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十六
2021-03-20 17:48:10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两人一直回到家中,都没交谈一句话。
  柳千瑜很感不满,如果不是觉得钟文麟有恩于己,他真想一走了之,因为他完全没想到钟文麟竟是这样一个怯懦无能的青年。
  他不喜欢交上一个怯懦的朋友。
  两人在厅堂上坐下,相对沉默良久,钟文麟忽然长叹一声,泪如雨下。
  柳千瑜冷冷地望着他,毫不同情的问道:“你为什么不敢动手呢?”
  钟文麟抱头哭泣起来。
  柳千瑜冷冷道:“你太怯懦了!刚才那种情形,你非动手不可!即使明知自己不是对方之敌,也非跟他拼拼不可!”
  钟文麟哭得很伤心。
  柳千瑜又冷冷道:“你知道么?你是名满天下的‘太湖大侠钟灿’的儿子,你岂可折了令尊的名头,你岂可眼睁睁看着小艳受辱而不救她?”
  钟文麟抬起了泪眼,哭着道:“柳兄,你难道要我上去送死么?”
  柳千瑜沉声道:“你不会死!令尊生前是武林中数一数二的剑术大家,那家伙再强也强不过你!”
  钟文麟哭道:“不,我……我不谙武功!”
  柳千瑜双目一直,失声道:“什么?”
  钟文麟道:“家父根本没教我武功,我对武功一窍不通,你叫我怎么跟人家打呢?”
  柳千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目惊愕长久,才道:“这是真的么?”
  钟文麟点头痛哭道:“真的!家父不肯教我武功,他不要我涉足武林,他要我做个普通人,要我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因此他连一招半式也没教给我!”
  柳千瑜惊诧不已,又问道:“那么,你为什么带剑在身?”
  钟文麟道:“自从家父逝世后,自从我花光了家产后,全城之人就开始轻视我,开始对我不客气,所以我带上了家父这口宝剑。希望吓唬吓唬那些瞧不起我的人,而且……我一直幻想能像家父那样做一位人人尊敬的大侠客,所以我带上了这口宝剑,我知道这很可笑,不过我忍不住要这样做……”
  他抬目望着柳千瑜,继续道:“所以,刚才我若拔剑动手,我一定会死在那人的剑下,你认为我一定要去送死才对么?”
  柳千瑜神情变得异常严肃,长叹一声道:“你何不早说呢?”
  钟文麟悲怆地道:“我觉得,承认自己不谙武功是一种羞耻!”
  柳千瑜道:“但你刚才应该告诉我,你如果说明你不会武功,我便可替你出战,我可以一剑宰了那小子!”
  钟文麟低头默泣。
  柳千瑜来回踱步,连声叹气道:“如今完了!平白受了人家一次奇耻大辱,小艳恐怕不会再跟你要好了!”
  钟文麟感到痛不欲生。
  柳千瑜沉思有顷,突然道:“走!我们现在再到醉仙院去!”
  钟文麟一呆道:“去干什么?”
  柳千瑜道:“我去告诉那家伙,说明你不谙武功,然后由我向他叫阵,这样可以为你挽回一些面子。”
  钟文麟摇头道:“不,我不去了,我没有脸再见小艳……”
  柳千瑜道:“她若知你不会武功,一定会原谅你的,去吧!”
  钟文麟又摇头道:“不,我受够了,我不愿再面对那些歧视我的眼光。我只想……只想赶快离开此地,走的越远越好!柳兄,我们这就动身如何?”
  柳千瑜紧绷着面孔,没有回答,他的心情十分沉重,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在此之前,他根本不知道钟文麟是个不谙武功的人,他原以为钟文麟家学渊源,剑术一定不弱,所差的只是江湖经验而已,所以他很乐意带他到江湖上去闯一闯,让他变成一个有用的青年。可是现在一知他不谙武功,他的双肩顿时如荷重担,感到沉重起来。
  他是个文弱的青年,又是钟家唯一的后嗣,而自己却是一个成天在刀头上舐血的人,过的是一种步步危险的日子,岂能带着他行道江湖?万一碰上了厉害劲敌,而对方误认他是自己的同党,下手伤了他,自己将如何向“四海游侠钟辉”交代?
  所以,柳千瑜感到为难极了。
  钟文麟目露恳求之色道:“如何?咱们现在就离开无锡好吗?”
  柳千瑜眉峰紧锁,仍未回答。
  钟文麟痛苦地道:“钟兄,现在连你也瞧不起我了,不愿与我为友了,是不是?”
  柳千瑜摇头道:“不是,我们永远是好朋友!”
  钟文麟道:“那么,请你答应我,立刻离开此地,好么?”
  柳千瑜沉吟道:“小弟觉得……钟兄若要跟着小弟出去闯天下,只怕很危险……”
  钟文麟惑然道:“危险!会有什么危险?”
  柳千瑜道:“小弟原以为钟兄必有一身高深的剑术,所以才想带钟兄出外见见世面。既然钟兄不会武功,这样一来,小弟若带你出去,可能会连累你受害,因为小弟锋芒过盛,有不少黑道人物都想收拾小弟之命,你若跟着小弟,只怕会受到连累。”
  钟文麟忽然冲口道:“你教我剑术如何?”
  柳千瑜一怔道:“教你剑术?”
  钟文麟满怀希望的道:“是的,现在我只有学成武功,才有勇气继续做人,柳兄,你答应我这个要求,好不好?”
  柳千瑜对他这个要求感到十分突兀,沉默了好一会,才道:“钟兄如欲练武,似应找令叔才对……”
  钟文麟道:“不,我叔叔不会答应教我的,家父临终时曾严嘱他不许传我武功,他答应了,所以我若向他要求练武,他一定不会答应。”
  柳千瑜笑道:“既然如此,小弟如传授钟兄剑术,岂非违背令尊苦心?”
  钟文麟道:“不,现在情形不同了,我如不练武充实自己,便永远没有勇气做人。”
  柳千瑜来回踱步。
  钟文麟又道:“我必须改变自己,把自己变成另外一个人,才有勇气面对一切!柳兄,答应我!不要让我在人前做个乌龟孙子,求求你,好么?”
  柳千瑜沉吟道:“钟兄练武的目的,是不是为了找那姓阴的报仇雪恨?”
  钟文麟摇头道:“不,那是不可能的,等我练成了武功时,那家伙已不知到那里去了,我又怎能找他报仇雪恨?”
  柳千瑜道:“小弟也不希望钟兄找他报仇。钟兄学武的目的,应该只作防身和强健自己的体魄,若是为了报仇雪恨,那还是不学的好。”
  钟文麟连连点头道:“我知道!我知道!”
  柳千瑜道:“学成武功之后,更不能恃技为恶,胡乱杀人。”
  钟文麟又点头道:“当然,我只想充实自己,对做人恢复信心而已。”
  柳千瑜道:“好,小弟教你!”
  钟文麟大喜,深深向柳千瑜一揖道:“多谢柳兄!多谢柳兄!”
  柳千瑜道:“钟兄请去收拾打点一下,咱们立刻离开此地,找个练武的地方去。”

×      ×      ×

  茅山。
  地在句容县东南四十四里处,距离无锡约一百七十里。
  茅山又名三茅山,传说汉茅盈舆弟丧,因自咸阳来,修炼于华阳洞而得道,乃称三茅君。山中奇峰林立,古木参天,景色极佳。
  在大茅峰左方半里处,有座隐秘的山洞,洞中很宽大,洞口长着一丛丛的青竹。
  此刻,一大片的青竹已被砍倒。
  是被柳千瑜的利剑砍倒的。
  他的剑一出手,势如狂风卷地,只听“唰!”的一声,顿时就有十多枝青竹应声断倒,断口平整得可以让人躺在上面!
  钟文麟也没闲着,他把倒下的青竹一一拖去远处抛掉,并清理地面的败枝枯叶。
  两人忙了半天,才将那山洞口清理出一块平坦的空地来。
  柳千瑜举袖揩汗,笑道:“好了,从今天开始,这是钟兄练剑之地。”
  钟文麟笑道:“此地人迹罕至,确是练剑的好地方,但是吃的怎么办?”
  柳千瑜道:“我们已带来了一个月的口粮,等快要吃完的时候,小弟再下山采购。”
  钟文麟道:“也好,现在我肚子饿了,我们先来吃些干粮如何?”
  柳千瑜道:“好。”
  于是,两人走入山洞,取出干粮,相对席地而坐,吃了起来。
  钟文麟自小在无锡长大,从未在山林间生活过,今天来到这茅山深处,看不见一个歧视他的人,心胸感到宽舒无比,故边吃边笑道:“这地方太好了,我可以在这种地方过一辈子也不会感到厌倦。”
  柳千瑜道:“但人是不能永远离群索居的,将来你仍须回到城市。”
  钟文麟道:“我喜欢这些草木,这些草木不会侮辱我,其歧视我。”
  柳千瑜笑道:“你如能把城市中的人当作草木,那就不会难过了。”
  钟文麟道:“也许有一天我会的。”
  柳千瑜道:“但你可以把他们当作草木,却不能像铲除草木一样去伤害他们。”
  钟文麟道:“我知道。”
  柳千瑜道:“这几天在路上,你对我那册剑谱领悟了多少?”
  钟文麟道:“一知半解而已。”
  柳千瑜道:“能有一知半解,这就不错了,等小弟开始一招一招指导你的时候,你学起来就快了。”
  钟文麟问道:“柳兄认为我要多久才能成为一个剑士呢?”
  柳千瑜道:“这要看钟兄的天份而定,有人练了一辈子的剑也无法成为一个剑士,也有人仅练半年即成杰出的剑士。”
  钟文麟惊讶道:“半年?”
  柳千瑜点头道:“是的,那要天份很高才行。天份高的人,领悟力强,能闻一知十,举一反三,不过这种奇才毕竟不多,通常能在一两年间有所成就,就算很不错了。”
  钟文麟想了想,苦笑道:“若要两三年,那问题可就严重了。”
  柳千瑜正色道:“只要有毅力,肯吃苦,天下无事不可成功的!”
  钟文麟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到我们的银子,如今仅剩下五十两银子,如何能度过两三年的日子呢?”
  柳千瑜笑“哦”一声道:“这一点钟兄不必发愁,过些时候,小弟打算前往金陵一行,那边小弟有几位好朋友,他们可以借钱给我。”
  钟文麟感慨地道:“柳兄为我付出这么多,将来我不知要怎么报答你才好。”
  柳千瑜道:“不要这么说,小弟这条命,还不是钟兄相救的么?”
  钟文麟道:“可是我对柳兄并未花费多少钱。”
  柳千瑜笑道:“朋友间的有情,是不能以金钱来衡量的,钟兄以后莫再谈钱。”
  钟文麟点点头。
  两人吃了些干粮,又到洞外喝了些泉水,再回到山洞时,钟文麟已迫不及待的道:“柳兄,我们这就开始如何?”
  柳千瑜失笑道:“钟兄何必急急乃尔?我们今天刚到,先歇一天,明日再开始也不迟呀!”
  钟文麟道:“现在距天黑尚有一段时候,我现在开始学,不就可以多学一两招?”
  柳千瑜道:“也罢,不过在开始教你剑术之前,小弟仍要再噜苏一次,小弟答应传授钟兄剑术,只想让钟兄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有用之人,可不希望钟兄恃技凌人,甚至杀人,这一点钟兄要牢记在心。”
  钟文麟道:“我明白,柳兄放心好了。”
  柳千瑜道:“小弟在剑术上略有成就,但自出道迄今,还没杀过一人,希望钟兄将来学成之后,也能如此,否则小弟的罪孽就重了。”
  钟文麟道:“柳兄看我是那样的人么?”
  柳千瑜微微一笑道:“有许多人在学成一身武功之后,性情会有很大的变化……”
  钟文麟道:“我不会变的。”
  柳千瑜没再说话,他先由包袱旁边抽出一支长约三尺的铁棒,笑道:“今后数月之内,这支铁棒便是钟兄的剑了。”
  钟文麟感到不解,愕然道:“我又现成的一口宝剑,何必用那铁棒?”
  柳千瑜微笑道:“开始练剑时,绝对不能使用真剑,因为容易伤了自己,而且小弟的剑术以快为主,故须先用铁棒练起。”
  钟文麟问道:“为什么?”
  柳千瑜将铁棒递出,笑道:“钟兄拿拿看。”
  钟文麟接过铁棒,感到十分沉重,不禁叫了起来,道:“啊哎,好重,怕有十五斤吧?”
  柳千瑜道:“没有,十斤而已。”
  钟文麟摇摇头道:“我有点不懂……”
  柳千瑜含笑道:“钟兄还不明白?”
  钟文麟道:“是的。”
  柳千瑜道:“钟兄奇怪小弟的剑术既然以快为主,现在却要用这笨重的铁棒来代替真剑,怎能使得快,对么?”
  钟文麟道:“对呀!这么重的铁棒,要我举起来都有些吃力,如何能使得快。”
  柳千瑜道:“不错,小弟初学时,也一样快不起来。不过,打个比喻吧,你有没有听过有许多人在练轻功飞纵术时,先在脚上绑上几块铁板,等练过一段时日后,再将铁板解下,那时候奔跑起来,便有一种身轻如燕纵跃自如的感觉——”
  钟文麟恍然大悟,脱口道:“我明白啦!”
  柳千瑜一笑道:“所以,等你练成了一路闪电剑法后,再改用真剑,那时候你的出剑就会像闪电那样快。”
  钟文麟大喜道:“好极了,我们这就开始吧。”
  柳千瑜于是拔出了长剑,道:“今天小弟先教你起手的三式,请仔细看看……”
  说毕,举剑慢慢演出招式。

×      ×      ×

  转眼间已过了一个月。
  两人揣上山的粮食已吃完,柳千瑜乃下山采购,钟文麟则留在山上勤练闪电剑法;他每天从天亮到天黑,除了吃饭之外,没有一刻歇息过,也未曾走离山洞百步以外,他的脑中除了“剑”之外,已没有别的东西,甚至也很少想到小艳……

×      ×      ×

  又过了半个月。
  柳千瑜对钟文麟的学习能力很表满意,但因养给的问题,他乃决定赴金陵一行。
  “最迟一个月,小弟一定回来!”
  送走柳千瑜后,钟文麟仍然孜孜不倦的勤练闪电剑术,仍然从早练到晚,一刻也不肯浪费。
  这可能是遗传,也可能是一种自勉,他对剑术竟有一股狂热的爱好,其进境竟有一日千里之势!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十七
上一篇:
十五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