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中州双雄
2021-03-12 18:16:10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就在两人走出城隍庙不远,便见迎面走来一个黑塔般的粗壮大汉,挡住了两人去路。
  那大汉双目如电,打量了两人一眼,问道:“你们哪一位叫包尚英?”
  包尚英上前一步道:“在下就是,朋友有什么贵干?”
  那大汉闻言抱拳道:“在下奉命前来,有请包少侠随在下到一个地方去!”
  包尚英不动声色道:“尊驾奉的是何人之命,能不能说明白一点?”
  那大汉肃容道:“中州双雄之名,不知包少侠听说过没有?”
  “中州双雄大名鼎鼎,武林中远近皆知,在下自然闻名已久。”
  “那就好办了。”
  “莫非……”
  “在下韩天魁,奉中州双雄之命,特来迎接包少侠,城外备有良驹快马。只要包少侠肯赏光,立刻可以起程。”
  包尚英心头一震,暗道:“我与中州双雄素昧生平,对方此举究竟是何居心?尤其,对方对我的行踪,竟能了若指掌,居然知道此刻我会在城隍庙出来?
  ……”
  想到这里,他不得不心存警惕,不觉皱下双眉道,“在下与贵上素不识荆,突蒙宠邀,不知有何要事?”
  “这个……包少侠去了以后,自然知道。”
  只听西门龙冷哼一声,道:“我们没空,如果贵上真有要事,他们为什么不亲身前来和我们见面。”
  韩天魁冷峻的望了西门龙一眼,道:“你这年轻人的胆子倒真不小!”
  西门龙冷笑道:“中原双雄的名头虽大,但还吓不倒我们,现在本公子就给你一点颜色瞧瞧!”
  他话刚说完,便手腕一振,挟起一股锐风,向对方点去,韩天魁哈哈一笑道:“小伙子,你也太不知自量了!”
  五指一翻,疾向西门龙右腕扣来。
  西门龙指力倏然一收,回手之际,小手指一带,已在对方腕骨上轻轻敲了一下,韩天魁只觉奇痛彻骨,惨叫一声,抱着手腕,转身便狂奔而去。
  包尚英不觉摇头忖道:“这位西门兄,脾气为何如此暴躁?不去就算了,何必出手伤人?与中州双雄结上梁子,对自己总是不利的。”
  他哪里想得到,对方也有温柔的一面,对方此刻见人就生气,完全是因为他认识黑凤凰且曾有过交往之故。
  西门龙出手伤过人之后,回头见包尚英一脸不乐之色,却忽然绽唇一笑道:“包兄,你不是看不惯小弟这种作法吧?”
  包尚英心口不一的摇头道:“没有的事,在下只是想不透,我与中州双雄一向并无来往,也谈不上任何关系,他们找我做什么?”
  西门龙默了一默,抬头望了望天色道:“这事就别再挂在心上了,现在时间还早,我们且不忙回客栈,找间酒馆喝两杯如何?”
  “在下一切听西门兄的。”
  于是,两人进了城,找到一家酒楼,在一副靠窗临街的座头坐下。
  叫的酒菜很快便送了上来,西门龙酒量不大,仅喝了几口,双颊便泛起一层浅浅的红晕。
  窗外的落日余晖,照在西门龙的俊脸上,越发显得千娇百媚,包尚英无意中一瞥之下,不禁心中一动,暗道:“西门兄为什么?……难道……他是……”
  心里想着,视线却一直紧盯在西门龙脸上,西门龙被看得双颊越发艳红欲滴,低下头去道:“包兄,为什么要老看着小弟?”
  包尚英这才心神一收,哦了声道:“西门兄好美,真可称得上是位武林罕见的美男子!”
  西门龙虽然听得内心大感安慰,却故意整了整脸色道:“包兄过奖了,小弟哪能和包兄一表人才的飒飒英姿相比。”
  就在这时,蓦地一声冷笑,起自两人身侧,两人情不自禁同时转头看去,只见身旁不远处,正站着一名面皮白净,神态颇为潇洒的中年人,西门龙秀眉一挑道:“尊驾有什么好笑的?”
  那中年人似是全没把两人放在眼里,又是冷冷一笑道:“你们可是一位叫包尚英?一位叫西门龙?”
  西门龙不动声色,“不错,你阁下也请报上名来。”
  那中年人冷峻的目光在西门龙脸上一凝,道:“老夫李文扬!”
  看模样,这中年人只不过四十左右,居然自称老夫,一副托大神情,滥于言表,西门龙哦了声道:“莫非尊驾就是中州双雄的老二?”
  李文扬颔首道:“正是!”
  中州双雄是中原武林黑白两道中的巨擘,老大宫宝泰,老二李文扬,两人义结金兰,虽非一母同胞,却情同骨肉,和龙虎堡的五弟兄,一直传为武林美谈。
  包尚英担心西门龙和对方发生冲突,随即自动接口道:“李大侠目力之强,令人佩服,在下正是包尚英,不知有何指教?”
  李文扬见包尚英倒是颇为知礼,转颜朗口一笑:“指教不敢当,李某此来,系奉迎包少侠,尚望包少侠移驾一行。”
  包尚英含笑道:“李大侠如此隆情盛意,在下却之不恭,理当应命随行,只是……”
  “包少侠请直说。”
  “无奈在下正有要事待办,不便之处,尚请海涵,如果李大侠不以为忤,请留下尊址,十天之后,在下定当登门谢罪。”
  中州双雄在中州地区之内,称得上是威镇黑白两道,包尚英这几句话,虽然说得谦卑蜿转,但听在李文扬耳朵里,还是认为大大扫了他的面子,因之,刚刚压下去的怒火,不禁又升了起来,只听他重重的哼了一声道:“包少侠,你该明白什么叫不识抬举这句话吧?”
  包尚英正要解释,李文扬已是一抖袖,怒容满面的大步出门而去。
  这情形反而使得包尚英微微一呆,西门龙微微一笑道:“包兄,中州双雄亦正亦邪,好事固然做过,但做起坏事来,手段之阴狠毒辣,更是出了名的,咱们如今得罪了他,看来他必不干休,这对你包兄今后能否在中原武林扬名立万,就看今朝一举了,’包尚英苦笑道:“小弟并无意遂鹿中原武林,只待救出贾少庄主之后,便回到无名岛去。”
  “事到如今,只怕由不得你了,你现在不妨仔细看看!”
  包尚英以为中州双雄已在酒店内外设下子埋伏,四下环视了一眼,却又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不过,这只是暂时的宁静,不大一会儿,便见座中酒客纷纷离座而起,片剩之间,竟走得只剩下他和西门龙二人。
  包尚英虽心知暴风雨即将来临,却若无其事的淡然笑道:“这样更好,我们可以畅饮畅谈了。”
  说着,抬手招呼店小二道:“伙计,再添一壶酒来!”
  谁知那小二竟哭丧着脸走过来,道:“回两位公子。小店的酒菜准备得不多,今天都已经卖完了,请两位公子照顾别家去吧!’谁都可以料得到,这必是中州双雄的安排,店家怎敢不遵。
  包尚英当然不便和店家为难,随即掏出一锭银子,往桌上一放道:“算帐!’那小二哈着腰道:“已经有人给过了。”
  西门龙冷笑道:“我们不顿情,这锭银子就由你收下,不必找零。”
  那小二慌忙摇手,银子虽然人见人爱,但他却不敢收。
  只是他不收也得收,因为包尚英和西门龙一转眼便失去所在。

×      ×      ×

  包尚英和西门龙已走在街上,只见这时家家都关门闭户,连商店也完全打烊不做生意了,回到投宿的客栈,店伙正在门首守候,一见两人便迎上来,道:“两位公子,今天小店住不得,为了安全,两位还是另想办法吧!”
  包尚英虽然心里有数,却还是问了一句;“为什么?”
  那店伙摇头道:“小的不敢说!”
  包尚英立即拉着西门龙出了门,道,“西门兄,没关系,咱们干脆住城隍庙去!”
  忽见街头暗影中走出一个人来,道:“二位公子,城隍庙也去不得!”
  两人拍眼看去,说话的赫然是丐帮二结弟子张四宝,住在城隍庙的化子们,正是由他指挥,包尚英立即趋前低声问道:“有黑凤凰的消息没有?”
  张四宝也低声道:“消息是有一点,但却很教人迷惑!”
  “迷惑什么?”
  “据敝帮各地传来消息,黑凤凰只身一人,朝西往砥桂山方向而去,随后便失去踪影,但她那随身小婢,却又向东往新安方向而去””””
  包尚英哦了声道:“这是什么原因?”
  张四宝道:“问题就发生在她们主婢二人各奔东西上,据小的所知,黑凤凰为人最是狡黠,身旁带上一名侍婢,必非无因,若不是她化装成那侍婢交换身分而去,就是利用那侍婢分散我们的注意力,所以,在她和那侍婢之间,谁的身分是真的,根本就无法确定。”
  包尚英紧皱着双眉,沉思了半晌道:“贵帮可发现,另有一批人,追踪在黑凤凰和那小婢身后?”
  张四宝点头道:“有,有一批人紧追在进入砥桂山区的黑凤凰身后,但是,最后并未追上。”
  “那往新安方向而去的小婢,身后是否也有追踪的人?”
  “那丫头身后倒是没发现被人跟踪,可是她的行踪还是隐秘得很,时隐时现,极不容易发现。”
  这时,西门龙望着包尚英一笑,道:“包兄,你认为哪一个是真正的黑凤凰?”
  包尚英道:“照说,那奔入砥桂山区的,能数度摆脱追踪的人,心智武功必有过人之处,极可能是黑凤凰本人,不过在下还是难以确定。”
  “为什么?”
  “在下曾见过那小婢数面,她所显现的机智和武功,似乎平平无奇,但黑凤凰既是有心而来,就没有带一个这样的累费在身旁的道理,所以、那丫头一定是为避人耳目,才深藏不露,因此在下又怀疑那往砥桂山方向走的,也不一定就是黑凤凰。”
  西门龙颇有同感道:“包兄说的有理,小弟也是这种看法。”
  包尚英道:“这样说来,我们只有分头行事了。”
  “分头行事?这办法小弟不赞成!”
  “西门兄请说出理由。”
  “分头行事,必定力量分散,很可能两头落空。”
  其实。这并非西门龙真正的理由,他真正的理由是:不想和包尚英分开。
  包尚英似乎也不坚持自己的作法。缄默了半响道:“也好,在下决定以西门兄的意见为意见,只是,西门兄认为应该追哪一头?”
  西门龙想了想,道:“砥桂山山区深远,峰峰相连,想找到一个人,不是件易事,我们就往新安方向追踪如何?”
  只听张四宝叫道:“两位公子,小的还有另外一个消息相告,中州双雄刻下已发下‘双雄金牌’,通令周近百里黑白两道,全力对付两位,两位量好先避一避风头为妙。”
  西门龙冷笑一声:“张当家的请放心,本公子和包少侠还怕不了他们。”
  接着却又秀眉一蹙,道:“不过,本公于此刻不能不但心另外一件事,那就是贵帮是否会慑于中州双雄淫威,不肯再对我们赐予协助?”
  张四宝哈哈一笑,道:“公于顾虑不差,却未免小看了敝帮,敝帮帮规极严,别说中州双雄对敝帮还有所顾忌,就算敝帮在中州双雄势力范围内,不得不与他们虚与委蛇,但对公子手中的“富责令”,却绝无人敢生阳奉阴违之心,公子尽可放心。”
  西门龙点了点头道:“有张当家的这句话,我们的确可以放心了,包兄,咱们就上路吧!”
  说着。向张四宝一抱拳,便直奔新安方向。

×      ×      ×

  谁知刚出城门,便有两骑快马,由背后急驰而来,马上两人,一位是桃林山庄庄主贾铁山,一位是龙虎堡五堡主丁布衣,他们立刻喊住包尚英和西门龙,他们见西门龙尚未恢复姑娘身分,也就不便当场揭破,两人下了马,丁布衣道:“位可是要前去会晤中州双雄么?”
  西门龙冷笑道:“中州双雄是什么东西,也值得我们去见他?’丁布衣笑了一笑,没有正面回答西门龙的话,只说出自己的本意:“中州双雄已传出双雄令,意与对二位有所不利,我们齐大哥已亲自找他们理论去了,两位请稍待片刻,待齐大哥的消息到来后,再作计较议。”
  “难道龙虎堡也怕了他们?”
  “敝堡虽然地处中州双雄势力范围之内,但中州双雄还不敢轻犯敝堡,不过人之相处,以和为贵,能不互相敌对岂不更好。”
  包尚英接着说道:“丁前辈说得是,所以,我们这次与中州双雄交恶,绝口未提贵堡一字,我们也不准备和他们纠缠。”
  丁布衣微微一怔,道:“那么两位是?……”
  包尚英道:“丐帮有消息传回来,黑凤凰使出分身之术,分两地远遁,我们现在正是要去追踪她。”
  丁布衣反应奇快,双眉一蹙,沉吟了一下道:“照说包少侠与中州双雄从未谋面,也从未结怨,他们此次找上包少侠麻烦,莫非是受了什么人的挑拔?”
  包尚英道:“这正是晚辈不解之处,所以我们才懒得和他们纠缠。”
  丁布衣想了想道:“附近百里之内,无处没有中州双雄的眼线手下,要想摆脱他们的纠缠,只怕很不容易,依区区之见,倒不如干脆和他们作一了断,以免他们掣肘作梗。”
  “丁前辈所说的了断是?……”
  “区区的意思,不一定非大动干戈不可,但至少双方应该把话说清楚,不再发生任何误会。”
  包尚英略一沉吟道:“怕只怕若因而耽搁时间太久,就失去追踪黑凤凰的机会了。”
  丁布衣转念一想,点头道:“包少侠说的也是,应付了一头,也可能就失去另一头,这……”
  西门龙道:“我看这样吧!贵堡尽量和中州双雄打交道,吸住他们,我和包兄先去追黑凤凰,待我们捉到黑凤凰后,再回头和他们了断。”
  丁布衣犹豫片刻,点头道:“看来也只好这样了,不过两位这身穿戴打扮,最好能改变一下,才能逃过对方的眼线。”
  西门龙笑道:“这个简单,我对易容化装之术还不外行。”
  包尚英道:“要做得天衣无缝,我们也不能就此凭空消失,丁前辈最好还得找两个人,易容成晚辈和西门龙样子,以免中州双雄生疑。”
  丁布衣道:“好,区区自当妥为安排。”
  包尚英道:“那么晚辈们就告辞了。”

相关热词搜索:金轮傲九天

下一篇:第八回 妒火炽天
上一篇:
第六回 救兄出险