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回 救兄出险
2021-03-12 18:09:16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时周文彬穴道已解,岂甘受人轻蔑,两眼一 翻,冷笑道:“你是什么人?敢对老朽如此无礼?”
  那年轻人把目光一收。并未理睬周文彬,却又向包尚英微微一笑道:“如此说来,是小弟失言了,有请兄台让过一步如何?”
  包尚英虽不知对方要做什么,仍依言向一侧闪开丈余,那年轻人这才面对周文彬冷笑道:“黄毛秀才”周文彬,你可认识在下?”
  周文彬见对方一见面就叫出自己名号,而且出言不逊,不觉既讶异又愤怒,吼道:“老朽何等人物,怎会认识你这种后生小辈!”
  “你不认识在下,在下可认得你!”
  “认识老朽又如伺?”
  “你一生暗箭伤人,今日被在下遇上了,就是你的死期到了。”
  周文彬怒极之下,反而笑了起来,道:“不错,老朽就是周文彬,向来人不犯我,找还不一定放得过人家,小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年轻人面色陡在一凝,连冷笑都收敛了,声色俱厉的道:“周文彬,你出手吧!”
  周文彬见那年轻人出手的冷峻,这才心生警惕,暗道:“看这小子,很可能也和包尚英一样,不是个好惹的人物,何况还有包尚英虎视眈眈的站在一旁。就是胜得了他,只怕也奈何不了他,这种有败无胜处处吃亏的架,实在打不得……”
  此念一生,他立刻呵呵笑了起来道:“少侠,老朽还没请教你上姓高名?”
  年轻人冷声道:“凭你‘黄毛秀才’还不配问在下的姓名,更别想动歪脑筋,打坏主意,若再不出手,等在下一出于,你就没有出手机会了。”
  周文彬最懂厚黑学,打定了主意,便决不与对方生气,又是呵呵一笑,道:“少侠且听……”
  谁知他话未说完,年轻人便剑眉一挑,喝道:“闭嘴,谁跟你罗嗦!”
  喝声中,年轻人身形一闪而起,手中带起—-道寒芒,向周文彬卷去。
  周文彬想不到年轻人的脾气如此倔傲,说出来的话,便无还价余地,为求自保,迫得他不得不慌忙出手接招。
  岂知那年轻人手中寒芒一敛。人又退了回去。
  周文彬刚松了一口气,忽然感觉左臂之上发出一阵剧痛,他急急低头看去。
  这才看到自己的一条左臂正向地上落去。
  年轻人出手切断周文彬一条手臂,一进一退,快得无以伦比,他退身之后,周文彬才觉出疼痛,才看到手臂落地。这种快得不能再快的身法和手法,连包尚英都看得大感骇异。
  年轻人回到原来立身之处后,手中却空无一物,谁也不知道他刚才用的是什么兵刃,也没看出他的兵刃藏在什么地方?
  这时,周文彬已自闭穴道止住了血,否则失血过多,必定会当场毙命,饶是如此,却痛得他倒在地上翻滚。
  年轻人向地上瞥了一眼,收回目光道:“兄台,咱们该离开这里了。”
  包尚英连忙抱拳道:“兄台神功绝技,在下今天真是开了眼界。”
  年轻人淡淡一笑,道:“雕虫小技,攻其无备,不值识者一笑,有请兄台赐告上姓大名?”
  “敝姓包,草字尚英,兄台呢?”
  “小弟西门龙!”
  包尚英暗道:“西门龙这名字,江湖上似乎未听说过,也许他年纪轻,初出道的缘故吧!”
  只听西门龙笑道:“在当今武林,小弟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倒是包兄的大名,小弟却闻知已久,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包尚英皱了皱眉,道:“在下初履中原,而且绝少与人接触,四门兄怎么会听说过在下?”
  “无名岛的大名,谁人不知,在当今武林包姓之人,只有无名岛一家,小弟就是凭想象也可以想到。”
  西门龙接着又道:“包兄不知因何与‘黄毛秀才’走在一起?”
  包尚英叹了口气,道:“西门兄有所不知,二家兄目前正落在天狗门中,刚才在下便是挟他为人质,逃出谷来。”
  西门龙一跺脚道:“包兄为何不早说,如果你—人孤掌难鸣,小弟情愿相助一臂之力,把令兄救出来,走,小弟现在就陪你再进谷去。”
  说着,手拉包尚英,就要返身入谷去。
  包尚英摇头道:“西门兄,盛情心领了,家兄目前尚无危险,要救他也不必急在这一时。”
  西门龙微微一怔道:“包兄与令兄……”
  显然西门龙是会错了意。以为对方兄弟之间感情不大融洽,所以才有心让他兄长吃点苦头。
  其实他的想法也没错,哪有哥哥被人捉去,弟弟竟然不着急的道理?
  包尚英微笑道:“我们兄弟感情很好。”
  西门龙自觉失言,面色不禁一红,歉然道:“小弟……”
  包尚英纵声一笑,没让对方说下去,接着说道:“在下好饿。现在最想的,是好好的吃一顿!”
  “那么小弟作个小东,以为今日你我初交之庆。”
  两人同时起步,但见衣袂飘飘,步履从容,却奇快无比。
  霎时,便远离谷口,不见了人影。

×      ×      ×

  包尚英和西门龙一路之上,暗中似乎都在轻功上较劲,两人并肩齐头,十余里下来,还是一样无分先后,又奔行了二、三十里,看看渑池城廓已经在望。
  两人不由相视一笑,同时缓下脚步,两人奔行数十里,此刻都是一样气定神闲,可见在轻功上,他们是一时瑜亮,难分上下,由于惺惺相惜,彼此间的交情,无形中大大的迈进了一步。
  渑池城内有一家杏花村酒店,卖的是上好佳酿,两人因言语投机,大有相见恨晚之慨,直喝得带有几分醉意才回到客栈。
  也是巧合,两人竟是原本就住在同一客栈,而且客房正在隔壁,西门龙回房以后,房门一关,便没有了声息。
  包尚英则因惦念着二哥的安危,酒入愁肠愁更愁,一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直到三更过后才略有睡意。
  只小睡了半晌。包尚英忽然醒转,睁眼瞪着天花板半晌,倏然起身敲西门龙的门,西门龙由梦中惊醒,开门一看是包尚英,愕然问道:“包兄,什么事?”
  包尚英低声道:“在下决定现在就去营救家兄,西门兄是否愿意相助一臂之力?”
  西门龙带些不解的道:“包兄既然要救令兄,为什么当时不听小弟建议一同进谷营救,却要往返多跑将近百里路呢?”
  “在下当时的确是又饥又渴,功力大打折扣,而且白天采取行动,大不相宜,万一不能一举成功,后果就不堪设想。
  “也好,包兄请在门外稍待,小弟准备一下,就陪同包兄出发。”
  西门龙很快就出了房间。
  两人离开客栈,出了城,立即展开轻功,不足一个时辰,便已赶到谷口,西门龙低声道:“包兄是到过谷内的人,对里面的地形必有概略的认识,请在前面带路!”
  包尚英点点头道:“好,那么在下就占先了。”
  一路并未遇上桩卡,两人一直到达那座巨大木屋之前,居然未被对方发现。
  两人先隐身在暗处观察了一阵,并低声交换了一下意见。
  忽听西门龙道:“包兄你看,左方大树后山壁下有人!”
  包尚英转头望去,果见数丈外紧靠着山壁,有一个人影,他二话不说,纵身直向那人影闪电般掠去。
  那人分明是负责警戒的,只因天已四更,又倦又困,减低了警觉力,及至发觉有人来袭,连叫都设叫出,便被包尚英一指点昏过去,这时,西门龙也已随后来到。
  西门龙轻哦了声道:“包兄,山壁上有个洞门,很可能是外地牢,令兄会不会被囚禁在里面?”
  由于两人离得很近,包尚英只觉西门龙说话时吐气如兰,包尚英望向那洞口,忙点头道:“有此可能,咱们快进去看看!”
  两人刚进入洞内,便发现里面还有两名大汉在负责看守,那两名大汉本就背里面外,包尚英和西门龙一进入,便迎面对个正,双方都看得非常清楚,两名大汉一声沉喝,立即拔刀出招,可惜他们的身手,根本无法与包尚英、西门龙相抗,招术尚未施出,便已双双丧命,连闷哼之声都未发出,洞内点着灯,很快便发现包尚杰正屈身蜷伏在一堆干草上,似乎睡意正浓,对刚才发生的事,完全没有警觉,包尚英望着包尚杰,摇头叹了口气,道:“我二哥被他们下了迷药,神智不清……”
  西门龙截口问道;“是什么迷药,待小弟看看!”
  说着,走了过去,俯身掀开包尚杰的眼皮,仔细观察了半晌,才淡淡一笑道:“这种迷药,难不倒小弟。”
  他边说边探手入怀。取出一只小小玉瓶,倒出一粒白色丹丸,纳入包尚杰口中,然后站起身道:“稍候片刻,令兄就可清醒了!”
  包尚英大为感激道:“在下失敬,想不到西门兄还是位医中圣手。”
  西门龙面色微红道:“包兄过奖了。”
  包尚英忽然心中一动,道:“在下想到一个人,不知西门兄是否知道?”
  “包兄问的是什么人?”
  “在下听说中原武林道上,有位胸罗万有、医道绝世的圣手医隐西门子瑜老前辈,不知是否西门兄的本家?”
  西门龙绽开白玉般的贝齿。笑道:“正是家伯。”
  包尚英大感兴奋的道:“那太好了,怪不得西门兄也是医中高手。”
  就在这时。
  忽听一声冷笑,自洞外飘进来道:“里面是什么人,竟敢闯进地牢劫囚,你们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
  包尚英转头向洞外望去,月光下,只见一个黑袍老人,身后跟着两个汉子,缓步走了进来。

×      ×      ×

  看对方那样子,显然没把劫囚的人放在眼里,但当他进入洞内,看清是包尚英之后,却立刻全身发起抖来。
  包尚英昨天日间一战,生擒活捉了“黄毛秀才”周文彬,已是威震群魔,那黑袍老人一见洞中之人竟是包尚英,教他如何不胆颤心惊,别看一般恶人杀起人来,手起刀落,连眼皮都不眨一下,但当他自己成为别人俎上之肉时,反而比准都怕死惜命。
  包尚英目光刚向那老人脸上一落,那老人便膝一软,跪倒在地上,包尚英冷笑一声,道:“快去报与你们坛主知道,在下即将出谷,他若懂得待客之道,就列队欢送吧!”
  然后挥袖一拂,发出一股强大的暗劲,震得那三人一路滚出洞外,这时,身后发出一声长长的吁气之声,西门龙紧跟着道:“包兄,令兄已经清醒过来了。”
  包尚英回头看去,果见包尚杰已翻身从草堆中站了起来,包尚英急急奔过去,扶住包尚杰,叫了声“二哥”,止不住热泪夺眶面出,包尚杰天生开朗,见了三弟,只有高兴,完全忘了自己所受的痛苦,他一把抱住包尚英肩头,道:“三弟,你来了就好,二哥这次可是栽跟头栽大了,走!先离开这地方再说。”
  包尚英道:“兄弟有位朋友也一起来了,先请二哥认识认识。”
  包尚杰料想西门龙也是来救自己的,不待引见,已是双拳一抱,望着西门龙道;“兄弟包尚杰,幸会!幸会!”
  西门龙连忙还礼道:“小弟西门龙,久仰!久仰!”
  包尚杰俯下身,捡起一把兵刃道:“咱们该早点脱离险境,现在就走吧!”
  三人刚走出洞口,便听对面那棵大树上,传来一声沉喝:“站住!”
  包尚杰冷哼一声道:“不站住又怎么样?”
  他话声未落,便纵身而起,凌空直向那大树上方扑去,包尚英高叫道:“二哥,小心!”也跟着随后扑去。

×      ×      ×

  就在这时。
  只听那大树的枝叶中传来一阵弩箭发射之声,五、六只弩箭,急射而至。
  好在包尚杰长身而起之际,早已运气戒备,手中兵刃一抡,舞起一团刀幕,掩住了身子,依然疾扑树上,一阵叮叮当当之声,那五、六支来箭,全被包尚杰手中兵刃击落。
  包尚杰身形奇快,树上那批弩箭手射出第一批弩箭之后,还来不及第二次发射,包尚杰已逼近他们,展开搏杀,转瞬间。树上所有的弩箭手,全被砍落树下。
  包尚英见二哥出手如此凌厉,也暗自佩服,树上敌人已除,他只有先行落下地面,包尚杰总算出了胸中一口闷气,回身脚落实地,望着西门龙讪讪一笑道:“对付这种人,绝对不能手软,否则就后悔莫及了。”
  其实西门龙并不认为他心狠手辣,只因包尚杰本性善良,这样出手之后,自己觉得有些过分,所以才说出这种话来,以便向这位新认识的朋友稍作解释。
  西门龙点头一笑道:“包二侠说的对,行侠仗义,应从大处着眼,妇人之仁,反而容易误事。”
  包尚杰笑了笑,道:“我们现在就向外闯吧!”
  刚刚转出树林,只听弓弦响处,弩箭如雨,排空而来,分由三个不同方向射至,这一阵如甫急弩,使得三人不得不一面挥动兵刃护身,一面被迫再退回大树之后,包尚杰回顾了一眼,道:“我们不能被困在这里,必须另想办法。”
  包尚英道:“夜暗之中,我们想突破对方的弩箭封锁固然困难,但他们想对付我们也不容易,咱们用不着由正面硬冲。”
  包尚杰略一沉忖道:“三弟可有什么好办法?”
  包尚杰立即举手折了三段带叶的树枝,内力一吐,扬腕抛了出去,远处看来,宛如三条人影飞纵而出。
  一阵急弩猛射之下,那三段树枝,直飞出四、五丈才落下地面,西门龙如法泡制,接着也抛出三团树枝,吸引了一阵箭雨,当包尚英第三次抛出树枝后,箭雨显然已减少了很多。
  接着,又抛出二、三次,对方便不再上当了,当然,也许是弩箭已尽,包尚英低声道:“差不多了,这次我们也跟着出去吧!”
  这次,他们每人折了一段树枝,但不是抛出去,而是隐住身形,向外飞纵出去,这情形从对面看来,分明又是三团带叶的树枝,看不见人影,虽有几支冷箭射来,也未射中目标,三人纵出三、四丈后,身形一敛,立刻卧倒地上,这从对方看来。仍认为是三段树枝,力竭而落,三人伏在地上略待片刻,猛然腾身跃起,直向外凌空掠去,并且在纵身之前,先抛出树枝,只听对方有人大叫道:“咱们上当了,这次好像真的是人,快快放箭!”
  一时之间,百弩齐发,箭雨漫空,破风之声,不绝于耳。
  可惜全射在那三段树枝上。
  待弩箭手再欲发射时,包尚杰等三人,已凌空扑下。
  弩箭手们张口结舌之下,顿时阵势大乱,谁也顾不得再出手,但见刀光剑影,疾如闪电,那些弩箭手们,片刻间便被放倒了三、四十个,余下的七、八个算是见机得快,趋乱逃之天天。
  箭阵一破,包尚杰等三人很快便来到木屋前。
  这时,木屋内人影晃动,但却没一个人敢出来。
  包尚英喝道:“把‘黄毛秀才’周文彬找出来答话!”
  他这样说话,只不过是试探而已,因为周文彬昨日下午已被西门龙斩断一条左臂,纵然不死,也必在疗伤中,当真大出包尚英意外,不久之后,“黄毛秀才”周文彬竟真的出现了,他是在两名大汉搀扶下,从木屋内走了出来。
  不管如何,这老家伙的胆量还是够大的,周文彬一出木屋就大叫道:“包尚英,你也未免欺人太甚,不要以为我们坛主、副坛主不在。老朽就不敢放手对付你!”
  包尚英朗声笑道:“‘黄毛秀才’,你已经被砍掉一条膀子,居然还敢说大话!”
  “老朽说的是实话,老朽虽然不能再战,但本谷的弟子们却还有好几百,难道还怕了你不成?”
  包尚英说道:“‘黄毛秀才’你误会了,在下并不想和你们过不去,现在是来向你道谢的。”
  “道什么谢?”
  “家兄在贵坛叨扰了不少时日,承蒙招待,难道不应该道谢?”
  周文彬有些答不上话,包尚英脸色一整,道:“还有,在下兄弟初进中原,虽不愿惹事,但也并不怕事,有劳尊口,转告贵门主,贵门与我们无名岛是了是仇,悉听尊便。”
  话声一落,他人已转身,向外走去。
  包尚杰和西门龙则各自暗中戒备,随在包尚英身后,本屋两旁,虽然又出现了不少人,但却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      ×      ×

  总算一路平安无事,当东方发白时,包尚杰兄弟和西门龙已回到了渑池,包尚英这才问包尚杰道:“二哥,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放着自己的正事不做,却管起别人的闲事,这次若不是我随后也跟了来,你岂不是误了娘的大事。”
  包尚杰见弟弟埋怨得不无道理,苦笑着把自己管这闲事的经过说了出来,接着又用自我解嘲的语气道:“我早就料到大哥可能不放心我一个人出来,必定会要你随后跟来,果然被我料中了。”
  “二哥倒是打的如意算盘。”
  “如果算盘打不好,我这条命可能就捡不回来了。”
  包尚英话锋一转道:“二哥,你这次出来的目的,是要找圣手医隐西门老前辈为母亲治病,为什么找到渑池来了?”
  包尚杰道:“本来我已打听出西门老前辈在洛阳邙山采药,谁想到了邙山,又听说他已到干千山去了,我路过渑池,又有什么不对?”
  包尚英笑道:“现在想找西门老前辈,也许很方便。”
  包尚杰哦了一声道:“莫非三弟已打听出西门老前辈的下落?”
  包尚英望了西门龙一眼道:“二哥为什么没想到该问问这位西门兄,西门老前辈正是西门兄的伯父。”
  包尚杰急急向西门龙抱拳一礼道:“原来西门兄和西门老前辈是一家人,真是太巧了,有关令伯的行踪,可否见告?”
  西门龙道:“小弟与家伯已是很久没有见面了,不过小弟也听说他到了干千山。”
  “可是又如何找他老人家呢?”
  “干千山范围大大,要想找到他老人家,确实不容易,不过有个办法……”
  “什么办法?”
  “家伯与龙虎堡五位堡主都有交情,他既然来到干千山,必定会到龙虎堡去,咱们只要和龙虎堡取得联系,就有机会找到家伯。”
  包尚杰连忙又是抱拳一礼道:“在下此番来到中原,不外是希望能找到西门老前辈为家母治病,但有幸找到令伯后,又担心他老人家不肯答应前往无名岛,到时候还望西门兄在令伯面前美言一二,在下兄弟感激不尽。”
  西门龙正色道:“小弟与贤昆仲虽是萍水相逢,却巳一见如故,这方面一定尽力。”
  “那么就请西门兄陪我们兄弟二人现在前往龙虎堡如何?”
  “大家都很累了,最好先在客栈休息一下,中午再去,也并不迟。”
  话落,各自便休息去了。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七回 中州双雄
上一篇:
第五回 偷梁换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