北海渔翁正不知要如何借口离开她,闻言正中下怀,齐齐应是,复拔步向外飞奔。
  三绝毒狐不知发现了什么可疑之处,突然沉声喝道:“胡化龙!余三甲!你们给我站住!”
  伸手将军和北海渔翁已奔出数步,一听喝声,岂可停下,伸手将军反手打出一颗辣弹,大笑道:“左丘军师,你尝尝这东西吧!”
  “轰”的一声,辣弹又在甬道上炸开,滚滚灰尘,宛如一团白云,迅速的蔓延一大段甬道!
  只听无名魔尖声尖叱道:“好呀!原来是你们两个在捣鬼!”
  一语甫毕,就不停的咳嗽和打喷嚏起来。
  伸手将军怕她追上来,跑出数步后,又打出一颗,两人一边往外跑一边打出辣弹,一团一团刺鼻呛喉的灰烟在他们身后冒起,散开……
  转眼间,他们已然奔出出口,伸手将军顺手将出口处的一扉铁门关上,不使辣弹的硝烟往外冒。
  埋伏在树林里的圣侠俞立忠等人看见他们跑出来,立时一涌而上,纷纷发问道:“怎么样了?”
  伸手将军笑道:“聂特使的辣弹果然神妙无比,现在他们都在里面咳嗽打喷嚏,咱们等着抓耗子就是了!”
  俞立忠欣喜已极,转对身边的武维宁问道:“维宁,你确定他们那条退路尚未打通?”
  武维宁答道:“是的,据说还要挖掘三、四天才能挖通。”
  俞立忠笑道:“很好,如今是罐子里抓乌龟,跑不了啦!”
  武维宁道:“里面还有十个土木匠,不知会不会被他们杀害?”
  俞立忠道:“大概不会,他们现在哪还顾得了杀人?”
  流浪天使忽然低声道:“莫说话,有人跑出来了!”
  众人闻言立时静寂下来。
  俄顷,果见出口处的铁门被一人拉开,一股浓烟随由甬道中冒出,接着有七、八人踉跄冲出,有的咳嗽,有的打喷嚏,个个眼睛流泪,狼狈极了!
  第一号金衣特使万人敌尉迟宏、第二号金衣特使神驼子缑通、第三号金衣特使清溪老人徐介然闪身疾上,往他们尚在咳嗽不止的时候,骈指疾出,一瞬眼间,便将他们全点倒在地。
  火药王聂雨义急道:“快将铁门关上!”
  万人敌尉迟宏跳上前关好铁门,然后与神驼子和清溪老人同时动手,一人抓起两个魔头,把他们拖到后面。
  武维宁亦上前拖下两个魔头,他才将两个魔头抛下,出口的铁门又被拉开,又有六个魔头冲出来了。
  这六个魔头冲出出口之际,也正在措手不及下,被牧野奇客温之晏、铁杖翁莫贤平等几位金衣特使上前点倒。
  不消盏茶光景,已不费吹灰之力的擒下了四十几个魔头!
  北海渔翁把擒到的魔头计算一遍,说道:“一共是四十四个,除那十个土木匠不算,里面还有无名魔、副帮主司空森、军师三绝毒狐、护法独目狂、玉面花尸、病郎中、怪手翻天及另外九个魔头,他们还不出来,大概是想死在里面了。”
  伸手将军道:“可能有几个魔头已当场被辣弹炸死——嘿!好像又有人跑出来了!”
  一言方毕,果见铁门又开,又有数人踉踉跄跄的跌了出来。
  武维宁一眼认出他们都是在里面做工的土木匠,忙道:“别动手,他们是土木匠!”
  跑出的土木匠一共是十个,他们冲出之后,也都咳嗽不止,叫爹叫娘。
  武维宁上前道:“诸位别怕,都到这边来歇息。”
  一名土木匠叫道:“我的银子,我的一包银子还在里面!”
  武维宁噗哧一笑道:“别急,丢不了的,等一会我替你们拿出来。”
  十个土木匠虽不明白发生的事情,但他们都认得武维宁是同来的土木匠,故在惊魂稍定之后,便随武维宁走去附近歇息。
  不久,又有两个魔头逃出,他们也毫无反抗能力,一下就被点倒在地。
  此后足足过了半个时辰之久,再未见有人逃出来。
  俞立忠道:“看情形,他们是宁死也不出来了。”
  火药王聂雨义道:“他们到现在还不出来,可能已窒息而死了。”
  武维宁道:“未必,里面有许多房间已装设完成,他们若躲入房中把门关上,就不怕烟熏。”
  俞立忠道:“既是如此,把铁门推开,咱们进去抓人!”
  火药王聂雨义上前推开铁门,看见甬道中仍充满辣弹的硝烟,便退下道:“要等硝烟消失后才能进去。”
  铁门一开,带着辣味的硝烟滚滚而出,约莫一刻时候,才由浓变稀,渐渐消散。
  这时,朝阳已驱退了黎明前的黑暗,甬道中的情景,已然隐约可见。
  俞立忠转对流浪天使道:“卢兄,咱们两人进去吧?”
  流浪天使颔首笑道:“好,已四十多年没见面,不知道她还认不认得老朽……”
  俞立忠苦笑了一下,回望众人说道:“诸位就守着这出口,莫让他们跑掉。”
  武维宁道:“里面甬道极多,且有几处的机关已布置完成,盟主不懂得怎样走,只怕有失,还是由小可带路进去吧?”
  俞立忠沉吟有顷,点头道:“好,你带路!”
  武维宁于是越前进入甬道,领着俞立忠和流浪天使直往总坛大厅走来。
  来到大厅上,只见厅上的三盏琉璃灯还亮着,厅中一片凌乱,却不见无名魔等人。
  武维宁举手一指通往厅后的一条甬道,说道:“他们可能躲在这一条甬道中,咱们进去找找看。”
  俞立忠问道:“甬道中有无机关?”
  武维宁道:“有的,但盟主可放心,小可在此两个月,早已将各处机关摸得清清楚楚。”
  说着,拿起一盏琉璃灯,举步走入。
  俞立忠和卢仪南随在他后面走,老少三人在曲折的甬道中走了一段路,眼前又出现了一条十分宽大的甬道,武维宁刹住脚步,指着甬道两边传音说道:“这条甬道,两边都有房间,两个月前小可来到这里时,这些房间均已装设完成,黑手魔沈丕达不准土木匠进入,故房中是何种情形,小可不知道,不过,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这些房间都没有安设机关……”
  俞立忠传音问道:“你认为他们几人躲在这儿?”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他们若要逃避辣弹硝烟,就只有躲到这边来。”
  俞立忠越前走去,在最前面的一间房门外停步,侧耳凝听了一会,脸上突露微笑,向流浪天使和武维宁做了个“房中有人”的手势,然后举手敲门。
  他敲了三响,旋听房中有人发出惊疑的声音问道:“什么人?”
  俞立忠道:“是老夫!敌人已逃去,你们可以出来了。”
  房中人又发问道:“你是哪一位?”
  俞立忠笑道:“怎的,连老夫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么?”
  房门“呀”然一开,出现在房门内的,是怪手翻天褚锡麒!
  俞立忠乘他尚未瞧清楚之际,掌出如电,一把抓住他的右腕,将他拖了出来,站在一边的卢仪南适时一掌劈出,正中他后颈,把他击晕了过去。
  敢情房中还有人,他们看见怪手翻天褚锡麒突然被打倒,已知在房外的不是自己人,一时都失声惊叫起来。
  武维宁道:“还有两个——副帮主司空森和病郎中司徒星——”
  俞立忠哈哈笑道:“两位快出来,老是躲在房中岂是办法?”
  房中的司空森和司徒星听出是圣侠俞立忠的口音,心中惊骇万分,相顾失色,惶然不知所措。
  流浪天使喊道:“司徒星,出来让老朽见见啊!”
  房中的病郎中司徒星听出是个陌生的声音,忍不住开声问道:“阁下是谁?”
  流浪天使道:“老朽是卢仪南是也!”
  病郎中司徒星“啊”了一声,过了好一会,才说道:“原来是你……”
  流浪天使笑道:“当年你曾接了老朽五十多招,时隔十多年,也许你的武功已大有进步,咱们再来比划比划如何?”
  病郎中司徒星叹道:“唉!你为什么还没死?”
  流浪天使哈哈笑道:“放心不下啊!武林中有你们这些兔崽子在兴风作浪,老朽岂能放心而去。”
  病郎中司徒星冷哼一声,没有接腔。
  俞立忠道:“再不出来,就叫你们再尝尝辣弹的滋味!”
  病郎中心慌了,忙道:“且慢,咱们双方谈谈条件如何?”
  俞立忠道:“谈什么条件?”
  病郎中道:“老夫愿束手就擒,只请给我们一个保证……”
  俞立忠问道:“保证什么?”
  病郎中道:“保证不判处我们死刑。”
  俞立忠道:“这倒可以,你们复仇帮中,除了无名魔和三绝毒狐之外,其余诸人只要不反抗拒捕,均可获得不死。”
  病郎中道:“好,我们出去了。”
  说毕,随与司空森走了出来。
  俞立忠道:“现在老夫必须点你们的穴道!”
  病郎中和司徒星摊开双手,表示不反抗之意。
  俞立忠上前点了他们的麻穴,扶他们躺下,接着问道:“无名魔、三绝毒狐、独目狂、玉面花尸四人躲在何处?”
  病郎中道:“不大清楚,大概也在这条甬道的房中吧。”
  俞立忠点点头,向流浪天使和武维宁一招手,举步向前走去。
  老少三人走到第二间房门外,俞立忠又举手敲门,这次却听不到有人回答,武维宁伸手一推,房门应声而开,只见房中堆着十个木箱,只不见有人躲在房中,流浪天使道:“不知那些木箱中装的是何物?”
  武维宁道:“可能是黄金!”
  流浪天使一噢道:“就是那三千斤黄金么?”
  武维宁道:“大概是的,要不要打开看看?”
  流浪天使笑道:“不要了,老朽一生闹穷,若是看见太多的黄金,只怕会见财起意呢。”
  俞立忠哈哈大笑道:“卢兄若会见财起意,早就不穷了。”
  流浪天使向对面的一个房间走去,道:“来,再看看这一间。”
  他走到房门前,也举手敲门,一面喊道:“里面有人么?”客客气气的,倒像是在造访朋友。
  房中却没有人回答,他伸手一推,推不动,便回对俞立忠笑道:“这一间大概有人,否则房门就不会由里面闩住了。”
  俞立忠笑道:“那就破门而入!”
  流浪天使退后一步,一脚踢出,“砰”的一响,整个房门应声往内倒去。
  “呼!呼!”两块黄色的东西,挟着锐响,由房中打出!
  流浪天使竟不闪身躲避,伸手将打到的两块东西接住,一看是两块黄金,不禁大叫道:“啊呀,好阔气,居然拿金砖打人哪!”
  说着,把两块金砖交给武维宁,再由武维宁手中取过琉璃灯,道:“灯给我,我要看看谁这么阔气,竟把黄金当作暗器使用!”
  他接过琉璃灯后,便举步入房,举灯照着,叫道:“嘿!原来是你们两个龟兔崽子!”
  俞立忠和武维宁随后冲入,但见房中也堆着十个木箱,而木箱之上正伏着两个人。
  正是独目狂龚光庭和玉面花尸冷宝山!
  他们手上又握着一块金砖,做投掷之式,却呆然不动,满脸流露惊骇之色,显然都被流浪天使的“大胆作风”震慑住了。
  流浪天使眯眯笑道:“下来!司徒星和那个什么副帮主都已俯首就擒,你们两人还想怎样?
  独目狂睁大一只眼睛,不胜惊诧地道:“你……是流浪天使卢仪南?”
  流浪天使笑道:“不错,你这老小子虽然只有一只眼睛,总算还有一些眼力。”
  玉面花尸脱口道:“你居然还没死!”
  流浪天使笑骂道:“他妈的,你们都这样说,难道老朽不死,就犯了天条大罪么?”
  独目狂转头望着玉面花尸,似在征询他的意见——拼是不拼?
  玉面花尸犹豫了一下,注视俞立忠问道:“我们的人都被你们擒下了?”
  俞立忠道:“还有两个没有——无名魔和三绝毒狐左丘谷。”
  玉面花尸道:“他们好像躲在甬道尽头那一间房内……”
  俞立忠笑道:“老夫总可找到他们!”
  玉面花尸叹道:“你现在可以去找他们了。”
  俞立忠道:“你们两个愿意投降了。”
  玉面花尸塔然道:“不投降又能怎样?命该如此,夫复何言!”
  语毕,纵身跳下,独目狂随后跳下,惴惴不安的问道:“我们是自愿投降,应该可获得减罪吧?”
  俞立忠含笑道:“老夫只能保证你们不被处死,至于终生监禁,那是免不了之事!”
  独目狂长叹一声道:“好死不如赖活,但能不死,老夫亦无所希求了。”
  点了他们两人的麻穴,俞立忠命武维宁将他们拖去和病郎中躺在一起,老少三人随又往甬道走入。
  甬道上还有几间房子,老少三人因听玉面花尸说无名魔和三绝毒狐在最后的一间房中,故没有把每一间房间都打开来看,哪知才走到最后一间房间的门外,蓦闻身后的甬道上传来“砰”的一响,一间房间的门突然打开,一条黑影疾掠而出,闪电般往外窜去!
  是三绝毒狐左丘谷!
  老少三人一见之下,立时口发暴喝,飞身猛扑,啣尾疾追。
  流浪天使于飞扑中大声道:“这一个由老朽来抓!你们去对付无名魔要紧!”
  俞立忠知道由他一人去对付三绝毒狐决不致有失,闻言伸手一拉武维宁,刹住了飞扑之势,说道:“他说得不错,咱们去找无名魔!”
  老少俩返身奔回最后一间房外,俞立忠伸手推推房门,发觉房门亦是由里闩住,情知无名魔在房中不错,当下竖掌按上房门,发出阴劲震断门闩,然后一掌将房门推开。
  目光瞥处,但见无名魔瞑目端坐于房中的一张床榻上,神情冷漠,似在入定中。
  俞立忠微微一呆,凝目注视她好一会后,才回对武维宁轻声道:“你在此等着,老夫进去和她说几句话。”
  语毕,举步入房,顺手掩上房门。
  无名魔恍如未觉,动也不动一下。
  俞立忠走到她榻前站住,冷冷道:“史菁,你一手组成的复仇帮,现在只剩下你一个了!”
  无名魔仍不言不动。
  俞立忠又道:“你没有话说了么?”
  无名魔依然不言不动。
  俞立忠冷笑道:“你不必伤心,如果你认为老夫对不起你,那么现在老夫就站在这儿任由你动手!”
  看见她仍旧坐着不动,乃又说道:“这是老夫给你的一个好机会,你不要么?”
  无名魔仍不言语,好像当真已入“忘我”之境似的!
  俞立忠沉声道:“老夫说的是真心话,那次在同心盟,老夫所以不杀你,就是打算有一天让你报仇,现在你的部下均已就擒,他们已再不能为害武林,所以老夫可以放心死了,你起来动手吧!”
  无名魔仍是瞑目静坐不动!
  俞立忠面上不禁露出一丝讶异之色,注目仔细端详她一番后,突然神色遽变,跨前一步,伸手向她左肩上轻轻推去。
  无名魔应手后仰,倒在床榻上!
  原来,她早已死了!
  俞立忠面上抽搐了几下,呆呆凝望她良久,才敛目长叹一声,喃喃道:“你的心中,如果真有非报不可的仇恨,那又为什么要自杀呢?”
  说罢,转身开门走出。
  武维宁一见无名魔倒在床上,神色大愕,失声道:“咦,她死了?”
  俞立忠点点头,举步向甬道上走去,说道:“走,咱们出去吧。”
  武维宁又呆望房中的无名魔好半晌,才转身快步追上俞立忠问道:“盟主,她怎么死的?”
  俞立忠默默的向前走了几步,才陡地刹住脚,满面严峻的瞪望他道:“维宁,老夫问你,你如何处置甄玉娥和俞冰媛?”
  武维宁全然想不到他会突然问起这件事,一时为之怔住,呆了片刻后,才呐呐地道:“小可不……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俞立忠沉声道:“你非知道怎么办不可!”
  武维宁惶然道:“小可很喜欢令媛,也……很喜欢甄姑娘,可是……”
  俞立忠道:“可是你不知道该娶谁才好,是不是?”
  武维宁点头道:“是的。”
  俞立忠突然苦笑起来,道:“傻孩子,你现在所面临的困难,比起老夫当年所面临的困难,要容易解决多了!”
  武维宁愕然道:“容易解决么?”
  俞立忠道:“是的,老夫提供你一个解决的办法——两个都要!或者两个都不要!”
  武维宁窘笑道:“是,但到底两个都要好呢?还是两个都不要好呢?”
  俞立忠道:“这要由你自己决定,总之你可以两个都要,也可以两个都不要,但千万不能娶一个弃一个!”
  武维宁红脸笑道:“好的,等小可找到家祖母的遗骸妥为安葬后,再来认真考虑这个问题……”
  俞立忠一拍他的肩胛,哈哈大笑道:“对!等安葬你奶奶之后,再作决定不迟,现在咱们出去吧!”
  老少俩揽起躺在甬道上的病郎中司徒星、副帮主司空森、独目狂龚光庭和玉面花尸冷宝山,一齐往外走去。

  (全书完,凌妙颜OCR,承聪校对于2020/9/19,古龙武侠网独家首发)

相关热词搜索:蹄印天下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四十八章 天使老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