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中州双雄
2021-03-12 18:16:1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龙虎堡自与包尚英订下半月之约而后,真是“溪云初起日沉阁,山雨欲来风满楼”,全庄上下,莫不担心这场误会无法化解。
  这时,龙虎堡五位堡主正陪着独孤一鹤和贾铁山在大厅内喝茶谈天,忽然一名堡丁进来报道:“禀大堡主,那位姓包的年轻人又来了,而且同来的还有另外两个人。”
  大堡主齐飞龙望了众人一眼,道:“包尚英日期未到提前而来,十有八九又要找什么麻烦!”
  众人都表情沉重,没说什么,齐飞龙再道:“他既不守信,我们也就不必再和他讲什么江湖道义了,他虽然身手高强,我们龙虎堡还怕不了他。”
  他的话刚刚说完,便见包尚英领着两个人已直闯进来,大厅内的人,顿时全站了起来,他们一方面固然是在迎客,一方面也是在迎敌,对方武功太高了,他们谁都不敢太大意,忽见贾铁山两眼一直,接着快步奔了出去,望着包尚杰道:“你……你不就是包二侠么?”
  此言一出,大厅紧张的气氛,立即就弛缓下来。
  因为只要包尚杰没死,其他的话就好说了。
  只见包尚杰跨步上前,迎上贾铁山朗声一笑道:“贾庄主,你现在该相信在下是无辜的吧!”
  贾铁山回思前情,既愧又悔,老脸一热,抱拳一礼道:“老夫一时糊涂,得罪了包二侠,情亏理屈,甘愿领罪,但凭包二侠一言。”
  这位桃林山庄的庄主果然是位是非分明、铁铮铮的汉子,错了就肯认错,决不自圆其说。
  包尚杰朗朗一笑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不必再提,贾庄主何罪之有,倒是舍弟年轻气盛,前番对各位多有失礼之处,还请多多海涵。”
  本来,包尚英的到来,在龙虎堡来说,将是一场腥风血雨的浩劫,如今竟然化干戈为玉帛。
  在场所有的人,无不大感宽慰,同时也对包家二弟兄,打心底钦佩不已,接着,包尚英也高揖过顶,高声道:“晚辈这厢有礼,向各位前辈道歉!”
  紧张沉凝的气氛,此刻已可说完全云消雾散,代之而起的,是一片欢笑与祥和。

×      ×      ×

  大堡土齐飞龙哈哈一笑,上前拉住包尚英的手臂道:“道歉不敢当,快快请坐,还有另外二位,也快快请坐!”
  肃客就座之后,西门龙首先含笑抱拳道:“齐老伯,您只怕不认识小侄了吧!”
  齐飞龙打量了西门龙一眼。只觉的确有些面熟,但却想不起来是谁,许久,他脸上才掠起一道若有所悟的神色,叫道:“你……莫非是西门……公子?”
  西门龙点头一笑道:“齐老伯果然好记性,小侄与老伯大约有好几年没见面了吧!”
  齐飞龙也笑道:“可不是,这一晃好几年,贤侄已经由个半大不小的孩子,长成大人了,而且出落得一表人才。”
  西门龙话锋一转,道:“小侄听说刻下家伯正在干千山采药,不知到过贵堡段有?”
  齐飞龙颌首道:“不错,令伯上个月还来过这里一次。”
  “他老人家还会不会再来?”
  “这就很难说了。”
  真是无巧不成书!
  齐飞龙的话刚刚说完,大厅外便传来一阵脚步声,接着,只见一名满头白发、银须飘飘有如仙风道骨般的老人,步履萧洒的出现在大厅门外,齐飞龙目光一转,人也急急站了起来,喜出望外的迎了出去,道:“真是说来就来。”
  说话中又回头道:“西门贤侄,你看是谁来了?”
  西门龙喊了声“伯伯”,也抢着迎了出去,来人赫然正是大名鼎鼎的圣手医隐西门子瑜,谁知西门子瑜呆了一呆,一时之间,竟然认不出西门龙是谁,西门龙睹暗向西门子瑜使了个眼色,低声道:“伯伯,几年不见,您连侄儿西门龙也认不出来了么?”
  西门子瑜会了意,立刻呵呵笑道:“原来你也来到龙虎堡,你来做什么?”
  “您快快请坐,待会儿再说吧!”
  他拉着西门子瑜坐下,—面指着包尚杰弟兄,道:“伯伯这是侄儿新交的两位好朋友。”
  包尚杰弟兄连忙向西门子瑜躬身行礼,西门于瑜笑道:“二位少侠请坐,不必多礼。”
  西门龙一心一意要为包尚杰兄弟帮忙,很快就把两人的身世介绍了一番,再把两人的来意说了出来,西门子瑜听完后,半响皱眉不语。
  酉门龙接着道:“伯伯,侄儿已经替您老人家答应了,您老人家就去无名岛一道吧!”
  西门于瑜又沉昨了半响,才颌首道:“龙儿,你让我考虑考虑,先喝杯茶好不好?”
  西门龙连忙抢着倒茶。
  西门子瑜喝了口茶,转头问齐飞龙道:“老弟,听说贵堡最近发生了不少事,可有用得着老夫的地方?”
  齐飞龙先望了贾铁山一眼,才道:“事情已经过去了,你老哥就随两位包少侠去一趟无名岛吧!”
  贾玉昆目前生死下落不明,齐飞龙说事情已经过去了,全是屈己从人,充分表明了武林人物的侠肝义胆。
  但包尚杰和包尚英是明白人,他们知道齐飞龙与贾铁山都有说不出的苦衷,当然不能一走不管。
  当下,两兄弟互望一眼,暗中传音交换了一下意见。
  包尚杰先开口道:“三弟。我看咱们得留下一个人来帮帮人家的忙,是你?还是我?”
  包尚英道:“我听二哥的。”
  包尚杰道:“我看你和西门龙兄很是投机,就由你留下来吧!”
  包尚英微微一笑,点头同意,包尚杰立刻向贾铁山和齐飞龙道:“二位前辈,你们两位的一番好意,愚兄弟是既感激又敬佩,只是贾少庄主生死不明……”
  贾铁山忙摇手道:“包二侠,犬子的事,老夫与齐堡主自有办法,你不必担心。”
  包尚杰道:“贾前辈,请你先听晚辈把话说完,如有不妥之处,再请指教。”
  “包二侠请讲!”
  “家母之病,固然希望西门老前辈去得越快越好,但令郎之事,更刻不容缓,晚辈意欲将三弟留下,听候贾前辈差遣,如此你我双方均可兼顾,岂不两全其美。”
  贾铁山一听包尚英要留下相助,自是求之不得,不觉既安慰又兴奋的道:“两位少侠高义,老夫感激不尽。”
  西门龙忙笑向西门子瑜道:“伯伯,侄儿也留下来,代您老人家尽点力吧!”
  西门子瑜先是摇头,接着却又点头笑道:“好,好,伯伯就同意你留下,不过可要千万和包少侠好好相处,不可任性。”
  西门龙显得有点娇羞,红着脸低下头。
  西门子瑜站起身来道:“老夫答应了别人的事,就希望越快越好,包二公子,咱们现在就上路吧!”
  谁也想不到,西门子瑜竟是如此爽快,说走就走。
  包尚杰自是喜之不胜。急急由座位上站起,随在西门子瑜身后,出了大厅。
  众人也立即起身相送,直到眼看西门子瑜和包尚杰的身影在堡外山路消失,才再回到大厅。

×      ×      ×

  众人回到大厅坐定,话题又回到生死下落不明的桃林山庄少庄土贾玉昆身上,贾铁山念子心切,叹了口气,问道:“包少侠,依你看犬子会不会已遭到不幸?”
  包尚英摇头道:“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据晚辈了解,对方那些人对贾前辈你,并无个人仇恨,他们挟持令郎的目的,不外是为了那块紫玉佩而已。”
  关于紫玉佩的来历与秘密,贾铁山和龙虎堡五位堡主此刻早已由“金刀无敌”独孤一鹤口中得知。
  好在这些人都对那紫玉佩看得很淡,因为他们心里有数。
  纵然得知多情仙子的遗物藏在何处,在黑白两道武林人物虎视眈眈之下,想获取也决不是一件易事。
  不过,在场众人听包尚英如此说法,却仍并不完全相信。
  包尚英看出众人的反应,微微一笑,接道:“照说那紫玉佩已经到了龙虎堡,那些人应该向龙虎堡直接下手才是,但那样一来,必然弄得武林皆知,徒增纷扰,而从贾少庄主身上下手,不但可以事半功倍,又可到手得神不知鬼不觉,那时只怕在座的各位都还蒙在鼓里呢!”
  五堡主“铁笛书生”丁布衣竖起大拇指,道:“高论,高论!佩服,佩服!”
  但贾铁山却摇头道:“老夫还是没有弄清楚。”
  丁布衣代为解释道:“包少侠的意思,是说对方采取的策略,走的是内线,向夫人和小姐们暗中谈条件,那块紫玉佩岂不轻易即可到手。”
  众人这才恍然而悟。
  其实最先识破对方用心的,该是黑凤凰。
  包尚英这时嘴里说着黑凤凰的话,心中更是想着她的为人,难免有着“侬本佳人,奈何作贼”之叹!
  只听贾铁山真的叹了口气:“原来如此,匹夫无罪,怀壁其罪,对老夫来说,真是一场飞来横祸,无妄之灾!”
  齐飞龙沉吟一阵道:“如今紫玉佩已失,就是想和他们谈条件,亦不可能,若想救出小婿,不知包少侠有何高见?”
  包尚英不假思索的道:“目前对方正在追索那块紫玉佩,不怕他们不自动前来移樽就教。”
  “可惜的是,咱们现在连那紫玉佩在谁手中都不知道。”
  “晚辈知道!”
  丁布衣啊了声道:“莫非是那叫黑凤凰的丫头做了手脚?”
  “丁前辈说得一点不错,黑凤凰用一块假的紫玉佩换走了那块真的。”
  丁布衣望着包尚英道:“听说包少侠和她走得很亲密,应该可以向她把那块紫玉佩要回来。”
  包尚英脸上一红,苦笑道:“说来惭愧,连晚辈也是上了她的当的,本来晚辈曾与她约定好,用那紫玉佩去交换家兄,谁知她骗去了晚辈的解穴手法,也带跑了那紫玉佩,要不是西门兄拔也相助,救出了家兄,晚辈可要被她坑惨了。”
  西门龙忽然发出一阵笑声;“想来那位黑凤凰姑娘一定长得很美吧,否则包兄聪明绝顶,怎会吃她这种亏,上她这种当?”
  包尚英被说得低下头,道:“在下不是那种人,黑凤凰虽然人长得不错,但还打不动在下的心。”
  谁知西门龙却冷冷一笑道:“这就怪了,凭你包兄的盖世才华,怎么说也不该上她这种连三岁小孩子也不会上的当。”
  包尚英不禁一皱眉头,暗道:“西门兄为何竟然来了这么一股无名之火,当着这么客人的面。竟说出这种话?”
  西门龙又道:“若非包兄被她的美色所迷,就是自己先心怀不轨!”
  这两句话,让包尚英越发难以忍受,刚要发作,却又转念:“这位西门兄生性嫉恶如仇,话虽说得难听,出发点却并不恶,何况他还帮忙救出二哥,尤其西门老前辈答应为母亲治病,更仗他鼎力成全,他该是我的恩人,我怎可因这几句话而和他发生冲突……”
  想到这里,心气一平,不但不恼,反而拱手一礼道:“西门兄责备得对,在下敬领教言。”
  西门龙似乎意犹未尽,丁布衣却担心双方因而闹翻,忙哈哈一笑,抢着说道:“包少侠言之成理,不过那位黑凤凰非常狡猾,要想找到她不是一件易事。”
  包尚英长长吁一口气道:“依晚辈的看法,要想找到她,最好能请丐帮帮忙,丐帮弟子遍及天下,要想找一个人并不太难,可惜晚辈初履中原,人生地不熟……”
  “金刀无敌”独孤—鹤为人最是古道热肠,立刻接过话头道:“老夫与丐帮帮主蒲公明倒是有点交情,可是对地面上的丐帮弟子不大熟悉,远水难救近火……”
  他把话只说了一半,忽然站起身来道:“这样吧,老夫去想老夫的办法。你们想你们的办法,我走了。”
  独孤一鹤说走就走。话声一落,人已出了大厅,匆匆而去,丁布衣道:“丐帮总坛在华山,不过在洛阳好像有处分舵,莫非独孤老英雄到洛阳去了?”
  大堡主齐飞龙道:“洛阳离这里说远不远,说近不近,依目的的情形看,咱们还是自己想办法的好。”
  “大哥想出什么办法?”
  “五弟是知道的,渑池地面的丐帮弟子,与咱们龙虎堡多少也有点交情,只是这里的丐帮弟子身分不高,权力有限,黑凤凰若是离开二百里以外。只怕他们也帮不上忙。”
  丁布衣道:“小弟先去和他们联络联络再说!”
  说着,起身向外走去。
  只听西门龙淡淡一笑道:“各位前辈是病急乱投医。为什么没想到这里还有人可以帮得上忙?”
  丁布衣回身陪笑道:“对了,令伯对丐帮帮主蒲公明有过救命之恩,丐帮全帮上下对令伯无不感恩图报,有公子出面,那实在太好了。。
  西门龙淡淡笑了笑道:“要找丐帮弟子出面帮忙并不难,难的是恐怕因而要得罪了一个人。”
  “西门公子怕得罪谁?”
  西门龙瞥了包尚英一眼,却没说什么,包尚英心头一动,忙道:“难道西门兄指的是在下?”
  西门龙冷冷一笑道:“不错,小弟若把黑凤凰找到,只怕包兄反而要怪我。”
  包尚英大感一愣道:“西门兄这话在下不懂?”
  “口里不懂没关系,只要你心里明白就行了。”
  包尚英内心越感纳闷,暗自忖道:“他对我认识黑凤凰,好像出奇的反感,莫非黑凤凰与他会有什么牵连?在吃无名飞醋?”
  此念一生,情不自禁摇摇头,道:“在下的确不明白。”
  “明白也好,不明白也好,反正包兄心里有效,你敢不敢当着大家的面,接受小弟三个条件?”
  包尚英微微一笑,道:“只要是西门兄能找到黑凤凰,就是三百个条件,在下也愿意接受。”
  “不必,三个条件就够了。”
  “西门兄就请说出是三个什么条件?”
  “第一,见到黑凤凰之后,不准你与她有任何交谈。”
  “这太简单了。第二呢?”
  “小弟要亲手拿她,不准你出手相助。”
  “在下落得省事,正是求之不得。第三呢?”
  “小弟处置黑凤凰时,你要亲自在场,但不得横加干涉。”
  包尚英笑道:“西门兄,我道是三个什么难题,这样的条件,对在下来说,和没有条件完全一样。”
  西门龙却郑重其事的道:“好,就此一言为定,到时候你可不能反悔。”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
  西门龙转头望向齐飞龙道:“大堡主,我们现在就去办事,您就静等佳音吧!”
  再望向包尚英道:“包兄,请随小弟一起走!”

×      ×      ×

  贾铁山望着两人消失的背影,蹙起双眉道:“这位西门公子如此意气用事,贾某真担心,他办不成什么事。”
  丁布衣哈哈一笑道:“贾兄担的什么心,那丫头不过拈酸吃醋而已。”
  贾铁山啊了声道:“什么?他是丫头?”
  丁布衣道:“据小弟所知,西门子瑜的胞弟西门子瑾有一儿一女,儿子的确叫西门龙,女儿名叫西门玉霜,兄妹二人年龄只相差一两岁,那丫头分明是西门玉霜,只不过冒充她哥哥的名字而已。”
  贾铁山转了转眼珠,若有所悟的道:“丁老弟是怎么看出来的?”
  丁布衣笑道:“她的举止以及在包少侠面前说的那些话,难道还不显而易见么?就是先前她见了西门子瑜时双方的表情,也足可让人一目了然了。”
  “那么包少侠是绝顶聪明的人,为什么竟然被她瞒过?”
  “这就叫做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在梁祝的故事中,两人在一起相处三年,梁山伯竟然不知祝英台是女儿身,梁山伯照样也是个聪明绝顶的人,半点不傻,更何况包少侠和那丫头只是刚认识不久。”
  “原来如此,可见还是丁老弟精明,不知他们此去,是否真能找到黑凤凰?”
  “这就难说了,咱们还是安下心来等悄息吧!”

×      ×      ×

  西门龙与包尚英离开龙虎堡,一路之上,除了赶路之外,竟然谁也没讲一句话,其实两人并非无话可说,只是谁都不愿先行开口而已,就这样一路缄默到了渑池,这次行动,是以西门龙为主,自然也是由他负责带路。
  西门龙并未进城,却领着包尚英进入郊外一座城隍庙,包尚英心里有数,庙内有丐帮弟子,果然,一进庙门,便见廊檐下正有三个十几岁的小化子,在打闹嬉戏,西门龙和包尚英都是一表人才,穿着又都不俗,三名小化子一见他们,都旋风般的围拢上来。
  只见他们伸出又脏又黑的小手,一个齐声道:“两位公子,请打发点吧!”
  西门龙和包尚英一路同行时,—直是板着面孔,到这时才露出笑意,探手入怀,取出一块小银子给了较大的一名小化子,道:“这是给你们三个人的,可不准争吵!”
  小化子们从前向人乞讨,最多是得到几枚小钱,如今客人给的竟然是银子,自是皆大欢喜。
  西门龙接着问道:“先别走,你们这里的头儿是谁?”
  小化子们还没来得及回答,便见对面廊下突然站起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化子,哼了一声道:“好大方的公子,原来别有用心!”
  西门龙一晃身就到了那老化子跟前。
  老化子吃了一惊,道:“公子,这算何意?”
  西门龙道:“在下姓西门,有事想和贵地负责人见见!”
  老化子虽只是二结身分。但却见多识广,因已见识过西门龙的惊人轻功,自是不敢怠慢、欠了欠身道:“小的就是本地负责人,公子有何赐教?”
  西门龙探手从怀中取出一枚光面铜钱,托在手中道:“老大认不认识这枚铜钱?”
  老化于顿时神色肃穆,扑地拜了下去,道:“小的不知公子大驾光临……”
  西门龙微微一抬手,涌出一股无形内力,托住老化子,不使他拜下去:“不必多礼,请站起来说话。”
  老化子垂手侍立,道:“是,小的但凭吩咐!”
  “你贵姓?”
  “小的张四宝。”
  “原来是张长老。”
  “不敢,小的只是二结,哪里当得起长老二字,公子有什么事,尽臂吩咐!”
  “在下想借助贵帮之力,追查一个人的下落,不知方不方便?”
  “方便。方便,但不知公子要查的是一位什么样的人物?”
  “有位叫黑凤凰的姑娘,你知不知道这个人?”
  张四宝啊了声道:“是她!”
  西门龙视线紧盯在张宝脸上道:“看来你是知道这个人了,是否有困难?”
  张四宝顿了顿道:“不瞒公子,她来到渑池地面,曾向敝帮打过招呼,不过公子以富贵令交查,那就另当别论了。”
  西门龙微笑着点头道:“什么时候可以有回信?”
  “快则三个时辰,最迟一个对时之内,必然有所奉闻。”
  “好,我们就在城内悦宾客栈静候回音。”
  西门龙说完话,抱拳一拱手,和包尚英离开城隍庙。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八回 妒火炽天
上一篇:
第六回 救兄出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