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秦红 侠骨奇情 正文

二十六
2021-03-20 18:01:54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来了!”
  “那小子来了!”
  飞龙大马场顿时骚动起来。
  五位在场戒备的武师一见谭有龙走入马场,立即纷纷撤出兵器,准备上前拦截,不让他接近主人林国镛。
  林国镛却已有恃无恐,他看了站在附近佯装挑马的钟文麟一眼,然后举步反向谭有龙迎上去。
  谭有龙在场上立定,看看站在面前的五位武师,轻轻的一笑道:“哼,还是你们这几个窝囊废么?”
  林国镛越前而去,怒气冲冲的一指他喝叱道:“小子,你又来干什么!”
  谭有龙冷笑道:“干什么?难道你忘了那天我说的话?我要你在今天请个有本事的帮手来——”
  林国镛不让他说下去,又大喝道:“你别做梦,老汉不会再给你银子了。你这个无法无天的小贼,你也不想想这是什么地方,居然光天化日要来勒索五万两银子!告诉你,银子没有,命倒有一条!”
  谭有龙面色一变道:“你说什么?谁要勒索你五万两银子?”
  林国镛冷笑道:“好呀!你看今天有许多客人在,不敢承认是不是?”
  这时,十几个正在场上进行交易的顾客一看主人和一个青年在吵架,纷纷围聚过来观看,钟文麟自然是其中一个,他上前假作和事佬道:“别吵,别吵,大家有话好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林国镛戟指谭有龙怒气冲冲道:“这小子看老汉好欺负,竟然一再前来勒索银两,半个月前竟要老汉准备五万两银子送给他,你们看这是什么世界啊!”
  谭有龙勃然大怒,瞪目厉声道:“林国镛!你说话可要凭良心,我是来报杀父之仇的,谁要勒索你五万两银子!”
  林国镛气得“吹胡子瞪眼睛”,破口大骂道:“好小子,半个月前你当着许多人面前打倒我五个人,还要我在今天准备五万两银子给你。现在你看这里人多,不敢认账了。这也罢了,竟然还要含血喷人,你……你简直不是人!”
  谭有龙气炸了肺,右手一探一扬,已将佩刀拔出,一指林国镛,厉喝道:“老贼头,我今天不杀你,誓不为人!”
  说毕,挥刀扑上。
  钟文麟飘身而出,拦住他道:“别忙。我看你这个人胆子也太大了!此地可是有王法的地方,容不得你胡作胡为!”
  谭有龙怒道:“你是何人?”
  钟文麟悠悠一笑道:“路见不平之人!”
  谭有龙叱道:“这里没你的事,你给我滚开!”
  钟文麟缓缓道:“天下人管天下事,我看不顺眼的事,就要管上一管!”
  谭有龙目中杀气大盛,瞪视他片刻,突然冷笑一声道:“我明白了,你是林老贼请来的帮手,对不对?”
  钟文麟摇头道:“不对,我是来买马的。”
  谭有龙手中宝刀往外一指,沉声道:“那么,你给我让开,我谭有龙杀了老贼后,自会向武林同道解释,现在你别管闲事!”
  他说出自己“谭有龙”三字,是要钟文麟知难而退,因为他认为凡是在江湖上走动的人,即使没见过他本人,也都听过他“天龙刀谭有龙”六个字,他的名号在武林中是叫得响的。
  但钟文麟却不知道。他“行道”江湖才不过半年之久,除了知道一些武林前辈之外,对新崛起的武林名手可说毫无所知,因之毫不把谭有龙的话放在心上。闻言笑了笑道:“哼,单看阁下这副凶暴野蛮的态度,就知阁下绝非善类。我告诉你,今天我管闲事管定了!”
  谭有龙厉笑道:“好,今天我就让你领略多管闲事的滋味——拔出你的剑来吧!”
  钟文麟笑道:“别急,在这里动手太惊世骇俗了。咱们找个偏僻的地点如何?”
  谭有龙是走过江湖的人,一听便知对方是林国镛雇来的帮手,也知对方邀自己觅地解决,是有收拾自己之意,说不定对方已在别处埋下伏兵,要自己去上当,故此不愿接受,冷笑道:“不必另觅地点,就在这里解决好了!”
  钟文麟道:“我是打抱不平的人,若在这里杀了你,连累林老先生吃官司可不大好。”
  谭有龙道:“他不会吃官司的,我决定要他今天去见阎王!”
  钟文麟大笑道:“嘿!好狂的口气,阁下大概还不曾见过能人。”
  谭有龙双目一瞪,沉叱道:“要动手就拔剑,否则滚开去!”
  钟文麟见对方不肯跟自己离开马场,就得放弃原定的计划,以优雅的姿态慢慢的拔出宝剑,抱剑一拱道:“请!”
  谭有龙喝声“接招”欺身挥刀便劈,一开始便使出真功夫,刀若蛟龙,呼呼呼的一口气劈出五六刀。
  钟文麟运剑对挡,一招一招把他接住,但似挡不住对方雄浑的力道,架住最后一刀时,已然站立不住,登登登退了三步。
  谭有龙原就不信林国镛能够请到出类拔萃的武林高手,现在交手下见对方身手虽不弱,力气却还远逊自己,登时生起轻敌之心,出手更无顾忌,绵绵猛攻上去。
  钟文麟连连倒退,看样子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
  这使林国镛看得胆战心惊,急出了一身冷汗,暗忖道:“糟糕!这位快剑钟文麟敢情是个浪得虚名之人,他若斗不过那小子,我林国镛老命休矣!”
  一位武师靠近他身侧,低声问道:“老东家,那人是您老请来的么?”
  林国镛搓手焦急道:“正是,他竟敌不过那小子,真出我意料之外……”
  武师问道:“他是何方神圣?”
  林国镛道:“一个很有名气的人,是……是……唉,他一再叮咛我不要透露他的姓名呢!”
  武师冷笑道:“我看他绝非那姓谭的之敌,不出二十招必将受伤落败!”
  林国镛忧心如焚道:“这怎么办?他妈的,我已经付了他二千五百两银子了,他若反被杀死,我林国镛岂非吃亏大了?”
  “嗖嗖嗖!”
  谭有龙刀若银龙,一连猛劈,将钟文麟逼到一角落,但他并无杀害钟文麟的心意,一看钟文麟毫无还手之力,忽然停止进攻,不屑的一撇嘴唇道:“给你一条生路滚吧!”
  语毕,转身改向林国镛走去。
  钟文麟喝道:“别走,还没完呢!”
  谭有龙掉头冷笑道:“哼,还想再打么?”
  一言甫毕,蓦见一道剑光飞洒而至,心中一惊,疾忙斜身闪避。
  但是,由于他没料到钟文麟会出剑竟快如闪电,待想举刀招架时,已然来不及。
  “喳!”的一声,一只左手顿被钟文麟的剑齐肘斩断,登时鲜血飞溅!
  谭有龙呆了呆,瞪望齐肘断去的左腕片刻之后,才发出一声惨叫,仰身倒了下去。

×      ×      ×

  一辆马车,在一条古道上缓缓前进。
  驾车的是闪电剑柳千瑜。
  他小心谨慎的开着车,看见道上有土坑,便绕了过去,不让车轮碾过坑穴而引起车厢的震动。
  他这辆马车是一大早由宜兴开出的,现在还只行驶了二十几里路,而时间已交巳牌,原因是他开得慢,因为他载送的是一位病势沉重的老妇人。
  “有龙,有龙……”
  忽然,车厢中的老妇人发出带着呻吟的呼唤。
  柳千瑜连忙把车停住,撩开车帘,探头进去,含着恭敬的笑容道:“伯母,您醒来了?”
  老妇人形容枯槁,直直的躺在车厢中,身上盖着一条破被,那深陷的眼睛微微睁开,吐出软弱的声音道:“有龙呢?”
  柳千瑜道:“有龙兄去办点事情,大概今天中午就可赶回来了。”
  老妇人问道:“他去办什么事情?”
  柳千瑜支吾了一下,才答道:“是一点小事。伯母您好好歇着,不要操心。”
  老妇人忽然脸色一变道:“他是不是去找那林国镛报仇?”
  柳千瑜生硬的点头一下,笑笑的轻声道:“是的,伯母。”
  老妇人大惊,挣扎坐起,连叫道:“快!快去喊他回来!他不能……不能去找那恶霸!那恶霸心黑手辣,身边养着许多打手!有龙这一去一定……一定凶多吉少,你快去喊他回来!”
  柳千瑜安慰道:“伯母您不必着急,有龙兄的武功高强,他对付得了的。”
  老妇人喘了一阵气之后,又道:“不行!他不能去报仇,他一个人怎斗得过那些恶人?求求你,快替我去喊他回来!我不要他报什么仇,我只要他平平安安的过日子。我只有他这么一个儿子,若有个三长两短,叫我今后怎么办?”
  柳千瑜道:“不会的,伯母,有龙兄他——”
  老妇人截口道:“去!去!不要再多说。我丈夫死在林国镛那老贼的手里,我这个儿子可不能再死在他手里,你快去啊!”
  柳千瑜不敢太违拗,便道:“那么,小侄先送伯母去镇上安顿好后,再去叫有龙兄回来就是了。”
  老妇人道:“这地方是哪里?”
  柳千瑜道:“前面一二里便是徐舍了。”
  老妇人道:“那么,你快送我到镇上,立刻就赶去飞龙大马场,把有龙叫回来!”
  柳千瑜道:“是的,伯母,您请躺下吧。”
  他见老妇人躺下后,才继续开车前进;行约一里多远,来到徐舍镇上,他便在一家小客寓停下,开了一间客房,将老妇人扶入房中,然后召来店小二叮咛一番,先给了他一锭银子,对那老妇人道:“伯母,小侄这就去叫有龙兄回来,您老安心在此歇着,大概最迟天黑前小侄和有龙兄可赶回来了。”
  老妇人无力的挥挥手道:“快去!告诉有龙,他若不听我的话,就不是我儿子!”
  柳千瑜躬身一礼道:“是,小侄去了。”
  语毕,转身出房,离开客寓,急急徒步朝宜兴县城赶回去。
  他和“天龙刀谭有龙”是结义兄弟,两人情同手足,每年总要见一次面;那天他离开钟文麟时,说要找一位朋友,说的就是谭有龙。
  他对谭有龙的武功很有信心,知道他必能报杀父之仇,但是他不能不答应伯母的要求,所以他决定赶去飞龙大马场看看,如有必要,就助谭有龙一臂之力,然后带谭有龙一同返回徐舍,免得伯母牵肠挂肚。
  一路疾走,晌午时分,便已赶到飞龙大马场了。
  但是,就在他一脚踏入飞龙大马场之际,正好眼见拜兄谭有龙中剑倒下!他大吃一惊,口发暴吼,腾身急扑过去。
  钟文麟猛见柳千瑜来临,心中也大吃一惊,连忙转身疾遁,身形连纵带窜,越过马场边的栅栏,一溜烟似的逃走了。
  柳千瑜看见拜兄谭有龙断了一手,伤势甚重,顾不得追敌,一个箭步跳到谭有龙身边,急叫道:“有龙兄!有龙兄!”
  谭有龙看了柳千瑜一眼,惨笑道:“柳弟!”
  头一歪,昏死过去了。
  柳千瑜连忙骈指疾出,闭住了他臂上的血脉,再取出一条汗巾,紧紧绑住臂部断口,看见血已止住了,这才起身向林国镛走去。
  他的一张脸,冷峻如刀!
  林国镛看了心中害怕,不觉一步一步倒退。
  那五位武师立即上前挡住柳千瑜,大喝道:“站住,你要干什么?”
  柳千瑜一步不停,视若无睹的继续向林国镛欺去,口中冷冷道:“让开!”
  一位手执一柄九环泼风刀的武师把刀一扬,沉声笑道:“小子,你这是找死!”
  刀锋猛然一抛,竟向柳千瑜的颈部攻去。
  柳千瑜冷哼一声,身形倏地旋了一转,也不见他拔剑出鞘,一道剑光却已如飞虹般的出现,在对方及另四位武师的头上闪过。
  “啊!”
  手执九环泼风刀的武师赶到头上一凉,惊呼一声,慌忙撤刀疾退,伸手一摸头顶,摸着了一巴掌的血,原来已被柳千瑜一剑削下一片头皮。
  另四个武师也一样,各被削下一片头皮,但他们一时还茫然不觉,过了片刻之后,才感觉疼痛,才大吃一惊,吓得纷纷暴退。
  柳千瑜闪步一欺,便到林国镛身前,抬剑抵上林国镛的心口,冷冷道:“他是谁?”
  林国镛面如土色,气都喘不过来,结结巴巴的道:“你……你请把剑收……收回去,有……有话好说……”
  柳千瑜厉声道:“快说,他是谁?”
  林国镛直抖牙,道:“我不……不知道,他是……他是来买……买马的客人啊!”
  柳千瑜目中暴射杀气,以无比冷峻的声音道:“你真的不说实话?”
  林国镛感觉出他要一剑刺入自己心窝了,惊得冷汗直冒,颤声道:“好,我……我告诉你,但……但是你须答应不杀我!”
  柳千瑜道:“你说了我便不杀你,你这老匹夫的命该由我拜兄来收拾!”
  林国镛战战兢兢道:“是是……是是……”
  柳千瑜把剑微微向前一送,喝道:“快说!”
  林国镛骇叫道:“是!我说!我说!他是……是快剑钟文麟!”
  柳千瑜心头一震,失声道:“什么?你说他是谁?”
  林国镛道:“快剑钟文麟!快剑钟文麟!”
  柳千瑜大怒道:“你胡说!”
  林国镛急声道:“真的!真的!是我给他五千两银子,雇请他来的!”
  柳千瑜方才赶入马场时,曾见了那“凶徒”一眼,觉得他根本不像钟文麟,故不肯相信他的话,怒喝道:“老匹夫!那人根本不是钟文麟,你再不说实话,我一剑刺穿你!”
  林国镛又惊又急,连声道:“我没说谎,他确是钟文麟。他怕被人认出,因以改变了面貌。不信你可以去问他,他就住在太湖!”
  柳千瑜一听钟文麟改变了面貌,浑身突然感到一阵寒冷,瞪望他好半天,才咬牙切齿道:“好,我会去查明白,若证明你说谎诬陷,我会回来要你的老命!”
  语毕,收回长剑,纳入鞘中,转身去抱起谭有龙,往外走去……

相关热词搜索:侠骨奇情

下一篇:二十七
上一篇:
二十五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